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回目錄

遠古建設種族 — 恢復人類十億年前的遺產(第二部分)

(Ancient Builder Race -
Recovering Humanity's Billion - Year Legacy - PART II)

原文來自:Divine Cosmos 與 SPHERE—BEING ALLIANCE

原文作者:大衛.威爾科克及科里.古德

中譯資料編輯自:From Sirius Frank

原創翻譯:小威


安莎爾人(ANSHAR)的聖殿

科里:我希望被傳送回我的臥室,但是我發現自己站在安莎爾人聖殿Temple Complex)。

我看見卡莉和她的妹妹,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向我走來

他們用熱烈的擁抱和我打招呼,把我引導到一個能通向他們曾經所在的地底城市洞穴大廳

我們登上了一部安莎爾巴士Anshar Buses),進入了時空異常區temporal anomaly
我們登上了一個圓頂屋頂,有一個類似直升機停機坪的降落平臺。
我們走進了屋頂的一扇門,然後很快就進入了一個有兩根橢圓管落入地板的小房間。那裡窄得只能讓一個人通過。
當時我同行的代表開始站在管子裡,兩個兩個地向下降。
輪到我的時候,我走進了管子,期待下降。
儘管我看到其中一位代表的頭在我的下方消失,我感覺自己站在穩固的地上。
當我下降時,我的感覺就像坐電梯下降一樣。
我們走過了大樓,那裡有許多安莎爾人走來走去做日常事務。

飛行像超人

我注意到人們進入的地方。他們看起來好像正在穿過沒有門的堅實牆壁一樣
我們跟著一群人走到出口,當我們穿過牆壁時,我感到一陣快速靜止的刺痛
當我們出來四處看看時,我注意到我們像身處安莎爾人城市的一個郊外地區。
我們走到一條非常狹窄的街道上,發現不同年齡的安莎爾人,都能像超人一樣走路和飛行
這是相當驚人的情境
我注意到,居民們正在忙碌著,正在做著日常的事情。
幾乎沒有噪音污染,甚至聽不到我習慣聽到的背景噪音。非常安靜寧靜
然後我被引導到一個非常大的圓頂建築,這是卡莉和她妹妹住的社區。

成長機會

有人告訴我,我將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成長機會,我將在明年遇見

[大衛:這通常意味著你需要在靈性道路上努力克服某種困難的業力
苦難被視為一的法則中的一個機會。]

他們也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在儀式上準備我來迎接守護者
我被告知要保存這些訊息,以及我現在與她的人員的大部分對話。

[大衛:他收到了一些關於我個人的訊息。我發現非常有趣,它完全改變了我正在編寫的書在夢中覺醒Awakening in the Dream)的方式。]

我被告知,在準備期間,我被允許在短時間內陪伴著安莎爾人
我會在今年晚些時候回來一段較長的時間
我擔心沒有衣服或漱洗用品。
卡莉留意到我的關切。
我還未說出來,她就回答說:“我們將滿足您的所有需求。”

私人住宿

她走到一間帶床的小房間,向我提示床頭的相關物品。
我看了一眼,看到的衣服好像是出自1980年代西爾斯(Sears)或傑西潘尼(JC Penney)百貨的產品。
還有一小袋盥洗用品,看上去也像那個年代的。
我和他們在一起,將過了幾天時間。
當我在那裡時,我需要在兩個不同的時段採取正常的睡眠週期。
安莎爾人並沒有真正入睡
他們每隔幾天,就在一張蛋形椅子上,花四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休息

在我逗留期間,坐在一張蛋形椅子,學習接入他們的神經網路neural network,這時岡薩雷斯走進房間。
他看起來筋疲力盡,又瘦又憔悴。

岡薩雷斯和巨人

他似乎知道我在房間裡,正在四處尋找我。
我站起來,帶著謹慎的樣子走過去。
他看到我朝他走來,疲憊的坐進了附近的一把空椅子內。
我坐進一把椅子上,連接上它,並引導我朝他的方向走去。

我告訴他他看起來像在地獄。
他的回答是,基本上他是剛剛從地獄回來的
我立刻很好奇,請他解釋一下。
他告訴我,他已經和一群紅髮巨人red-haired giant)難民相處了一年多了
他說,這些生物大部分都受到嚴重創傷,而且非常難預測

他們曾有一個偉大的帝國

他繼續告訴我,這個紅髮巨人種族曾在不同的時期,統治過地球表面大片地區就在最後一個冰河時期前後
他表示,他們覺得自己被“創造者種族”(creator race)拋棄了,只能靠自己生活。
他們現在知道,在上一個冰河時代之前,他們的“創造者種族”大部分都被毀滅了。

[大衛:當我向科里詢問這件事時,他再次確認,這些巨人是由大約5.5萬年前在我們現在稱之為南極洲的地區墜毀的
這是以諾書Book of Enoch)和其他經文中提到的墮落的天使Fallen Angels)。
就宇宙的歷史而言,他們似乎就是在我們的太陽系中,摧毀了自己星球的種族後裔,那裡形成了小行星帶
Jim Vieira19世紀和20世紀初的主流媒體文章中發現了1500多個巨型骨骼發現的例子。一個共同的特點是,他們可能有雙套牙齒
這是由於不同DNA類型混合不當造成的基因異常。]

生存的巨人

岡薩雷斯說,除了其他事情之外,前亞當人Pre-Adamites)利用這些巨人來執行他們對人類的統治
這個帝國也通過利用他們的基因,透過基因實驗來強化他們的身體,像我們之前描述過的那樣。
前亞當人消失的時候,人類就轉向攻擊巨人們
倖存的巨人不得不住在地下或靠近洞穴的表面
他們正在面對他們以前從未遇到過的饑餓和疾病。
他們會去狩獵以獲取任何肉食。
這些狩獵者中的很多人會帶著人類俘虜回來,然後他們會一次吃一個。
從冰河時期/亞特蘭提斯”Atlantis)大災難,到近代的歷史中人類開始崛起,並變得更有組織化,這種情況持續了數千年

