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科里講座【活在太陽閃焰過渡期】
(Surviving the Transition - Full Disclosure,Solar Flash,our Future and Ascension)

本主題講座完整錄影(可開啟英文字幕)

https://youtu.be/k8K4h4qKAVc

講座日期:2018年4 月29日
中譯文字資料來自:星空間
中譯影片資料來自:星空間
英文資料採集及原創翻譯:小威


內容提要:

科里.古德綜合講述從SSP,安莎爾人(未來地球人)及藍鳥人所得到關於將會到來的太陽事件及揚升具體過程及細節。

在這個地球揚升至第四密度的過渡期中,人類如何配合這次行星揚升浪潮。

本主題講座分段錄影(中文字幕)

存活在過渡期中 (序言)

存活在過渡期中 (演講部份)

存活在過渡期中 (聽眾問答)


序言

現在世界人口從未試過如此之多。好像每個曾經存在的靈魂,現在都投生在這裡。這個時期有什麼特別?

顯然發生了一場重大的多顆恒星劫難(被負面勢力騎劫),發生在銀河系的一個區域中。而我們就在這個區域,已經有成千上萬年的歷史了。我們即將走出這區域,進入另一個區域,宇宙輻射會以氣體光子的形式出現,將這些能量推向最前沿正是這些能量,能為我們帶來意識的提升,這將導致這次揚升

現在,揚升過程的一部分,將會為我們帶來意識復興的就是完全揭露真相。不僅是秘密,還有為了保守秘密而犯下的各種反人類罪行。所有這些揭露,都將為我們帶來極大的震驚和心靈創傷。當我們有了完全真相揭露時,面對各種震驚和傷痛,我們必須努力去療愈它。我們需要意識到,創傷實際上是一種禮物,可以幫助我們進化。所有進化都在壓力下發生。

我們有一個小小的時間機會視窗,能夠獲得最佳的時間現實。我們所有人都必須作出貢獻。我們有很多地球內部的團體,正試圖引導我們走向最佳時空現實。我們現在有一個巨大的責任。

作為宇宙變化的最終轉變的一部分,地球將進入第四密度,將可能出現我們所認為的災難。海嘯,地震,大陸的上升和下沉。這些基本上只是過渡期的生產痛苦,我們必須與蓋亞(地球)一起經歷它。

如果我們感到恐懼,我們就會引發一種共同創造意識來引導我們剩下的時間現實。所以當我們開始看到發生任何事情時,我們真正需要的是,開始觀想一個積極的結果。我們將能從內心開紿,成為一個非常的催化劑。當然,在整個過程中,這種曼德拉效應所扮演的角色是可能的,我們可以將這個過程引導至另一條時間線,使我們從事這項工作的人,不會遇到任何負面影響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走在一起。我們走在一起為要成就這次任務。


譯者寄語

科里從安莎爾長老及蛋形座椅中得悉的揚升過程,安莎爾袓先經歷了21世紀太陽爆發事件及過程細節,過程有點嚇人,很明顯,他們所經歷的,並不是最佳時間線,更像是一場全球災難,雖然他們自稱是來自我們的未來,我們卻不一定要照著他們的過去再走一遍,因為我們可以再次抉擇,利用共同創造意識,走上另一條更好的未來時間線。

安莎爾的經驗成為我們的提醒,他們袓先未能在太陽事件前做到全面揭密,星際家人不能出面襄助,必須等到太陽事件發生後,人類科技文明崩潰,才能利用宇宙法則中的漏洞,前來救援。

我們若能在太陽事件前做好全面揭密真相,讓更多民眾覺醒,容許星際家人公開現身及接觸,就能借助他們的先進科技,助我們避開太陽爆炸時的衝擊,平安地進入第四密度意識,不用經歷大災難。

有關太陽事件的時間估算,因為巨型球體在2012-17年間,緩衝了太陽能量,令太陽沒有在黑子活躍期(2012-16)內爆發,將整個太陽事件推遲了一個太陽週期(11年),至2023/4-2028年,現在正是相對平靜的時期(2018-23),正好給我們做好內在及外在的最佳時機,並且利用共同創造意識,在颶風,海嘯,火山,地震不斷發生時,我們不會害怕,仍能共同觀想正面積極的未來,帶動全體民眾走向最佳未來現實,平安過渡這個狂野時期,順利進入意識大復興的黃金時代!


科里演講部分

最近在《宇宙揭密》節目中,我提及了幾個收到的簡報資訊,所傳達的資訊令人困惑,因此我也感到有點混亂,我一直試圖瞭解太陽的活動週期及我聽到的一些對話,正如你稍後會看到的,有一個原因讓我感到混亂,因為科學家實際上也感到困惑。

最近有科學家提出,宇宙是一個巨大計算器模擬,可能是某處的計算器正在模擬,我們只是生活在模擬之中,而過去有些人則認為宇宙更像一個巨大的思想,"意識"卻是所有這些的關鍵

彙聚三個信息來源

每個人都在談論揚升,他們對揚升有著不同的理解,資訊大部分來自這幾個主要來源:在秘密太空計畫(SSP裡。我可以查看智慧玻璃平板。我會坐下。查看,並詢問那裡的科學家或工程師的意見。因為有很多資料都是我不明白的,他們會說出他們對揚升的猜測,那就是我從那裡聽到的傳言。

而我在《宇宙揭密》裡所提供的證詞中,安莎爾人最近讓我與他們一起生活了幾天時間,通過他們與我分享的技術與進行的交流,他們宣稱他們是來自我們的未來。

藍鳥人卻是從完全不同的角度,向我展示完全不同的揚升資訊,更多是從第6密度的觀點出發。

我試圖把所有這些訊息彙聚在一起,分享我所得到的最新資訊。

秘密太空計畫

秘密太空計畫SSP)聯盟,他們一直在爭取全面揭密,最初導致SSP聯盟的形成是因為他們發現了銀河奴隸貿易正在進行,有人從事遺傳物質交易給其他生物或星系,他們希望揭露這些反人類罪行以及揭露先進技術,這個聯盟形成初期,並未包括太陽護衛隊計畫,然後加入一些其他秘密太空計畫,例如星際企業集團(ICC)和其他銀河聯盟,人們開始將他們的技術和資訊聯繫起來,這是最重要的。他們開始脫離宇航部門,開始全面共用資訊,這是前所未有的,他們開始把事情放在一起。

安莎爾人

關於安莎爾人。他們自稱是未來的人類,這裡造成一些混淆,出現了很多混淆。因為SSP將他們歸類為北歐外星人,因為他們外形看似北歐人,但自從美國立國以來,他們一直與我們互動,至少是從那時開始,其中一些北歐外星人實際上來自其他行星,其他則來自完全不同的維度,我猜,安莎爾人聲稱來自不同的時期時間線,我們未來的時間線,但我從SSP科學家和工程師當中聽到的論點,認為他們是來自另一個維度。所以關於安莎爾人來自哪裡,以及他們為什麼來到這裡,都有很多的討論。

安莎爾人自稱是第四密度的未來地球人,他們是一個生活在地底下的文明,數千萬年來,他們一直與爬蟲人進行時間線戰爭,而且我將要分享,我所聽到更多關於人類的未來,爬蟲人其後的情況。爬蟲人如何被人工智慧所操控,爬蟲人被納米機械人所感染,最後成了人工智慧的奴隸,最終所有爬蟲人都受到操控。

藍鳥人

藍鳥人球體聯盟的成員,他們是第六密度生物,正如我們最近談到的。他們就是這個"遠古建設種族"的一員,"遠古建設種族"曾經是一個統治我們本地52恒星團的龐大組合,在差不多20億年前,他們表示,他們負責在地球上提供《一的法則》資訊以及其他一些教導,但是我會詳細講述,他們形容我們對所有事情的理解都存在著扭曲。以及我們如何過濾資訊,以至我透過自己的扭曲,將資訊傳遞給別人。

藍鳥人聲稱他們是"太一無限創造者"的資訊使者和促進者,而他們來自的領域,對我們來說:基本上就是天使領域,所以基本上我們可以說:他們是天使,現在我們要談論有關這些篩檢程式。

扭曲是什麼?

