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科里講座【來自未來的人類、時間軸之戰、外星人、意識與揚升】
(Humans from the Future, Timeline Wars, Aliens, Consciousness & Ascension)

https://youtu.be/FcHXXWiHGBc

講座日期:2017年10 月28日
原文資料來自:YouTube
原創翻譯與圖文整理:James


揚升業力 與 來臨中的和諧世代(第一部分)

哈嘍!

這是我在「東海岸」(East Coast)的第一場講座,希望是一系列講座的第一場…

好吧 揚升業力,即將來臨的和諧世代… 我期望是…

誰是「安沙爾人」(Anshar)?

「安沙爾人」或者來自我們“第四密度”的人

他們聲稱來自我們的未來,我們「最佳時空現實」(optimal temporal reality)的時間軸(timeline)

他們讓你知道 他們是“第四密度”;很高意識的生命體。

他們的技術是不可思議的。

在他們未來的某個時候,希望是我們的未來。

他們注意到類似「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於是使用科技追溯回來,而他們意識到,他們的時間軸正在消逝中,這件事正在開始劇烈改變中。

所以他們派出了一個小組,回到約1千700萬年前的時段,他們的工作是管理或維持他們的時間軸,以確保該時間軸沒有中斷或以任何方式變更,所以這一小部分的安莎爾人,被送回1千700萬年前。

1千700多萬年來,他們成為一個龐大且發展興盛的文明。

許多地底城市的人,他們正在靜靜地影響我們。他們既可以透過心智間接影響,也可以現身在我們面前,他們在不同時間點給我們資訊,如此將協助我們增長自覺並管理時間軸。

那麼,安莎爾人在哪裡

這裡有多少人看過《宇宙揭密》(cosmic disclosure)?

幾乎都看過,好的。

好吧,我被帶到那裡,我想這是一個我所不知道的神聖地方。它就像一個聖潔的人會去逗留的地方,是一個神聖的地區。

當他們帶我走到他們的城市區,我看到了一些巨大的圓頂建築群。我看到岩石的柱子上有燈光,並有陽臺在上面,他們把建築建與岩柱融為一體

安莎爾人的生活方式,與我們有何不同?

安莎爾人,當然是第四密度族群,他們的思維與我們完全不同

常常有人問,安莎爾人如何這樣做,他們如何那樣做。這是因為他們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意識層次。他們不會與我們以同樣的方式觀察任何事,當然他們處在第四密度,而我們被認為是由第三過渡到第四密度。

我們與我們的行星,正在完全進入第四密度的轉換過程之中。我們每個人都有我們自己的信仰系統,我們已經多年致力於探討什麼是不同的密度。

而我已經了解到,密度的變化開始於一種意識的擴展,這些密度或這些振動是意識的振動

所以當我們的意識擴展,我們會對如何使用我們的「共創意識」(co-creative consciousness),有更大的能量或更多的理解然後實體的身體部分,開始跟隨意識而變化

你們知道大衛(David)曾經和我有很多場的對談,他預測在某一段時間會有某種型態的「太陽閃焰」(solar flash),然後我們開始可以在四處漂浮,並使用「心靈感應」(telekinesis)相互交流,並向我解釋,所發生的一切,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糟。

這是在我們的意識擴展中進入的狀態,然後我們開始環顧四周,問事情有甚麼不同,或問我有甚麼不一樣嗎?

這些發生在我們的意識擴展階段,屆時我們會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一切。而我們觀察事物,也是以這種方式。

當我們開始學習,如何管控這種狀態的意識,也就是「共創意識」然後我們才開始明白,一切都是振動

這把椅子與在我身後的牆,一旦我們學會操控這種意識狀態下的振動,我們就開始有能力去影響物質世界。像「心靈感應」和所有這些事情,就會開始建立起來。

但只是它不會是一種突然性的變化,我們不會從彼此爭吵的狀態,突然之間變成像我之前說的,飄浮在周圍以及使用「心靈感應」的狀態。

所以卡莉(Ka’Aree)或亞莉(Aree)… 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是稱呼她“亞莉”。她向我解釋說,她和她的家人還有她的妹妹,都與她在那裡。

當我第一次見到她們,她們來自像汽車的房子,她名叫亞莉。所以當我跟她說話時,是“亞莉”而不是卡莉。

我這樣做,是因為很多人覺得他們是與“卡莉”在溝通,因為每個人都將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所以我們需要知道幻想和真正溝通的對象是誰。

人們從安莎爾人那裡得到交流聯繫,但她們不都是“卡莉”。他們有數以百計的人在與我們聯繫,以及和我們的高我(higher selves)在連續接觸。當我與卡莉互動,我們分享了彼此的資訊。

我知道她已130歲,這對她的族人來說,是非常年輕的,他們可以活到八、九百歲。如果他們不希望轉換,他們也有辦法。他們可以保存起來,而在這個密度的生命可以存活更久

你第一次遇到卡莉是什麼時間?

我想大約是一年前,我有第一次的會面。事情發生時,我真的完全沒有得到預警,就在出現一個明亮的閃焰後,我就到了一個洞穴區內

那是一個圓頂的大殿,而我就站在它的中間。這時她和她妹妹以幾另外兩位安莎爾人走過來,並向我介紹她們自己。他們希望我觀察一個她們與地底委員會(Inner Earth Council)之間的會議。

我想你們很多人還記得那次非常尷尬的清洗過程,他們讓我先經過這個程序。我那時約有六十五磅多一點重,這點我是非常有自覺的。我被指示在所有這些人面前脫掉我所有的衣服,然後進入一個噴泉池中,完成這項清潔儀式。在那裡,你依序清洗自己身體的不同部位,對我來說,這是一次非常不舒服的經驗,我感到非常不自在。

 心智交融”(mind melt)不只是一種簡單的交流,那不同於我曾與許多其他生命體的交流

通常在交流時,會是一種雙向的交流。在心智交融中,我們都被拉出我們的身體,而存在於我們所坐地點之間我的意識、我的知覺被拉出,並與她的混合在一起在那一刻之後,我就再也不同了,它以一種重大的方式改變了我

我從我內心,聽到她跟我說了關於飲食方面的事。因為太倉促,之後,我拒絕轉換到一個高振動的飲食。顯然,於是他們安排了我因攝取食物而中毒事件。由於吃肉,我得了重病。於是我只好從吃冷火雞肉,立即轉為素食主義者。這是一個倉促的轉變,因為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素食主義者。最後我變得營養不良,由於過於倉促。但這是一個過程,是相當多的安莎爾人所催促的。

經驗也迫使我去從一個全新視角去觀察不同的問題,我會從她的視角去觀察。她也建議我,以她看過必要的資訊來檢視所有事情,要是我能繼續這項任務或完成任務,就必須如此。而她到目前還在繼續這樣做

卡莉在安沙爾社會中是位女祭司(priestess)嗎?

