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燈塔層次的進階工作

更多關於門戶的事

在空間 / 時間裡通過能量體的能量流模型就是自給自足的系統。不過,從形而上的觀點去看這種能量管道,雖然在共同認知的實相或空間 / 時間的層次上,它確實是自給自足的系統,而在時間 / 空間的層面,它是一個開放的系統。 1

在邁向畢業的工作中,大我遊戲玩家可以假設能量體是個封閉系統,並成功地應用這個假設順利畢業。肉體基本上就像個能量場,底下有許多更小的能量場,像是器官與系統,同理,我們可以把能量體當作是涵蓋各個脈輪的較小能量場而構成的能量場。當大我遊戲玩家獲得了保持心輪敞開的能力,有了持續作出正面極性選擇的基礎,他便準備好以一顆平靜的心去面對畢業。畢業並不一定得用上智能無限的門戶。

然而,一旦成熟的大我遊戲玩家嚐到了意識內工作的喜悅,智能無限的門戶就會向我們招手,它還有針對進階工作的下一步選單。我們在前一章看到了這些選擇:靜心、祈禱,以及信心的發展。

在工作這些菜單上的選擇時,大我遊戲玩家大半是在我們社會中的宗教和靈性舊有概念裡頭工作。是的,上天的指引是請求來的、門戶正被使用著。但是大我遊戲玩家會把他自己看成是懇求的人,而不是共同的創造者。

要更進一步前進,我們必須強調能量體場域的開放天性,同時強調大我遊戲玩家的共同造物者身分。但我們展開這樣的進階工作前,我們需要完完全全地釋放陳舊的痛苦。假使我們還辦不到,星際聯邦建議先停留在第十章曾討論的主選單選項上。

徹底釋放舊有的痛苦可是個挑戰。它要求我們改變。一方面,我們記憶中的痛苦都很熟悉,甚至是我們自我 - 定義的一個舒適部分。我們想著:「我是擁有這些痛苦經驗的人。」那樣的思想路線會保留這個痛苦。當我們一再地寬恕、寬恕、寬恕,我們陳舊的自我認同保持痛苦的活性,讓陳舊的痛苦一而再、再而三地回來。唯一破除這種循環的方法即是改變我們的自我認同。

所以,在大我遊戲玩家選擇更進一步,探索門戶進階選單上的選擇,如通靈、療癒和神聖性愛時,他需要與舊有的痛苦和好。在我們西部片的風格中, 大我遊戲玩家會將手游移到他的左輪手槍上頭,然後說:「好了,苦難先生,給我上馬,滾出這個小鎮!」

大我遊戲玩家已經在全心全意敞開心輪時,愛上他自己了。因為大我遊戲玩家用跟以前不同的方式看待自己,雖然這經常無法遏止來自崁入的舊有痛苦能量流,到底少了什麼呢?那就是願意不去參照這痛苦,重新定義自我。 Q'uo 群體說:

「該是時候放下那塊結晶化的痛苦了,這痛苦實則是情緒、精神或心靈上的痛苦。妳們會曉得這時間何時降臨。我們無意鼓勵你們催促自己。但是,能收割這樣結晶化的痛苦,領悟它、感激它,並且繼續前進的人確實是智者。沒有必要攜帶著你背後龐大的包袱,它是你今世累積的痛苦。」 2

那麼,根據星際聯邦的說法,大我遊戲玩家的挑戰是,捨棄那個包括所有陳舊東西的自我人格。他不再是那個生病的人。他不再是那個找不到好工作的倒楣傢伙。他也不是那個關係不順遂的人。他是個新生命。

這對某些人來說很恐怖。雖然這是合理又必要的下一步驟。而我們大我遊戲玩家,一定能做到這件事!雖然,正如 Q'uo 群體所言,我們需要知道自己最後一步的時間在何時。但在我們進行魔法工作前,成長中的大我遊戲玩家會明智地等待那內在的催促說:「我準備好成為!」( I am ready to become

 

與魔法人格一起工作

魔法人格的三個面向:力量、愛與智慧,這麼稱呼是因為了讓注意力放在每一 個面向,以發展行家的基本工具 —— 也就是它的自我。它絕對不意味著一個 (只)有三種面向的人格。它是一個統合的存有、一個第六密度的存有,相當於妳們所稱的高我;它同時是一個具有龐大多樣化經驗與細微情感的人格。

給與新手這三個面向,不是為了讓他濫用這些專業工具,毋寧在愛與智慧的中心平衡地使用這些工具,然後為了服務而去尋求力量。 3

大多數人想到魔法( magic )時,他們會想到魔術師在舞台上,耍弄著花招,揮舞魔法杖,然後拎出帽子裡的動物。那可不是星際聯邦說的魔法。

那也不是基於自然、沒有極性之分的威卡巫術( Wicca )或是自然魔法。威卡巫術練習可以是非常感人的,而它們的療癒屬於正面極性。不過威卡巫術會隨著所有自然的節奏移動,它的魔法是平衡的,而且屬於中立的極性。

那也不是非常負面極性的黑魔法,那是缺乏獨創性、抄襲白魔法而來的,每一件完成的事情都是反方向地操練白魔法的慣例。

那也非黑魔法的 分支 —— 食 譜魔法( cookbook magic ),以負面極化的巫術和神秘的成分製作藥水,想要用來影響人們或是事件。

它更非同屬於負面極性的交感式魔法( sympathetic magic ),一位女巫用幾根頭髮、一個私人物品或是特別塑造的人形娃娃,以引起特定目標的某些改變。

更確切地說,星際聯邦所說到的魔法一般被稱為儀式白魔法,源自於中世紀基督教神祕學校的傳統。白魔法不像其他分享「魔法」之名的練習形式,白魔法高度地正面極化,它的基礎是祈請造物主的某些面向。這種練習與物理層面完全無關,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形而上層面完成的。

當唐.艾爾金斯問 Ra 關於白魔法的問題,他將魔法師的能耐定義成「隨心所欲地在意識上創造改變的能力」 4 ,並且詢問這個定義是否可接受。 Ra 群體回答:

或許可以參考你之前的詢問,才能更理解這個定義,它同樣位於此次的工作中,主題是未顯化自我。在魔法中,一個存有在身、心、靈上工作其未顯化的自我,混合的比例取決於工作的特質。

藉由增強靛藍色光芒能量中心的活化作用,可以促進這些工作。靛藍色光芒能量中心,如同其他能量中心一樣,由自身的經驗餵養,但他需要某種食物的程度遠超過其他中心,而我們曾經稱呼那種食物為『人格的鍛鍊。 5

這又讓我們回到這一節開端的引文:「在魔法人格中,大我遊戲玩家已鍛鍊好自己的人格,並完成意識內的必要工作,以充分發展力量、愛與智慧的機能。」

最熟悉的白魔法祈請儀式是基督教的聖體儀式或聖餐儀式。這是由一位司祭祈請耶穌基督臨在的儀式。一旦司祭已祈請這個臨在,他與他的會眾在分發麵包與酒時便分享這臨在,麵包與酒在此時完全充滿基督的精華。這種信仰即是:「轉化參與者的生命成為嶄新的存在,然後他們可以展開充滿基督意識的新生活。」

在本書內,我們不會討論該傳統的任何細節。想學習更多關於白魔法的傳統,我們鼓勵大我遊戲玩家去研讀 Ra 群體在《一的法則》前四卷 6 的討論,還有威廉.巴特勒( William E. Butler )的作品,他是一位二十世紀的英國魔法師。

不過,我想要討論 Ra 群體的觀點與巴特勒書中的魔法,也就是大我遊戲玩家的魔法人格發展。根據星際聯邦的說法,這是智能無限門戶主選單的選項之一。

什麼是我們的魔法人格?星際聯邦說,那是他們稱呼我們較高自我( Higher Self )的另一個名字。他們表示,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高我。高我就是我們從空間 / 時間的條件,未來會怎麼思考的觀點,是另一種版本的自我。 Q'uo 是這樣描述高我的:

『我是』( I AM ),也就是你的核心,它學到愛、智慧以及睿智的慈悲。當你已經將這些課題學到了沒有任何重大扭曲的程度,你轉向並穿越時間,送給你自己一份禮物。

在第六密度裡,最後在該密度中期,有一個點不再具有任何的極性。當靈魂達到這個點,充滿了合一、智慧與慈悲,這個第六密度的自我在第三密度的自我裡面、在深邃心智中放置魔法人格,包含即將到來的偏好,已實踐的命運,以及服務他人的美麗與精準度。因此,魔法人格或高我,是自我最後保留極性的殘餘部分。當你處理根植於極性的世界幻象時,這份禮物會極有幫助。 7

在這一章的後續段落,我們會討論星際聯邦對於通靈、療育和神聖性愛的看法。這三個門戶主選單上的選擇的共同點是,它們都需要大我遊戲玩家謹慎又有自覺地移動進入自己的魔法人格。一旦通靈、療癒或是做愛的「工作會期」完成,大我遊戲玩家有意識地放下他的魔法人格。

為了召喚他的高我或魔法人格,大我遊戲玩家設定他的志向與意圖。他可以用一只戒指或其他的信物,用來象徵從日常的人格到魔法人格的刻意轉換。或者他可以指示作個身體上或想像出來的手勢,這也是我用的方法。我想像自己從頭上罩住我的魔法袍。當我的「工作會期」完畢,我觀想從頭上拿掉這件袍子。

為了讓意識心觀想高我的程度更真實,大我遊戲玩家可能會花一些時間設計他的魔法袍。或者,舉例來說,我的魔法袍由一件美麗、流動的白色長裙構成,在高腰的位置收束至胸口,被髮帶襯托得更顯眼。我這些日子的頭髮已經剪短了,我甚至觀想頭髮變長,如波浪般茂盛地長及背部。這樣的魔法人格非常真實 ! 為它穿上合適的衣裳很好。

 

大我遊戲玩家使用的儀式

當然有很多、很多靈魂並未感覺到參與團體儀式來純化、淨化魔法人格的渴望。對這樣的存有來說,機會就在於為自我創造一些儀式,而在許多例子中,這種嘗試是很好的想法,也做得很好。許多朝聖者的儀式僅與非常謙卑、普通的事物相關:在簡單的一餐裡,杯子與湯匙麵包的位置;整齊清潔的個人物品;一個人在跟別人見面前閃過的想法,並榮耀那位存有。這些都是個人儀式的例子。 8

在白魔法的文獻中有許多團體的儀式。除了聖體儀式,還有許多用以淨化、療癒和其他服務他人導向之目的。白魔法師運用這些儀式還有其他東西,曾經常在幾個世紀裡重複差不多沒有改變的形式。這種重複性與穩定度允許某些來自內在空間的無形存有加入儀式,因他們生前也使用過這些儀式。

大我遊戲玩家可能會發現參加聖餐儀式或是其他團體的儀式是有用的,像是共濟會( Masonic Order )。他也會發覺創造自己的儀式是恰當的,在自創的儀式中以持續地調整自己日常的意識狀態為目標,這個目標包括了紀念他自己提供支持的目的,以及強化他與魔法人格或高我連結的能力。我再強調一遍,這類儀式的祕密就是重複性。當大我遊戲玩家重複他自創的儀式,儀式便開始有了自己的生命,然後變成對大我遊戲玩家更為有效率的資源。

我和我丈夫一起發展出自己的私人儀式已經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了。我們每天分享禮拜的時光,以早課( Morning Offering )開始我們的一天,並以蓋亞冥想( Gaia Meditation )作為一天的結束。

早課的目的是給予我們關於當天的靈感,以一種嶄新的神聖覺知展開每天的日常生活。

蓋亞冥想的目是觀想地球上的和平,在我們心中感受愛與和平,並且每天繼續 看顧蓋亞 —— 我們的地球母親。

另外,我會在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後馬上獻上個人的祈禱儀式。

這三個神聖的時段以蒙福的紀念建構我的一天。

不過,這樣的儀式有時候沒辦法讓我一整天維持同樣的頻率。所以我建立了自己的習慣,幫助自己做到這一點。一方面,我已辨認出在我的環境裡反覆出現的幾種聲音:附近鐵軌上的火車汽笛聲、電話鈴聲、門鈴響的聲音,我們的消防隊在中午的笛聲跟重型設備後退的聲音。

當我聽到其中一種聲音時,我會停頓片刻,肯定自己是太一無限造物主的孩子,也是愛的造物。我重新設定一天的噪音,把它們當作是提醒的呼喚,於是我可以在聽到這些聲音的時候,用愉快的心情取代惱怒,在我進入短暫的靈性練習時,我消除了惱怒。我運用電話鈴聲或是門鈴聲來提醒自己將要迎接的靈魂是造物者,我準備好自己在靈魂層面與他分享能量。

每一位大我遊戲玩家可以辨識出在他自己環境中經常重複的聲響,並設定出自己的調頻儀式來予以回應。這是使用儀式來支持魔法人格的好例子。

其他儀式則可以集中與日常活動連結,如吃飯跟洗澡。我總是會在進餐前以非常簡短而發自內心的感恩禱告說:「謝謝你,上主。」我感謝動物、蔬菜和我吃的其他食物,因為牠們犧牲生命,我才得以溫飽。我在自己所有的水杯上都貼上「謝謝你」的小標籤。而我喜歡安置刀叉、餐巾與湯匙,小心翼翼地不讓進餐變得倉促或是草率馬虎,而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在浴缸裡,當我洗澡時,我使用水具有的魔法與電磁屬性協助祈禱,祈請天使的幫助與療癒。

我丈夫吉姆是我見過最恪守儀式的人。他的工作是照顧草坪,過著忙碌的辛勤勞動生活。不過,他在行進、修剪、整理花園與去除雜草、蓋牆壁時總是有著節奏感與儀式性。即便在他的卡車裡,當他需要轉彎時,當他準備旋轉方向盤時,都有一套準確地舞動手腕的方式。他的行動方式藉由工作過程已經變成了舞蹈,而且他心境也保持沉浸在一切萬物的神聖本質裡。

來我們家的客人有時會針對整潔的環境評論一番。我們的家具和物品通常是磨損破舊的,不過仍各得其所。吉姆和我兩個人都強烈地感覺到,為我們的物品創造美好的空間、並且榮耀這些空間,會讓這些物品更能充分地成為我們環境的魔法元素。就連打掃與洗衣都按照儀式完成,所以一切萬物都是我們增長覺知的觸發因素,我們覺知到萬物的魔法本質,也包括我們自己。

所有這些事情都可以在無人覺知我們正在做它的時候完成。它們不會顯現出來。所有工作已經在我們的心智裡完成了。當大我遊戲玩家想要運用我們在地球母親身上的每一分鐘進行靈性上的進化與發展時,它們都是我們的選擇。

再次地,每一位大我遊戲玩家可以選擇為他做的事情注入神聖覺知,祝你玩得開心!當你選擇了某些觸發因素來進行意識的工作,那麼要貫徹始終地重複你想出的小小儀式。幾個禮拜後,反省你的態度。讓你對生活的感覺變得更愉悅是很有可能的。那種和悅的心態是讓你敞開心胸過生活的偉大協助,就像你已成為的大我遊戲玩家一樣。而且亦會使你在呼請自己的魔法人格或高我時能夠快速地搭上頻道。

 

