第九章 燈塔層次

成為燈塔層次的大我遊戲玩家

你坐在受造光之圓環體 1 的中間,容我們這麼說,那是你與一切萬有的介面,這是靛藍色與紫羅蘭色光芒的精髓。在任何細節、技能或技巧之外,在各種能量連結之間還有這個最優先的精髓,這些能量就深刻的層次來說是不同的,當你把這些能量放在一起,便能讓你成為真實與強大的燈塔。 2

在本章裡,我們會關注能量體的靛藍色和紫羅蘭色光芒。之所以在本章一起看這兩種顏色,是因為它們在許多方面都會一起運作,並且共同創造大我遊戲玩家與強化的大我紙上遊戲的介面。

在我們分開討論靛藍色光芒與紫羅藍色光芒以前,我想要從以上的引言來檢視這兩種能量中心的概況。

運作較低脈輪的時候,我們把重心放在維持能量管道暢通無阻,順利進入心輪。

我們不是為了獲得靈感而往能量體上方前進,而只是保持能量體的管道暢通,來自造物主的無限愛與光的能量從脊椎底部的紅色光芒脈輪進入能量體,然後從頭頂的紫羅蘭色脈輪脫離能量體。

我們特別要讓那股能量一直到心輪都是清澈的。敞開的心輪甚至讓一個新加入大我遊戲的玩家有機會畢業。較高脈輪對發展中的大我遊戲玩家來說是很有用的,但不是畢業的必要條件。所以保持心輪敞開是第一要緊的工作。

靛藍色光芒就像藍色光芒一樣,除非在心輪敞開、能量流動的狀態下,否則沒辦法發揮一絲一毫的作用。所以當我們要運作靛藍色與紫羅藍色光芒時,就必須保持心輪開放。在靛藍色光芒的運作中,我們第一次獲得來自「上頭」幫助的機會。為了得到來自靈界的特別啟發,我們創造自己想要向上的企圖,穿越靛藍色與紫羅凡色光芒,然後穿越門戶( gateway )通往智能無限。

我所說的「特別啟發」有別於綠色光芒之愛的普遍適用以及無條件的指引,這是來自形而上源頭的特定、專門化指引。唯有當我們以清晰的意圖進入自己的靛藍色光芒與紫羅藍色光芒,這些資源才得以從智能無限的門戶進入我們的能量場。

星際聯邦表示,身為獨立個體的我們,是活生生的介面,橫跨在第三密度地球諸多受限的實相,以及形而上世界或時 / 空的宇宙無限世界之間。

我們有天生的本事藉由塑造自己這麼做的意圖進入無限制的世界,然後請求獲得靈感和訊息。

使用靛藍色與紫羅蘭色光芒進入智能無限的門戶,就像按下圖示選擇啟動一個電腦程式那樣。微軟把電腦滑鼠稱為「人類介面裝置」。這個字眼對大我遊戲玩家具有雙重的意義,微軟對此卻知之甚微!

在大我遊戲玩家的靛藍色光芒與紫羅藍色光芒運用層面的以上比喻裡,圖示即是智能無限的門戶。藉著選擇移動自己的「滑鼠」點擊的意圖,我們準備點下圖示了。我們按下的那個「圖示」啟動了無限時間與空間的形而上或時 / 空宇宙「軟體」,進而使我們能運用軟體的「主選單」。

一個人可以藉著穿越智能無限的門戶,包括冥想、祈禱與工作信心來開啟主選單。星際聯邦把主選單本身稱為「人格鍛鍊」或「意識的工作」。這些在「主選單」上出現的選項有許多與宗教體系相關。但是,星際聯邦卻不是一般公認的宗教團體。祂們會討論這些選項,假設我們會從內在運用愛與智慧的能量過程進入智能無限的門戶,不論我們的宗教信仰為何,這都是可能發生的。

在以上的引述中,可以瞥見身為能量體的我們就棲身在能量的甜甜圈或圓環體的中間。我們從脈輪系統下方引導愛 / 光的能量往上。同時,我們也透過智能無限的門戶引導光 / 愛的能量進入紫羅蘭色光芒,往下流入我們的脈輪體。這兩個同步的運作創造了兩股能量會合,然後交融在一起。而交融的能量創造了一種 模式 —— 統合能量的地方變成環繞我們的光之圓,成為一座傾瀉而出的噴泉, 不停地補充能量。這就是燈塔效應。