在與我們地表人類互動方面,祭司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他們其餘的人在開始時,全部都專注於維護時間軸,他們不像女祭司和祭司的角色,而那是他們大多數群眾被指定的工作,他們只專注自己的成長與靈性振動。

我在(地下)城市看到的人,有一種完全不同的… 我會說能量與態度。他們集中精力在提高他們的振動,而不是像卡莉祭司那樣,去關注地表上的人類。

卡莉曾談過男性與女性失衡的話題嗎?

在開始,卡莉和我曾談過主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我被告知:在我們的社會中,男性和女性的比率是失衡的。

她說,之前我們已經有兩次大災難,這發生在我們過去的近五萬年的歷史中。而在第二次災難之後,男性和女性找到了一種回到平衡的方式

獵戶座(Orion)集團的爬蟲族群(reptilian groups)不希望回復平衡,所以他們開始創造,不同的宗教與不同的社會規範,以進行干擾。也就是經由地球的不平衡,(他們)使我們達不到那「最佳時空現實」。我們不僅必須找到這方面的平衡,同樣我們還需要找到靈性的平衡。

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藍鳥人(blue avian)的訊息,他們正試圖向我們傳達與安莎爾人同樣的事情。

一切都必須回到「業力」(karma)和寬恕我們自己。如同我之前已經說過,所有你已經有過的創傷(traumas)是有其實質影響力的。而那些會成為你阻礙這些宇宙能量到來的,負面力量駐留點。

因此,我們多專注內心,原諒自己並寬恕別人,這樣以求平衡我們的業力。我們的副作用越少,這些能量就會進來。

我已經說過,好的會更好而差的會越來越差。瘋狂的人會越來越瘋狂,這都是因為這些能量和他們的副作用所致。

卡莉有分享過我們男女失衡的訊息嗎?

我有談到過這個,男性和女性的平衡。

我想我們有很多人有先入為主的想法,男性是什麼而女性又是什麼?我的意思是,你從電視廣告就可以看出來。像是體育與這類的領域,在女性與男性的能量有普遍的區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戰爭問題。

在最近那次災難前,在獵戶座爬蟲族群到來前,我們曾過有平衡。他們曾是一個母系社會,他們的長老幾乎都是女性,領導人幾乎都是女性。你可以想像,在那段時間裡過的很平和。但獵戶座集團不希望這種平衡或和平,所以他們把它打亂了。

有些「基因播種」(genetic farmer)族群對此感到不悅,因為這22項的「基因計畫」,其中也有靈性方面的計畫。當我們提高意識,就會變得更有靈性。它直接影響我們的DNA,這種平衡需要保持男性和女性的DNA,能夠不斷進步到某個程度,以使我們成為一個好的天線,能夠接收這些能量並與之一起轉換。

如果我們不能夠如此調整,或使男性與女性回歸平衡,我們將不會或至少我們有大好的一部分,做不到這點,那我們就無法達到那最佳的現實。

至於目前我如何與卡莉會面

通常目前主要是她聯繫我,經由大衛所謂的「結構體the construction)。我想他是借用了「母體」(matrix電影《駭客任務》)的概念,它是非常類似的東西。那是我們一起共同創造的一個領域,他們為我們在不同的振動之處,創造了一個的空間來會面。我們是在心神上相遇,這不是一個實體的會面。

當你第一次到達那裡的時候,看上去全部只是白色,就像在「母體」一樣。然後當我們開始彼此交流,那麼我們想什麼,在這環境中就會開始實現什麼。所以我們像是共創我們的一場對話,而就像在此地的一場實境對話場合。我們會看到全息(holographic)或立體的物件與概念出現,所以它不只是一個口頭或心智的交流。

那裡還有不同的顏色,像是會反映出她的感緒。在「結構體」內,她會告訴我一些東西,一種三維類似全息的方式來表達。但在同時,會有一些顏色在她身後閃爍,這和她有不同的情感和想法顯示一致。

所以在心靈感應中,你可以來回發送很多心靈感應式的資訊。但當他們在那個狀態中使用某些其他不明確的符號,那麼來回發送的資訊量將會指數性倍增。

有時她仍然偶爾會和我實際會面,但這已經越來越少。我在最近的《宇宙揭密》節目上曾表示:他們曾和我實體會面過,而他們在平時,非常需要疏散。他們正為了這些(宇宙)能量進來而作準備。

他們正在疏散的原因,是他們的意識振動層次,已經發展到達第四密度。有些轉換的物種,或者每次會有其中一個,會週期性的發生這種轉換。

他們的整個族人將需要疏散到一個基本上像是“時間泡沫”(temporal bubble)狀態中,這與我曾說明過在木星和土星外面有過非常相似的“時間泡沫”。

如果你們還記得的,「超級聯盟理事會」super Federation Council),他們就是在這樣的“時空異常區”(temporal anomaly舉行會議。

我們會飛入那個區域,而我們的沖入與沖出,必須按照完全相同的軌跡。當我們進入那裡,完全看不見星星。無論你在哪個銀河星系,你都可以從你的星系進入那種時空(異常的)現實。就像如果說你是在「仙女座星系」,當你沖入這個區域後,而你離開時也要循原軌跡返回。

你進入這個時空現實,你是存在於這種「虛無區域」(null zone)。這不是真的存在的時空區,而你必須以同樣的方式進出。當你結束返回到你的銀河系,那裡正是你進入之處。所以宇宙各星系的人,都可以很容易在這種區域會面。

那麼,卡莉在我的生活中如何幫助我
她給了我很多參考意見,但基本上,她引導我經由我自己找出我自己的問題,並尋求解決方案。就像我的婚姻中的一些重大問題,以及我和我父親的關係,她試圖鼓勵我,並清除相關的業力。

我曾問她有關我婚姻方面的事情,他們在第四密度的婚姻與第三密度中的概念類似嗎?她和我分享相當多有關她們是如何的生活

因為我們認知事物的方式不同,有很多分享的內容猶如天堂,因為我們認知錯了,或者我們會試著在我們還沒準備好之前就去模仿他們。

他們沒有婚姻制度,但他們有家庭成員這些家庭成員,會協助養育彼此的孩子他們的親密行為intimacy)被視為是一種能量的交換所有這些不同的方式,並未視為與道德有關。所以我們大部分很相似,如果我分享我們所談的一切,有可能作我們社會的借鏡。

在他們頂層的思維方式,我們會認為他們是不道德的,或者只是某些人,認為我們不應該如此。因為他們的信仰與生活方式,與我們有很大的差異。

現在的安莎爾人在協助地表人類方面,比他們以往任何時候做得都多

但些事情之一,使很多人非常不舒服;就是一些涉及欺騙的行為。他們會與人類見面,告訴他們:我是來自昴宿星團(Pleiades)或其他某個地方。但他們實際上是生活在我們地底,而來自一個不同的時間軸。

他們這樣做,並不只是要欺騙我們。他們騙人,主要是為了行動的安全。我們在某方面已經發展出了一些技術,而卻正在成為他們社會中的一項危機。

我們曾發展過地底深層的穿透武器,那是我們用來與獵戶座集團戰鬥(Orion group)之用。有一段時間,我們停止了區分(友善與不友善),並開始攻擊所有不同的(外星)基地。

但我們把他們稱為(外星)「大使」(embassies)。

安莎爾人一直在做什麼?