他們保持隱藏

此時,人類群體開始狩獵巨人。
許多巨人家庭被這些人類狩獵者追捕和殺害
這使他們越來越深入地下,越來越難以找到他們身體所需要的大量營養食物和卡路里
許多人因為無法適應地球內部而死亡。
他們很快成為少數不太先進的地底居民的威脅,因為他們狩獵,令這些群體中的一個絕種了
這是對這些巨人極度痛苦和焦慮的時刻
許多他們的皇室祭司階層人員,都使用遠古建設種族前亞當人技術,進入休眠艙裡了
這兩個階層的紅髮巨人為其餘下的人留下了明確的指示。
他們要保持隱藏,他們管理著族群的人數,以便能夠在所在的少數保護區中生存
這些地區有各種類型的魚類,貝類,地衣和真菌,可以維持他們的小數人口,直等到指定時間,他們將返回大地

拒絕接受治療

岡薩雷斯說,他一直試圖與這個種族達成協議,讓馬雅人下去,為他們提供治療
他們在地下出現了創傷和身體問題,飲食幾乎無法維持
他接著告訴我說,這些皇家及祭司階層中的大約二十六個人,已經從休眠艙中醒過來,並回到倖存的巨人那裡
這些巨人中的大部分,都在由陰謀集團或者天龍人控制的設施中
他表示,超過130個這些休眠中的生物被帶到這些地區
在這些設施中的巨人,是一個完整的統治階級家庭
岡薩雷斯說,庇護所中的巨人們心理混亂,根本無法處理他們。
他說他們完全不講理。
他們拒絕接受治療,等著他們的皇室及祭司的其餘人員歸來。
自從聯盟安莎爾人過去,解放了其中一些人以來,巨人們都期望他們能夠解放其餘的人民

你想怎樣才能標記?

岡薩雷斯目前還無法說服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接受瑪雅人的醫治,然後一起努力尋找和救出其他人。
他說,去年當他被要求離開安莎爾人城市的時候,他正處於一個巨大的混亂中,因為他當時展示出一些不穩定的行為。
他說,在他接受治療之前,他們對他的反應,比現在更加敏感,這是非常奇怪的。
當他坐下時,我看到他眼中閃爍的光芒。
他笑了笑,問道:“我下次的任務你也一起去吧?”
這不是第一次和一個想要吃你的人交談。”

我笑了。 “只要它不像那些白色皇族天龍人類似的經歷,我就可以一起去了。”
他向我保證,安莎爾衛兵在場,並不存在危險。

長老們對我變得友善

卡莉和她的妹妹然後來到這裡,加入了我們的談論。
看到卡莉家族的其他家人,對岡薩雷斯作出反應是很有趣的。
他們會與他保持距離至少二十英尺。

[大衛:這正是皮特.彼得森(Pete Peterson)最近所說的,當他們在我們身邊的時候,也是同樣的保持距離。他的人稱安莎爾人為高白人。]

岡薩雷斯進來的時候,我注意到,老人很快起來,帶著孩子們離開公眾地方。
我注意到,當我第一次來的時候,安莎爾人面對著我,都是一樣的反應。
他們會伸出手,讓他們的孩子不要太接近我。
他們聚集在一起看著我,好像正在私底下議論紛紛。
當他們看到卡莉幾次攙扶著我的手臂,帶我進入用餐區及與其中一位長老說話時,他們的反應開始有所轉變
岡薩雷斯剛到的那一天,孩子們走得很近,我伸手去摸摸他們,雖然我被提醒不要這樣。
之後不久,長老們對我變得友善,我開始可以和他們有更多的互動

迎接守護者的時間

長者比年輕的安莎爾人高約兩英尺。他們看起來很虛弱,手腕和其他骨頭都顯得非常薄。

[大衛:這恰恰又是我最近從皮特那裡聽到的一句看似不相干的通報中所說的話。
隨著這些人的年齡增長,他們最終會變得更高。]

大部分長者並沒有四處走動,而是像超人一樣飛來飛去
我發現自己十分驚訝,因為我看到他們慢慢升起,轉過身,然後慢慢地飛走。
卡莉,她的妹妹,岡薩雷斯和我,一起聊了一會兒。
但我們聊天完畢之後,我就被告知,現在該是哈茹什迎接守護者The Hanush to greet the Guardians)的時候了
我們很快就要前往土星大使館的會議了。
我告別了卡莉家族的成員。

一個慶祝儀式

然後,我們回到了安莎爾巴士
我們飛出時空異常區,回到洞穴裡
我們走過了走廊,回到聖殿
當我們到達大圓頂的房間時,我看到七個不同的地球內部團體的成員列隊走進潔淨室。
我被帶到了前面,進入了潔淨室
我們完成了清潔儀式,穿上了長袍和涼鞋。
卡莉的腰部掛著一個淺棕色的包。
她把我的衣服放進包裡。
然後,她抬起頭,告訴我將要舉行儀式,我將和他們一起分享儀式的榮譽
有人解釋說,儀式的目的是慶祝和準備與守護者會面
我告訴她,這是我的榮幸。
她看起來很開心,很好玩。
在維持他們的時間軸timeline)方面,似乎沒有任何顧慮或急切之處

伊西斯(ISIS)的長生不老藥 

當我進入這個地方的時候,我注意到身邊的每個人,都帶著同樣興奮的能量。
然後,執行了一個像引導祈禱冥想儀式
在結束時,酒杯載滿了伊西斯的長生不老藥Elixir of Isis),在各人中間傳遞著

[大衛:一的法則中透露,Ra,伊西斯和其他歷史悠久的埃及傳說人物,原本是正面的,但他們的故事後來被負面的陰謀集團宗教團體所採用。]

