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段落 回目錄 下一段落

第251次接觸報告之七

譯者提要

在這部分中, Ptaah 表示美國政府在他們秘密和機密的文件中,確實隱藏了大量關於外星生命存在與這些生命出現在地球上的重要證據


Billy

是的,而我仍 然有個問題,那就是你剛才提到的那些事情,是否可以對美國的 Ed Walters 所做的聲明以及他所提供的照片適用?

Ptaah

他是一個騙子,而且他的照片是偽造的,這是個確定的事實。

Billy

好的,謝謝。但是我們為什麼不允許提及那些你剛才談到的外星人?

Ptaah

一方面 關係到即將發生的事件和地球上的新紀元。我們不允許談論這樣的事情,正如我以前說過的。另一方面,不幸的是,不小心洩露這些信息只會導致進一步的歇斯底里、謊言和欺詐,正如已經在美國、德國、英國、日本、瑞典和其他地方的情況一樣。

Billy

是的,我知道。在這方面,美國特別會引致歇斯底里和白痴行為。

Ptaah

的確這樣,但是這整個的歇斯底里不能只單獨歸咎於 MUFON The Mutual UFO Network ;美國 UFO 協會);很多教派、還有特別是政府本身實難辭其咎。事實上,美國政府在他們秘密和機密的文件中, 隱藏了大量關於外星生命存在與這些生命出現在地球上的重要證據 他們確實通過法律禁止地球人與外星人接觸。另一個非常可悲因素是美國軍方極度保密之下製造並測試飛行物的事實,雖然很多局外人了解這些事件,甚至擁有這些活動的證據,皆因他們能夠在任何時間(白天或晚上)目擊、錄影和拍攝到它們。

Billy

這些飛行物的形狀和他們所擁有的推進系統,以及飛行特點都不像一架飛機,傳統的飛機並不會那樣。但是現在你為什麼談論這些事情呢?之前我們並不允許提到它們。

Ptaah

隨著我們的撤離,保密的外衣也已經從我們那裡除去。因此,我現在允許談論各種所謂的 UFO 目擊事件,在過去四十年,在全球各地許多國家被目擊到 它們通常可以追溯到這些地球的飛行物,它們並不只屬於美國人,也有地球上的其他國家。在我們撤離後,現在允許談論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所有這些事情在某些圈子裡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一段時間了。因此我們不會洩露任何在不久將來被認為是個秘密,如同政府和軍方的秘密一樣,在那些情況下,我們既沒有許可介入,也不能現在就透露它們。這個時候,我們正在確認某些以前相當長一段時間不能被視為真正秘密的事件。

Billy

在地球上一定數量的國家內,飛行器正在開發,由於它們奇怪、非傳統的結構,成功地類似於外星和地球外的交通工具 。這些飛行設備的樣式範圍,從你的人民一直已知的 beamship Plejaren 的飛船)形狀到三角形等等。因此,這也難怪目擊者視這些飛行器為 UFO ,或者更確切地說,視作太空飛船或視作外星太空飛船 ;最後,很重要的一點,因為這些太空船都是無聲或幾乎無聲的,並且具備外星和地球上已知飛行技術相反的飛行特性。現在有了你重覆作的解釋,更加證實其可信度。

Ptaah

沒錯。

Billy

在我那 23 頁裡我忘記提及地球生命在以諾( Henok )的遠古時代實際上是單一種族 。從這個種族起源,由於氣候和大氣的變化以及種族分裂,再次創造出新的人種,因此有其他的種族形成。他們彼此之間混合,因此再創造新的種族。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僅人類的膚色改變,他們的外觀亦有所改變,但總是隨著新環境、新生活條件和其他影響因素而調適

當然,這導致除了由基因竄改而改變之外的基因變化。然而這些變化已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所有地球上人類起源於相同、單一最原始血統的根源與基本(基因)鏈已經不再明顯。因此,當來至天琴座區域和其他地方的人類與這裡早期的移民(也就是他們約 19 萬年前在地球上的後裔)雜交,這項循環已經在同血統的人之間完成。然後,人類再次因大量繁殖而遷徙分散,地球各種各樣的地區重新有人居住,於是皮膚顏色、外表和基因進一步的變化再次發生。這次,最原始的血統仍然完好,而且它可以在基因上證明地球人起源於單一的最原始種族。

Ptaah

確實,你的確沒有在你的報告中提及這一點。

Billy

在其他方面,我一直在想,在重新修正這些「預言」的時候,我們也可以結合那 23 頁資料,那裡實際上只有一或兩個是預言,其餘部分均屬於預測的內容,這方面你覺得如何呢?