有多少人讀過《一的法則》?好的

有多少人認為他們理解何為"扭曲"?扭曲是什麼?很好!

對於那些不懂的人,我先用這個比喻說明:

我們出生的時候。進來時沒有記憶,什麼都沒有,我們必須重建我們的.... 我們必須重新體驗和重建,我們是誰,我們沒有帶來任何資訊,除了一點點資訊,我們一直在尋找和挑選那些零碎的資訊,沙子,我們正要獲取這些資訊和經驗。我們把它們放在一個小碟子裡。把它們粘在一起,然後我們製作一個小濾鏡。用來協助我們看待世界和外部資訊。

而當我們建立這些濾鏡時,它會因我們的情緒和創傷而變得扭曲,以及我們如何看待某些經驗,我們透過這些濾鏡看光。光就是那些資訊。然後光線通過濾鏡折射出來,這不是純正的光。

我們所有人。我們每一個人,無論我們認為我們有多進步,我們都帶著一個濾鏡,所以當我與這些生物接觸時,我通過我的濾鏡接收了這些資訊。我的信仰體系。我的經歷。我的看法,當我理解了並把這些資訊傳給其他人。同樣的事情也發生,你必須意識到,當資訊碰到你時就會發生,資訊通過我的濾鏡被扭曲了,然後又被你的濾鏡扭曲。

因此,要讓他們傳遞像《一的法則》這樣的資訊,穿過這些濾鏡,並以適合所有濾鏡的方式,來傳遞資訊是非常困難的,須要知道我帶來的資訊是通過我的濾鏡來的,每個人都應該運用他們的洞察力。

太陽閃焰,揚升,全面揭密

這些資訊中的一部分,可能會顯得有點可怕,當我談及揚升的那一刻。人們都說我在各處播下希望。但是,當我談論到太陽閃焰時,卻說我傳播恐懼,所以這就是我們所吸收的各種能量。過程是自動的。

所以當我們談論什麼是全面揭密時,太陽事件是我們的未來,安莎爾人的過去,當然還有揚升。它是什麼?

所以全面揭密。就是偉大的揭示時刻,我們正處於一個充滿能量的時代,將創造一種氛圍,讓我們無法彼此說謊。也無法彼此隱藏秘密,我的意思是,你若看看新聞,要隱藏事情會變得越來越困難,在這個偉大的揭示時刻。我想,我們會知曉更多真相。

這似乎不是有什麼偉大計畫使我們能得到一個全面揭密,而是我們必須努力爭取的事,這不是我們可以唾手可得,所以在秘密太空計畫中,正如我所述,他們希望全面揭密,他們希望揭露所有反人類的罪行,而其中的一部分則揭示隱藏了的人類歷史,相當驚人。那個我們不知道的歷史是驚人的。

現在談談安莎爾人的過往,即他們宣稱是我們的未來。

當時他們社會一直沒有全面揭密,直到太陽事件發生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呢。太陽事件破壞了所有技術,我們所有的宇宙表親都出現在天空中,並且開始提供援助,所以如果我們相信我們的未來就是他們的過去的話,那麼全面揭密第一次接觸,很可能會同時發生

但是藍鳥人一直希望我出來告訴人們,我正與一隻8英尺高的藍鳥在說話。我說:不要!不要!他們向我要求。但我說:沒有人會相信我,我說:沒有人會相信,他們告訴我,基本上人們是否相信並不重要,這些資訊只需要進入人們的意識中,進入大眾意識,工作就完成了,我們不需要說服人或與他們爭論辯論。

他們不太重視全面揭密先進外星技術,他們希望我們能集中專注內在,並開始釋放業力能量,這些能量纏累著每個人,並將我們固定在第三密度裡,正如我們所討論過的,以住我們的每個創傷,我已經討論過,我們當中很多人。有一些纏累我們的創傷,而那些傷害我們的人,一些已經死了,但他們對我們的影響力,仍然跟我們小時候一樣大,當我們面對這類創傷時,因為那些記憶我們抹不掉,所以我們的心將它們分割開,它開始佔據你大腦處理器的一部分。它一直這樣做,讓我們的記憶變得模糊,確保它不會彈出來,一旦這種記憶無效,那麼創傷就無效。那些記憶的能量,然後你的大腦。你的處理器將專注力轉移到其他事情上。

他們更重視於,我們要專注在哪裡,不是向他們禱告,要求他們伸出援手,他們希望我們專注內在,當你提出要揭露真相時。他們總是把你帶回到專注內心的工作

現在不幸的是,地球聯盟及很多其他團體。都在閉門造車,計畫人們的未來,但沒有人們的參與,決定在接下來的20,50,100年中,如何將真相滴漏出來,取決於他們須要減輕另一些方面揭露發生時所產生的影響,要把它變成一個很漫長的揭露。因為他們不認為我們可以面對它。

雖然我也認為它確實不容易面對,但我們必須這樣做,這並不是說:不用去面對更好,而是,我們必須要做,當然,全面揭密。完完全全的揭露,不能期待聯盟自願去做,完全揭露違反人性的罪行,外星人參與在我們的進化過程中,所有進化都是通過壓力而達成。

太陽能量週期

關於太陽能量週期,這是我感到困惑的地方,因為我記得太陽週期是11年,這是我從學校學到的,事實證明,它們並不總是11年週期,最後一次我相信它好像是7年,我們現正完成第24個太陽週期,我們將會進入第25個太陽週期,根據他們觀測太陽週期的所有預測。太陽週期強度上應該有所增強。但它們正在減少,強度變得越來越弱,強度越來越弱,我意識到的是。這些週期中每一次都像是一個脈搏跳動。太陽正在脈動。脈搏始終在跳動。

所以自太陽存在以來,脈動一直都持續著,現在是太陽週期最低期,當我坐在西格蒙德對面時,他正在彙報情況,其中一位元與會人士問西格蒙德,我們是否進入太陽能量最低期?他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彙報,後來我發現他為什麼沒有回答。因為你不能確定是否到達最低期,除非已經有最少六個月處於低位,他們計算太陽黑子數量。他們會推測,太陽黑子出現數量最少的時期,但他們要到實際發生後大約6個月才能確定,才可以說:好的。我們在太陽週期的最低點了。

他們預測2019-2020年之間為太陽週期最低點,根據西格蒙德所說的迴圈。他說:因為在這個週期最大值進入最少值期間,太陽事件都沒有發生,我猜是指去到2020年,他們預料太陽事件短期內不會發生。直至下一個太陽週期由最小值進入最大值之後,它就會來,這可能在5-7年間的任何時間,所以沒有辦法預測它,但是,讓我們回到原來的時間線,可能像過去所說的一樣。秘密太空計畫中提到2018年及2023/24時期,所以這仍有一段時間。我考慮到11年的太陽週期。我就直接加上11年,它似乎有點混亂。

太陽大爆發

什麼是太陽噴嚏?我在智慧玻璃平板上看到,形容它將會是一個巨大的360全日冕大量拋射事件,而且在那些論文中,他們預測,有些人估計這只是一個巨大的能量脈衝,然後人們會變成光體,關於將要發生的事情有著所有這些不同的想法。