我拿了一杯,像拿了一杯香檳一樣。卡莉注意到了。她微笑著舉起杯子,揮一揮手,動一動嘴唇,彷佛在祈禱。
她用雙手捧著酒杯,慢慢地聞了一下飲料。
然後,她拿起酒杯,稍微舉高一點,然後喝了。
我盡了最大的努力,重複了她在喝這杯藥酒之前所做的一切動作,這種藥酒一開始是甜的,但回味時有點微苦,類似於咀嚼花瓣。
我按著我的感受,改變了我的面部表情,卡莉和她的妹妹看著我,都笑了。

一個巨大的喜樂

我被一種強烈的歡欣感所覆蓋
我感到與所有地球內部團體,都存在著一種奇怪而又有力的聯繫
一切結束後,他們開始互相擁抱,擁抱我。
房間裡有很多的歡樂和興奮。
然後他們開始做一些類似用喉哼著的唱詠,同時仍然相互擁抱和拍背。
我注意到卡莉的妹妹走到我身旁。
我看著卡莉,她揮手叫我過去。
然後,我們三個人走過通道,回到那個迎接我的圓頂房間。
有兩個安莎爾人守著每一扇門,就像上次一樣。

與歐米茄(OMEGA)群體一起登上飛船

我們走向另一條通道,回到城市曾經所在的洞穴。
我觀察到一個停在洞穴地板上,非常大的碟形飛船。
當我的眼睛移到洞穴的較暗的地方時,我可以看到一個從飛船伸出來的斜坡。
然後我看到歐米茄Omega)群體的三名男子正在坡道底部等著我們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穿著藍色的連身衣。在他們衣服上胸前左側有一顆黃色的八角星。
我登上了飛船,並坐了下來,我看著安莎爾代表團的其他人,慢慢地也找到他們的位置坐下來。
卡莉和她的妹妹來到坐在我身邊。
卡莉傾身告訴我,我們要回到土星附近的基地 — 去見“土星委員會

[大衛:這是另一個與一的法則的直接聯繫。
土星委員會守護者管理我們太陽系的本地中心。
正如我在廣播節目中所說的那樣,在UFO社群中,已經散播了關於這個小組的負面訊息,使它說成很邪惡。
在“一法”中絕對不是這樣說的。]

見證人

當我們到達時,我們遇到了更多軍事外觀的歐米茄群體成員。
隨後我們被護送,進了會議廳。
我上一次來到這裡,除了卡莉看守人之外,房間裡是空空蕩蕩
這一次,大約有四十名來自地球內部的代表
在房間的盡頭,還有一大群人站在一起。
我仔細看了一眼,看到米卡Micca)從人群中向我揮手。
卡莉指示我前去,參加另一個她稱之為“見證人”(The Witnesses)的小組
當我開始走過去迎接米卡時,我驚呆了,Tear-Eir金三角頭人,突然出現在房的中間

你是第53

Tear-Eir迎接我,並要求我數點見證人人數
我數了52,並把這個數字報告給了Tear-Eir
他說,你是53
他用手表示,我應該加入他們的行列
我加入了米卡,他問候我,好像多年沒有見過我。
他非常興奮,他開始把我介紹給我們附近的人

[大衛:米卡來自曾經訪問過地球的人類ET組織,被稱為奧爾梅克人Olmecs
他們在中美洲留下了像他們一樣的巨石頭。]

藍鳥人通過科里把我們介紹給了奧爾梅克人,並且說,當我們在地球上經歷揚升過程時,他們將能夠幫助我們
奧爾梅克人最近才在他們的星球上擊敗了天龍人 — 是在他們三代人之前的
他們解放了三百年。
米卡說,現在在這個房間裡的所有生命體,在他們的星系解放之前,已經和藍鳥人金三角頭人接觸過了
各個地球內部群體,逐一走近守護者。然後,他們會鞠躬並與守護者溝通

出現了看守人

地球內部群體守護者見了面之後,看守人出現了

[大衛:看守人是一種灰皮膚的人類群體,以前只是出現在大量遠古建設種族的遺址當中,科里在金星參觀時當地的守衛。
他們似乎像是這個早已消失的遠古建設種族社會的後人。
他們不是人工智慧,但似乎是來自另一個領域的某種形式的投影。
對他們瞭解甚少。他們通常不會出現在其他SSP活動中。
岡薩雷斯是唯一一個從這裡見過他們的人。]

看守人迎接守護者,開始溝通

擊敗負面勢力 

當這個溝通開始的時候,舌頭和條紋都在閃爍著許多不同顏色的光,並且在群裡飛舞
這個燈光秀在守護者看守人周圍閃爍。
我不知道在這段時間裡,他們傳達了什麼。
當這次會議結束,每個人都在房間正中間的一個巨大圓圈周圍站起來。
Tear-Eir再一次通過我向大會致詞
他表示,那些緩衝宇宙能量波隔離我們太陽系球體,現在幾乎完全撤出我們的現實reality;或譯為實相)了
他進一步透露,許多負面的ET集團或是在增援,或是隨著戰爭的升級而逃脫
然而,截至2014年底,銀河聯邦圍繞我們太陽系建立的封鎖,阻止了這一切逃脫
有人解釋說,這些負面力量的唯一途徑,就是通過宇宙星門系統逃走
Tear-Eir指出,所有宇宙星門穿梭,都受到銀河聯邦的嚴密監控,以追查任何能夠逃脫的負面人類非地球人類
設法逃脫的極少數人,將終身在逃

提供支持和會見新的守護者

Tear-Eir之後藉我向見證人講話
他告訴我每個見證人都是這種高維度訊息管道conduit
我們的任務是將這些知識,帶入每個星系內的群眾意識
還有人說,我們每個人都來自銀河聯邦的各個團體。
來自同一個靈魂群體的成千上萬的生物,回到了我們的大家庭。
我們每個人都為每個星系,提供了充沛的靈性和物質上支持。
這是通過這個充滿能量的過渡,在每個星系裡完成的。
當時揭示說,我們將會見兩組新的守護者組織
而且,隨著我們進入高能量的過渡期,隨著我們適應了過渡期的後遺症當我們成功通過這些時,我們將能與這些守護者組織,進行經常的溝通
這種關係,將有助於安全地引導我們進入真正的自我管理時代