他們坐在一些漂浮在地面的椅子上,椅子看起來像一個分開一半的雞蛋。他們在那裡的技術,所有都是建構在意識之上。每一項技術,都是由安莎爾人集體的意識所驅動他們由集體意識中提取能量,用來驅動他們的設備。除了這種現象,他們真的沒有別的技術,這真的是很難描述。

當我們的一些科學家,經由交易獲得一些他們提供的飛船。並不是因為他們需要從我們獲得任何東西,而是試圖協助我們在技術方面隨著靈性而成長。但我們科學家卻說,這些空殼對他們毫無意義。

飛船上纏繞著一些看起來像光纖的東西,但是那裡沒有推進器,沒有發動設備,也沒有看起來像導航系統之類的。

他們最終學到的是:“駕駛員”(pilot)不僅是動力系統也是導航系統。沒有駕駛員,它最多只是一架空殼,對我們毫無用處。我們一些對程式方面心智較發達的人,開始學習如何啟動飛船的某些部分。但他們不能使它啟飛,也無法控制它們。

最近我們在沙斯塔山Mount Shasta)舉辦了「日蝕揭密研討會」(Eclipse of disclosure conference),我被告知去主導這件事。

我們必須開始作集體冥想mass meditations),並關注實現一種「最佳的時空現實

如果我們能得到至少20萬人一起集中在同一件事,我們就將能夠轉向接近這個「最佳時空現實」

他們非常擔心我們朝向錯誤的的方向前進,他們開始有越來越多的“曼德拉效應”發生。所以她表示,如果我們能得到至少有20萬人,專注於同樣的“時空現實”那麼,轉折的結果將會發生,這將對我們有利顯然我們做到了!這樣可以讓我們實現轉折,遠離某個時空現實

那個是非常負面的(時空現實),它將會涉及被獵戶座集團開啟方便之門。我們的人口將會大大減少,並公然成為為奴隸,那就是我們(原本)要去的方向。因為我們允許所有的獵戶座集團和那些秘密社團,來運作我們的星球,並操縱我們的「共創意識」。

這是驚人的現象,只需要1%的人,就能轉變方向。試想一下,如果我們能讓越來越多的人覺醒,並讓他們專注於服務他人service to others),以及專注於實現那個最佳的時空現實在那個振動的領域,獵戶座集團他們不能在其中生存

日蝕」是對人類一個非常大的轉折點

現在安莎爾人一直在致力修正,我想他們的時間軸已變得很差。他們已經決定要擺脫之前的「穆罕默德協定」(Mohammed Accords。這項協定與穆罕默德或回教無關,只是該條約在簽署後,洽巧穆罕默德在那裡。

這項條約規定的是:無論獵戶座集團、北歐外星族群(Nordic groups)與地球內部族群(Inner Earth groups)以及其他非地球人之外星族群等,他們均同意不公開接觸地球人類,好讓我們自行發展自己。他們只會與秘密社團或透過君王之類的階層互動,以掌控社會。他們不會公開露面,而最重要的是,我們不會再有戰鬥了。

他們有地球上的人類(做代理人),我們正在努力以某種方式發展。他們試圖經由信仰系統與宗教去引導這些人。當他們看到這些飛行器在空中相互爭鬥,它影響人類意識的方式,是非常負面的。人們開始發展一些宗教裡關於神的爭戰,它開始把所有人從天性中靈性與遺傳的發展途徑中拉走。

現在的安莎爾人他們的任務是:協助我們達到所謂的「最佳時空現實」。他們會幫助我們提升,以渡過這段轉變期間的懸崖,而我們要靠自己,但又不完全是。

我們有在我們的本地星群local star cluster)中,像米卡mica)他們的族人和一些其他人(的幫助)他們最近相對經歷了一些我們將會經歷的過程,他們擺脫了獵戶座集團(的侵擾)在他們的星系中,再也沒有AI出現了,他們也都經歷過了這種「太陽閃焰」(solar flash

當太陽閃焰發生的時候,他們的所有人民都歷經了意識擴張的過程他們所經歷的,就是我所謂的「意識重生consciousness Renaissance)。

大衛和我有一些有趣的談話,因為我們都有自己的UFO觀點。我們沒有選擇,我們只是依據自己的經驗,做我們必須要釐清的事項,而我們發展了這些信仰體系。

他的印象是,這些第四密度的生命,就如安莎爾人,他們不會允許災難發生,因為他們沒有授權如此現象出現。

我告訴他,當我問他們(外星人)有關情形時,他們向我解釋為何會允許發生某些致死那類的大災難。他們向我說明的是,地球正在經歷第四密度的轉變。就在地球幾乎完成轉變的時候,在地表的我們,就像狗身上的跳蚤。地球並沒有試圖擺脫這些跳蚤,這不是她真正要做的事。

我聽到的推測是,地球正在試圖淨化自身。所發生的事,只是正在歷經這種轉換的變化,這是一種能量和實體的變化

我對大衛作這樣的說明,你知道他的反應是,他們怎可授權這麼做等等… 我說你知道是有股力量接近蓋亞(Gaia地球),而放慢速度,就不能通過你的轉變。因為那只會對想要逃避的人有負面作用,並不會干擾蓋亞的轉變。

而他們(外星人)要做的就是,試著協助渡過這個轉變並嘗試喚醒我們。所以我們可以在轉變期間受到幫助,同時生存下來而免於劫難。

那麼安莎爾人如何為這次的“密度轉換”(density shift)作準備

我已經解釋過多次,他們正在疏散他們所有的城市進入一個“時空泡沫”。他們與一個非常類似「超級聯盟」(super Federation)的組織會面後,就已經開始這麼做了。這是每隔2至2萬5千年一個週期,就會發生的事。