便是祈禱、冥想與其它靛藍色光芒活動幫忙促進的結果。大我遊戲玩家的靛藍色與紫羅藍色光芒脈輪被點燃,他們想從傾注而下的光與愛之流當中得到靈感,這股能量流連結空間 / 時間的世界,此地與此時 ; 以及時間 / 空間的世界、無限與永恆的世界。

我們將會在《活出一的法則三部曲:內在工作》一書中對這兩個脈輪有更進一步的討論。在本書中,我們會學到靛藍色光芒與紫羅蘭色光芒功能如何運作的基礎,以及它們相關的重要議題。雖然我們不必進入智能無限的門戶,只要保持心輪敞開就能畢業,我們可以藉著運用能量體的最後兩個脈輪不斷地改進在大我人生紙上遊戲上頭的演出。

 

靛藍色光芒

靛藍色光芒的平衡對於靈性工作是相當重要的,它的能量匯集可將第三密度轉形或質變為第四密度,在接受來自智能能量的愛 / 光之流出時,它是扭曲最小的中心,它也是進入智能無限大門的潛在鑰匙。 3

靛藍色光芒脈輪位於前額的中心,有些印度人會在那個地方塗上紅點。不過,印度女人通常用這個紅點來表示她們已婚,並獻身給她們的丈夫,印度僧侶則用這紅點來表示他把注意力放在「第三眼」上,也就是形而上洞見之眼。這個紅點的後一種定義符合星際聯邦對靛藍色光芒的敘述。

這也是在我們肉體 —— 松果體的位置,那是一個科學家認為與超自然現象有 關的腺體,它有能力覺察到精微的能量,並且影響肉體的成長與發展。 4

對大多數人來說,星際聯邦描述大多數人的靛藍色光芒是由三片花瓣形狀或三角形組成。拉( Ra )群體特別提到:「有些行家已經把較低脈輪平衡好,所以能在此創造更多切面的形態。」 5

我們大我遊戲玩家一旦能熟練地保持心輪敞開,我們會發現這對進入靛藍色光芒很有幫助,也能藉由這個「人類介面裝置」進行意識的工作。沒錯,短暫的一生不夠讓我們真的精通靛藍色光芒龐大的資源。不過,我們可以開心地練習!

 

紫羅蘭色光芒

發問者:你能否告訴我,一個完美平衡且無扭曲的存有,祂的各種光芒,從紅色到紫羅蘭色,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RA :我是 Ra 。我們無法告訴你答案,因為每一個平衡都是完美的、每一個平衡都是獨特的。我們並不是有意模糊焦點。

讓我們舉一個特定流浪者的例子。 6

她的光芒可以被視為極度均勻地分布於紅色、橙色與黃色之間。綠色光芒極度地明亮。容我們這麼說,綠色光芒被較黯淡的靛藍色光芒平衡了。在這兩者之間有著平衡點,溝通者的藍色光芒閃耀著一般水準以上的力量。在紫羅蘭色光芒中,我們看到這獨特的光譜,同時如果你願意的話,你會看到純粹的紫羅蘭色光芒圍繞著整體;按照順序,又被混著紅色與紫羅蘭色光芒圍繞,顯示出身、心、靈的整合;然後,這個存有被自己真實密度的振動模式所圍繞。

以上敘述可以同時被視為失衡和完美的平衡。對於後者的理解在於,處理其他 - 自我的事務上極為有幫助。而感覺能量堵塞的能力只對治療師有用。當檢視顏色的平衡時,僅判斷一小部分是不正確的。當然,當我們看到許多弱化及受阻礙的能量叢,我們可以理解該存有尚未拿起接力棒開始賽跑。無論如何,潛能總是在那兒的。所有完整平衡的光芒都在那兒等待被啟動。 7

紫羅蘭色的光芒基本上是我們整個能量體的指標。比我們的一言一行更能準確無誤地反應我們當下的振動狀態。

如果你到住宅裝修中心複製油漆顏色,你會看到店員把你的樣本拿走,用一個設備來「讀取」它。這個設備會讀取油漆樣本的顏色,並且能讀出樣本中每一種顏色的比例。它會列印出複製樣本顏色的公式報告。店員把這份報告提供的所有顏色放進機器理,根據報告中的比例來設定機器。這個機器把測量出的顏色放進油漆桶。當油漆桶裝滿之後就開始搖晃,好混合顏色,你的顏色樣本就複製完畢了。