藍鳥人回歸他們原來密度

我們被告知,準備向新的守護者介紹自己。
房間裡閃爍著燦爛的藍色光芒
我感覺到我體內的每一個分子開始振動
這個房間充滿了上千個藍色球體
現在我們面前有兩種更高密度的生命體
我看到眼前的Tear-Eir,他和我曾經見過的另外兩個藍鳥人Raw-Rain-EirRaw-Mare-Eir
他轉向一群見證人,說他和其他兩個藍鳥人,不再在我們的現實中出現了
相反,他們會通過我們的夢想與我們經常聯繫
他表示,我們每個人都在做重要的夢工程,並與我們星球上的其他人一起訓練
我們預料到這方式將會大大地增加。
我們每天晚上,都在星光層面與學生們在教室裡。
自從成為代表以來,我們一直在做這個夢工程,而我們的高我,已經屏蔽了我們記憶,忘記了太多的細節
在去年夏天的日蝕揭密事件中,我聽到很多人都在談論,在夢境和清醒狀態下,接收到訊息。

我們必須成為自己的救星

Tear-Eir說,我們已經到了必須下決心,要成為自己的救星的地步
我們正處於“大覺醒”的開始,這將導致我們自己的意識重生Consciousness Renaissance
他表示,許多星際種子來到這裡,為要體驗這種密度,並在過渡期間提供有力的援助
這些人現在已經完全覺醒,要去執行他們預定的使命
他還表示,由於我們整個太陽系,正在經歷激烈的大幅度增長,我們的顯化manifest)能力顯著地增強
他表示,如果我們開始利用我們的經驗和技能,來進一步協助我們意識的快速擴張,我們將發現顯化最佳現實the most optimal reality)的途徑
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決定接受任務,並協助要求公開隱藏的技術
我們可以選擇做我們能力所及的事情,來幫助人類的靈性和意識增長
Tear-Eir和其他藍鳥人,以及金三角頭人,指示我說,為眾生服務,為合一服務In Service to All, In Service of the One
然後,他們把兩隻手掌伸向前,向代表團的每一組人員鞠躬。
當他們向一群見證人鞠躬後,他們就慢慢淡出了大家視線

回家去

新的守護者向我們講話,並開始給我們一些宇宙基本規則
他們告訴我們,這個時候不要分享這些資訊
甚至包括對他們外觀的任何描述
然後他們就消失了。
房間裡的人充滿激動之情,當藍色球體來到房間時,把每一個見證人,一個一個的帶出了房間
卡莉向我衝來,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然後,她從包裡拉出我的衣服,指著一個地方讓我換衣服。
我遞給她長袍和涼鞋,在我們兩個人身邊,一個藍色球體耐心地等著。
我表示我已經準備好被傳輸了,很快我就回家了。
我希望能夠回到地球內部團體那裡,但是卻被送回家了
根據時鐘,我只走了大約10分鐘,雖然我感覺好像我已經離開了家幾天

準備與SSP會面

像往常一樣,經過這類型的經歷,我都會花上數天深深地思考。
我經常深深思考,不理會周圍的環境。
我頭腦中的每一個細節,都是如此的清晰透徹,以至於我常常感覺自己彷佛被拴在地上。
然後,我收到一個消息,說我應該準備在月球行動指揮部秘密太空計畫聯盟會面時,我很快就被拉到那裡
我確定他們想要就之前的事情,做一個完整的報告。
我對這次會議,感到有點緊張
畢竟,SSP聯盟因著上次西格蒙德Sigmund)成功從我身上提取了敏感訊息,而被迫向我特別隱藏
我感覺到要對兩位受人尊敬的SSP聯盟成員的死亡負上責任,同時還有其他受害者

退休人員社區

岡薩雷斯最近告訴我,在我搬到科羅拉多州,那裡有一個龐大的退役空軍和中情局人員社群
當我在萬聖節與我的兒子走過來與鄰居見面時,這一點得到了證實。
他們之中的一些人曾經為政府機構工作過。
直接住在我家對面的夫婦,是從中央情報局退休的地質學家
有人告訴我,在我家附近放置了許多傳感器和設備,以監測當我被訪問或被外星組織接走時,發生的任何類型的能量或大氣變化

球體在足球場

我被指示開車去當地一個屬當地學區的足球場,等待被接走。
淩晨2點左右,我上了車,開到指定地點。
我在車內等了二十分鐘左右,天空中出現一個白色的球
是非常明亮的,正從天空降下我的方向。
然後白色球體消失了,就像一個泡沫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我之前去LOC時坐的飛鏢型dart飛船在眼前出現
飛船緩緩飄落,落在我停車的地方和足球場之間。
我要走一段路才能登上去。
當我走上前,門開了。
我看了看,只看到前面的兩名船員。
其中一人向我示意,進去及扣好安全帶,我從座位坐下來,我們就離開了。

月球行動指揮部(THE LUNAR OPERATIONS COMMAND

不久,我們接近月球。
月亮從天空的一點點,變得如此之大,以至我們似乎要撞上去的風險,這真是太神奇了。
我們從火山口經過,進入LOC不止一次了。
有一種導致幻影效應的技術,隱藏LOC入口
它在這個時候仍然在運作中。
一旦掩蔽技術失效,我可以看到LOC下面散佈著綠色,紅色和白色的閃光燈
我聽說已經預備好降落地點,我們直接飛到LOC附近的坑口。
當我們進入LOC所在的熔岩洞穴時,我可以看到鐘形結構的一部分露出洞穴的地面
我可以看到飛機起降的兩個灣區bay)。
飛機頭部向著不同的方向停泊,就像在這種情況下,它們會經過不同方向熔岩管起飛的那樣。
我們降落在其中一個灣區,從飛鏢型飛機下來。
機組人員沿著平臺走下臺階,從一些金屬臺階下來。