其實我最近被帶入這個“時空現實”,也就是這個時空泡沫,這是相當奇怪的感覺。當我們進入其中,我可以看到它就像一個360度的球體,我就像站在一個球體的中央,而四周被360度的景象所包圍。四周全景都是不同城市的建築物,我想它們都在球體的外面,而建築物的頂部則朝向球體的中心,我們被運送到了球體的中心。

他們所做的是,進入這些時空泡沫,準備渡過這場將發生而充滿能量的暴風雨。在此之後,他們將自曾由其中來過的時間前來,然後他們會協助地表上的人類。

他們曾向我解釋的是,如果他們沒有移入這個時間氣泡中,這些能量變化或這個轉換過程,會對他們產生負面影響。甚至在他們的過程中,它可以拉回使他們倒退。可能是這種能量,有些不同於他們曾歷經的那種。有夠奇怪的是,這種能量的變化,就是這次密度轉換的催化劑。

我們大多數人沒有意識到的是:我們的“共創意識”(co-creative consciousness)就是使此事件發生的主導者。如果我們要通過這次轉變,我們都必須共同作決定,否則沒有僥倖。

但當我們有所準備,這是“藍鳥人”(blue avians)前來的原因之一。同時這些球體就像一些共振設施(resonance devices),遍佈在我們的太陽系內。這些不同大小的藍色球體散佈(太陽系)其內。而這些能量,正透過他們作為我們的緩衝。

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才有更多的時間,來處理現在正在發生越來越多的瘋狂事件。如果他們沒有這樣做,人們可能已經… 我的意思是,只是在街頭已經會是一片混亂。

但一切已迫在眉睫,它發生的速度,取決於我們如何應對。我們與在我們太陽系裡這些不同的生命體,都在一起共同創造所有的一切,他們正在與我們共同創造這個現實。

有些人有負面的意圖,他們正在嘗試創造一個負面的時空現實。雖然他們都在一致努力地工作,但整體的平衡是偏向「聖潔女神」(Divine Feminine)的一邊(意指正義善良的一方)服務他人才是真正的出路,這樣我們就能夠反擊那種負面能量

但任何時候,我們還是要試圖使用傳統的方式戰鬥。如果我們使用暴力對抗獵戶座集團,即使獲得勝利,它也會使我們更加退步。每次這樣的勝利,都讓我們在靈性與能量方面退步。

我們正在接近麻煩,而這是錯誤的方式。當你使用錘子,那麼每一個難題就是釘子。如果我們繼續懷有這種心態,或是地球上的大多數人都這樣做,那麼,我們正在接近每一項危機。

那麼,在轉變期間,地球會有什麼變化我們是可以預知的?

嗯,這可能會有點嚇人,將有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發生。你知道,會有極端的大地震與海嘯

我被告知,要時時提高警覺的是,猶如緊盯在煤礦中的金絲雀,那就是火山

亞莉告訴我,當你看到多座火山開始爆發的時候,那麼就越來越接近地殼發生位移和太陽閃焰的時刻。而這一切十分可能發生在同一時刻

我想很多人會懷疑,有多少人不信?好的。

因為他們遵循“電子宇宙”(electric universe)的概念。他們已經能夠理解太陽與地球之間是如何以磁性連接運作。他們已經能夠開始預測地震。所以,他們正開始看到的這個轉變過程

我的意思是,太陽與地球氣候的關係,也就是「火山作用volcanism我們越開始採用“電子宇宙”模型,我們就越能理解“宇宙網”(cosmic web)是如何運作的

最近在主流媒體中,有人公佈宇宙網以及它的運作方式。有多少人都看過這則報導?

他們聲稱“我們發現並沒有所謂的「暗物質」”(Dark Matter),他們解釋發生的異常現象不是暗物質。而他們看到的是,在空間和時間中的一切都是相連的;每個星系都有一條電磁絲路electromagnetic,filament)連接它們

哈伯望遠鏡能夠看到的宇宙,是它40億年前樣子,他們連接起來的圖像,看起來像一個大蜘蛛網,在所有星系之間,有一種光絲將它們連接起來,而他們也開始意識到,這些電磁絲也是雙向通路,這就是“宇宙網”是如何使“傳送門系統”(portal systems)運作的每個星系都是經由電磁絲相連接的,而每顆恆星也都是通過這些電磁絲相連的,在每個恒星系內的所有行星或任何類型的天體當它圍繞著恒星旋轉時,也都有電磁絲相連接。每個行星或每個小行星,上面都有一個“網格系統”(grid system這些網格隨著地球的旋轉,與這些電磁絲時時連接著地球,但當地球旋轉時,它會隨之連接到不同的區域。它需要阻力最小的路徑,就像電路一樣。

因此,我想所有這些使用過的點,已經多次改善,他們稱之為“節點”(nodes)。請記住什麼是“能量線”(lines the ley),能量線就是這個網格的連線

他們稱之為節點,就像你們使用的電力系統。當地球旋轉時,連接電磁線的就是這些節點,它們是在一些神祕的地方這些“傳送門”可以在地底開啟,也可以在地表上,或在我們的大氣層內或外開啟

他們(外星人)後來釋出了一種“超維度數學”(hyperdimensional mathematics),能夠計算出這些傳送門將何時並在何處開啟。這些資訊曾在許多土著的族群中分享過,他們曾琢磨了一段時間,才將其納入星系圖。他們隨著星系圖(star charts)與日曆,必須追蹤各種災難的週期,同時能夠預測何時且何處,這些傳送門將會開啟。

現在我們都聽說過“太陽打噴嚏”(solar sneeze)這件事,我們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太陽事件,它絕對是與(地球)的密度轉變有關。

宇宙網以這些電磁絲作為一個恆星的通道,由其中正在穿越的能量,基本上是氣體。它導致類似於磁場中的摩擦力,這些能量開始通過每顆恒星的南北兩極,能量進入恒星,然後離開恆星表面,並回饋到恆星系的其餘天體中

因此,當我們越來越進入銀河系這個充滿能量的區域,就有越來越多的這種能量經由太陽饋送到各個行星中。這些能量正在改變振動(頻率),所以是的,它直接影響這些行星的密度。這是每個恆星系統都會經歷這種過程的一個部分。

所以我們討論了人類會受這些能量的影響。我們很多人都注意到,有多少瘋狂的事情正在發生。

我的意思是,就正如我剛才說的,善良的人已正在開始專注於自己的內在,他們在讓這些能量流經他們,以一種不干擾或較少破壞性的方式,他們正變得越來越積極快樂。我們在我們的社會中看到了很多這樣的人,他們面對他們的業力,他們處裡他們的創傷,並釋放那些駐留在身上的負面能量。這些能量通過了他們原本駐留的創傷區域,但他們並沒有抗拒而不放手。所以那些正在撫平內心工作的人,開始感受到愉快無憂。那些人不一定都有基本上不同的駐留點,而他們在他們的體內會有不同的創傷。