Ptaah

這或許適合你將這一切整合放到你的新書裡面。

Billy

肯定會有些人因此而可能亂說一通;但是無所謂,我們已習慣這種事情。但是,任何希望別人聽到這些的人,一定會掀起一場騷亂,而無論誰希望造成一場騷亂,一定會重複幾次同樣的事情,只有透過造成騷亂,人類才會開始察覺到呈現在他們面前的一些人物或一些事實,因為他們要麼覺得自己被冒犯,要麼因為他們聽過兩三次同樣的事情而困擾,這是唯一刺激人們思考的方式,不管這方式是平和的或者是令人惱怒的。

唯一重要的是事情的結果,也就是說,他們不管感到以什麼方式被攻擊,但卻因此才會令他們開始思考事情並作出反應。而現在我還有其他的事情:最近我偶然發現,我們在小型活動文宣中表示反對仇恨陌生人和其他種族,但是我們從來沒有真正深入研究這主題或製作任何專門的小冊子,在未來我們會這樣做,而且與 Bernadette 一起做。我已經為這個主題設計了些貼紙,在這裡,你認為它們怎麼樣?這些都已經在印刷機上了,這 3 張我想下星期印出來。

Ptaah

它們都很好,而且關於這個別的題材表達了很多,我非常喜歡它們。如果你每一款給我三張,我會很高興,那些你現在有的也一樣。我想開始收集它們, Quetzal 仍有一些你購買各種物品給我們所剩下的瑞士幣,我想給你這些錢,作為這些貼紙印刷成本的損獻,應該大約 500 瑞士法郎。

Billy

當然,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擁有許多貼紙,至於那些錢我們當然也喜歡,我代表整個小組感謝你。

Ptaah

請同時轉達我的感謝和問候予小組成員,還有加州、瑞典、多倫多、日本的小組。當然,還有這「任務」的所有朋友們和所有「從屬小組」成員,我也代表我的女兒 Semjase Pleija ,還有 Asket Neera Menara Isodos Talida Quetzal ,以及所有其他從相片和我們的電視廣播,或者那些透過探訪「中心」遇見「核心小組」和「從屬小組」成員的人從而認識你的那些人,表達感謝和問候,雖然這些人很少或從來沒有注意到我們在附近。我也被那些來自很多只是聽說而認識你的人要求,轉達感謝和問候。

Billy

謝謝你。

Ptaah

這是 ……

Billy

……

Ptaah

這是正確的,我也想談一談這個,但是如果你感覺事情真的如你所說,對此保持沉默可能更好。

Billy

它們很可能如你所說,讓我們談點別的東西:一段時間以來,報紙和雜誌已被德國納粹戰爭罪行的往事充斥,廣播和電視除了千方百計煽動這些罪行之外,也沒有什麼好做的,猶太人組織和協會等等,尤為明顯。這是我的觀點,那些行動以所謂的反戰影片形式等等,就像是不斷的反戰政治宣傳一樣討厭和罪惡,並且放大種族主義和酷刑的罪。這是我個人的看法,根據我對人類心理反應的知識,所有那些高呼「反對」並以任何形式反對酷行與死刑,以及反對集中營、罪行、戰爭的人,他們透過報紙、雜誌以及電視和電影院中展示那些被屠殺、折磨和殺害的人民、受侵犯的墓地、燒毀的房屋等等可怕和恐怖的畫面,卻正在對其他人造成莫大的傷害。

他們根本不知道人類的心靈和心理,如果他們知道,他們會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對於他們所打算的完全適得其反,因為許多被誤導、錯誤思想的人覺得這些據稱的反政治宣傳有吸引力。這些人看到白痴的反對政治宣傳,而隨後引起反效果,於是他們希望以他們展示的方式行動。出於這個原因,新納粹和極端右翼份子運動收穫更多的土地。