跟據安莎爾人所說:他們向我展示了,當我坐在蛋形椅子上時,它向我展示了他們的歷史,它向我展示的是一次太陽大爆發,當它爆發時,大部分拋射物質發生在赤道周圍,其中一些從南北兩極噴射出來,而這是一次巨大的電漿(又稱等離子)波浪,動畫顯示是火浪。但其實它是巨大的電漿(又稱等離子)雲湧過來,稍後我們將看到一個動畫,稍微跳過這裡,我坐在那裡。我坐在蛋形椅子上。這很有趣,因為地球像飄浮在我的膝蓋上,太陽在這裡。月亮在這裡移動。然後有一道閃光,然後我提到的所有電漿(又稱等離子)體開始拋射離開太陽,然後它擊中月球。擊中地球,地球軸心旋轉了大概20度,它旋轉。當它碰上地球時,穿透了大氣,出現一個圓圈,看起來像是在歐洲之上,電漿(又稱等離子)波浪向太平洋伸展,這就像一場龍捲風。一場天上來的火災,它煮沸地面的水。並燒掉這個地區的土地。但它並沒有毀滅... 這些巨大的破壞,他們所知道的,不像那些科幻電影中所描繪的那樣,地球並非被完全摧毀,但出現了一些相當困難的局面,我跳過了一些內容。

因此,在秘密太空計畫中,許多人認為這將是所有文明和技術的終結。每個人都將死亡。

有些人認為,每個人會立即轉化為光體,我們可以到處飛行,並能閱讀彼此心思。這將是非常棒的。

有些人則認為這只是黃金時代的開始,一些人認為我們將嘗試創造一個黃金時代。通過技術和人工智慧及其他想法。並將以更靈性的方式去實現。

但是,現實情況會是所有想法中間的某個組合。

米卡告訴我一件事,就是所有本地的52顆恒星,你認為他們中有多少行星,經歷的會像當地所有宗教和預言所說的一一應驗呢?沒有。一個都沒有,有近似之處。都有資訊協助民眾準備,但他們中間沒有一個當地預言是完全被應驗的,我估計我們也會是這樣。

對於我剛才所陳述的,那些安莎爾人所展示給我看的太陽爆發,但當太陽爆發時,能量和電漿(又稱等離子)體會與地球相互作用會失去很多生命,但是緊接著發生的,就是我們的宇宙表親會進來並提供援助。

太陽大爆發之後

稍後我會深入討論這個問題。但是當時人類的境況。我估計很多人都很想知道,在這場災難及揚升之後,人們的反應出現了兩極,一些人,像我們一直在準備和做好內在工夫的,我們經歷了創傷,我們必須自己救自己。但我們可以走出創傷,用完全不同的理解方式來面對它,這種揚升是一種意識轉變,當我們意識到這個轉變。我們會用完全不同的方式來看待所有問題,我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我們以不同的方式彼此連接,因為我們開始理解我們都是一體的,我們是一體的。當你瞭解"一"的完整概念時,我們可以更輕鬆地溝通,然後,我們開始相互扶助,並與外星人一起合作。

絕大多數仍然沉睡,沒有做好內在工作的人們,那將會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時期,一旦他們發現了22個遺傳基因項目,一旦他們被告知,這些基因專案的管理權將交回人類控制,他們就作亂。他們嚴重作亂。他們開始將所有的遺傳基因都混合在一起,所有種族開始混合在一起。他們開始破解基因,改造細胞生出綠色眼睛或紫色頭髮等,一直經歷幾代人之後才知道,一代接一代下去,這些第一批人類基因農夫,在遺傳上與他們DNA配對上,直到開始充分混合他們的DNA,並破解某些DNA

但是一些可怕的遺傳疾病將會出現,即使我們已經從倖存的太空計畫成員,和這些外星人手上獲得了所有新技術,我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最終我們拒絕了外星人的援助,在過渡期間,人類的一部分表現不佳,他們幾代人都不信任外星人,最終當他們有了這些遺傳疾病時,他們必須向外星人求助,那時外星人才進來並協助他們,然後他們開始向外星人開放,他們的意識開始趕上其他揚升了的人類。

經過幾代人之後,所有人的意識幾乎都能揚升到一個地步,大眾意識像是一種捆綁,然後到那個時候,我們開始感受到其他群體,就像我們發現地底的安莎爾人一樣,然後,安莎爾人公開地來到地表接觸我們。

很難描述這些時間線,像是如何重疊在一起,我們的現在和他們的未來正走在一起,當他們公開與我們聯繫,但他們擁有2千萬年後的技術,如果我們融合在一起,突然間我們的技術將會跳躍2千萬年,所以這可能是一次驚人的跳躍,而這次驚人的跳躍,將會導致意識的另一次大幅跳躍,我們經歷的這種意識復興,將會非常瘋狂,但這是根據安莎爾和他們的歷史,它確實發生在幾代人之間。

藍鳥人一直都表示,這只是一個自然迴圈,並不是說這裡的發展太糟糕了,以至藍鳥人走在一起只說:"好了,夠了,不要再多了"。這只是宇宙自然運作的一部分,這不僅會導致意識擴展,能量也會導致,我們的DNA發生變化,我們的振動和其他能力會變得更加強大。這有助於我們靈性進化。乘載更寬頻的能量。

現在要談談藍鳥人向我展示的時間線

他們向我展示了能量的積累,隨著更多的能量注入太陽,地球吸收太陽的能量,開始從內部升溫,火山開始變得更加活躍,風暴變得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多能量,這些所有現象都是,太陽系積聚能量的跡象。

我所說的重點是,世界各地的火山都在爆發,但在地幔處發生一些有趣的事,他顯示給我看,因著這些能量,地球的電荷發生了變化。它影響了一些事物,被我們所吸引。有些東西被吸引到地球來,其中一個是流星被拉到太平洋上空,在高層大氣中爆炸並發出衝擊波,造成了海嘯,並不是超級毀滅性的海嘯,但是一次海嘯,而我只是做了某種標記。

當我在夢中以及透過技術,看到了很多這樣的事情之後。我決定把我的家搬到科羅拉多州,這是他們向我展示的一個安全區域。

至於智慧平板的資訊,基本上是連接到一些外星人資料庫,但主要是連接到所有秘密軍事的科學資料庫的,就是我說的那些從秘密太空計畫中所聽到的傳言,這是在太陽週期最低期完結時發生,可能是在之後一年或兩年。

.

什麼是揚升?

如果我們在這裡問五個人關於揚升的想法,我們會得到五個完全不同的答案,你其實是知道。我們要等到事情發生時才能知道會是怎樣,對嗎?笑聲]

所以SSP聯盟對於將會發生什麼,有著不同的想法,但最重要的是,他們相信預言會成真,聖經的預言,還有一些我們從未聽過的預言,那些是隱藏了的預言,他們收藏的秘密手稿中的預言,期待一部分會成真,但在很多情況下,他們是試圖令它發生,他們試圖在某些古老城市發動戰爭,像在大馬士革那樣,他們試圖令某些預言得以實現。

正如我所說:安莎爾人相信是這樣,我們將會討論這個問題。根據安莎爾的說法,這是進化的自然發展部份,根據《一的法則》那些存留在這地球上,揚升至第四密度的人,將會是正面的,因此我認為,從我們的太陽系中,剩下來要消滅的負面因素,主要將會是人工智慧(AI),人工智慧似乎是宇宙中最大的問題,無論生物如何先進。他們似乎都正與人工智慧進行搏鬥。

安莎爾的歷史。他們都有三個團隊研究過這個問題,並估計出他們對我們共同創造意識的承受力,以及我們的大眾意識如何創造現實。

所以問了這個問題,西格蒙德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問題。西格蒙德不相信安莎爾人。或者北歐外星人或任何其他組織,他說:如果我們有共同創造能力,而且陰謀集團一直使用電影來控制我們的創造能力,以創造他們想要的現實。我們怎麼確定安莎爾人真的是未來的我們呢?我們怎麼知道,他們沒有如實告訴我們,提供虛假資訊,讓我們創造(他們想要的)呢?