通靈

你詢問什麼樣的人應該通靈,而什麼樣的人不應該通靈。首先我們要告訴你,你們每一個人都是通靈管道。沒有人不是管道;沒有任何生命不是一個經過傳導的存在。我們在此的用意是,你們每個人的內在都攜帶著深沉與無意識的力量,它既非善良也非邪惡,而是儘可能地去深化經驗。

學生能辨認出當下時刻的深度愈多次,那靈魂管道就以更偏好的方式,更專注的方式、更有能力的方式來服務全體、傳導無限造物主的愛。

生命是堅實的,有時則是獻給太一無限造物主的笨重禮物,然而一個人需要的每個笑聲、笑容、每個鼓勵或鐵錚錚的事實、每一個做出的努力,皆如同許多美妙的緞帶,包裹與裝飾送給造物主的禮物,使它變得穩當又貼心,這就是一個管道的生命。 9

在我討論正規的通靈( channeling )以前,我希望先提到,最重要的是,星際聯邦堅決主張我們所有人都是管道( channels )。無論我們開口說了什麼,我們都是活生生的管道。當我們說話的時候,我們的管道會不會充滿著愛與幫助的話語?那永遠都是我們的選擇。

身為大我遊戲玩家的我們會認真地看待自己。我們曉得自己是一種強大的管道。當星際聯邦一說再說時,我們也知道,我們是神性原則的一部分。我們每一個人都統治著自己的王國。假設我們批判某個人,發現他不夠好,那種批判的能量就會出在我們與他的互動中。要是我們慈悲寬恕某個人,那個人就會被原諒。

既然我已經在之前提到這個概念,在此就不加贅述了。不過,在討論正規的通靈前,對我們大我遊戲玩家來說,有這個提醒也不錯。我們需要發展持續的覺知,覺察什麼東西正流過我們的管道。我們要透過成為這世界的美好一部分來極化自己。

 

誰應該成為通靈管道?

在任何靈性導向的服務裡,活出自己傳達的訊息的責任,與成為管道的榮耀是成正比的。那些不想負起責任嘗試活出自己所學知識的人,最好以任何其他方式去服務無限太一,傳導歡樂與幫助給窮困的人們。許多人需要食物、毛毯、衣服、避難所 ; 因為在你們疲憊的世界裡有著身體的冬天,肉體會受凍。最美好的話語也沒法溫暖這樣的身軀,毋寧成為較簡單的款待與信心管道,提供溫暖的處所給這些哀傷、疲憊的身軀。 10

由於星際聯邦唯一的聲音是透過通靈管道把他們的概念翻譯成文字,我們會預期他們鼓勵所有的大我遊戲玩家成為正規的通靈管道。但是,事實正好相反。雖然他們認為所有的求道者都早已是管道,祂們只請求那些無法抗拒「通靈是他們畢生工作」這種感覺的人來學習正規的通靈服務。

一位大我遊戲玩家選擇開始正規的通靈是在自找麻煩。只要大我遊戲玩家單單透過與自己的指導靈之間的紀錄來提醒自己,他被考驗的可能性就不會增加。當一位大我遊戲玩家決定為了他人提供有益的靈性資料而成為管道時,他在文字的正式意義上已經算是一位祭司了。

一位求道者閱讀聖經來領會先知以賽亞或耶穌基督的話,傾聽它們。他可能會被他們影響。同樣地,一位求道者閱讀你通靈的資料,並且以同樣確切的方式傾聽它們。我請任何一位大我遊戲玩家想想這個關於通靈的問題:「你準備好承擔那種責任嗎?知道你被研讀自己資料的求道者當成以賽亞或耶穌,你覺得自在嗎?」

我從 1974 年開始成為通靈管道。在那三十多年間,我覺得我已經學到很多如何做好通靈管道工作的方法。我覺得自己並不是真正地傑出,因為我知道,在每一次通靈工作過程後,我沒辦法捕捉並表達出在通靈時流經我身上的所有概念,甚至連三分之一都不到。

我必須忍受那一點。當我經歷它的時候,在這些概念裡有無限多的資料,但文字蘊含的表達是有限的,而我試圖以文字轉譯我接收的概念,那就是通靈的特色。

可以這麼說,通靈就像學習彈奏《筷子華爾滋》( Chopsticks )或創作一首「玫瑰是紅色的,紫羅蘭是紫色的」這類的業餘情詩一樣容易。

另一方面,「通靈很難盡善盡美」也是一種值得信賴的說法。經過這些歲月,我覺得自己變得勉強能勝任星際聯邦的管道。我熱切地持續學習!我可以作證,通靈是非常難的工作。

在開始學習通靈之前,必須先放下所有的小我( ego )。在通靈時,執著於擁護任何特定結果或個人對訊息的偏好都會抹殺成果。

此外,通靈會讓大我遊戲玩家受到居住在地球內在次元的負面導向力量更大的關注。正如星際聯邦和許多其他正面極化的力量隨時等待正面導向的大我遊戲玩家透過智能無限的門戶與他們接觸 ; 也有許多負面極性的力量盯著地球現場,準備提供抗拒任何正面之光的力量,基於負面極性的本質,那是該力量運作的一部分,不僅僅提供負面導向的訊息給索求它的人,也致力於消除任何對抗它們目標的正面之光力量。

這可不是雙向道。正面極性導向的力量就像星際聯邦那樣,不會提供抵抗負面極性力量的通靈內容。

而且最後,許多通靈管道會過早死亡。許多人都有一些健康問題。這背後有三個合理的原因::

首先,通靈過程本身對肉體相當艱難。身為與 Ra 通訊的出神管道,在那幾年,我每次工作集會之後都會掉兩三磅的體重。整整三年我都沒有超過八十五磅( 38 公斤)重。唯有當我離開 Ra 通訊之後,我才恢復原本的體重。對尋求節食之道的大我遊戲玩家來說,這也許聽起來是好事。但是,我吃得甚至比以前任何時期要多,體重卻仍然掉下來,這樣的情況會讓一個人更容易生病與感染。

其他的出神管道報告則相反地造成體重失控上升。那也不健康。

其次,任何一種通靈皆會產生大量的書面資料。在形而上方面,通靈管道得願意用餘生的時間根據他通靈來的訊息內容原則而活,這是絕對必要的。假若該管道不想要一直做這樣的努力,他的管道就會開始產生混合的極性,因為他正在解除他自己做為器皿的和諧程度。如果有人想要成為通靈管道,就必須做出一生的承諾,執行他說的話。

第三,在傳導正面導向資料時,通靈者緊靠著光站立。而站在這強烈的光中, 投射出銳利的陰影。這會吸引那些想要發出超心靈問候的負面存有注意 —— 設法利用 Ra 群體所謂的「光之盔甲縫隙」。

大多數的大我遊戲玩家在這種情況會遇到順著他們的小我而行的誘惑。由於星際聯邦的通靈資料僅限於關注靈性的原則,當求道者向訊息來源詢問像是未來災難這類特殊事件時,這種誘惑便會襲來。要是通靈管道順著這誘惑回答這些特殊問題,管道的調頻就會偏離,那麼這個通靈管道就會選擇另一個訊息來源。那樣的訊息來源就會是負面導向的。新的訊息來源完美地仿效了原本正面的訊息來源,興高采烈地討論未來的災難。而原來的正面訊息則被汙染。真光被關掉了。

在幾個工作坊的學生沒聽我的指示而變成精神失常之後,我於 1996 年停止教導通靈。我確實覺得自己沒有必須的安全措施來提供這樣的教導。

我已經在最近這幾年改變自己的想法。當我寫這本書的時候,我展開了一系列的密集通靈課程( Channeling Intensives )。我希望能留下自己從通靈學到的東西,讓未來的學生也能運用。你可以在我們的網站上找到第一階密集通靈課程的內容。我們有詳細的說明,如果你對追求通靈天賦感興趣,請參酌這裏的課程資訊。

參與密集通靈課程的人必須非常努力地準備。他們已經對這種服務他人的方式作出一生的承諾。有這麼一批謹慎準備跟努力的學生,讓我們看看星際聯邦是否能在愛 / 光研究中心( L/L Research )發展出新一批正面極性的良好通靈管道。

正如我在我的書《通靈手冊》( Channeling Handbook 11 )說的,一個管道必須準備好為他相信的事情而死、也為他相信的事情而活。在門戶主選單上的選擇,唯有這一項,我會建議你跳過,除非你完全有信心,相信這個終生對通靈的承諾是你自己可以成功履行的合約。通靈可是風險事業啊!