遺憾的是,這是一個心理過程,是真正的邏輯,儘管不為那些主事者和那瘋狂的反政治宣傳陣營所認知,事實上,這些人缺乏人性和心理學的知識。反戰影片、反集中營影片、反毒品影片、反酷刑和反死刑影片,以圖片和給予描述以及電影刻畫罪行,透過圖片展示這些罪行,以刺激讀者對這些所寫文字的幻想,以至與他們應該要做的完全背道而馳。記憶被這些低能的東西所觸發,在許多人而言,希望如同罪魁禍首最初進行的這些暴行一樣以同樣方式行動,他們也透過政治宣傳而變得瘋狂。

任何人想發言反對這些過去和目前依然存在的恐怖,絕不能以這樣弱智的方式來做。譴責必須透過指出目前存在的弊病和它們對未來不祥的後果來處理,根據白痴的格言,往事的回憶:「我們必須永遠不忘奧斯威辛集中營」或「我們決不能讓恐怖的過去被遺忘」等等,都是完全不適當而危險的,因為它們只會重新激起過去同樣的罪惡和恐怖。因此,這種瘋狂必須停止,如果新納粹主義和極右翼激進主義的火焰不去進一步煽動的話。

只有通過上述的方式禁止反瘋狂,才能夠開始治癒,而要所有這些罪惡和傷害的打擊能夠取得圓滿成功,打擊的手段僅限那些方法,就是別讚美回憶,因為它直到現在一直是如此。反而,那些方法必須以一種方式敘述它們,那就是指出損害和傷害並揭示其後它們將會導致的後果這方式,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在這時候我也想聽聽你的。

Ptaah

我完全同意你的說法,我不需要添加任何進一步的解釋,大概,只有真正負責任、思維清晰和理性的人才會認清這個事實,甚至不需要任何心理上的教育;單靠純粹理性足以識別你真實的解釋。

Billy

當然,如果這不是事實!但是告訴我:在二月中旬(註: 1995 年日本阪神大地震發生在 1 17 ,而且這次接觸發生在 2 3 日,所以應該是一月中旬,這裡英譯有誤。),一場強烈的地震在日本發生,造成超過 5000 人死亡和巨大的破壞,這遠遠比加州最近一次的重大震顫更嚴重,在那期間大量的掠奪發生,而且人們表現得好像他們從來沒有受過任何尊嚴和尊重的教導一樣,這也發生在其他地方,例如在墨西哥,一些南美國家和其他地方,在那裡所有的法律和秩序都崩潰了。所有這一切都與日本形成直接的對比,在那裡這樣的事情幾乎沒有發生,而且人民以令人欽佩的鎮靜承擔一切艱難,混亂和所有其他的弊病並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實現,尤其是在美國,在那裡適當的行為也會得到批准,這適當的行為缺乏,就像是一種特定的文化一樣。

事實上,日本的有組織犯罪集團甚至透過食品分配和其他的東西來援助人民,僅憑這一點就可以說明日本人擁有哪些真正的文化和榮譽、鎮靜和尊重,俠義和友誼對他們來說不只是空談,就像美國人很快稱呼你為他們的朋友一樣,然而,這個詞語對他們沒有實質意義,正如我們在過去的 20 年經常看到的一樣。不過,很明顯也有些美國人他們是真正的朋友和真正的人類。對他們而言,友誼是真正珍貴的財富。同樣,我在美國有這樣的朋友,但不幸的是他們人數不多。然而,他們是真正、誠實的好朋友。

Ptaah

我意識到了這一點。地震蔓延極大的苦難、痛苦、悲傷和巨大的毀滅,遍及日本和日本人民之中。請轉達我們最深切的遺憾予這些人,還有我們非常尊重他們在那些艱難的時刻令人欽佩的行為。

Billy

我很高興,因為我也對他們感到崇高的敬意和尊重。可以採取什麼行動來抗震嗎?