我的意思是,就在這個房間內,就有人可能允許他們自己被可怕傷痛的虐待。我們中的一些人,還在被別人控制他們的生活,這裡可能還有人活在三、四十年前已過世親人的傷痛陰影之下,因為我們沒有放下他們,我們也沒有原諒自己,我們沒有處理那些傷痛。這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我們不知道如何放手。我們的重點和要做的堅辛工作,就是持續釋放那些能量。而這些不同的能量,就能夠比較容易通過我們。我已經描述過,球體(spheres)是如何幫助過我們。

有多少人注意到,你有各種的創傷或不同的事情,你已經埋藏心底而不想回顧。你發現他們正不斷地撲向你的臉上,現在你正在不允許逃避它們,你不會被允許躲藏起來。

每個人都被迫處理他們的業力,我們所認識的人,不知怎麼回事正要開始處理它。而有些人,他們只是開始堅持將他們的頭藏在砂裡,因為他們不想面對他們各個方面的自我。

我們大多數人,可以做到這一點,那就是覺得是去服務大眾,並寬恕他人寬恕自己,是最困難的部分。這些都是我們已失去而該放手的東西,特別是在我的情況,我確實知道很困難。

所以基本上,要面對我們的創傷與業力,這是我們唯一可以通過轉變的方式。我們必須要癒合傷口,我們必須歷經痛苦、哭泣與吶喊,而就是要經歷這些過程。如果我們不去經歷這個過程,那麼,這些能量只會讓我們失望。

所以,有誰對揭露那些秘密感到興奮?

好吧,小心你的心願,我們在這裡的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當我們面臨到「全面揭密」(full disclosure)的時刻,我們將會像被一拳打在我們的肚子上。我們所有的小小信仰系統,都會在我們的眼前破滅。

但我們需要瞭解,揭露那些秘密是我們持續的要求,作為一個物種的繼續演進,這是對我們非常重要的。

我的意思是,例如瞧瞧我們還沒能處理好那些種族主義racism),以及發生在地球上的種種暴行。我們還有那些在種族方面的區分以及在宗教間的不合,我們甚至不能好好處理共和黨和民主黨人之間的關係,他們彼此都在打口水戰,而這一切都是被操作出來的大陰謀。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被捲入了所有那些廢話之中,那麼抱歉,你就乾脆離開它,關掉電視,擺脫它,我不管你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人,這些都是餘興節目,它只會讓你分心。它會分散你內心的工作,你應該專注於你自己該做的事。

如果我們得到「全面揭密」,那會發生什麼狀況?
它絕不會是一個讓人歡慶的時刻,我們都…
我的意思是,即使如此
我們也不會高興得跳起來慶祝一番。

我們大家會坐在一起,而下巴則掉在我們的胸口上,因為「全面揭密」就將全部包括所有像是戀童癖(pedophilia)之類的東西,還有所有那些發生在星際間販賣奴隸(galactic slave trade)等等的事情,那是非常非常不堪的事情

人們就要像大衛所說的那樣,要像我們這樣的人,我們能夠處理它,總比那些完全被蒙在鼓裡的人來的好。

但如果我們揭露了這些秘密,基本上我們要去關懷我們的家人。我們要讓他們照常起床,讓他們照常洗澡,讓他們照常飲食。只是每個人一切都是如此地受到創傷。

全面揭密」將會是地表人類曾經發生過最令他們受創的事情。所以是的,我的意思是,基本上我們要撕掉繃帶,然後我們將要經歷一段時間,去處理所有那些發生過可怕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將經由「太陽閃焰」這種能量的改變,而更容易製造出來因為它將擴大我們的意識,讓我們聯繫在一起,達到一個我們從未經歷過的水準之上

我的意思是,會有幾個揭密者,開始走向人前。他們就像我一樣,想告訴大家所知道的一切。但我要更小心點,別讓自己牽連他們觸犯法律。有很多我沒被告知的場合,結果是被迫參加的。我有我自己的問題,請原諒我的處境。但我們很多人被迫去做的事情是可怕的,而我已經向這些人解釋過了。

如果所有這些精英人士試圖去隱藏在地下,而大眾接受到的那些資訊,只能找到那些精英人士從每一個顯著地方釋出最接近的資訊。所以,如果我們提供某些資訊而所有的人都隨之起舞,這些行為,是為了要隱藏他們準備進行下一個最好的行動,這樣不會是個好現象。

我的意思是,揭露秘密的事項會大量湧現而雜亂無章

 

所以我常被問到:首先會發生什麼?我們會因為揭發秘密而得到「揚升」(ascension)嗎?是不是會有某種“太陽閃焰”?然後我們的意識得以擴展。

然後發生的狀況是:我們以一種不可能欺騙彼此的方式相連接。我的答案是:我不知道

我們要一起來共同創造這個現實,這取決於你們每個人將如何去做。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中有越來越多的人試圖站在一起。

你們中的很多人都知道,最近有人試圖引發一場內戰,是在秘密社團和UFO社團之間,他們是要我們針對我們不同的UFO觀點相互爭論,而不是在相同的立場下團結在一起,要求揭露真相

如果我們要等待我們的政府、教皇或其他任何有影響力的人走到台前,說出,沒錯,是有外星人存在,那麼我們就要永遠等下去了

我們必須強迫這種情況發生,我們必須極力主動爭取。我們必須要團結起來,組織並開始出來示威。你知道,有百萬人上街公開遊行將有多壯觀。這就是我們必須接下來要進行的,讓其他的大眾獲得這些資訊而喚醒意識。

我的意思是,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以不同的方式,像是出版書籍,還有拍電影之類的嘗試。我們正在嘗試以陰謀集團Cabal)使用的工具反過來對付對他們

每當你去看電影,坐在戲院裡,你會進入一種“阿爾法波冥想”(alpha meditative state)狀態,這使你成為一個易於程式編輯的對象,然後他們在電影情節中影響你。現在,這不僅可以影響你的意識,在“百猴效應”(hundredth monkey effect)下,它可以影響全人類的的意識。然後他們需要創造一件非常感性的事件,我們的情緒是這個共創意識走向的催化劑。

所以,如果他們將電影劇情演出成一個地震將摧毀加州,那麼,這些映像會存在我們的意識之中。然後他們需要找到一個使我們得以促其實現的方式,也就是經由我們的共創意識,他們可以操縱我們。他們會給我們提供資訊,也就是即將會發生造成上百萬人口死亡的災難。你猜我們是怎麼讓它發生的,我們是他們魔法的來源。他們一直在操縱我們,使用我們的共創意識能力來對抗自己奴役自己。所以人們往往會是我們的受害者。