乘坐電梯走進更深的地下層

岡薩雷斯遇見了我,他穿著美國空軍的制服。
我看著他說:回到這個老玩笑了,呃?
然後,他一臉嚴厲的說:把這句剪掉
我們走了幾趟樓梯,然後去了一個小電梯。
一位年輕的女子,正像岡薩雷斯穿著的那樣穿著類似的制服,站在那裡。
她向我們打招呼,並告訴我們,在我們訪問期間,她將是我們的陪同人員。
她把我們送進電梯,一張卡通過讀卡器,然後把手放在某種射頻掃描儀下。
電梯開得很快,我沒有時間去關注我們經過的樓層。
我發現現在自己深入LOC地下的層數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深
當我環顧四周,我有點失望。
我所看到的只有門和走廊,就像你在地球科學設施上看到的那樣。
我將與一些藝術家合作,幫助我繪畫出在LOC上獲得進入的新樓層的樣子

我將通過 SecretSpaceProgram.com Jordan Sather 的十二部分新的網絡研討會系列秘密太空計畫揭密Disclosing the Secret Space Program)發佈它們

參加SSP聯盟

我被引導到一個類似於我以前見過的樓層。
那裡有很多會議室,還有一個大型電梯,在通道的盡頭。
岡薩雷斯和我被帶進會議室。坐在會議桌旁的幾個人立刻站了起來。
當我們走進來的時候,我掃視了一下房間,看到我之前遇到的一些SSP聯盟成員
他們看到岡薩雷斯和我很緊張。
然後我回頭看了看桌子的盡頭,驚訝地看到西格蒙德Sigmund)坐下來,向我奸笑著

[大衛:西格蒙德是一名高級空軍上校,由於MIC SSP在史詩式驚喜中向人類揭密,因此被認為是一個關鍵人物
我們會突然發現,我們已經有航行星際能力飛船,並在整個太陽系中,發現了遠古建設種族的廢墟。
部分揭密包括這樣的想法,即在我們的太陽系中,沒有發現真正活著的ET只有古代遺跡。
這個意外揭密的目的,是為了在聯盟最終擊敗他們時,可以擺脫大眾對深層政府的任何指控
西格蒙德曾十二次,在不同時間綁架和折磨了科里,並利用他供出SSP聯盟的成員身份
然而,從科里的頭髮樣本顯示,西格蒙德知道,找到的微量元素必定是從地球以外沾來的。
他徹底調查,最終發現科里所說的海軍/星際SSP是真的
發生這種事情之後,深層政府的特工,顯然試圖把西格蒙德幹掉。我們終於發現他不得不逃跑了。]

直覺感應?

我對西格蒙德說:哇,你怎麼會來到這裡。
我繼續說道,在我發表完我的報告之後,感到有些震驚,我覺得你好像是在滲透SSP聯盟

西格蒙德站了起來,開始對我大喊。

他說我不知道他放棄了什麼。他大喊:我失去了一切

他用手指指著我的臉,說道:直覺感應?放屁!

其中一個男人說:請坐,我們可以開始了。

你仍然不相信?

我坐在那裡,那時岡薩雷斯正交待有關和瑪雅人在一起的詳細及機密彙報
他還描述了他和瑪雅人一起拜訪過的其他生物。
然後我被要求提供最近與球體聯盟安莎爾人超級聯盟的會面報告
當我彙報的時候提到藍鳥人西格蒙德發言說他並不相信

我問道:即使你看到這一切,又加入了SSP聯盟之後,你仍然不相信?

他回答說:我看到了第一次LOC會議的影片。我看到了藍色大鳥。大家都看到,我只是不相信他

他接著說:“他已經看到過各種可以讓大家看到這些東西的投影技術

北韓可能是一個觸發器

然後他斷言說,他認為北歐人Nordics)正在再度把我們的頭腦搞亂。
當會議重新開始的時候,我正想問他:"再度" 是什麼意思。
我完成了彙報,回答了十幾個問題。
其中一名男子開始談論MIC SSP計畫向公眾揭密某些訊息的時間表。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樣,討論了與北韓進行戰爭,藉以揭露隱藏的技術
我們還談到了前Blink—182樂隊的吉他手,湯姆.迪朗格Tom Delonge)對主流媒體認可的UFO揭密工作。

修復背後的妥協

我問他們為什麼迪朗格不和UFO社群的人合作?

西格蒙德立即接著上一位回應者而回答我。
他說,因為這是某種形式修復背後的妥協。

他接著說,UFO社群已經被MIC的特工滲透了,幾十年來一直把假消息餵食專家們。

他接著說,多年來他親自參與了這個社群的一些心理操控行動。

他說,UFO和神秘學社群也被他所謂的光明會路西法秩序Illuminati Luciferian Order)所滲透

他說,這個小組試圖用光明會的宗教思想,植入這些社群中。

他說很多有影響力的人,都是這個秩序的成員,或者讓自己受到這個思想所影響。

我插話說,我還沒有看到這方面的廣泛證據。
我所處理的大多數人都渴望成為服務對象。
我知道有一小部分自戀者和反社會人士,會攻擊光工作者,但我只遇到過少量那種能量的人。

沒辦法放棄飛碟宗教

他不理我,說:一旦撒旦崇拜販賣人口的秘密被公開出來,任何與路西法撒旦崇拜有聯繫的人都會逃跑及躲藏
民眾不會在乎這些社群之間細微或明顯的差異。
他們會把他們全部放在一起。

其中一個人評論說,在這一切公開之後,他預計很多人會回到童年時期的保守派教堂和信仰體系中

岡薩雷斯發表了不同意見。

我對這個理論也有懷疑。
在這些網路中,若有一些牧師和神職人員被暴露罪行之後,如果仍有人返回有關的教會,我會感到驚訝。

西格蒙德似乎再次忽略所說的話。
他表示,這些社群已經被玩弄了很多次,他們沒有辦法把自己的不明飛行物信念和專家情結UFO Religions and Professional Egos)放下,實際上卻是混在一起
然而,這類型的組織,正是我們需要妥善地要求他們出面揭密

他們為什麼?