然而,如果身為大我遊戲玩家的你發現自己受到召喚,確信要成為一個正式的通靈管道,那麼這裡有一些指導原則能讓這項工作更有保障。當你在學習通靈時,或是在學習通靈之後,首先要承諾與穩定的團體和資深的通靈管道一起工作。

不要光靠自己,或只有兩個人通靈,除非你是跟內在的指導連結。與外在接觸的通靈,像是外星訊息來源,這類的通靈團體必須至少有其他兩個人組成,他們的作用就像通靈管道的電池,也能使進行通靈的團體之能量普世化( universalize )。例如,在與拉( Ra )群體連結時,我總是跟吉姆( Jim )和唐( Don )一起工作。愛德加.凱西( Edgar Cayce )則是與他的妻子和祕書黛薇絲小姐( Gladys Davis )一起工作。

你要深思熟慮地選擇自己參加的通靈圈子。通靈管道的作用是將收到的概念翻譯出來,讓訊息透過通靈管道傳達。不過,那些給出來的概念是針對團體的頻率,以及該團體對淨化的共同努力予以的回應。通靈資料並非單單來自通靈管道,它是受到整個尋求團體為了通靈集會而聚集的頻率牽引。

而且,最後,如果你已經像個大我遊戲玩家那樣決定這個主選單上的選項,絕對、絕對不要「自己一個人練習」。通靈的確因為重複練習而進步,但絕對要對正規通靈「絕不獨自行動」的原則充滿信心。只和你的團體一起練習。

總而言之,如果你想要記錄自己內在指引,那是安全的工作。但如果你想要成為正規的通靈管道,與其他人分享你的工作,就要把你的小我放在門外。你要準備好過著清修般的生活。並且尋求一個擁有可信的資深通靈管道的良好團體。 預計會花上許多年學習如何成為恰當的合格器皿。你還要知道你的麻煩 —— 你會經常收到超心靈問候,也會有其他的不便。

這麻煩是值得的嗎?我只能就自己的部分回答 —— 值得的!幾乎每天都有人 寫信感謝愛 / 光研究中心,感謝我們仍在進行的通靈實驗產生的靈性導向資料。我充滿喜悅並衷心感激有這個機會做為一個通靈管道,為至高至善服務。對一個真心受到呼召,以通靈管道作為服務方式的人來說,這是美麗的人生。

 

超心靈問候

超心靈問候大多是由來自內在次元的存有發出的,它有著擾亂靈性進化的意圖,並且嘗試造成一個存有停止前進一步,由於內在的質疑與苦難迷失進入旁路。

根據這個定義,你也許會發現超心靈問候是個被誤用的術語,而且你們大家經常濫用這個術語。可是,如果能把一個人的焦點拉回,回去檢視你的能量體是怎麼樣的,檢視它們如何經驗你和你的思考過程,超心靈問候的概念或許可以重新定義為超心靈阻抗,而且也可以被擴大成你的能量體經驗抵抗的各式各樣方式。 12

在大我遊戲玩家覺醒、並且開始極化時,免不了會收到來自無形層面的負面極性存有送出的超心靈問候。當一位大我遊戲玩家朝向服務他人極化,他開始會表現得像光的源頭。就像飛蛾撲火那樣,這種光也會吸引那些服務自我的能量體想要熄滅光的信號,藉由終結或征服的手段。

你可能會對「超心靈攻擊」( psychic attack )這個術語比「超心靈問候」( psychic greeting )來得更熟悉。星際聯邦比較喜歡用「超心靈問候」這個字眼。這個說法強調的事實是,負面存有並非惡意地攻擊正面存有,只是有系統地提供機會動搖正面極性的途徑。這類問候可能感覺像是猛烈的攻擊。然而,在這種超心靈問候背後卻有著冷靜、具有邏輯性又不屈不撓的智能,而不是出於一時衝動和急躁。這種負面的存有看準了每個人身上「光之盔甲」的縫隙,然後提供能量以擴大這些縫隙。

當大家想到超心靈問候時,總是會認為那是來自外面的存有。不過,星際聯邦說大多數所謂的超心靈問候,實際上是大我遊戲玩家自己人格裡有著超心靈阻抗的事例。

當大我遊戲玩家開始成功地朝著正面極性極化,改變也開始在他的能量體上發生。這些改變要求他釋放「我是個受傷的人」這個舊有定義。大部分對自我的陳舊定義都與記憶中的痛苦有關。我們身上都有很多古老的傷痛。這種痛苦必須被經歷、平衡、釋放並拋諸腦後。 Q'uo 群體說:

「有許多方法能在當下時刻,在嵌入的痛苦中發現回音、反映或是一個聲音。而這些聲音中,有一些對能量體訴說的聲音會是那些負面口吻的聲音。那個負面的聲音會巧妙又明確地被精心製作,恰當地放進當下時刻,導致分心或抗拒的經驗。」 13

這就是為什麼對大我遊戲玩家來說,找出並釋放嵌入記憶的痛苦是這麼首要的工作。這類隱藏的痛苦提供簡單的目標給心靈抗拒的媒介,這些媒介位於能量體與人格之內,也在自我之外。

有些超心靈問候的確來自一個單獨的人格,該人格獨立存在,無須依賴這位大我遊戲玩家。通常這些問候之所以發生,乃是因為大我遊戲玩家開始接近智能無限的門戶來提供各項天賦,例如純粹放射存在的光輝、通靈或療癒。超心靈問候是左手途徑的讚美。如果你收到一個問候,你就知道自己走對路了!你正在大大地極化,靠光靠得夠近,才會產生一個銳利又顯而易見的影子。

一個第五密度的負面導向存有很少會在人間送出超心靈問候給大我遊戲玩家的肉身。一般來說,一個第五密度的負面極性存有會遣送他的第四密度學生來送出問候。而通常問候的方式是某種形式的誘惑。

就極性的情況而言,我們每個人的人格都有些弱點。而通常的弱點就是地球人群的各種惡習:暴食、懶惰、嫉妒、憤怒與恐懼。恐懼有很多形態,例如,別人可能會對我們有反感,我們也許會喪失自我的認同或是失去物質上的舒適。大我遊戲玩家可能會被這些事情、或其他事情影響,容易在正面靈性進化的過程中分心了。結果就是大我遊戲玩家暫停了他自己極化的過程。他撤離大我紙上遊戲,直到他獲得平衡、想起他的意圖,並且再次變得無所畏懼為止。

超心靈問候的形態有時候與肉體有關。一位將心思固定停留在正面的大我遊戲玩家不易受到情緒上的誘惑,但一個擁有虛弱身體的玩家可能就會經驗到許多不尋常的疾病了。

雖然燈塔層次的大我遊戲玩家是最可能接收超心靈問候的人,不過選擇從全球夢境醒來去進行正面極化的任何大我遊戲玩家,都將在某種水平上體驗超心靈問候。

當大我遊戲玩家開始冥想、祈禱然後使用門戶通往智能無限時,他會開始經驗這類心靈上的抗拒與問候。而他要是決定來到像愛 / 光研究中心這樣的地方,在這裡,有著發展多年,得到大家認同的愛與光源頭,他可能會發現自己體驗到很多抗拒到那裡的念頭。我們有許多集會的參與者取消航班、車子拋錨、忽然緊急回家諸如此類的困難經驗故事。