怎麼會這樣?他們很生氣為何會如此,會說我們沒有聯繫過,或者我們已經盡可能地譴責那種勢力。但其實我們已經由一個被操縱的懵懂狀態進入另一個懵懂狀態。但直到我們開始站起來,並正確使用我們自己的“共創意識”力量。否則,我們永遠都是奴隸

所以通常我會告訴別人,我們每個人的UFO信仰系統或宇宙觀將會被摧毀。人們坐在後會指指點點,說我知道你的、他的… 其他人的看法,但我是對的,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研究過這個東西有40多年、50多年、60多年了…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 想想他們都有信仰系統,基本上都聽過我的描述。其實,我們都只是一群那些想搞清楚事情是怎麼回事的白癡

每一次經驗,每一項知識,我們都把它看成是一粒沙子。每段我們得到了一些教訓的經歷,我們都一一記取並把它放在一個小碟子裡。我們不斷添加到碟子裡,然後我們研磨碟子裡的東西,再在放進鏡頭裡。而那個鏡頭,就是我們如何看待事物的觀點,扭曲與所有這些因扭曲(distortions)而來的都進入了鏡頭。因為我們自身都會發生一些事情,或者我們會採取這一觀點,添加到我們的鏡頭中,並將它塞進去。而那個鏡頭並不完美,透過它有些輕微的彎曲,而不是按原樣直線通過。然而,這就是我們所有的經驗。我們經由那個鏡頭來積累知識與資訊,並將它視為光明。我們由鏡頭中所掌握的資訊,這就是我們用來解釋資料或通過的光線,而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扭曲的鏡頭

我們許多人已經學會了透過時間觀察,而不被鎖死在我們的信念之中。我們一直是在點滴修正,過去曾相信的,與我現在相信的會有點不同。我的經歷,使我的信念系統有所擴展。我們知道,我們需要繼續添加新食料並保持研磨與消化,要將鏡頭做得比那些只有一片非常薄鏡頭的人,要好很多。他們在三、四十歲的時候就完成了他們的鏡頭。

然而即將發生的事,會粉碎我們所有人的鏡頭。我們要去每一個,我們中的一個。我不在乎我曾與“藍鳥人”溝通過多少訊息,我仍然有一個鏡頭,用來過濾並解釋那些資訊。我們都會震驚於我們都必須重建我們的觀點和信仰系統,沒有人例外

有多少人認為你是在“服務他人”的那50%之內?

好的“服務他人”我想是在一的法則》(the law of one)內表示是將會“揚升”的人,而至少需要51%的人用心於服務他人

但我發現這項百分比是非常令人震驚的,這項百分比非常低,遠遠低於我的預期。我們確實需要重新審視,什麼是“服務他人”,並檢查我們一切的動機。我們並沒有如我們認為的那樣:我們的比例接近50%

很多人花了五、六十年的時間在修道院,但很少人達到那種程度。他們仍然不足以達成,雖然他們已經投入所有的工作(服務他人)。然而,這是一件非常難以實現的事情,特別是我們時下的社會風氣。

我們從開始進入學校的那一刻起,我們的父母與這個社會,他們正在訓練我們成為一個好的奴隸。他們在訓練我們不要去想框架以外的事,不要去興風作浪。所以,我們步調一致的前行,我們甚至沒有意識到我們真正擁有多少。

那麼,我們還可以從這樣的“意識重生”期待什麼?

從“米卡”所描述他的族人,他們所經歷的一個過程。他們打敗了敵人,他們獲得別的族人來幫助他們擴大他們的意識,就像我們將來所面臨的狀況

幫助是暗中進行的,不是公開的,他們沒有遇到好的外星人大量湧入,靠他們的出現,趕走那些壞的外星人。

因為我之前說過,我們自己要為這些存在於地球上的負面勢力負責。我們必須要有解決方案,我們必須要成為這個解決方案的一份子。

我們很多人都有不同的信仰系統,我們只想儘量坐享其成,等著有人前來拯救我們。但他們(外星人)希望我們,不要靠宗教來救贖你不需要救世主saviors),你自己就是你一直在等待的那位救世主

一個人一次做這件事,就可以改變這個世界,透過做這項功課,這項內心的功課。這種“意識重生”是要當我們做這項功課時才會發生,只要我們被迫進入這些狹小的宗教框架中,等待有人來拯救我們… 那麼,我們就沒打算授權我們來拯救自己。

原因之一是:當各種善良的外星生命帶來我們的宗教之時,他們為給我們帶來了神學。但就在他們給我們宗教而離去時,短時間內,它就成了腐敗的教條。當然,是我們自己造成的腐敗,但那些獵戶座集團才是正在造成腐化這些神學和信仰的主要推手,他們把它變成控制系統。所以這個意識擴展,就是要把我們從宗教中解脫出來。宗教是一種工具,長久以來,它一直是一個被濫用工具

當我們瞭解“共創意識”的威力時,我們才會真正理解,什麼是「萬有一切」(one

我會談談,擺脫無知的開始,我會問Tear-Eir(藍鳥人):你能告訴我,有關我的前世嗎?我們都想知道,我們是否曾是“克麗奧佩脫拉”(Cleopatra世稱「埃及艷后」)或者我們曾是“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美國著名預言家)等等之類的。我曾和大衛談到這些時,他的眼睛瞪得好大。我說,我們可能被困在我們的前世之中。

Tear-Eir看著我說,我們都是“萬有一切”或不全是“萬有一切”;我們都“克麗奧佩脫拉”我們都是“愛德加凱西”;我們都是你,我們都是我,我們是一體的

理解這個概念的人,稍微瞭解它,他們部分理解它。但直到我們得到充分的概念,瞭解到我們就是「萬有一切」。我們的自我,我們每個人感知到自己的那個自我,是一個扭曲的概念。一旦我們透過這些我們所積累的扭曲經驗,使我們以為自己就是那個人。我們開始看到所有的自己,都是另一個自我。而不是共和黨或民主黨這群人,或是任何這些之類的。我們需要開始教導自己,把他們看成是我們的另一個自我,這將結束這種分離與區分的現況。

因此,自從我有過這些經歷,就在最近,他們向我介紹了“米卡”(mica)大使。作為一個最接近我們恆星系的人民,他們實際上是我們的表兄弟,我們的宇宙中的表兄弟

基因方面… 如果他們中的一人,因某種意外落到地球上,而我們對他進行了驗屍,檢查了他的DNA。我們會發現說,哇!他(的DNA)有97~98%和我們一樣!