他說:現在想想看,在這個社群裡,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公然企圖煽動內戰,同時企圖詆毀這個領域的一些人,這個社群是如何反應的。

[大衛:這是直接提到我們所謂的黑暗聯盟的努力。
包括對科里,艾默里和我自己的死亡威脅,以及大規模的持續抹黑行動。]

西格蒙德然後說:為什麼空軍和國防情報局選擇通過UFO社群公佈這些技術?

他接著說,國防情報局空軍決定,他們需要揭密某些不能直接聯繫到UFO社群的訊息。
他們計劃把基本的細節都揭密出來,甚至會把最踏實的UFO研究者都排除在外
我們繼續討論其他一些話題,包括我們收到LOC飛越之旅和有關熔岩管通往一個設施將被稱為LOC Bravo

我有一樣東西

領導會議的人把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個從天花板上降下來的大型智慧玻璃平板顯示器上。
西格蒙德站了起來,說:我有一樣東西給你倆看。
他走到監視器旁邊,說話時盯著它。

他表示,他們一直在監視那些似乎是我們太陽系的廢棄太空飛船
這將被證明是NASA和主流媒體稱為Oumuamua的雪茄形小行星,並在同一時間得到廣泛宣傳。
飛船靠近球體聯盟建造的外圍屏障Outer Barrier)區時,就開始對船進行了監測
SSP估計這艘飛船衝向外圍屏障時會被撞毀
當它順利通過了那個地區,對這艘飛船沒有任何不良影響,他們感到震驚。
事實證明,當時屏障已經耗盡,但這是SSP聯盟第一次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讓你聽聽我們發現了什麼東西

西格蒙德驕傲地大聲說:我已派遣了一個探險隊,去看這個飛船是誰的。
讓你聽聽我們發現了什麼東西。
突然間,我們開始在監視器上看到各種讀數和遙測。
我也可以聽到,聽起來像一個舊美國NASA無線電傳輸一樣。
隨著一名飛行員報告他的位置,發出嗶嗶聲,以及他正在試圖停泊飛船。
這持續了大約五分鐘,因為我看到兩艘船越來越靠近在一起。

當飛行員與他們接近的物體的旋轉相匹配時,可以看到一個長長的雪茄形結構,外面有一些看上去像冰的閃光塊。
它顯然是由石頭組成的,看起來好像經過了許多流星碰撞。

這個影片突然出現一些穿著太空衣的人,正在把自己推向一個看起來像是從岩石鑽出來的洞

進入飛船

太空飛船與神秘的飛船靠近,看起來像一個金屬橢圓形穹頂,在大約三分之一的機身下方。
它似乎已經被多次破壞,並且由於明顯的碰撞而充滿了洞和凹痕。
在接下來的場景中,你可以看到這些人在一個無重狀態下,胸前的燈,頭盔和手腕上的燈
他們分開,通過太空服的通訊系統互相交談。
其中一個,從地板和牆壁上的冰渣中收集樣本。
同樣冷凍的有機污泥也在船的外面。
它看起來像已經被凍結的泡沫狀,骯髒的湖水。
這船顯然是非常古老的。
它已經多次被未知的種族登上,並被奪取有關技術
西格蒙德說,當他們測試了污泥後,他們確定這部分是原來船員的部份遺體
從牆壁,天花板和地板上取出了許多面板,留下了曾經放置過技術設備的空間。

我發現了!

當他們環顧四周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喊道:我找到了一些東西!
我看著那個帶著相機的男人,將自己推進經過幾個地板和天花板打開了的面板,走到他被指示到那艘船的底層。
他進入一個看起來近期已經被打開過的房間,面板楔在牆上,幾乎擋住了門。
影片展示,現場接著是兩名男子,他們拍照和錄影,那裡像停屍間,抽屜被拉開後,發現一些生物屍體

水中生物

桌子上是一個奇怪生物僵硬了的屍體
它看起來有點像翼手龍,蒼白的皮膚幾乎是白色的。
他們拉開其他抽屜,看到其他幾種生物。
其中一種生物呈橙色或桃色,起初以為是哺乳動物
後來我發現,這是某種水生的,似乎與魷魚章魚有關
它大概有10英尺高長,手臂和腿上有觸手
三根長手指和腳趾伸出觸手
微小的,幾乎看不見的吸盤位於腋下區域和手上。
這證實,這是原來的船員之一
他們發現,很多船的公共區域曾經用水加壓

這是什麼技術?

他們繼續收拾屍體並運送到船上
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屍體開始散開,漂浮在他們所在抽屜的周圍。
其中一名男子抓起一塊面板,像刮刀一樣用來刮去剩下的遺體,並將其裝入袋中。
岡薩雷斯問道:這是誰的技術?

西格蒙德看一看我們倆,然後回應。
嗯,我們只能把這生物追溯到十億年前少一點
我們追蹤它的軌跡,發現來自一個不太遠的星系
數百萬年前,這顆飛行器被我們的太陽拉到我們的太陽系中顯然已經停留在這個系統的軌道上了

這會是遠古建設種族嗎?

岡薩雷斯說:那麼這是遠古建設種族嗎?

西格蒙德微笑著,慢慢地把食指指向鼻尖。這表明岡薩雷斯是正確的
岡薩雷斯開始提問的速度比西格蒙德回答的更快。
西格蒙德舉起手來表示岡薩雷斯應該停止說話,他照做了。

西格蒙德然後說:是的,我們確實找到了一些令人驚歎的技術,儘管其中的大部分很久以前已經被刪除了

然後他說:但是等等,你還未聽到最好的部分!