大我遊戲玩家可以在他們努力增強在意識上極性時,料到自己會經驗超心靈問候與超心靈阻抗。這是大我紙上遊戲環境的一部分。任何大我遊戲玩家都可以好好地處理它。這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超心靈保護

我們讚揚你持續忠於和諧與感恩的理想。這會是你偉大的保護。 13

接收超心靈問候可能令人感到害怕。噩夢是一種尋常的超心靈問候來源,它是恐怖嚇人的事情。不請自來的念頭強迫又重複地進入腦海中,是另一種很常見的負面問候。無端的莫名恐懼沒有任何內容也是一種常見的問候。這種問候可能令人感到詭異,而且往往會令大我遊戲玩家無法動彈。

當這樣的問候發生時,立即的反射式動作會在恐懼中收縮,並且丟棄自己情感上的盔甲。不過,涉及形而上選擇的情況經常是::立即的反應並非大我遊戲玩家最有技巧的選擇。假若我們以恐懼回應超心靈問候,這種問候就會奏效了。我們停下了前進的動力,關上心門,接著掉出大我紙上遊戲之外。

對大我遊戲玩家而言,避免自己別從開放的心輪退縮回去,而以無懼的平靜回應這些意識到的問候,這是需要練習的。一開始會需要注意力和練習無畏的回應。大我遊戲玩家需要讓他自己帶著覺知無畏地回應。這場遊戲是盡快地感知超心靈問候,然後盡可能地縮短開放心輪停止運轉的時間。漸漸地,大我遊戲玩家會學到覺察這種問候的技巧,並且用愈來愈短的時間重啟心輪。

大我遊戲玩家有兩種方法處理超心靈問候的發生,這兩種方法既簡單又迅速,而且還很有幫助。一種是專注地運用你的呼吸。呼吸是神聖的。刻意地用你的呼吸在自己的意識創造改變是很神奇的。接收超心靈問候時,就準備一句咒語或是一句話拿來用。

其中一個我喜歡用的句子是諾威奇的茱莉安( Julian of Norwich )說的:「一切都是好的,一切將是好的。」( All is well and all will be well

這句話是一個段落的部分,原本的內容能讓大我遊戲玩家在面臨超心靈問候時,幫助他進入自己的意識覺知狀態。她說:

耶穌在異象中告知我的,對我來說都是必要的。祂說:『 罪是免不了的,但一切都是好事、一切將是好的,各式各樣的事物皆是好的。』因為如果我們從未跌倒,我們不會知道我們的自我有多脆弱,一點丁兒也不曉得我們造物主那非凡的愛。祂不曾說過:『你絕不會有一條艱險的道路、你絕不會緊張過度、你絕不會感到不舒服。』但祂卻說:『你絕不會被打敗。』

在萬事萬物中看見神即是滿滿的喜樂。 15

在燈塔層次的大我遊戲玩家已經喚醒了他的魔法人格,可以隨心所欲地在他的意識裡創造改變。像「一切都是好事」這句話,就是快速地祈求無所畏懼又有信心的觀點。我也用「耶穌」這個簡單的字眼祈禱。不論你是基督徒或信奉哪個宗教,耶穌是無條件的愛在內在次元的體現。唸那字眼可以帶給意識瞬間的改變。如果你想要貼近耶穌基督的振動頻率,卻不想在祈禱時用那個名字,基督在新時代體系的名字還有約敘亞( Jeshua )、約書亞( Jehoshua ),還有薩南達( Sananda )。

燈塔層次的大我遊戲玩家另一個方法則是他的邏輯能力。噩夢、清醒的審判幻象與莫名恐懼可能令人不舒服,但是它們不會傷害我們。它們的目標只是嚇嚇我們,讓我們關閉心輪、脫離大我紙上遊戲。如果你選擇的這些祈禱語句沒能馬上移除超心靈問候,就用用你的邏輯來改變你的現狀吧!

如果你從噩夢中驚醒,那就起床,泡一杯綠茶、點一根蠟燭來冥想或是讀一下書,直到你再次覺得「正常」為止。如果是在醒時看見帶著惱人內容的異象,就改變你當天的行程,包含實際地點,要是做不到的話,就換個不同的活動。假設是一種沒有內容、莫名的恐懼感,那麼你就祈禱或是唱一首喜歡的歌。在空白的腦海中置入美好的主題,運用你的呼吸,莫名的恐懼就會消逝無蹤了。

我們大我遊戲玩家偶爾會面對特別反覆出現的超心靈問候。通常這會發生在靈魂暗夜的經驗中,或經歷某個困難的外在創傷後。從戰場返鄉的軍人是那些持續問候者的獵物,因為他們有過可怕的經驗。那些人會因為一位摯愛之人的自殺或是與某位伴侶艱難地生離死別而格外容易動搖。「忠誠的反對黨」喜歡在某 些人陷入低潮時,擄獲這些人,他們的手段是強調與突顯這不和諧的狀態 —— 即茱莉安所謂的「罪」( sin )。星際聯邦用的字眼則是「扭曲」( distortion ),另一個恰當的同義詞是「錯誤」。你想怎麼稱呼它都成,但它只不過是一種我們能找到方法調整的態度或是心理狀態。

當你收到的問候特別地頑固持久,把大砲推出來吧!我最喜歡的一種處理方法就是奉獻自我給無條件之愛的象 徵 —— 耶 穌基督。狄翁.福爾特( Dion Fortune )在她的優秀小冊子《心靈自我防衛》( Psychic Self-Denfense 16 )中提供了以下方法,這段祈禱文的內容如下:

「我是主耶穌基督的僕從,我以全心、全意、全力服侍祂。我以基督之名劃出我周圍的魔法圈,沒有任何致命的錯誤膽敢踏進來。」

當你說出這些話時,實地畫出這個魔法圈,雙手在背後碰觸,然後再將雙手劃回前方,你從前面在空中劃出圍繞身體的魔法圈。當你完成禱告,拍手表示這個祈禱已經完成。

我已廣泛地在艱辛時刻使用這段祈禱詞,我發現即使當最惱人的問候衝擊我的時候,像是無法呼吸或想自殺,這段祈禱都相當有幫助。祈禱的效果在幾個小時後似乎會削弱,所以可能需要再重複祈禱。就像你有時需要重複吃某一劑藥。但你不可能過量祈禱,甚至也不需要任何醫師處方!

要是這個過程讓你偏離了自己的正向工作一下子,可別吝惜花時間回到敞開的心輪上。就形而上的層面來說,回到敞開心房的意識狀態對大我遊戲玩家而言,遠比他當天的工作特別有效率更重要。如果你想要趕緊做這份工作而起不耐煩、憤怒或負面的反應,這樣只要讓自我遠離心輪。

所以,大我遊戲玩家需要鎮靜、寧靜,不要操之過急地處理你覺察到的負面力量問候。以愛來處理 Ra 群體所謂的「光之盔甲縫隙」。而愛將會戰勝。

 

療癒

治療師並不是透過以身作則來這個工作,該工作自身獨立地存在。治療師只是催化劑,舉例來說,這器皿擁有必須的催化劑,提供通靈時的辭彙,然而在這個工作中,不能有任何練習或示範的想法。治療 / 工作與剛才的例子是一致的,因為它是傳導智能無限某個變貌的一種形式。 17

我們有很多人都有療癒的天賦本能。當我們敞開的心來到那些生病的人跟前, 我們祈求自己能幫上忙 —— 所以我們就能幫上忙。我們還有更多的大我遊戲 玩家受到吸引而去發展療癒的天賦,因為它很明顯與服務他人有關。星際聯邦建議大我遊戲玩家可以使用連結智能無限的門戶,成為療癒的管道。