好問題!我真不知道答案。

我並沒有感受到他們在欺騙我。但他們是更先進的生物,我遠遠不及。所以我不能假裝我已經足夠先進,能知道意識中確實發生了什麼,但我可以做的,就是如實彙報我所觀察到的事情。

現在我所顯示的資訊,回溯在數千年前的預言中,已經出現過。即使是愛德格凱西,也談到非常類似的事情,所以,以諾書。及一堆其他文獻,他們談論有關災難和像是極移的事情。

最近我在安莎爾度過了3天,我花了一些時間與最年長的相處,長輩們都經常在椅子上,花費大量的時間,而長輩們可能就是與人類聯繫最多的主要群體,他們試圖教我如何使用椅子,與那些椅子互動。

這裡有沒有人玩過生物回饋玩具?好的。

你把一個感測器放在頭上,並嘗試用思想令一個小球浮起。你終於掌握如何互動,就像這種掌握互動技巧。

他們向我展示他們日常如何觀察我們的,他們坐在這些椅子上,他們觀察我們在家中或在工作中,他們能閱讀心思。他們知道我們正在想什麼,我們在猜想什麼,就像我們的科學家坐在那裡,並且非常接近突破,但並不完全。他們現在只能做到操控小球的事情,就像一個滑鼠跟蹤器一樣浮動和亂移。

他們也會用它來做些實事,他們會給人們一些下載,資訊下載。資訊就像一個壓縮文檔一樣,下載然後解壓縮到這個人的思想中,它像是那個人的自發思想,他們一直都在這樣做。奇怪的是,他們這樣做是為了維護時間線,但這也是他們的日常娛樂。笑]就像看電視。他們中的一些人甚至會觀察我們家族五代之久,他可能知道一個人或許跟他的曾祖父很相似的行事方式,看起來也像他曾祖父一樣,他們跟隨我們,因為他們能活上900多歲,所以我的意思是,的確有點令人不安。笑]

我不知道,當你們認為你是一個人時。然後你做了很多暗中的事情。笑]

"他們在哪裡?"你可能會說"他們走了嗎?"。

因為他們現在很可能正浮在空中觀察著我們,但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坐在這些椅子上,很多時間在觀察和與我們互動。我們只是沒有意識到,很多時候也參與在我們的夢境中。

當我終於能掌握好互動技巧,他們不需要花很多精力來教導我使用椅子時,我開始可以自行決定如何使用它。

我開始與其中一個老年人交流,他叫"阿洛"已經快1000歲了,他所有時間都花在這些椅子上與人類互動並觀察他們,他們也觀察其他生物,他們可以坐在椅子上。如果他們想知道正在發生著什麼事情,就像爬蟲人正在開會,他們也在那裡。就像他們和我們在一起。而且我不認為,能有任何方法,可以將他們排除在外。就真很神奇。

安莎爾祖先的21世紀歷史

現在我要談及巨大的電漿(又稱等離子)龍捲風,一些令人不安的影像出現了,人們像死魚一樣在水中晃動和那些可怕的影像,很多海洋生物都死了。燒死了。水被煮沸騰,但只是一小部分地區。不是整個地球。這不像,我估計的那樣。這是一個較小的地區事件。

當地球軸心被擊中轉移時,出現一些接近一英里高的海嘯,然後,未有遭受海嘯侵襲的地方,受到了颶風的衝擊,因為海嘯推動了空氣,這是因為海嘯以接近聲速向前高速推進,就像每小時600-700英里的高速,空氣也同時被推動了,所以有關這個空氣爆炸。爆炸所達之處都不在安全區域,有一段不多的時間。

這裡做了一個模擬動畫,你會看到那裡有一個爆炸,他們接下來展示給我看的是驚人的,太陽立時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日冕洞,它不是全黑的,但很暗,幾乎變黑了,就是這樣持續數天然後,大爆炸隨著而來,然後太陽回歸平衡。從此它變成了一個不同類型的恒星了,稍為不同的類型。它演變成第四密度的太陽了

當我與這些人交談時。問為什麼地球必須經歷這場災難。這是為什麼呢?

他們說:在所有不同的星球上,都會有某種行星災難的事情。

當我問他們是否有辦法阻止它發生時,他們問我。你是誰?竟然想干涉一顆行星進入第四密度的過程?你可以與他爭論這點的。笑]

那麼會發生什麼。你看到太陽耀斑擊倒了一切,這個星球上的倖存者。如果沒有提供援助,其中90%可能會死亡,我的意思是,這是一種技術文明的消失,技術消失,文明消失,當文明崩潰或者低於一定水準時,就會出現一個宇宙法則的漏洞,外星人可以隨意進來,並公開與我們互動,過去地球曾發生過很多次,隨後發生的事,幾乎在事情發生後就立即出現,你開始看到一些零星的飛行器,秘密太空計畫中少數的倖存者,他們回到地球上,想幫助這裡的人,但同時你看到天空被雲層厚厚覆蓋著。你看不到星星,突然間,雲層下出現很多光點,遍佈全球,開始出現在天空中,光點在空中盤旋。然後他們一致降落,下到地面,為要援助大眾,幫助他們穩定情緒,處理他們的創傷,然後開始與他們分享,關於一切的資訊。

然後就是很多人進入叛逆階段,而我覺得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即使安莎爾人出生並死亡,他們仍然需要經歷業力迴圈,我們很多人都期盼著,在天空中出現一道閃光,然後就再沒有痛苦。也再沒有死亡,但顯然地,我們仍然需要經歷,許多世代的業力迴圈,為了讓我們所有人的意識都能跟上,這是一個過程,當我還是小孩時,我的爺爺並不是這樣教我的。

現在,太陽事件破壞了所有太陽系中的納米機械人人工智慧,根據安莎爾的看法,我們會如何應對突然看到那些困惑的灰人和爬蟲人走來走去,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過往會如此行事,這意味著基本上這些生物被洗腦了,還有一些(被控制做壞事的)人在人群中,那些被植入物控制的人們,被植入了壞東西,在植入物被移除後,我們必須找出方法,如何有道德地處理這些(曾做壞事的)人?

我們現在如何處理這些資訊,都會引導我們顯化出未來我們將會擁有的現實中,因為我們要向人類展示許多令人不安的事情,人類總是被嚇倒的,當他們發現了真相,原來自己曾是奴隸和基因實驗品時,這將是一個很艱難的時刻。

但就這一千年而言,我們正處於一個充滿能量的區域,這可以防止任何類型的人工智慧,防止這些負面的獵戶座集團再次來犯,這是一個由第6密度及更高維生命體所維持的一個能量場。

外星人要求我們做兩件事

我不完全明白如何。他們試圖向我展示,但我只是沒有那種理解能力,我試圖反復思考它,並想通它,所以最重要的重點是,我猜,回到1930年代。不論那些資訊是透過心靈感應或面對面接觸而獲得的,每個與外星人有深刻接觸體驗的人,他們通常會報告說:外星人要求我們做兩件事。

1. 進行揭露工作

2. 釋放壓制技術

證明外星人的存在。這很重要,其次就是靈性上成長和擴展你的意識,我們正在雙方面同步進行工作。我們正努力爭取更多的團體與我們團結在一起,並開始活動,公開表明立場。

我們正在商議邀請人來"紅色藥丸"(覺醒)派對,運用不同的方式來喚醒他們。

但是第一件事需要做的就是,基本上藍鳥人在他們離開這個境界之前,就已經說過了:我們必須開始治癒創傷,在這一世人生中,被創傷纏累著,創傷拖累著我們,無法完成我們的人生使命。