我們的紫羅蘭色光芒以同樣的方式提供了一份從我們能量體脈輪的顏色,辨認出我們是誰的報告。星際聯邦告訴我們,祂們毋須知道我們的名字,因為祂們可以「讀取」我們紫羅蘭色光芒的光譜。祂們說這遠比用我們的名字辨識更為精確。也許其他人會跟我們同名同姓。不過我們的紫羅蘭色光譜卻是獨一無二的。

我們每個人身上的紫羅蘭色都不同,然而星際聯邦說,每一種光譜都是完美 的 —— 對我們來說是完美的。我們可以在進入智能無限的大門時,運用紫羅 蘭色光芒保護意識或工作意識,但是我們無法對紫羅蘭色光芒或是相應的脈輪本身做些什麼。它就是它本來的樣子,它是我們本質的即時報告。它是我們形而上的身分識別( ID )。拉群體是這麼說的:

能量的進入到靛藍色為止。紫羅蘭色光芒是整體的溫度計或指針。 8

紫羅蘭色光芒就位於頂輪上。它的形狀像「千瓣蓮花」,瑜珈士們稱之為「薩哈斯拉拉」( sahasrara )。 9 他們呼應星際聯邦的看法,這道光芒是與造物主接觸的中心。

紫羅蘭色光芒是最固定的脈輪。拉群體說它是「心 / / 靈複合體整體的變貌」。當我們穿透這個脈輪,我們進入的領域向我們展現即使最普通的日常事物跟行為都具有神聖本質。

 

平衡脈輪的光芒

每一個能量中心的旋轉速度有著寬廣的範圍,或者,你可以就顏色、明亮度的關連看得更清楚。一個存有的意志愈是強烈地集中在精煉或淨化各個能量中心上,其能量中心就會愈明亮,或愈活躍地旋轉。

在自我 - 覺察的存有身上,能量中心並不需要依序啟動。因此,一個存有可能有著極度明亮的能量中心,卻在紫羅蘭光芒層面出現不平衡狀態,這是由於並未將注意力在該存有的整體經驗上。

平衡的關鍵可以做如是觀:存有們對於經驗產生自然不做作、自發性、誠實的反應,因此可以將經驗的價值發揮到最大的可能限度,然後運用平衡練習以達成適當的態度,最終在紫羅蘭光芒能量中心呈現最純淨的光譜。

這就是為什麼能量中心的明亮度或旋轉速度並不比呈現平衡的紫羅蘭光芒更為重要的原因,以收割性的角度而言,那些不平衡的存有們,特別是在主要光芒的層面上,無法承受智能無限到達收割程度的愛與光衝擊。 10

儘管星際聯邦指出大我遊戲玩家運用靛藍色和紫羅蘭色光芒脈輪進行意識工作的重要性,星際聯邦並不建議在忽略較低脈輪的時候,陷入像是冥想與祈禱這種活動的計畫中,並且把這種計畫當成增加收割性的一種方式。他們總是強調要平衡整個脈輪體的系統。

我自己就認識四個人,他們在年輕時有過服用 LSD 迷幻藥導致惡性幻覺的經驗。他們說那是非常不舒服的體驗。他們的心靈好像被炸出一個洞。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以及使用藥物追求較敏銳的覺知狀態之所以不明智的理由在於,當事人想使用毒品吸引較純粹、比較沒有被扭曲的光與愛境界,而不是想用自然的方式體驗。

通常他們可以達到該境界,不過卻在能量體上卻沒有足夠的平衡來長久維持這種經驗狀態。在藥物的影響下,他們的能量體會受到智能無限「炸向」自身能量系統的衝擊,猶如電線在接收一股超越它負載能力的突波電流般跳電。使用毒品有點像邀請閃電擊中一個人的能量體那樣。當事人很可能被烤焦!