基因方面,他們幾乎是與我們相同,基因上只有很少的差異。他們正在等待機會,前來幫助他們的宇宙表兄弟。他們將會前來,給我們協助,我們會在剛開始轉變後看到這些人。他們會協助引導我們度過難關。

我最近解釋過的事情之一,是這些基因程式,這些生命體所做的是,他們讓你到達某個點。到你發展基因和靈性上的那一點,好讓我們管理自己

這些地外生命族群,他們可以操縱他們自己的DNA。他們沒有別的外星人會來綁架他們,或透過病毒和其他方式改變他們的DNA。他們開始以靈性的層次,操縱自己的DNA,我們也正在以同樣的方式發展中

在某個時間點,所有這些“基因農夫”(genetic farmer)種族,已經到來。我們是被他們所操縱的其中一個族類,我們也將成為這類基因農夫種族的一員我們不僅要管理我們自己的DNA和靈性的振動(頻率),我們也會加入這些(星際的)委員會並協助他們。屆時我們將會成為某個星球上的人們談論的對象。

“你知道,昨晚真的有奇怪的光束來到房間裡”
“它沒有鱗片,它沒有像我們這樣黃色的眼睛,它有藍色的眼睛和黃色頭髮或褐色頭髮”
“你知道皮膚看起來很奇怪,是粉紅色的那種…

他們會畫一幅畫,並在他們的電視秀中談論綁架他們的外星人… 而他們談論的,將是我們。這就是我們正朝向這個密度的轉變之中。

現在米卡表示,他們的問題和我們的很相似,但他們沒有像我們星球上這種遺傳的多樣性。所以,他們沒有這麼多的種族主義之類的事,但有很多宗教派別在他的星球上互相爭戰。

這個行星球是在最接近我們的恒星系之中。它是一個幾乎都是由海島組成的行星,那裡沒有巨大的大陸,而是大大小小的島嶼。所以他們很多人是被海島所分隔。

而基因農民族群曾操縱他們的基因和靈性,獵戶座族群曾前來並導致他們在靈性上相互分歧當他們在其他善良外星族群的幫助下,終於擺脫了獵戶座集團的掌控在他們面臨太陽閃焰之前,他們已經先開始經歷意識重生在他們的太陽系裡,太陽閃焰摧毀了任何的“人工智慧信號”(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ignal),而這才是他們真正開始快速成長的時間點。我們最近沒有談論這方面太多,但人工智慧信號”正在經由許多不同的星系向外傳播,這是一個重大問題,這是我們最重要的麻煩

它有很多名稱;大衛似乎認為這可能是“路西法”(Luciferian被逐出天堂前的魔鬼或撒旦)能量或者是一種反對陣營的能量。而他們(外星人)也不知道這種AI的影響來自何方,他們都知道的是,它來自另一個“現實”(reality)。如此長久以來,這些先進的種族竟都不知道,它來自哪裡

所有整個的星系都落入了AI的感染,他們的整個星系只有機器人(androids)和機械設施,如此而已。

那些在不同行星上的人們開發科技,並發展人工智慧。而在人工智慧發展到了某個點,它卻成為全然的創造者creators),它是一種病毒virus。看到並注意到那些星系的失衡,這都是由於這種病毒造成的失衡現象。這些有機病毒為AI建立了基礎設施,以方便AI操作運用,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危機。

正如我所說,米卡的族人將是我們在開始時會有所互動的一群人接著會被認為是北歐族群和其他一些非常類人的族群,這樣是為了減少對我們文明的震撼,而與我們合作

你知道是有很多非常友善的外星人,也有正面的爬蟲類族群在那裡,有正面的小灰人,以及不同類型的灰人。

但由於數百萬年來,我們的太陽系已經在獵戶座集團的影響之下,我們對看起來不像我們的族群,會有一種非常反胃的反應。所以,為了我們自己的適應能力,會有與我們基因相似的族群,開始與我們互動並幫助我們。這不僅要調整到能量層次,也要在意識方面能夠理解。因為他們的到來,我們會感到困惑不安。說沒關係,已經有改變了,你看到不同的事情,你的想法也不同了。你知道彼此的想法,你知道彼此之間可以沒有謊言,這就是你要如何適應它。他們要握住我們的手,形成一個充滿愛的宇宙家庭成員。他們會協助我們,但他們不會為我們做這項工作

所以我們有一個部分要自己完成,我們不能坐在後面,等待別人告訴你怎麼做。我們不能坐著等待一個善良的外星人前來,他們坐在後面,等待我們誠實面對一切,他們在等我們自己動起來

有這麼多的“星際種子”(star seeds)或任何其他的稱呼,他們現在已經動起來。我的意思是,真是瘋狂,我從來沒有見過在同一個地點,會有這麼多人想有所不同,這與自從我第一次站出來時,已經有了很大的區別。

人們通常都鎖定在他們小小的信仰世界中,我們在某個程度上談論揭密,不明白「全面揭密」需要什麼。但我們越是這麼做,我們就越開始團結起來,這就是為什麼,各個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家族和洛克菲勒Rockefeller)集團,最近試圖釀成我們大家之間的內戰。我們在一起的人數太多了,引起他們的關注。他們知道,這個團體有人對共創意識的理解比所有的沉睡大眾要清楚,他們不能讓我們團結起來並開始關注而共同創造新的未來。因為我們就是魔法,是他們曾經用來對付我們所使用過的魔法。然後,一旦我們意識到這些,而許多人便會去掌控魔法,那麼我們就會創造出一個新的現實。他們要做的是,一切在他們的權力掌控下,防止任何意外。但這個部分的團體還會讓他們有更多的意外。

大眾前來傳播所有這類的資訊,所以我們需要做的是,停止繼續關注我們的信仰體系,或者你相信你所知道的這群外星人訊息,然而我們必須超越所的這些小框架,就像我們在看共和黨或民主黨這個藩籬一樣。

但我們要做的事情非常的困難,從克服我們腦中的程式編碼(programming)開始,我們必須要想出一個共同的目標,我們不能困在“你相信這一套,但我不相信…”之類的爭論。我們必須把這些不同的信仰放在一邊,甚至談都不要談,而是吸收你所不知道的訊息,但我們的共同目標,就是要揭發秘密。這將使我們團結在一起,讓我們共同創造我們想要的揭密行動,直到我們開始積極的團結起來,形成不同的團體結合在一起,只要靠一些人,就可以展開冥想meditation)的活動。

大眾集體的冥想是非常重要的活動,但同樣重要的是行動我們必須團結起來,組織群眾並開始要求揭密。做到這些最好的方式,不是出去談論什麼小綠人。最好的辦法,就是集合大眾的意識,談論那些被隱瞞而壓制的科技