Ptaah

規則已經顯明,即使在我們聯盟內的每一個世界上,一旦高層建築等已建成,也幾乎沒有什麼適當的可以採取以預防嚴重的地震損壞,出於這個原因,我們通常只有矮、大大增強承受最嚴重地震能力的建築物。我們的世界同樣存在並發生地震,不過我們建築的施工方法和他們的安全針對行星的晃動而相應設計。

Billy

你們還有並非由石頭或水泥塊等等小塊構築而成的房屋和建築,因為你們的建築物由一個整體的合成材料做成,以我所見,沒有任何一條接縫,此外,它們建造在彈簧系統之上,或者作為浮體。

Ptaah

這是正確的,但這些僅僅是其中兩種用以抵銷任何搖晃的方法。

Billy

我沒有說我什麼都知道,我只是描述我在探訪期間所觀察到的,此外,在地球的一月份,地震並不是唯一令人震驚的事情,在整個歐洲,包括瑞士,滔天的暴雨和洪水造成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破壞。

Ptaah

從今以後也會這樣,因為這些災害將會在全球範圍內增加,甚至更進一步,風暴、龍捲風、颱風、颶風、洪水、乾旱和巨大的森林大火也會無處不在,在地球上造成巨大的破壞和許多死亡。地震也在這些災難之列,甚至會導致進一步的破壞和痛苦,如同戰爭和宗教宗派主義的情況一樣,預計將會引發許多教派的戲劇性場面。主要的犯罪和次要犯罪活動將會充斥全世界,就像政治和軍事的動盪一樣。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將會變得更加極端,疾病和流行病將會在地球人口之中增加。

當然,這些危機不會持續高頻率發生,因為這些事有時往往會增加或減少;所以,在不同時期的災難會時多時少。但是,它們會不斷增加,這種上升趨勢必須歸咎於地球人身上,因為透過人口過剩的不斷增加,他們在每一種禍害上使增 長惡化。然而,我們真的不能再花更多時間談論這些事情,因為我們接觸多年以來相關的一切以前已經討論過 —— 而且徒然,很不幸。人類作為一個整體,尤其是那些在政府和軍隊具有要職的,已選 擇去忽略人口數字,雖然你和你的團隊已經盡了一切努力,而且花費了很多精力和代價去宣傳這信息。

Billy

我們也有取得一些成功,因為很多人已經注意到我們的說話並傳遞它們,還根據我們的說話和建議,連同他們的努力而開始生活和行動。

Ptaah

當然,這是正確的,但是我說的是大部分的地球人和大部份的負責人。當然,少數是很重要的,因為這些人以極大的熱情在這場鬥爭中帶領,不幸的是,他們將會獲得很少的感激之情,即使他們最終為正面的改變而負責奠定基石,在這方面,你和你的團隊處於卓越的位置。

Billy

謝謝你的「花」(「花」這個字在口語化的德國短語中實際上是指「恭維」)。

Ptaah

現在,我們已經從地球撤出,我想要再次重申這問題,無論是我們 Plejaren 或者我們聯盟中的任何盟友,也不會與地球的人類保持任何接觸 ;無論是以實體或是心靈感應的形式 。事實上,這些接觸從來不存在,然而,除了 5 個特定的個體之外,他們的身份你已經知道,而且幾年前已經去世。他們沒有一個人曾經公佈他或她擁有的知識。然而,我們想說雖然我們確實與地球的科學家和其他人有保持脈衝接觸。

透過適當的設備,我們將會繼續這些接觸,雖然所涉及的人都不曾知道,而且在未來也不會知道這些接觸。這些脈衝接觸是由進化所決定,並引導人類走向未來,據此研究和發明就會發生,新知識將會被收集到,文學作品以未來的形式將會被寫下來,科幻小說經常會變成電影。你是地球上唯一以物理和心靈感應兩種形式與我們有而且仍然保持接 觸的人 —— 除了那些你所知道而且已過世的人之外。

Billy

那麼其他的外星智慧生命呢?在這個時候有沒有與地球人保持接觸?我的意思是指私人及類似的,他們與政府和軍方沒有關聯,你不允許說的那些。

Ptaah

這個問題必須有一個明確的回答「沒有」,因為三群人之中(指三派天琴星人)完全沒有持續或經常在地球上與地球的個體保持任何私人或宗教的接觸,可以絕對肯定。這也適用於許多來到地球遊覽、探險或任何其他原因的外星訪客,「考察」的接觸除外,因為我們不談論它們,由於它們並不取決於雙向接觸。

Billy

這意味著,現在普通人和外星人之間不存在接觸。而且,正如你說的,也沒有任何地球人和外星人之間的宗教性質接觸。那麼,這意味著,那烙了印的男人和他的捐助人 Siragusa 只不過是詐騙、騙子和欺騙。聖痕者 Giorgio Bongiovanni 甚至想要給我帶來一個來自聖母和天上的父非常重要的信息。幾乎有一個星期,他以多種語言第三方糾纏我們,安排與我會面,他和他的追隨者真的認為他的聖痕是一種來至上帝的標誌,而他的痕跡和那些有聖痕的人確實只是由宗教宗派妄想和狂熱產生的,這些痕跡透過一種宗教和宗派為基礎的心理效應產生,與首位著名的聖痕者 Francis of Assisi 亞西西的方濟各和其他幾百人的情況一樣,是以相同的方式。