星際聯邦推薦一種安全的方法來平衡脈輪,使能量體變得夠堅固穩定,才能打開並使用靛藍色光芒,運轉較高頻的「電流」。他們建議,檢視我們日常活動中的想法與反應。祂們並非建議修理這些想法與反應。不管我們做什麼與想什麼都有它自己的正確性,祂們確實建議我們在每晚就寢前回顧這些想法與反應。

祂們所說的這個「平衡技巧」相當簡單。大我遊戲玩家在這個練習裡,要坐下來享受每一天結束時的一點點寧靜時間。在這段時間裡,大我遊戲玩家要回顧一下當天的行為。自己有什麼想法?自己發生了什麼事?自己曾經生氣過嗎?自己曾感到非常快樂嗎?當他自己檢視每一個「變貌」 —— 星際聯邦以此稱呼我們所有的想法和感受 —— 他會請自己保持心輪敞開。如果有任何催化劑導致封閉心輪的變貌,就算只是暫時而已,星際聯邦建議我們工作這個催化劑去重新開啟心輪,並且用以下方式重新平衡能量系統:

1. 首先,大我遊戲玩家記得每一個經驗原本的樣子和扭曲的形態。他甚至會強調或者加快他已經經歷過的反應或情緒,這樣他就能再一次清楚、有意識地體歷這種感受。

2. 然後他問自己,這個感覺的反面是什麼。他允許自己被這反面的感受淹沒,就像他對原來的感受那樣。例如,他要是覺得厭惡,他會著重在回顧時的不悅感,回顧這段經歷會讓他感受到那種情緒。之後,他會呼喚愛的感覺,也就是厭惡的反面,並且讓這感覺整個掃過他自己。

這個練習用來平衡大我遊戲玩家最初的扭曲,當他重新經驗時,然後就經驗到相反的動力。這個練習一般用來減輕原本沉重的情緒,並且把情緒放在整個情感與想法的範圍內。他會讓大我遊戲玩家離開原本的反應,保持一些距離,擴大他看事情的視野。而它會讓大我遊戲玩家明白自己的問題是什麼。每一次他這麼做的時候都會更了解自己。當他離開這個平衡的練習,他通常會發現他的心已經打開了。

星際聯邦建議從整體的角度去衡量脈輪系統。他們認為,擁有強大的紅色光芒就跟擁有強大的綠色光芒同樣重要;擁有強大的橙色光芒就跟擁有強大的藍色光芒同樣重要;擁有強大的黃色光芒就跟擁有強大的靛藍色光芒同樣重要。大我遊戲玩家的工作就是擁有整個開放和諧的脈輪系統,所以他們可以視情況而定,從一個脈輪輕易地在脈輪系統上下移動。

當我通靈的時候,我認真地採納了這個建議。我請求在設定能量體為平衡配置上獲得幫助,這就好比一個人啟動電腦程式時選擇「安全」模式。我故意讓比較強的脈輪減弱,直到我感覺到整個脈輪系統既平衡又非常穩定為止。然後我祈求獲得自己可以承受的最高、最好的「安全」模式通訊。我可不想要「炸掉」我的能量系統啊!

Q'uo 群體說:

「在你開始全盤地檢視自己的能量、衡量你感受的每一個面向以前,是不可能進行意識上的工作的。當打開心輪時,你嘗試做的不是從心輪跳到靛藍色光芒,而是單純地發現你能夠使用心輪的資源,使得意識內的做功越來越可行。

心輪並不只是打開,而是透過個體持續的調整維持敞開的狀態,愈來愈久,最後養成敞開心輪的習慣預設值,並且仰賴愛的品質,以及因著需要成為地球行星愛與光的原則的一部分。以這樣的方式,你將能夠保持你的能量系統開放,並且準備說出愛的話語,唱出智慧的旋律,伸出雙手,彼此手牽手、心連心,你們正練習在愛中成為一體。」 11

身為大我遊戲玩家,我們會被拉去把時間消耗在通往智能無限門戶的「主選單」選項上,那些啟動的靛藍色光芒帶來的選項。那很好。然而,要記住,即便在我們探索像是冥想、祈禱、啟發人心的解讀和深思,和所有其他列入門戶的主選單選項,繼續調整、平衡整個脈輪系統仍是個重點。

我之所以強調這一點,是因為許多大我遊戲玩家在形而上的練習變得更先進,卻碰到麻煩或「累垮」了。問題通常出在他們看扁了較低脈輪的價值。這使得他們失去平衡,整個能量系統開始當機,就像是毒品的影響那樣。門戶選單上的選項是強而有力的!