沒有時間了,現在是我們處理好這些創傷,並繼續向前進發的時候了,並專注於為我們所有人帶來最佳時間現實而努力,我想這個房間裡的每個人都很可能是一顆星際種子,他們被呼喚要來這裡體驗一切。

有人曾告訴我,是我同意要來的,儘管我已經反復要求過,要回看我簽名同意的那段視頻笑]我還沒有看到。但據說我們都是同意才進來的。

我們在這裡有使命

據說我們在這裡是有使命的,我認為現在我們應該把精力集中在找出,這個使命是什麼。如果你已經知道你的使命是什麼,那麼,現在就是時候不讓任何東西攔阻你了。

這是一場大覺醒,我們所有人。這裡的每個人,都是自己選擇來這裡的,相信與否,你選擇擁有所有這些瘋狂的人生經歷,擁有這些觀點,你選擇擁有某些奇怪的小嗜好,讓你學會某些知識的奇怪工作。你不知道你將會如何使用它,但看起來,現在就是時候了。

我們要回來面對創傷,我們來這裡有這些經驗,我們應該認同有這種創傷,但是當我們以星際種子的身份來到這裡時,我們被確認了身份,然後被他們視為威脅。他們給我們製造創傷,他們沒有意識到,他們正在訓練我們執行使命,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學會,如何放下這種創傷的能量,然後回顧一下這些經歷,並用它來對付敵人,我們都受過了訓練。我們只需要作最後衝刺。

我已經跟大衛談過我的想法。我打算跟大衛合作,因為他已經這樣做有20年了,他表示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這個社區,是如此熱血沸騰並準備好參與其中,準備好作出轉變,通常他會坐著演講。聽眾會微笑,並感到很滿足,就此而已。

但現在他們卻走來問我:該怎麼辦?我可如何參與?

對於這個問題,我會說:不必依照我的路徑走。開創你自己的路吧,使用你的技能,你的才華。你學會了那些奇怪又沉悶的知識,你學會了那些知識,但又不知道有什麼用,用正面積極的方式來影響大眾意識,以藝術,音樂,甚至是具有商業知識的人。他們也許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在商業上變得如此專業,我們都聚到一起。我們找出一種方法來採用所有這些技能,並使其更多發揮。我認為我們在這段時間裡走在一起,並不是偶然的,因為我們正在為別人服務。

所以你會怎麼做?你會如何開始做?

我告訴人們,若你今晚回家向家人談論8英尺高藍鳥人的事,可能不是個好主意,你們多少人曾嘗試過?

好。好的。他們怎樣反應?

不是太好,對吧?就是啊,我自己曾放膽嘗試過一次。

我們重點應放在壓制的技術上,有很多關於壓制了的醫療健康技術的資訊,有關所有疫苗背後所發生情況的資訊,有很多東西是更加踏實的,你可以專注談那些,開始擴展別人的意識。

我認為,如果使用我們藝術家的技能,我們可以製作電影短片或其他,如果我們正確地使用技能來執行我們的任務,那麼我們一定會對這個世界作出一些重大的改變。

我認為這就是我們的目標。現在是時候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還在猶豫,現在是時候了。現在!我已經談了這個一年了。

我很高興地宣佈"守護者回歸"揭露漫畫,現正在發售。鼓掌]我想很多人會一直想知道,科里正在忙些什麼,他喜歡製作漫畫書,他正在談論製作電影和其他一些奇怪的計畫。為什麼?

好的。提拉艾爾藍鳥人向我解釋的一件事就是,我們需要使用工具,那些曾用來對付我們的工具,我們所有人都有某種能力,可以影響大眾意識,即使只是影響一個小群體中的一小部分人的意識,如果我們能想出方法,我想,如果你有這本漫畫,你只須把它交給某人看。成了,他們看著它。他們只對科幻主題感興趣,但不喜歡外星人,科幻迷適用這個,他們通常閱讀的書籍,多關於人們互相殘殺和情色方面的,但是這漫畫卻能讓他們不自覺地獲得關於意識和,技術擴展的資訊,並以娛樂的方式做到。

好。這些資訊將進入潛意識。它開始在他們身上工作,他們的高我會利用這些資訊來抗衡,其他經驗或不良資訊進入,不只是我。你們全部。用你的經驗去創作,你自己的漫畫書或電影或其他什麼,找出一種方法來利用你的創造力和,你在這裡學會的技能來影響大眾意識。

所以我希望大多數人能走出來,當然,也要買我的漫畫。笑]

在八月。有多少人去過上年的"日蝕揭露"活動?

 

這是一次很棒的活動,非常家庭式的活動形式。今年我們將舉辦新一次。地點將會在科羅拉多州拉夫蘭,而"揭露維度"會議,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們請了一些著名講者,這將是以露營及主要是家庭式的環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試圖在公眾節日中舉辦,人們可以帶孩子們參與,所以我們很期待這次活動。

當然,在八月份我們有一次非常大型的團聚,這有助我整理這些演講,我不能單獨做所有的事情,比如我的團隊帶出的生產力。我非常感謝他們,因為他們大多是義務的。

是否有任何人要提出任何問題?


聽眾問答部分

問:嗨,科里,我聽說過這個概念,有多種不同的方式,來自賽斯材料,至少有十種不同的方式,關於我們的揚升或許會阻止另一個文明的揚升。後來我聽說太陽系是一個更偉大存有的第三個脈輪,它是在哪裡?並且阻止了它的揚升?你能詳細解釋一下嗎?

科里:我被告知的是,地球正在經歷它的第三過渡至第四密度,就像我們一樣,太陽也正在經歷這種密度轉換及蛻變,地球,無論我們是否在這裡,無論我們對此感到高興或不高興,這個轉變都會出現。我們不可能阻止她的轉變過程,但當轉變時,她上面的生命能量,他們的狀態可以決定轉變期間的困難度,看起來我們就像錨一樣,如果整體的能量走向一種方向,令整個過程變得更加困難,如果我們的大眾意識令它變得更加脆弱,就像其他一些星球上發生的情況,然而,他們仍會有一個困難過渡,但它會進行得比其他地方糟糕,因為他們投入了恐懼和低振動的負能量。

問:我們的揚升如何影響其他生命體的揚升呢?

科里:我唯一聽到的就是關於藍鳥人的情況,他們是古老的建築者種族,並創造了所有這些技術,阻止基因農夫進入。讓原有的生命體在本地52顆恒星團中發展,當他們這樣做之後。他們揚升並離開這個平面,並留下了技術,然後這些技術被發展中的生物利用,最終使我們與這個古老的建築者種族在業力上連結在一起,所以他們只能揚升到一定的水準上,然後我們就像降落傘一樣拖著他們,由於業力的關係,他們不能再進一步,所以他們回到我們身邊。包括過去幾千年。他們提供資訊時,希望我們能夠接受並從中吸取教訓。相反,我們將這些資訊變成了宗教及控制系統,我希望這能回答你的問題。

湯內太:嗨,科里,我的名字是湯內太,我向你問好。

科里:你好!

湯內太:我在你的博客上看到你今天修改了你的演講題目,我想告訴你,昨天晚上,我看到動畫中整件過程的火焰,並且我看到你發佈的,你打算談論谷歌,臉書和矽谷等事情,然後。我是個有預感能力的人,我感覺到可能有一些政府的朋友會來找你,並告訴你,你以為你是什麼人?竟然來到矽谷談論這些事情?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我知道的我從個人經驗中不知道,這些威脅是否真實,而且你也曾經表達過,大衛也曾經表達過這些威脅是真實的,我想讓你知道你是在靈修社群的懷抱中,在這裡,這個海灣地區,這是國家開始的地方,我們愛你。我們支持你。我們將永遠在你身邊。你在這裡有很多朋友,你不用擔心。

科里:謝謝!