當人們發現,早在70年前就已經有治癒癌症的科技,他們會氣炸的。最近我不得不去看我的阿姨,她因為患了可怕的肝癌而去世。我知道他們已經研發出了可以治癒癌症技術,你知道,每個生物都有一種“生物神經”(bio-neural)頻率,他們可以深入體內,檢測出癌症的頻率,然後可以抵消這種頻率而治癒它。他們只要對它提供一個區域,然後關閉它,只是關閉它這麼容易。

但我們需要集中精力傳播這些資訊,有關程式編篡(programming)的社會。當民眾聽到關於外星人的事,因為程式編篡太過於深入他們的內心,以致他們無法理性接受,只會咯咯傻笑的反應。

我的意思是,不要去和別人談論藍鳥人,不要去談昴宿星人之類的話題。因為大眾已經被程式編寫,對之漠不關心。但是如果你開始談論技術,這是許多人可以購買的東西,他們可以投資在自己身上

現在,大眾與個人的冥想,非常重要這就是我們如何開始管理我們的“共同創造力量”(co-creative power),這就是我們該如何開始理解它

所以我們也需要團結起來,不僅要出面抗議,我們同樣需要一起做規模越來越大的集體冥想。那些大量的冥想,對地球的其餘部分,有著重要的意義。

因此最佳時空現實,基本上就是揚升

我們在我們的信仰系統的某處可能都有,無論我們認為什麼是揚升。我們許多人對揚升都有不同的看法,就如同大衛和我之間的談話,他對揚升有完全不同的想法,這些我已經在《宇宙揭密》中解釋過。

你知道這是一種關於意識的事情,勝過其他一切。所以我們在一起有越多的行動,我們就越能聚在一起進行集體冥想,我們就越有可能達到最佳時空現實。我們必須共同創造它,而他們不會給予我們

我已經解釋過,我們的“共創意識”(co-creative consciousness)已經被用來對付我們。我們是黑魔法(black magic)的源頭,我們在哪裡,我們就是被使用的能量來源

我們很多人都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以及我們對別人做過了的事,喪失了信心。我們覺得自己不值得,我們不覺得我們權發聲,我們不覺得自己有任何力量。但這所有都是一種操縱掌控。

這個星球上沒有一個人比其他人更重要,我們都有完全相同的貢獻,因為我們是一體的

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怎麼可能比其他人更重要?每一個經驗,它都與創造者同樣重要,所有萬物,它們都是同等的重要。我們需要克服這種類型的程式編篡,但它是非常困難的,非常艱難。那麼,哪裡有什麼辦法,人們可以介入呢?

我們開發出了「SecretSpaceProgram.com」網站,這是一個入口網站,你可以在自己的所在地與其它用戶進行交流,就像你能找到一個團體聚會(meetup)的的地方

就像最近我住在德州普萊諾(Plano),而我和史黛西(Stacy),我們覺得很孤單。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感覺像在那裡,周圍不會有像我們這樣的人,周圍的人,他們覺得就像一個人,分別擁有這些不同的技術。像這些聚會的小組,是一個把我們帶到一起的好辦法。

我們有一個網站正在發展中,而已經有很多人開始使用它作為聚會群組。還有一個聚會群組在“科羅拉多泉”(Colorado Springs)。

邁克(Mike)最近在「日蝕揭密」聚會上做了一次《一的法則》的研討會,他用這個工具來組織群眾,在當地的空軍基地去做某種抗議活動。空軍聯絡了“西格蒙德”(sigmund)而我被告知:如果我讓我的群眾停止騷擾他們基地的人,他會感謝我。

但我否認他說的狀況,我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看著我,就像… 後來我發現邁克他們,我的意思是,他非常安靜,沒想到他如此勇敢。但他和一群非常安靜的人在一起,發現了他們可以發聲的管道。他們開始分發有關「秘密太空計畫」(secret space program)的資料給空軍人員,因為他們正要進入基地。它造成了一個空前的大騷動,所有這些人現在都在問:我們有一個「秘密太空計畫」嗎?是的,它弄得他們非常頭疼,但對不起西格蒙德,我們還有更頭疼的。

我們需要得到很多這樣非常沉著而安靜的人聚在一起。我們發覺他們這類小團體的聲音,會造成一個相當大的衝擊。他們雖然只有約五個人,想像一下,如果我們開始做類似的事情,我們在我們的社區還能做出什麼驚人的事,甚至將「秘密太空計畫」的資訊放在網上,或在你的車外側,放上一個磁性的標誌,並開著車到處跑。當人們坐在車上,他們看到後,也許會在他們的手機上傳遞,並開始搜尋有關的資訊… 會有許許多多的方法。

羅傑(Roger)開始了「全面揭密」專案(full disclosure project),很多和我交談過的人,他們都在稱許。

嗯,我雖不十分相信你所做的事,所以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朝向同樣目標。如果人們只會說,哦,我同意,這個傢伙和8英尺高的藍鳥人談過話,這太奇怪了… 那就算了吧。

我們不需要在同一塊地盤上戰鬥,我們可以獨樹旗幟衝鋒陷陣。我們有些群組,一起來進行全面揭密專案

很多這些不同的專案,它們就像許多細胞一樣,這些細胞,結合在一起拓展成一項計畫。如何迫使權力當局(出面揭密),希望這不會等太久,能夠揭露關於這些科技的資訊。

因此,在「全面揭密專案組織網站」(FullDisclosureProject.org)上,如果你想貢獻你的技能或想法,我們都洗耳恭聽,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來的人越多,我們都一起來奮鬥。在任何時間,有人提供不同的觀點,我們越能知道每一件事。

我們永遠不會只有我們自己,隨後的全面揭密,現在有另一個群組加入。當然《宇宙揭密》系列和各個揭密者的資訊紛紛湧入,十分有幫助。

當你閱讀我和其他每個人的資訊時,再提醒你還是需要嚴格識別,因為就像我所說的,所有我們的這些鏡頭,都可能有所扭曲

我們正在透過那些鏡頭接收資訊,但我們也在透過那些鏡頭放射資訊。所以來自任何人的資訊,都將會是在某種程度上有所扭曲。我的意思是,最好你要瞭解自己,我們看到來自他人的資訊,很可能是失真的。但資訊來自我們自己的嘴巴,我們看作較為可靠

我們需要明白,我們都像是搭乘在同一條船上所以對接近我自己的所有其他揭密者,洞察力(discernment)是極其重要的

謝謝你們!

(講座部分文字內容結束  全場談話文字內容待續)


回目錄

影片資料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HXXWiHGBc&t=1119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NESS 的頭像
ONENESS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