幸虧,當我們完成平衡、調整能量體時就能穩住能量流,「線路」自然變得更強健,進行意識的工作也很安全。

無論如何,你都要嘗試我在本章與接下來兩章敘述多種進入智能無限門戶的技巧。只是要小心、始終要記得,發自無條件的愛來保持心輪開放,大我遊戲玩家就能成功地讓自己畢業。

戒酒無名會的箴言縮寫「 KISS 」確實在這裡能派上用場。這個字眼代表「保持簡單、直白」( Keep It Simple, Stupid. ),那也是有技巧的大我遊戲玩家永遠都 要做的 —— 保持簡單。要用你自己的判斷去記住這些基本原則,只用這些 範圍之內的技巧來運用靛藍色與紫羅藍色光芒,這不會讓你失衡。它們都是蛋糕上的糖霜。不要太強調它們的重要性!無條件的愛才是大我遊戲真正的名字。

 

堵住靛藍色光芒的嫌犯黑名單

注意心、身和靈能量複合體的能量系統很重要,操作這個系統不能超過特定的 限度。也就是說,如果在較低的三個能量中心堵塞了 —— 掌管生存必要做的 事情、自我每次看待自己或其他存有,以及自我和第三密度團體的關係,像是工作跟家庭,那麼太一無限造物主的無限補給力量便無法充分進入能量體的心輪中樞了。

有很多方式可以扭曲、堵塞或是攪亂這些較低脈輪的能量。每個人在運作自我概念、自我在關係中的概念、以及自我在團體中的概念時,會扭曲、過濾那股能量。而每一個人都是用自己的方式獨特地扭曲、局部地堵塞能量。而且,因為如此,每個人都有一個糾結需要解開,每個人的糾結都是獨特的;每個人解開困惑的方式都不盡相同。 12

在星際聯邦的資料裡指出,導致靛藍色光芒堵塞最常見的三個原因是批判、恐懼與貶低自我價值。讓我們先看看批判吧!我們都有正義感,雖然我們重複地觀察到,我們的世界並不總是個公平的地方,我們也享受活在這個世界的穩定價值觀中。

我們大多數人都在主日學校學到了十誡。我們知道不能謀殺、偷竊、貪求別人的東西,撒謊或是不尊敬父母。然而,我們例行的生活提供了很多選擇去做「正確的事情」,但卻不是在眾所皆知的十誡當中。例如,我們可能會在一段關係做出被要求的事情,但是同時,我們可能會一直很討厭做這件事情。然後,我們可能因為自己的惡劣態度而批判自己做得不夠好。沒有達到我們理想的事情多如恆河砂數。

自我批判的誘惑在於它的整齊狀態,我們都想確知我們的立場為何,我們喜歡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與意見。所以我們永無止盡地在批判自己和他人。我們往往會這樣記帳:記下在行為態度上,虧欠了什麼,又借給別人了什麼。就好比我們覺得靈性的進化是線性的,由記在帳上更多的借貸事實來構成。然而,情況恰恰相反。靈性進化是從品質來看,而非量化,它的動力來源是寬恕與接納的能量,而不是記分表。

不可避免的是,我們會一再達不到自己的理想標準。這很符合人性。而注意到這些錯誤都是來自於自己意識到的完美主義,這也是很有說服力的。身為大我遊戲玩家,我們永遠都在小心地做出更有技巧的選擇。這些錯誤也有助於改進我們本身。

然而,如果我們的自我批判搖擺不定,並非誠心誠意想從錯誤中學習,那麼自我批判就會變成有害的。過多的自我批判會關閉心輪的能量管道。大我遊戲玩家的目標是保持心輪開放。所以必先去除自我批判!

星際聯邦並未描繪出上帝審判的圖像。舊約裡報復心重的耶和華並不存在。星際聯邦的無限造物主並不會紀錄分數,反而是無盡地愛著我們。祂真的愛我們的本來面目。

星際聯邦建議,我們要對自己的批判負責,不管那是在今生抑或結束這輩子之後。我們都有責任在發現自己犯錯時,寬恕自己,並且重新開始。而我們也必須對畢業過程中踏出的每一步負責,選擇留在真正令自己感到最舒適的光之階梯裡。

如果批判的問題是我們能掌握的,那麼,我們就有能力嚴厲地對待自己或溫柔地對待自己。我們可以保持紀錄,找出自己不夠好的地方,或者是在每次發現自己犯錯的時候,能夠寬恕自己,然後重新出發。 Q'uo 群體說:

「你的挑戰是找出方法,開啟心輪通往當下時刻與蘊含其中的愛。按照你那殘酷的批判,你應該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受挫。我們請求你深刻地、確實地瞭解每一個錯誤、瑕疵、每一次錯失的機會,每一次錯失的機會,皆是給予無限太一的禮物,正如你以為自己一切順遂或處於最佳狀態,這些時刻也是給予祂的禮物。無論是笨拙或優雅、覺醒或正在流動,你的靈魂是完全被愛著的。」 13

為了讓我們大我遊戲玩家進行意識內工作,那麼,我們需要將愛集中在此時此刻,而如果我們確實去做的時候卻屢次失誤了,我們需要清楚、有意識地努力寬恕自己。我們需要清理對自己的失望與不滿所產生的有害能量,然後回到我們自己敞開的心輪裡。

另一個經常出現的能量堵塞則是恐懼。我們的恐懼大多繫於想要有安全感的渴望。舉例來說,我們可能會因為在之前的一段關係裡受傷而害怕親密關係。我們可能不想探索自己會做出這種關鍵行為的動機,因為我們會害怕自己找到了什麼。

當我們大我遊戲玩家開始揭露自己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更了解自己時,幾乎不可避免地感到恐懼。我們該怎麼為了快樂地追求自己的目標,而去接納、去愛 自己那些打破十誡的黑暗性格? —— 唯有當我們憶起星際聯邦的說法:我們就是宇宙中的一切萬物,所以完整的循環自然包括人性中賦予的整個黑暗面,所以我們可以無懼地向前邁進。

也許大我遊戲玩家最常見的恐懼是 —— 我們無法合格和順利畢業。當我們覺 醒並習慣大我紙上遊戲時,偶爾會撞上牆壁,不曉得該怎麼前進。 Q'uo 原則說:

「我們會提到兩種心智( minds )及兩種心性( hearts )。第一種心智是心理的心智。在心理的心智中只能存在心理上的障礙恐懼。因為冒險家安住在自己的心智裡,所以畏懼的屏障不會升起。」 14

Q'uo 群體的第二種心智是心輪。大我遊戲玩家是「內在心智的冒險家」,他們從敞開的心輪去思考。敞開的心並不會畏懼可能是錯誤的事情。它無畏地跟隨著能量、以及愛和行動的脈衝。那便是大我遊戲玩家想要捕捉的態度:大無畏精神。靈性覺醒與成長的過程有點像是淘金沙一樣。我們大我遊戲玩家則會深入我們的本質,篩節大量的沙子跟淤泥來找到黃金。有時這是個雜亂的過程,但是不需要去害怕。

我們在這裡重述一次:恐懼會關閉通往心輪的管道。身為大我遊戲玩家,當我們發現自己內在的恐懼時,我們明白自己需要與恐懼同行,直到我們從能量收縮的效應中解脫為止。我們需要回到自己開放的心輪裡。

堵塞靛藍色光芒的第三個最常見的原因則是缺乏自我價值。我們的社會有很多種方式使我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我們太瘦了、太胖了;太老了、太小了諸如此類的。然而星際聯邦向我們保證,我們不需要把缺乏自我價值的感受當成真的。 Q'uo 群體說:

每一個存有都有非常個人化的領域,原本要追求形而上領域的能量被吸引與榨取到該處。意識的工作者在思維中走入這些粗糙的人格領域,不是去譴責自己、不是想用一把刀進行切割部分自我的手術,而是,看見這些地方埋藏著寶石,然而覆蓋寶石的泥土是如此深厚,以致於服務與學習的焦點轉移到微不足道的目標上。

我們絕非建議存有們將自我的俗世活動跟形而上的覺察做切割。相反的,我們會鼓勵每一個人進入這首歌《滑稽的情人》( My funny Valentine )的意境或是關注自我的態度。我們發現以下歌詞在這方面非常中肯:『我滑稽的情人,你看起來太好笑,又太不上相,卻是我最喜歡的藝術品。 15 』這就是你把自己當成一個靈性存有的方式,當成好笑,但又非常甜美的藝術品。 16

這是由心去思考的觀點:對自我的慈悲和愛,愛自我本來的面貌。心對自我的意願是成為一件藝術品而不是一本帳簿,一邊寫下好紀錄,另一邊則寫下壞的,這樣的人經常會意識到自己處於虧損、缺乏自我價值的狀態。身為大我遊戲玩家的我們需要去接納我們本來面目是有價值的,雖然我們同時也在大我紙上遊戲中一直努力有所進步。

接納自我加上毫無恐懼、不批判的態度,在我們的能量體內創造了合適的環境,促進運用靛藍色和紫羅藍色光芒的意識內工作,進入智能無限的門戶。安歇在敞開的心輪中,我們準備好面對下一步的冒險了!