湯內太:你不用擔心所要面對的,因為我們想聽到你的訊息。

科里:謝謝。矽谷沒有人來找我。

萊斯利:嗨,科里,我叫萊斯利.丹尼爾森,我有個問題。這些藍鳥人是否會轉世到這個星球上?他們在這裡會和我們一樣也是人類嗎?

科里:是的,現在這裡一大群人中可能有他們在中間。說真的。是啊。

萊斯利:好的,因為我剛參與了一個禮儀。我被稱為女性能量之母。還有我來參加這個儀式所感受到的女性能量,我在這個女性儀式上感受到他們很多在這裡,所以我只想知道,我是否與他們有任何聯繫。

科里:是的,我的意思是,這裡有很多來自不同文明的化身,他們都是更高密度的星際種子,在這裡協助事情發展。

問:嗨,科里,謝謝你的到來,你能澄清一下嗎?也許你能從SSP,藍鳥人和安莎爾那裡得到一些共識,我考慮到太陽閃焰事件發生時這個過渡期的過程,昨晚聽到大衛演講後,我感到困惑,我們會不會像沼澤一樣被燒毀呢?然後他們才來幫助我們?

科里:是的,在地球上,這似乎是艱難的一天,我們的宇宙近親會來看著發生什麼情況,最後決定前來説明我們,是啊。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能改變這個未來嗎?我不知道。我問了同樣一個問題,他們告訴我:我是誰?竟想試圖干擾整個地球的揚升過渡?看起來像這樣,不是改變星球。我們,需要學習如何減輕所發生的狀況,我的意思是。根據我被告知在每個恒星系統中的情況,當他們經歷這個太陽事件時,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災難,所以,是的。顯然地,真正的關鍵在於能否讓,這些星際近鄰能夠公開地下來協助我們。

問:科里,我們得到的資訊表示,我們的現任總統正在與聯盟合作,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有這方面的情報?

科里:嗯。當前的政治氣候,令這個話題是如此受到關注,我通常會形容現任總統像是:宇宙大爆炸!

但是,是的。收到的資訊,從他當選之前,一路走來。與此同時,他接觸那些將要發動政變的人。那些人不是要對歐巴馬發動政變。不是反對民主黨,而是針對一個集團,是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同樣妥協了的陰謀集團,當時他們想找一個強硬的人,不會跟陰謀集團妥協的人,但並不像我所預計的一個有勇氣面對集團旳人,現在很多人說:他正扮演一個傻瓜的角色,很多人說我也是,沒關係。笑]

他只是一個小角色,而許多國家的聯盟,正在努力擺脫這個已經在這個地球上運行了幾千年的陰謀集團,對於每天都在觀看新聞的普通人來說:被告知這些可怕的事情正在發生。當我們在共同創造的現實中還看不到那樣的事情時,要人們接受一個巨大的揭露,然後讓人們相信在這個星球上有一個陰謀集團。然後試圖讓人們相信有外星人,我的意思是,這都是揭露的一部分,所有這些東西都是揭露的一部分,我不認為當這些資訊揭露出來時。我們會有人這樣說:是的,我方是對的。或者說:哦,我選票投了給那個人,這將會是。我們將必須繼續往前走,最重要的一點是,特別是在這個社群中,我們自己要走出來,他們建立一個左派對抗右派的政治環境。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製造分裂而為。

另一個主要原因是,他們可能不想我們知道,我們正被宇宙近親外星人包圍著,他們不是黃色頭髮和白色皮膚,我們聽說有很多北歐外星人。當我看到他們時,他們都是各種棕色皮膚的,並且有各種不同類型。在這個星球上,我們仍在處理種族主義的問題,我的意思是。當他們從空中下來幫助我們時,當他們是棕色皮膚時,我們會有什麼反應?

我們已經有先入為主的想法,當這些外星人降臨時,我們需要處理很多事情,他們很可能不會像我們一樣。我們將會如何看待他們。這將會是一次奇妙的體驗。

問:嗨,科里。首先,我非常感謝你,當然,像所有人一樣,因你做的所有事情。因為這仍然是你的一個選擇,你以一種我認為很有用的方式,把資訊帶給我們。但最重要的是,資訊非常強大,而且非常有用。所以十分感謝你。鼓掌]

是的,全是關於愛。而且很明顯,預測一般情況,我分享的部份有很多細節。但我想得知你對南極洲的一些看法。你看到是否有點像,如果說這有點像一張百搭咭,可以這樣說麼?

因為在你身上聽到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資訊真是很狂野,其他當然也一樣。我想聽你講這個,因為我似乎每隔一天都會見到新聞中有關於這則意外的報導,科學家們正在那裡做這件事,但這非常有趣。

科里:顯然,他們試圖讓南極洲的事在大眾意識中保持一點點,這是有原因的。我曾與大衛談過,而他也獲得了一些情報,我被告知有些發掘已經變得很危險。由於冰塊的移動,熔化的冰塊以及用來挖掘的水蒸汽,那裡出現了重大崩塌。而且有人喪生。像是大學研究生之類。

所以,是的。我一直期待著。我沒有期望資訊可以很快地公開出來。但當我談到地下有洞穴區域之後,它基本上是一座地下城市,我想是夏威夷大學。其中一所大學出來,談論冰下發現的這些巨大溫暖區域,那裡能達到30度攝氏。你可以在那裡只穿一件T恤。而且感覺很舒服,我認為這些資訊只會是慢慢地出現在我們意識能及的地方,如果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並需要分散大眾注意力,就會突然公佈冰底下的偉大發現。

海軍由於在海洋中使用了某種聲納技術,因此必須保持最高機密,但是現在我們可以說出來,這是一種分散大眾注意力的措施。

但是,每個人看到南極洲的發現是有界線的,因為他們只向你展示了它的一部分,就是那些古老文明的遺址,但隨後在那裡進行的所有有關的研發專案,他們都不希望讓任何人知道,其中許多人警告過我,可以向大眾介紹地下文明,他們發現的冰下文明,但他們不想讓我提及到那裡的研發基地,但最好你兩者都不要談及。

問:嗨,科里,我是自從上週二你的宣傳視頻播出來之後,我就從澳大利亞的墨爾本一直飛到這裡來,所以當你開始在《宇宙揭密》中出現以來,我都一直關注你的工作,它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現在我已經走出了我生命中的一個章節。我還未找到我下一章節的使命,但是你一直所做的分享,以及建議和鼓勵,我還沒有弄清楚我要去哪裡和什麼時候去。我可以如何作出貢獻,如果不是要求很大力氣的話,但來自澳大利亞的感恩,非常感謝你。還有很多的愛和很多的感謝。而且我已經註冊了"揭露維度"大會了。

科里:真棒!

問: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這項工作更重要。沒有。

科里:謝謝鼓掌]

問:自我有意識以來,我一直對宇宙生命層階很感興趣,從你的角度來看,你是我認識的人中唯一直接與他們交談過,你認為誰可能是這個宇宙生命層階的頂端。是某種神或女神嗎?所有這些。你與其他存有的談論中,這個"終極創造源頭"是否一個意識場嗎?它是一個人格呢?還是一個意識場?你怎麼看?謝謝。

科里:這個"太一無限創造者"是什麼?這就是你的問題嗎?它是一個男人嗎?是女人嗎?它會坐在椅子上嗎?