星際聯邦對於健康的觀點是基於各個部份統合的概念,以及能量場中創意互動的生命體。這無限的造物是一個領域:銀河系是無限整體的一個領域;我們的太陽系是銀河系的一個領域;而我們的星球是一個太陽系的領域。我們每個人也都是由身、心、靈構成的統合能量場,是行星能量場的一個單位。因此,星際聯邦看待我們的健康狀態跟他們看待全宇宙、銀河系、或我們太陽系的健康是一樣的,健康就是我們能量場最大的統合狀態。 Q'uo 群體說:

「我們的看法是,當靈魂或靈 —— 即一個存有的本質整合能量場 —— 最 大化的時候,就是療癒發生了。這最大程度完整的能量場發生在各個主體的鏈結內的獨特位置,在這種鏈結裡,一個存有是處於一個特別的時刻的。

不只是每個存有皆是獨特的,另外,每個存有都持續地在振動之間變化著。第三密度的個體很少能實踐與維持最大程度的完整或健康,即使只是維持一下子。那些最接近統合的人,在他人眼中的平衡程度也許在一般水準之上。」 18

受過傳統訓練的醫生往往仰賴對病人健康的一套標準規範,像是體溫、脈搏、血壓,以及分析我們血液蒐集來的大量數據。就這種健康的觀點來說,它是很有效的。醫生與他們的手術、藥物好幾次救過我的命。

然而,這種衡量健康的統計數據並不全然令人滿意。我們大多數人有時候覺得自己「關機了」,但卻有正常的體溫跟脈搏等等。在其他時候,儘管感覺到平衡,精神與情緒都很健康,我們可能還會覺得身體不適。

新時代體系的作者在談到健康與平衡時,比傳統醫生更接近星際聯邦的觀點。不過他們還差一點,他們並未把健康看作一種純粹的能量狀態。他們提出許多藥草和自然療法的處方來改善健康,與受過傳統訓練的醫師開的化學複合處方相比,唯一的差別只是比較不粗糙。在這兩種例子裏,健康都被視為符合一組特定的參數。

基督教科學派的醫師是主流治療師中,同意星際聯邦觀點的少數團體,他們也把身體看作能量場。他們的醫師只工作病人的能量場,使用祈禱、觀想與肯定真理來創造痊癒的機會。

星際聯邦認為治療師的工作是成為服務的器皿,服務想要被治癒的那個人。治療師沒對病人做任何事情,只是讓他自己成為療癒病人的器皿。

在第七章我提到金字塔時,我寫過這種療癒使用到通往智能無限的門戶。我想要在此重複一下那段論述,因為這個概念對於了解星際聯邦如何看待療癒過程是很重要的。這裡是我說過的話:

星際聯邦說,金字塔的形狀擁有自然的功能,能從幾何結構裡直接獲得療癒的能量。吉薩金字塔就是這個範圍裡最好的例子,它具有療癒的功能。

星際聯邦說,來自造物主的愛 / 光能量被聚集到金字塔的地步,受到特定角度、長、寬、高等等的影響,它的幾何形狀自動會聚集能量。金字塔的形狀導致金字塔底下的能量聚集起來,自然而然在金字塔內較低位置的一個點形成能量螺旋。然後,這股能量螺旋出去,成為雙重的水滴狀;那就是有兩個尖端的圓形。在這個水滴中央,能量會穿過考古學家說的國王密室位置。

在那個位置上的任何東西都有機會恢復平衡或是重新啟動身體的能量系統。把食物放在金字塔內部的這個位置,它會無限期地保持新鮮。刮鬍刀就算使用多次,放在那裡依然可以保持刀鋒銳利。我們人類依照自由意志,當我們得到這樣的療癒機會,可以接受重新平衡健康狀態,也可以拒絕這麼做。

星際聯邦表示,治療師是移動的國王密室。金字塔運用幾何形狀創造任何放置其中的能量場能夠重新啟動的機會,治療師則運用他的能力穿越智能無限的門戶,然後把同樣的機會帶回到他的心輪。

那麼,星際聯邦把治療師視為一個提供病人新選擇的契機。他既不診斷也不開藥,他不用外在感官作任何事。他反而是將自己的意圖設定為療癒的器皿,用祈禱或是冥想準備好他自己與這項工作的協調性。他的病人就像坐在金字塔國王密室的人。患者的紫羅蘭色光芒輸出點在治療師的能量場內展開。造物主透過治療師創造最大化的能量場統合調整,造物主的療癒能量穿越門戶,安歇在他敞開的心輪上。

每位治療師的工作都有點不同。有些會將水晶當作把治療能量引進來的外部焦點。其他人則用按摩、卜杖探測、肌肉測試或是按手治療。有些治療師可以看到氣場,而且能將病人的毒素梳理到能量場外,用那種方式使病人恢復原狀。

接不接受這種重新啟動永遠都是患者的選擇。做為一個在漫長人生中曾處理過一堆疾病的人,我相當清楚這種重新啟動被拒絕經常是有原因。就拿我當例子,我發現疾病是自己能量系統提醒我的方式,提醒我做更多內在的形而上工作、而不是忙碌的外在物質界的工作。

我的疾病在生命中成為一個寶貴的功能。在這些生病的時間裡,我增長了慈悲與自我的深度。也許對我來說,肉體能量場的最大程度整合包括了肉體長久的扭曲,身處某種外在疾病中,我仍可體驗到健康。當身體有點失去平衡的時候,能量體仍達到最佳平衡,這樣的人應該不只我一個。

Ra 群體表示,一個治療師最好用這些步驟來為他的工作做準備:

「首先,心智必須知道自己。這或許是療癒工作中最吃力的部分。如果心智被它的自我知曉,那麼療癒最重要的部分就發生了。因為意識是一的法則之小宇宙。

其次是關於身體複合體的訓練。以目前抵達地球的能量流而言,使用身體自然機能來平衡愛與智慧,是主要的鍛鍊與理解。

第三項是靈性的部分,而在這個領域,透過與智能無限的接觸,將前兩個領域連結起來。」 19

在對治療師的額外描述還有更多考慮。使我想起 Ra 群體的另一段評論:

「人格修練的核心可以分三方面。一,認識你自己;二,接納你自己;三,成為造物者。」 20

星際聯邦表示,當我們最後深深領悟到,真的沒有不和諧或不完美存在,我們都是在自己最健康的狀態。任何感知到的扭曲都是幻象。身為大我遊戲玩家的我們可以選擇修改這個幻象。當治療師與患者雙方都懷著這個基本態度進入療癒過程,療癒就會發揮最大的功效。

 

神聖性愛

性能量的轉移藉由那些綠色光芒活動振動的存有們,發生在非 - 魔法層級上。進一步精煉這種能量轉移是有可能的,好比這個器皿奉獻它自身來服務太一無限造物主。當其他 - 自我也奉獻它自己在服務太一無限造物主時,轉移是倍增的。於是被轉移的能量總數取決於被創造與釋放的極化性能量的總數量。從這個點開始,就有更精煉的方法通往高等性魔法的領域。 20

當我們討論到神聖性愛, 我們大多數人對「性」這個字都有點問題。當我們從靈性角度使用「愛」這個字也面臨同樣的問題。我們的文化已經強調了性與愛最膚淺的面向,「性」指的是相當短暫而世俗的東西。當我們想到了電視和雜誌上所有煽動性慾的廣告,很難相信性是神聖的東西,可以對我們大我遊戲玩家開啟一個能夠與太一無限造物主溝通,美麗又具有啟發性的境域。不過星際聯邦表示,性慾的確是神聖的。

人們心裡經常想到性。我們是有性別的生物,而星際聯邦則提到,不只有我們的身體有性,我們的心和靈也有。我雖已到了退休的年紀,但我的內在性慾卻跟我十九歲第一次作愛時一樣容易升起。我猜想大多數人也會說同樣的話。在心裡,我們都是年輕、生氣勃勃、新鮮跟滿懷熱忱的。