文字和圖形

然後,他繼續播放影片。
在此刻,有人興奮地喊出,他們找到了別的東西。
影片顯示他們進入一個房間,牆壁和天花板上有兩種文字圖形
有幾個這樣的房間。
令人興奮的是,這是我們第一次見到遠古建設種族的作品。
SSP深知,在我們曾經發現的所有其他遠古建設種族的遺址中,任何書面的銘文都被刮掉了
這就好像後來的一些相互競爭的ET種族,想要摧毀他們重建歷史的任何能力
有一些非常複雜的象形文字,以及由長線,破折號和圓點組成在牆上的大量字形

一種多維度語言

西格蒙德說,他們在地球上已經知道了類似的古代語言,還有在我們本地星際鄰居中的一些恒星。
他說,他們能夠很容易地破譯字形意思。
他們後來確定,那些象形文字是一種語言超維hyper-dimensional)形式數學的混合體
他們能夠解讀船上的大部分訊息,並將結果發送給他們的一些研究小組。
然後,談話內容變了保密訊息,現在我需要保守秘密

讓我們來一趟旅行

當我們結束會議,西格蒙德站起來說:現在我們來一趟LOC Bravo 的旅行吧。

除非另有說明,否則你必須將所有這些訊息保密。懂嗎?

岡薩雷斯和我都回答是,並從桌子上起來。
我們被帶到LOC那個樓層的大電梯上,然後乘著它下降。
我們走出了一個開放的地方,那是停泊飛船的另一個灣區

大廳

當我們到達時,我們進入火山口的時候,我看到我們在熔岩洞穴的同一層樓下。
我們被帶到一個更大的太空飛船,然後飛出了灣區。
我們很快就發現自己以極快的速度,沿著一條長長的熔岩管飛行。
我們走到另一個大洞穴裡,在洞穴的地板上,看到了人造的結構
他們圍繞著一個開口而建。
我們首先飛到了一個看上去像月球表面的小型設施,像LOC一樣建在地面以上的建築物。
我看到一些空軍制服和美國NASA服裝的男人和女人在上面走動
我們受到了一些博士的歡迎。
他們很高興看到我們。
他們告訴我們,換上環保服,然後被載到大廳The Great Hall)。

巨大,古老的機器

我們穿上我以前在SSP服務中所穿的同樣環保服environmental suits)。
然後我們和博士做了一些使用設備的講解訓練。
是非常基本的。
然後,我們被帶回了灣區,在那裡我們上同一架飛船,飛到了洞穴的地面上。
然後,我們進入洞穴裡挖出來的大洞。
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
這個地方如此巨大,岡薩雷斯和我的腦袋都驚呆了
有各種各樣巨大和古老的機器,與它們的牽引機軌道
也有由灰色結晶材料製成的長桿
長桿躺在地上破碎了
這個地區有大型的圓形隧道,通向多個方向

你從前曾經在此

我告訴岡薩雷斯,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

西格蒙德看著我,說:科里,你以前來過這裡。你只是不記得了

我看著岡薩雷斯,他看起來和我一樣困惑。
我問是否在我之前的20年返回20 and backs)項目中來過,西格蒙德點了點頭。
他說:有一天,在不遠的將來,我會站在這裡,與一名主流電視臺的記者站在一起

他接著說:現在,今天在這裡所顯示的我們必須保持機密

我經歷一次奇妙的旅行,我之前顯然是來過的。
我們沿著樓梯,走進一個列車系統的地方。
我們登上列車,遊覽了近五個小時的古代設施

這是非常驚人的

我很想多說一些我在這個時候看到的,但是由於種種原因,我被要求不要說出來
我只能說,這是非常驚人
如果我們今後能看到這些設施,那麼我們就會知道,這將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類轉折點
當我們完成了,我們被帶到一個食堂,吃飯和淋浴。
然後,我們被帶回LOC,在那裡我們都登上了不同的飛鏢型飛船,然後飛回家中。

科里.古德的資訊更新結束


大衛的結論

這裡有豐富的訊息供我們思考,分析和推測。
總體而言,我們所看到的是,在地球以及太陽系的自由之戰中,正發生正面積極決定性轉變
6個月前的一段時間裡,科里曾被警告說,我們最終有可能會成為一個由天龍人主導的奴隸社會
我們被要求加強力度,相互支持,走進我們的靈性真相
我親自聽取了這些警告,並參與了更多的戰鬥。
因此,聽到這些更新,我感到非常欣慰。
現在看來,我們正處於一個,如果不是以前科里曾經提過的最佳時間現實Optimal Temporal Reality),也是非常積極正面的時間軸
我承認,在藍鳥人離開我們現實之前,沒有親自見到他,我很失望。
到目前為止,我唯一能體驗與科里所經歷的世界相似的交流,只能通過夢境和相關的意識狀態進行。
我已經嘗試用多種方法,試圖來驗證科里向我所說的。
這包括直接在夢中會見安莎爾人和其他人。

接觸的步驟

你可以想像,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都相信著科里,希望自己能夠看到這些地方。
每次我問到這個問題,回來的答案是,我還沒有發展出足夠強大的靈性和思想準備。
這是有道理的,因為對最高層次靈性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
科里並沒有受到一的法則上的自由意志條款的限制,因為他已經有意識地記起了自己在SSP中的工作
我在新書中決定要寫的一部分內容,是坦率地概述我收到的指導,以便我需要做些什麼準備好接觸。
令我驚奇的是,科里到地球內部的三天旅行,以及他給我帶來的訊息,都是我所得到的指導原則的原型。
我們都可以從這些相同的概念實踐中受益。