在某天晚上,我在吉米丘奇的節目中談過這事,現在,最重要的概念,是對"一"的理解,這是少數人能完全理解的,直到最近我才弄明白這概念,基本上,"太一無限創造者"想要理解二元性,而且它不想從你的觀點或我的觀點來理解二元性,它想從所有可能的角度來理解二元性,它想知道關於二元性的一切,二元性的體驗,所以它爆炸成無數的火花就是你們所有人,每一點火花都是無限創造者,我們都是"一"我們都是"一"的一部份。它將自己分散到這個宇宙的創造中,這是一個電子宇宙。如你所知的電力,有負極,有正極,一切都基於此。

所以當我們開始明白,我們是"一"。我是你。你是我,時間不重要。那只是體驗,所以,你可以開始療愈創傷,你可以完全理解我們是"一",我是受害者。我也是肇事者。我是推動者,我也是見證人。我都是那些人,我們都是同時體驗著二元性的太一無限創造者,當我明白我是肇事者。同時我也是受害者時,然後你開始瞭解如何使用技巧,如果你有創傷,然後你回到那段時間。重新體驗那種創傷,然後你從肇事者的角度來體驗它,作為見證人體驗它。我不是指那些無形的見證人,那創傷的能量會開始消失,因為你意識到我們都是"一"。

人們提出一個問題:在閃焰之後,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用心靈感應彼此溝通呢?我們要理解"一"的真正意義,這是意識擴展的最大部分,我們明白我們都是"一"。

如果你想充分理解這一點,我們有一種角色轉換的思考方式,是我祖父教我的。我的狗就坐在旁邊,他會說:好吧,我們都擁有同樣的能量,同樣的火花,想像自己躺在地上,像狗抬頭看我一樣,我想像從牠的角度觀看周圍一切,配合狗的呼吸,配合心跳,你感覺到的狗的感覺,知道狗的基本資料。知道狗的個性,以目前你瞭解牠的個性,牠最有可能的感受和想法,然後你開始有那種生物感覺,你成為那只狗。因為你是一,這種情況發生在我們開始瞭解,彼此思想和感受的時候。

我們現在甚至可以看到我們自己的水準,當我們完全理解"一"。就是我們全都是那個點,太一無限創造者,沒有一個人比另一個人有更特殊的經歷,面對太一無限創造者。我們每個人的方式,我們照鏡子,我們都有這些不安全感。我們看到其他人無法看到的小事,我們以經歷過這種體驗作為媒介,太一無限創造者的反映。

當我們完全理解並接受時,我們開始能有很多這些正在論及的特殊能力,但是最強的特殊能力,就是開始明白我們的本質,如果我們是"一"的一部分。"一"創造了所有這些。而我們具有相同的創造能力,只是我們這些創造能力,被那些想要控制我們的人隱藏起來,不讓我們知道,所以這可能是人們進入冥想時想要理解的第一件事,嘗試真的瞭解"一",並要求"一"幫助你理解,"一"是什麼。這可以讓你連接每個人和其他一切事物。

問:我是耶利米。我的問題是:想知道是否有機會利用遙視技術來查看RA實體的有關資料呢?

我特別關注RA使用的聲音和能量方式,讓你進入心靈狀態。我想知道這是否你在交流期間的直接體驗,以及你對遙視查看資料的看法。

順便說一句,對我來說:真的證實了你所有的故事。

科里:嗯,關於遙視者,他們是把資訊從乙太層中抽取出來,它仍需要通過他們的濾鏡,所以如果他們有猶太基督教背景的話,資訊就會通過這個濾鏡,他們利用遙視察看所獲得的資訊,非常有趣。但我發現它是從這個人的角度去看的,如果他們認為會像他所說的,藍鳥人會低頭看著我們,我們像是植物或類似的東西一樣,這是從那個人的觀點。根據他們所看到的。

如果一個第六密度的存有,擁有第六密度的意識,而且你這個第三種密度意識的,試圖聯繫他,並將資訊傳遞回來。這是行不通的,我的意思是,在這兩種密度之間,沒有任何參考依據。所以他會用到他的濾鏡,他的經驗來描述他正在經歷的是什麼,那是他密度背後的字面意思,所以我認為這是,非常有趣的資訊,他們深入試圖與藍鳥人相連是很有趣的事情,但是你必須將這些資訊看作是主觀的。

問:嗨,科里,我想回到你剛才談到的"一",但今天我也帶著另一個問題來到這裡,看著你的材料,就太陽閃焰的發生而言,與我的想法有些衝突,在那時候揚升發生,然後,這個漫長的揭露想法似乎已經毫無意義,如果閃焰事件發生並喚醒了所有人,讓我想到的是憤怒,透過這些事件發生,可能產生的憤怒,那些組織是否警告要長期緩慢揭露這些資訊?他們背後隱藏著自己的罪行,期望人類很快就會忘記。

科里:是的,這個計畫一直都在,他們知道在某個時候會出現一件大事件,太陽事件將會是最高點,而且他們很有可能會根據自己的信念進入地底。等待我們的文明墜落,然後回來,這一直是他們的計畫,他們盡可能少地安撫我們,直到太陽事件那一刻,他們可以讓我們知道外星人,他們可以治癒我們。他們只是試圖安撫我們,直到他們的計畫實現出來。

問:那麼,我們該如何處理呢?

科里:藍鳥人所提及關於原諒的部分,我們如何處理這個過程,不僅僅要原諒我們自己,也包括那些反人類的罪犯,那些未處理好自己童年創傷及每日新增創傷的人,如果他們沒有處理好這些,他們如何去面對這麼大的創傷呢?

做好內心工作的人,將會有一段艱難的時期,但那些存在嚴重創傷,一觸即發的人,只會變得瘋狂,他們將會很糟糕,我們只能坐下來,看著人們瘋狂地翻轉汽車和燒掉地方。

這只是過程的一部分,我不知道如何真正緩解。因為人們一直在沉睡著,睡著了,而且他們每日觀看的媒體也不斷地令他們受到創傷,所以這就是我們所處的狀態,以及我們必須處理的事情。

問:嗨,科里。你談到了銀河奴隸販賣,火星上的人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對此不太瞭解,他們的意識如何幫助他們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然後他們得到自由,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科里:好的,那些在太陽系其他地方,像火星一樣被奴役的人,很多人甚至不相信地球上還有人居住著,當這次太陽事件過後,絕大部分技術將受到破壞,運行該奴役程式的架構也同時會崩潰,而且同一群救援我們的外星人,也將會為太陽系中的每個人提供救援,所以他們會作出救援。

現在還有一些人被帶入另一個恒星系統下進行奴隸貿易,他們多年來一直都把這些人進行標記,當我被迫參與這些項目的時候,我們開始在專案中做這些標記,在那個時候,聯盟已經發展起來。他們開始標記這些人。所以有一種方法可以在將來找回他們。

據推測,將會發生的情況是,我們的一些外星小組會出去將他們尋回來,其中一些救回來的人,將被帶到一顆行星並將治療他們的創傷,因為這些被帶離開地球的人,遭受到一些極度創傷的事情,這些人必須接受很多的治療,痊癒之後,他們就可以再次融入人類社會。

問:嗨,科里。兩個很快的問題,我知道你之前提到過安全區,以及科羅拉多州比德克薩斯州更安全,另一個就是在個人層面上,安莎爾人如何在個人層面看到輪迴與揚升之間的區別?例如:帶著肉身或不帶著身體等。

科里:好的。好。安莎爾。他們能活到900-1000歲左右,然後在那個週期結束時,取決於他們在能量狀況,基本上,他們有權選擇回到他們的轉世中,作為安莎爾的孩子再回來,或者當他們達到一定水準時,然後他們升至下一個密度,他們的身體不會消失。但在那次生命終結後,他的投生不再在第四密度裡發生,而是投生在第五密度世界中,究竟是如何生在第五密度,共同創造和所有這些。請不要問我,我不知道。

問:好的,那關於安全區的問題呢?

科里:是的,我被展示過一幅地圖。但他們對安全區域的劃定,與互聯網上的做法非常相似,這些安全區域受到山脈的保護,阻擋了強風和洪水及所有的危險,顯然地,居住在離海岸數百英里之內的地方都不是一個好主意,幾乎是所有地方

.