 

再度面對平衡練習

能量體系統阻塞的地方經常都有和過去,以及不管怎麼看都是死掉的東西有關。然而,不知怎的,一個存有的回憶功能能夠讓它們擁有虛假不實的生命,這有很大程度是從對自我的誤解所造成的障礙區域來的。

我們已經建議過,當一天將要結束時,去檢察這些經驗是比較明智的,因為無論這經驗是快樂或困苦,一個人可能還會惦記著他前一天的經驗。當這些東西被觸發時,你就看著心智運作的方式。找出那些觸發點。確定它們是什麼、瞭解它們的本質。你開始接受擁有這些東西的自己。你開始為自我創造了一塊安全區域,讓這些東西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於是妳可以仔細地注視它們。

實際上,「了解自我」並非任意驅策自我,它比較像是與所有自我不同的部分溫和地圍坐在營火邊,讓每個部分自己述說它的故事。 17

為了進行意識內的工作,保持能量體的純淨與流動極為重要。通往智能無限的 門戶不會開放給那些把心思放在陳年牢騷的人 —— 他 們會繞著失落的夢想打轉或苦澀地緊抓這些回憶不放。

我在此重複這一件事情,乃是因為平衡這些陳舊事物的工作對大我遊戲玩家是必要的,如果他想要超越綠色光芒脈輪的無條件之愛,祈請來自上天的靈感與訊息,便可以在他的靈性進化道路上加速前進。而釋放舊有的痛苦卻是困難的。

在漸漸了解自我的過程中,保持自己的平衡是精細的工作。當我們找到自我的黑暗部分,最有用的態度不是產生反感,對我們的黑暗面感到自滿或沾沾自喜更非正確的態度。僅僅追求真實就是很好的作為,當我們找到自己真實的本質,把它託付給平衡過程。最後,我們會發現自己更深層的自我在持續平衡的工作中,最後會跟我們表面的個人特質自然而然、有組織地整合起來。

Q'uo 群體建議和我們自我的其他部分圍著營火而坐,讓我們內在的聲音在充滿愛的接納氛圍裡被聽見,這是非常恰當的,而且也會產生效果。要知道,當我們釋放舊有的痛苦,就包含著對於學習痛苦的感恩心。當我們的心智專注在感謝與感恩上,我們的能量體會放鬆下來,並且讓能量流清澈地流動。接著我們已經準備好面對星際聯邦所說的人格鍛鍊與意識內的工作了。

***

1. 圓環體( torus )在 www.dictionary.com 的解釋是「由錐形曲面所構成的甜甜圈形狀,這是由一個圓形在平面上迴轉而成的」。

2.Q'uo 群體於 2007 10 27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3.Ra 群體於 1981 1 30 日在第十五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4. 大衛.麥克米林( David McMillin )針對松果體的形而上與肉體層面寫了一篇好文章。出自於他 1991 年的書《精神分裂症的療法》( The Treatment of Schizophrenia )當中。對想進一步研究的人是很好的參考書,你可以在子午線學院的網站找到這篇文章: www.meridianinstitute.com/mh/pineal.html.

5.Ra 群體於 1981 5 31 日在第五十一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6.Ra 群體在這裡用作者卡拉( Carla )當作範例。

7.Ra 群體於 1981 3 13 日在第三十八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8.Ra 群體於 1981 5 29 日在第五十四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9. 想進一步探討的人可連到以下網址閱讀關於撒哈斯拉拉的簡短介紹: www.tantra-kundalini.com/sahasrara.htm

10.Ra 群體於 1981 3 20 日在第四十一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1.Q'uo 群體於 2007 4 14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2.Q'uo 群體於 2000 3 19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3.Q'uo 群體於 1995 11 19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4.Q'uo 群體於 1991 3 1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5. 這首歌的完整歌詞由羅傑斯與哈特( Rodgers and Hart )版權所有,然而卻是由查特貝克( Chet Baker )唱紅,是一首流傳以久的爵士名曲。

16.Q'uo 群體於 2000 3 19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7. Q'uo 群體於 2003 10 5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第九章 結束)

 

 

 

創作者介紹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