但是,我們的肉體逐漸衰老。我記得上個世紀最偉大的喜劇演員巴帝.漢基特( Buddy Hackett )幾年前對強尼.卡森( Johnny Carson )說,他老年時變得不行了。他說雖然他已經不能人道,還是會一如既往以完全同樣的興趣盯著漂亮美眉看。而根據星際聯邦的說法,這是有益健康的事情。無論我們的肉體能耐如何或有沒有從事性活動的機會,擁抱我們的性感覺是對生命的肯定,並且有益健康。

性並非專屬於年輕人,也並非專屬於有吸引力的人。它屬於我們每一個人。即使我們現在的性生活不活躍,或者我們像許多僧侶修女那樣完全摒棄性活動,我們在本質上仍處理性方面的動力。我們骨子裡都有性的力量。不僅如此,性慾還是我們心理構成中非常重要的部分。而對大我遊戲玩家來說,它還可以成為我們靈性構成中愈來愈活躍的部分。

是什麼讓做愛變成神聖的性愛呢?無條件的愛是神聖性愛的開端。這意味著,除了少數的意外,我們不會跟臨時的性伴侶體驗到神聖性愛的美妙與喜悅,我們會體驗到紅色光芒性興奮與滿足的第一個「 Yes 」。很多人從未超越紅色光芒能量,他們相信性衝動是人類較低的動物本能。我覺得就算是紅色光芒的性也是很好的性行為!它有效地延續了物種。而且感覺也不賴。但是,想精煉性慾的大我遊戲玩家有更多的選擇等著他。

運用智能無限門戶的燈塔層次並不吸引大多數的大我遊戲玩家。不過,在本章討論的三個選項中,在選單上的神聖性愛是比較容易接受的項次。儘管通靈與療癒吸引了我們當中相當少數的人,工作我們的性慾,將它提升到神聖國度還是讓大多數在性方面活躍的大我遊戲玩家感興趣。

星際聯邦建議,神聖性愛的首要條件是你和你的伴侶雙方在做愛時,都對彼此懷抱無條件的愛。因為尚未進入智能無限的門戶,綠色光芒的性能量轉移還不具魔法,但分享綠色光芒的能量轉移是精煉提升性到燈塔層次的基礎。

在性關係中,每個人都不容易發展出這麼全然的接納。對另一個人打開心房使我們覺得容易受傷。我們和某個剛認識的人約會時,往往會對這段關係有著強烈的防衛心態。終於找到好伴侶的人是快樂的!然而,即使我們已經找到了適合我們的人,我們分享性能量,可以一起打開(通往智能無限的)大門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

當我的丈夫吉姆.麥克卡提起初和我成為戀人時,我們兩個都不希望有婚姻關係。我已經跟唐.艾爾金斯有著禁慾的伴侶關係了。而我對他的承諾也是絕對、終生的。我非常喜歡吉姆,唐也喜歡他,但我能給他的除了友誼,沒有別的了。幸好那也正是他想從我身上得到的一切。

從一開始,我和吉姆經驗到綠色光芒性能量的轉移。我們在自己之前的性生活終都很一絲不苟,總是在綠色光芒中做愛。我們就像對之前的戀人一樣,全心全意地獻出自己,這樣我們就能毫無保留地獻出自己給對方。不過我們的性分享並沒有達到 Ra 所說的「高等性魔法領域」。我們都卡在綠色光芒上。我們還沒學到跟對方無所畏懼地溝通。我們的心保留了它們的秘密。

在唐 1984 年過世之後,我慢慢從喪失摯愛的伴侶的狀況下恢復正常。當我和吉姆在 1987 年結婚時,我發現自己深深地愛上吉姆。這原本應該令人快樂,但卻創造了一種失衡的狀態。雖然吉姆愛我也尊敬我,他對我的感覺卻不算浪漫那一種。我試著保留自己長久愛慕他的秘密。而他則試著隱瞞自己對我的著迷感到有壓力。我們兩個都失敗了!不管我們怎樣詳細地討論這個話題,我們還是沒有進展。這樣的失衡太嚴重了。

我們決定結婚是因為我們住在一起,一同工作。我們都是傳統的人,想要尊重並榮耀我們的關係。婚姻潤滑了我們生活中的社會機制,也使我們的公眾形象合法化。而我們對於自己結婚的決定也感到開心。當然那種失衡仍然存在。

結婚八年後,在 1994 年夏天,這情況改變了。有天我們在南卡羅萊納海邊度假,正在與海浪玩耍,一道急流把我倆都沖出海。我曉得吉姆不太會游泳,而我在水中卻如水獺一般敏捷。所以我在想到自己之前,決定先讓他安全回到岸邊。

我嘗試用傳統的救生姿勢拉住吉姆,然後讓他拉著我,在我後面游泳到岸邊,但是海浪太大了,所以我只能讓我倆離岸邊更遠。我祈求指引,忽然收到一個影像:我在吉姆後面,把雙腳放在他臀部最寬的部分,用我的腿把他推向岸邊去。不知何故,有一道水牆奇蹟般地在那一瞬間在我後面形成,於是我有足夠的力氣能把吉姆推向岸邊,他發現一個立足點,接著費力地爬上沙灘,安全回到岸上。

不過我這麼做卻又讓自己離岸邊更遠了。再怎麼樣游也沒法讓我更靠近一點。最後我放棄了,放下所有進一步嘗試的需要。我凝視現場。這是個綺麗的一天,溫暖多風,而且在颶風侵襲本島之前,我們正待在那裡,我心想:「就在這麼美好的一天死去吧!」

我決定盡力延長自己在水裡的時間,給吉姆去求救的最好機會,當我利用自己的能力浮起來,停止讓自己因游泳而過度疲累,我的胃部朝下,像水母一樣飄浮。不消一分鐘,在我釋放所有的恐懼,停止游泳時,有道奇妙的大浪舉起我,使我的身體安全地衝浪到海灘上。

吉姆對於我冒生命危險救他這個事實耿耿於懷,他多年來的所有障礙全都瓦解,他的心第一次能夠全然地接受我的愛。現在浪漫的感覺與「在愛中」的感覺讓我們之間獲得了平衡。我們現在有潛能可以改善我們的性關係與性愛活動。

是什麼造成了這最後的突破呢?不少於十五年的關係,八年的友誼與七年的婚姻,這令我相信雖然衝破心輪的障礙,分享綠色光芒的性能量相對而言是簡單的,大我遊戲玩家必須認真與持久地進行形而上工作,才能與一位伴侶走上神聖性愛的道途。

在神聖性行為運作的時候,形成關係中恰當的配置頗有挑戰性。走捷徑永遠都很有吸引力。其中一個流行的捷徑是在玄秘學圈子裡,永遠都有安排好的性行為,魔法師在那裏花錢買性伴侶。他或她利用他們的伴侶一而再、再而三接近高潮,但卻不去達到性行為的高潮。在長期「上緊發條」的極化過程中,這個行動是達到了高潮,接著魔法師獨自經驗魔法本質的高潮。

這種技巧對正面導向的大我遊戲玩家只有一個問題:它在本質上完全是服務自我的,心輪沒有敞開,也沒有性能量交換。那只是一個魔法師僅僅為了自己,把另一個人當作開啟通往智能無限門戶的工具,好達到他的目的。

在星際聯邦的報告中指出,神聖性愛是沒有捷徑的。找到合適的伴侶、在愛中獲得足夠的平衡是一生的工作,沒有人需要拉著另一個人,就能夠完全地開啟心輪。而下一步就是能夠以完全開放的態度與彼此溝通。

「溝通」是另一個在我們文化中由於過度使用而變得陳腐的時髦用語。溝通的層次從可以買雜貨、決定要租哪個 DVD 、製作預算、到選擇餐廳或是為我們的孩子命名。而這只是在那些層面上可以達到溝通罷了。

溝通是鮮明的藍色光芒,不過,卻比這這個更深奧。伴侶雙方必須完全卸除心防。因為吉姆和我的生命因游泳事件受到威脅,才創造出使我們有重大突破的機會,進入完全溝通的階段。每一對大我遊戲玩家伴侶的人生中都很可能有這個關鍵時刻,將溝通轉變為交流,心裡會非常有安全感。障礙也減少了 —— 我們甚至在障礙減少前還不知道有這些障礙呢!