埃裡克:嗨,我的名字是埃裡克,首先,我要感謝你能夠挺身而出,分享這些資訊,並為我帶來一個全新認知,兩年前,我過著平常的生活,沒有留意,也沒有覺醒,然後我遇到了一個和你有類似資訊的人,和三十天前在澳大利亞遇到的朋友很類似,第一次介紹你給我知道,並且特意訂了機票,專程從聖喬治猶他州來。所以在猶他州有人醒來了,那麼我的問題是。當你談到另一個(高密度)物種,投生為第三密度的人類時,你有沒有遇到過那些人的濾鏡能被移除,他們完全可以接收上面來的資訊,而不須要透過濾鏡,避免了我任何干擾呢?

科里:沒有。沒有。我們每個人都有基於我們的經驗和看法的濾鏡,但像我們這樣的人,實際上處理好創傷的人,會放棄不再適用於我們的信仰系統,我們是不斷補充,不斷琢磨和修正我們的濾鏡,盡可能獲得最清晰的資訊,但是,也不可能擁有純粹的資訊。我的意思是,即使他們(RA)透過卡拉傳達《一的法則》,他們也必須通過篩檢程式(卡拉)過濾後的資訊。他們使用了很多基督教述語,所以我的意思是,這告訴你,他們必須使用我們可用的詞彙庫,我們的生活經驗。他們必須使用這些與我們溝通,這意味著他們曾經與我們溝通,這是我們必須使用的濾鏡,他們這樣解釋。

是的。所以即使是一個傳譯員,傳達給在這裡的印度人,他們仍須要某種濾鏡來將意思表達出來,一種溝通或頻率傳達方式。他們透過自己的濾鏡來解釋那種經驗。

問:你好,科里。我很高興今天能在會上見到你,很多次我都有機會,但從來沒有容許我自己來,因為我總是把時間留給我的孩子,我想問問你,如果有足夠多的人在這裡,生命被充滿了能量,若我們在這場災難中死亡了,我們的能量會否沉降到這顆星球上像穴位一樣的位置上,從而幫助提高我們所在地點的能量振動,以減輕我們周圍人們的一些混亂情況呢?

科里:這裡有很多人都能為其餘的人提供一個充滿能量的區域,有些人來這裡的任務只是這裡分享他們的能量,只是這樣,我想這個星球上的某些節點,他們確定了某些星際種子。他們在那裡出生,或者他們找到使命去那裡協助平衡這些能量,它就像一首精心策劃的大型音樂劇,來自所有不同密度中的所有這些不同生命,他們中的一些人投生成我們來到這裡,他們中的一些人是以能量體或肉體方式來到這裡,交響樂正在進行中,我們需要做的是專注於自己。如果我們認為已經處理好所有自己的問題。我們會試圖去幫助別人。

那麼我認為這又回到運用你的技能,或者你帶了什麼來。你喜歡做什麼,有些人在這裡做能量的工作。我甚至無法理解,但我知道,他們被帶到這裡來做這種事情,它與其他事情一樣重要,也是這個週期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我真不知道比這更好的答案了。

問:我真的對藍鳥人很感興趣,你向我們展示的一些畫面,我很好奇。在我們的揚升中,發展我們的人類意識,如何會干擾到藍鳥人呢?

科里:干擾他們的是,我們有一個自己的進化過程,他們可以參與或不參與的,因為他們留下來的技術被其他人在戰爭中使用過,導致他們在業力上及能量上,與這些人在以後的日子捆綁起來,他們說:他們曾三次在不同的時期來向我們提供關於"一"的資訊時,説明我們理解合一,雙方業力也被進一步捆綁起來,但可惜每一次,我們都把資訊變作一個宗教或控制系統,因此這些將他們捆綁到我們身上。所以,除非我們進化到某個點,否則他們只能被困及等待我們。

問:嗨,科里,非常感謝!我的問題是,你如何在全球範圍內與其他人開展合作,以便更快地加速事情發展,作為一個特別的人,你能否與像柯博拉這樣的人進行交流和合作嗎?或者是造翼者網站的聶魯達博士?最後像達里爾巴夏訊息的傳導者)這樣的人在一起嗎?

科里:是的。我曾與當中一些人交談過,團結協作聽起來是很好,但這實際上很難做到,真的很困難。

我們很多人都來自基督教背景,有些人在那樣的環境中成長,沒有那麼好的體驗,所以他們選擇離開,這些人有很多,但並非全部,但是很多人都開玩笑說:基督教會當中也是分黨分派,這個真相社群的行為也完全一樣,看看這些宗派的情況。他們都說:所有其他宗派都不正宗,其他宗派的人都走偏了,就像我找到的這裡是最正確的。我才是正宗,很多人都是這樣。

所以我一直在試圖做的,就是求同存異,帶出雙方同意的點,而不是不同意見的,我們都同意大家都未能掌握全部真相,但我們都希望知道它,我們都同意不去依賴現存的UFO信仰系統,在那些辯論中,把所有這些都放在一邊,找到一個我們可以共同努力的話題,這就是我們談論外星人的原因。

哦,不,外星人都是好的,

不,不,他們有好有壞。

不,不,他們都是魔鬼。像這些辯論,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在努力,讓人們去做更踏實的事。像被壓制技術,或是人們已經被程式設計作出受操控的反應。

問:嗨,科里。我叫朱肖埃,我的問題是:我們生活在全息宇宙中就像活在一台大型電腦中嗎?我們生活在一個全息世界中就像在一個大型計算器系統中一樣?這是我從一些資訊中聽到的。

科里:嗯。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那樣。很多人認為我們是在一個大型模擬中的一部分,這可能是一台電腦,但我喜歡形容它像是一個漫長的白日夢,有人放鬆了併發著一個漫長的白日夢,我們就像是那樣的經歷,所以若說我們是在某台機器上運行的模擬,這個我並不認同。

不,我完全不同意。

麗莎:嗨,科里。我叫麗莎,關於這裡的資訊都很多,像是要經歷一些困難的旅程,好的,但是什麼會被破壞呢?我一直在努力工作,我正努力應對氣候變化,拯救世界,這些事情,一直在我的腦中及心中盤旋,圍繞著將要發生的事情。

最近我的老師在進行一些傳導工作時,她得到的資訊與你所說的內容非常相似,安莎爾所說的,但我想知道是否有部分過程正在發生,而其中的一件事就是,我們一直談論要做好內心的工作,就是那些愛的振動,提高頻率,我們每個人都在做這項工作。

我很好奇。我還沒有真正聽到很多人在談論有關集體影響力或臨界品質等事情,而這個傳導卻指出我們這種能力,他們談及第三升至第五維度,我真的不知道這與密度有什麼關係,但我們需要將我們的振動提升到第五維度(5D),如果我們這樣做。實際上有能力影響時間線及最終結果,但我不知道那會是什麼。因為它看起來像是一連串預定的事情。它順著次序發生,但是如果我們所有人都以這種具規模的及不斷擴大地進行集體工作,將會發生什麼呢?這樣試圖影響時間線或最終結果,是否會有意義呢?你對此有何看法?

科里:是的。正如我所說:在我們本地恒星群中的其他星球上,星球的轉變取決於它上面眾生的意識狀態。他們影響了它,所以我們可以做任何工作來影響大眾意識,是的,這將對我們在轉型發生時所體驗到的,產生直接影響,所以做這項工作,直到閃焰發生的最後一刻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所投入的每一點能量都會被計算在內。

我想必須結束了,我知道還有其他人想出來發言,但我需要去洗手間。笑/拍手]

謝謝!

(資料結束)


回目錄

中文資料來源網頁:http://www.jsufo.com/thread-1973-1-1.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NESS 的頭像
ONENESS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