還有大量的工作

我正處於人生中一系列徹底改變最後階段,應該有助於創造更多的和平安寧
這包括繼續向前推進的可能性,即使我對自己現在的位置感到非常滿意。
我希望局勢能夠很快得到解決。
從這些更高密度維度的生物的角度來思考生活是非常有趣的
在某些方面,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陌生的
他們生活在無條件的愛的境界中
我們經常在這裡遇到的那種仇恨,比如在社交媒體上,甚至不存在這種思想 — 至少在正面的群體中。
有人告訴我,我有一個非常強的知識能力,但是如果我能在靈性上更多應用它,我的能力將會事半功倍。
我擁有所有需要在這方面更加熟練的工具。
但我只是沒有把它們應用到我的日常生活中。
一的法則曾經說過,忙碌的扭曲可能會對任何形式對高我的聯繫造成破壞,而且過去一年我一直非常忙碌。
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放鬆,放慢速度,深呼吸,集中精神

這些事情將會發生

你可能不想相信揚升,或者不相信剛剛讀到的是真實的。
我明白,不必給它嚇到。
即使你只當這些是科幻小說你仍然可以從中受益雖然我確實相信,科里所說的是實話
我們所有人都必須通過被稱為死亡的通道
沒有人找到例外至少現在還沒有
揚升死亡非常不同
這是一個自發的進化 — 重生過程
這不是自動發生在我們身上。
它必須通過勤奮努力和專注而獲得
然而,努力一詞可能會讓人產生誤解因為要求的一個主要部分,就是對自己和他人的放鬆,快樂和寬容
許多靈性傳統已經表明,地球是一所學校,如果我們已經吸取了教訓,我們就能進入更高層次
揚升僅僅是一個類似概念的冥想沒有包括身體死亡的方面

學習踏實和專注

我相信我所關注的,過於訊息化的內容,幾乎適用於所有對這個領域感興趣的人。
所以我經常看到一些評論,抱怨我的貼文並沒有新的訊息。
這是過度訊息化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一的法則》中教導的永恆智慧和其他許多文本永遠伴隨著你,在你的心中。
西藏佛教僧侶認為,宇宙最終是由空虛的意識組成的。
然後,你自己沉思,作為同樣意識的投影。
這最好在美麗的自然環境中完成。
一的法則》確實說了一種“森林的氣息” — 意思是一個被樹木包圍的房子 — 最適合這類工作居住的地方
西藏僧侶在空虛意識中沉思了13年,能夠把每一個念頭都變成愛的思想,激活了彩虹光體
這比我們正在進入的第四密度揚升更加困難和先進,但是這是可能的。
我希望這些概念,能幫助你在今天開始更快樂,更有愛的選擇。
回報可能超出了你最瘋狂的想像

下一個早晨的更新:非常密集的時刻

我在吉米的節目中提到與官僚主義作拼死的鬥爭,現在,在我們發佈這些數據的時刻,在我個人的鬥爭中,已達到了頂峰。
當我最終能竟然能順利完成這項任務時 — 特別是在昨天結束之前,我終於能笑了出來。
這種精神上被干擾,在《一的法則》中被稱為負面的問候
卡拉(《一的法則》傳導者)總是常說:你越是感到負面在「問候」你,就越是知道自己在正確的軌道上!

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力量,試圖阻止這項任務的完成 — 完全不像我以前所過的人生。
看看科里艾默里發生了什麼事情。
值得慶倖的是,就在廣播節目和這篇文章的最終出版之間,各種問題似乎已經被解決了。

2525

在完成發佈網上之後,我很快就昏過去了。
我起身時,檢查了網頁點擊率,已經在半夜裡突破了25000個。
最重要的是,它是你猜對了數值同步性。
這一次是25252三個2和兩個5

這讓人聯想到的ZagerEvans的經典歌曲2525 In the Year 2525),這是對人類未來的沉思:

 

當我再次檢查時,點擊率正在25920左右這是在揚升太陽閃焰達到高潮的週期長度

感謝的人名表

我們有一個正在成長的團隊,協助這些更新成為可能。
我們結束這篇文章之前,必須表示對他們所有付出的謝意。
SBA想感謝為本文做出貢獻的藝術家和專業人士:

Charels PembertonDorothy AugustDaniel GishArthur HerringJacqueline Gan—GlatzJason ParsleyRene McCannReneArmentaSam RitchieSimon EslerLarissa StamirowskiVashta NeradaSteve CefaloBryon Worthen

SBA還要特別感謝Lidia提供極大的支持。
此外,我們感謝威廉.湯普金斯科里.古德艾默里.史密斯皮特.彼得森和其他內幕人士,出面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揭密。
並感謝您通過傳播和分享這個,給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家人,支持這個使命!

既然有人問起,我從科里得到的原始26頁文件,我會說我只做了很小的改動。
這包括分開幾個長句子,修正一些拼寫錯誤,增加更多的段落間距和創建小標題。
科里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他非常具體地說,除了基本的編輯以外,我不想也沒有把自己的創作加進去。

114(星期一 1220 PM — 同步更新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這篇文章,看起來是隨機的,然後刷新它看看這些點擊率有多少。
我第一次看,重複了數字,65,222

這時候我能堅持下去,因為這篇文章再次受到廣泛歡迎。這是我所看到的:

我剛回到這裡再次檢查,發生同樣的事情。
這一次是115,000 

然後當我去發佈,網站內容建設者內頁顯示的點擊率是115,011

這個更有意思,因為我只是在發表文章的時候才意識到,這個文章剛好是在1/11晚上11:11發佈的。吉米.丘奇前一天晚上在電臺裡說,每個人都在那天下午期待著。科里和他所有的人也是如此。這不是故意的。我非常非常努力地做,並且沒有刻意計劃這麼晚才能完成這任務,事情就這樣發生。總而言之,在這裡發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同步。
這些同步性告訴我,我們正在被一些非常根本的力量引導著

(本文結束)


第一部分 回目錄

原文網址:https://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ancient-builder-race-recovering-humanitys-billion-year-legacy-part-2.html

中譯資料編輯自:http://3d-5d.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18.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NESS 的頭像
ONENESS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