一旦雙方的溝通已經達到了藍色光芒層次,接下來的關鍵就只是伴侶雙方獻身服務太一無限造物主,兩個人都在人生中經驗一個整體,更確切地說,是在做愛的行為中成為一體。我和吉姆已經與神聖性愛一同工作了十三年。我們才開始探索它的喜悅與美好而已。只要我們倆還在這個地球空間,我們就會在不斷前進中學習。這是多美好的願景啊!

 

性高潮的靈性本質

當我們討論到性能量轉移,這股能量是一股振動形態,是跨越空間 / 時間與時間 / 空間的橋樑。

由於罩紗過程,從男性轉移到女性的能量,與從女性轉移到男性的能量有所不同;由於男性與女性的心 / / 靈複合體極性的差異,男性儲存肉體能量、女性則是心理與心理 / 情緒能量。

當第三密度性能量轉移完畢後,男性釋放肉體能量、女性藉此得到補充,女性肉體的生命力原本就少得多。同時,如果你願意用「女性」這個稱呼,女性釋放流出她儲存的心理與心理 / 情感能量,藉此提供靈感、療癒與祝福給男性,而男性在這方面的生命力本來就比較少。 22

當艾爾金斯問 Ra 群體,為什麼男性與女性得性高潮比例,有大部分落在男性這邊。 Ra 群體回答,男性性高潮對於繁衍物種是必要,而女性性高潮則否。祂們建議只有在交配時開始「使用轉移的性能量去學習、服務與讚頌太一無限造物主。 23 」女性性高潮的機能將會變得更清楚。

那麼,就典型來說,男性伴侶在神聖性愛中已經變成了原型的男人。女性伴侶則變成原型的女人。既然兩位大我遊戲玩家已經將他們神聖性愛的表演儀式獻給造物主,他們已經變成了祭司與女祭司。我用「儀式」這個術語,並非表示神聖性愛一定有某種做愛的固定程序,而是指出做愛的行為已經承擔一種靈性或魔法儀式的能量。星際聯邦稱之為「紅色光芒的聖餐 24 」。

男性性高潮的功能是使女性的肉體能量更有活力,並且予以強化。而女性性高潮的功能是「鼓舞、療癒與祝福 25 」男性。那麼,在神聖性愛中,女性性高潮是透過形而上或時間 / 空間的能量來平衡男性肉體或空間 / 時間的能量。也正是因

為如此,女性性高潮變得跟男性性高潮同樣重要。

有很多方法能夠讓一對大我遊戲玩家達到性高潮,他們都可以享受得到!我不需要教大我遊戲玩家如何做愛。我們都能自行探索這些選項。毋論這個刺激的過程有多持久,並不是每個女人都可以在每次做愛達到高潮。但是,當兩個人同樣感受到這個性高潮是他們渴望的結果,那女方在性高潮上的躍進就會呈指數曲線向上增長。

神聖性愛有美好的副作用。在我經歷性高潮超過半小時的時候,吉姆也經歷了持續幾分鐘的性高潮。此外,在後來的幾年,當我們開始穿透靛藍色與紫羅蘭色光芒性能量轉移的奧秘,我發覺自己一次經歷到兩種層面的高潮,重複快速地痙攣週期會一再循環,只要我專注地投入能量在自己和吉姆之間的能量上,更深層、更密集的高潮會持續至少一兩分種。吉姆表示他在做愛之後經驗到幾個小時的「大腦的性高潮」。即便在隔天,他的額葉依然傳送愉悅的痙攣到前額與腦部。

我想從「一般的性愛」轉變成神聖性愛的鑰匙是覺察到性能量來自能量體,而非肉體。當一對大我遊戲玩家可以領會並感覺到他們性連結的電性能量,他們可以比單獨靠肉體的感受,翱翔得更遠、更敏銳地感受愉悅與崇敬的經驗。

要找到這種電性的連結,就在這一對伴侶的生殖器、雙手、嘴唇或乳房連結時,觀想能量體可以關閉它的迴路。而所謂的性感帶就是能封閉該迴路的區域。大我遊戲玩家一旦開始找尋這個電路,他會很快地發現它,進入對該迴路能量的感受中。感覺電力在兩個人之間流動。然後在你們彼此玩耍的時候,導向這股能量,與它一同玩耍。

一個人的性行為變成神聖的事物多令人振奮與欣慰啊!當然花時間、開始好好瞭解你伴侶的問題是值得的,這樣你們就會準備好運用通往智能無限的門戶了。

最後注意一點:性交在神聖性愛中並非必要的。在過去兩年間,我因為慢性間質膀胱炎而一直無法性交,我的骨盆底從而無法承受這性關係的甜蜜磨擦力。不過我要很高興地說這無損我和吉姆之間的神聖性愛經驗。幸好還有許多方式可以不用性交就達到性高潮,問任何一個青少年就知道了!

我只是想要強調這個事實:神聖性愛不只關乎肉體,還包括了整個人的心、身與靈。

不管是通靈、療癒還是神聖性愛,記得在完成工作後釋放魔法人格是很重要的。人類的人格無法在日常生活中長期持續地承受魔法人格。

大我遊戲玩家們,你們對這點要小心與謹慎。當我們和門戶的無限力量一起工作時,我們需要祈請這股力量,帶著覺知去運用它,並且,當我們準備好回到日常生活的時候,有意識地拿掉它。

***

1.Q'uo 群體於 2006 9 3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 L/L Research )傳遞的通靈訊息。

2.Q'uo 群體於 2006 9 3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3.Ra 群體於 1981 10 31 日在第七十五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4. 收錄在《一的法則》卷四,於 1981 9 18 日記錄的第七十一場集會。艾爾金斯在此引用的威廉.巴特勒( William E. Butler )的定義。

5.Ra 群體於 1981 9 18 日在第七十一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6. 這些書可以在 www.llresearch.org. 線上讀到。愛與光研究中心也有紙本格式可取得。

7.Q'uo 群體於 1989 12 31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8.Q'uo 群體於 1997 2 23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9.Q'uo 群體於 1987 12 20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0. 同上。

11. 美國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市愛與光研究中心於 1987 年出版的卡拉作品《通靈手冊》( A Channeling Handbook )。

12.Q'uo 群體於 2004 12 12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3. 同上。

14.Ra 群體於 1982 6 26 日在第九十一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5. 出自於十四世紀英國神祕主義者諾威奇的茱莉安( Julian of Norwich )作品《神聖之愛的啟示》( Revelation of Divine Love ),引文源自以下網址: koti.mbnet.fi/amoira/women/julian 1.htm.

16.2001 年由紐約的威瑟( Weiser )出版社出版狄翁.福爾特( Dion Fortune )作品《心靈自我防衛》( Psychic Self-Denfense )。

17.Ra 群體於 1981 1 23 日在第五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8.Q'uo 群體於 1994 4 13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19.Ra 群體於 1981 1 22 日在第四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20.Ra 群體於 1981 10 28 日在第七十四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21.Ra 群體於 1981 10 21 日在第七十三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22.Ra 群體於 1982 5 12 日在第八十七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23. 同上。

24.Q'uo 群體於 1995 4 19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25.Ra 群體於 1982 4 19 日在第八十四場集會裡,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第十一章 結束)

 

 

 

創作者介紹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