Ptaah

這是絕對正確的。透過我們的監測設備我知道與這事件有關的電話騷擾,來至那妄想性狂熱的 Giorgio Bongiovanni 的追隨者們,看來,宗教教派的狂熱在地球人之間並沒有界限。

Billy

另一個問題是關於昴宿星團的。你之前提到,它們還很年輕。那裡不存在任何可居住的行星?(註: 所謂的 Plejaren 並非來自昴宿星 ,因為他們的時空結構與我們不一樣,所以在我們這個維度的昴宿星團中並沒有生命存在 。)

Ptaah

沒有,雖然那裡有一行星的構造環繞一些昴宿星天體,但它們處於一個與恆星本身一樣的年輕狀態,當然,這是理所當然的;當恆星還年輕,行星一定也年輕。然而,在幾顆昴星團行星中,沒有生命存在,無論是這個時候,無論有沒有任何生命會在那裡發展,該問題仍然存在。

Billy

謝謝。另一個問題:對於他的書 Geheimsache UFO… (《 UFO 秘密事項 …… 》), Michael Hesemann 使用了一張封面照,由 Amaury Rivera 所拍攝,顯示一架美國空軍的 F-14 攔截機和一架不明飛行物在波多黎各上空,你知不知道這事?

Ptaah

當然,毫無疑問運用了特技攝影,用了模型並以魚絲吊掛。我們對這件事的調查完全和我們對 Ed Walters 所做的一樣,他的照片也利用了特技攝影。 Michael Hesemann 是一個熱情的不明飛行物研究家,但他在這方面幾乎不負責任。他容許自己被異常容易地愚弄和騙倒,而且他錯誤地相信自己來自外星。由於我們非常深刻的調查證明,他是一個純粹的地球人,而這可能是成為他對不明飛行物熱情並且事實上他如此容易受騙的某部分原因。

Billy

至於偽造的照片:在過去幾年,已經有許多其他真實的照片由不明飛行物目擊者所拍攝,其中,根據你自己的資料,也有由警察和軍事人員拍攝的照片。

Ptaah

這是正確的。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一些外星智慧生命容許他們的飛船在地球上被看見、錄影和拍攝。不明飛行物影片片段及照相材料在全世產生,不過特別是在美國、南美洲、英國和其他國家, 並不總是真正的外星飛行物 反而,照片也有拍到在過去數十年由地球的人類所生產的奇特飛機,以及來至地球人未來的太空船或者那些我們已知的生物 有機飛行設備 bio-organic flying devices 它們是所謂的維度轉變者,或者是從 另一個維度進入地球領空 的生命形式

Billy

Carlos Diaz ,一個聲稱被接觸者,你怎麼看他?

Ptaah

你提出一個不合邏輯的問題,因為我已經解釋地球上沒有人類與外星智慧保持任何接觸,因此他是個騙子。

Billy

我想問更多關於以下內容的信息:你熟悉羅茲威爾 51 區,那 1947 年發生在新墨西哥州的事故;但在一年之後,一架不明飛行物體墜毀在新墨西哥州的阿茲特克,類似羅斯威爾中的那一次;第三次墜毀在墨西哥邊境,在 '49 '50 ;而且,此外,美國人在 51 區有一些外星屍體以及一個他們俘虜的外星人,他現在還可能活著嗎?

Ptaah

我已經說過幾次 這些事項屬於我保密的承諾,因為它們都與政府、軍方和國家安全事 務有關,因此, 我不允許正式地談論這些問題 ,但我可以在保密情況下告訴你 —— 在兩個人的場合 —— 如你所想談到的。不用說,如果你正式擁有 這些訊息 ,這的確會為你帶來危險 。現在就讓我們保持事情的現狀。

(未完待續)


上一段落 回目錄 下一段落

資料編輯自
http://jameshsu2013.pixnet.net/blog/post/44000097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NESS 的頭像
ONENESS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