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紅色光芒能量中心

通過你的光芒

我們把一盞明燈舉起,放在你面前,那盞明燈就是你。我們請求你,第一次清明無礙地看見自己。光流過你,不是從你身上散發出來。成為你自己不需要努力。你只需移除光的通道上的障礙。 1

能量體是坐落於能量管道上的能量中心,這些能量中心就像生動的彩虹陳列在能量管道裡。只要我們不抑制或是阻礙生命能量的流動,愛 / 光的能量就會無窮無盡的供給穿越了能量管道,慷慨大方地餵養我們的能量體。

我們想要促使我們的能量體保持純淨。當我們感到放鬆、不擔心生活中的瑣事時,我們的能量體會維持最乾淨的狀態。即便是有數量多到令人驚奇的催化劑出現在我們的生命中,我們都會做得很好,積極來說,若我們可以保持無懼的態度,我們將會對一切最終極的善意產生自信與信賴。選擇無懼的態度或是觀點是成為大我玩家的基本條件。

我們有充分的理由選擇信賴、自信與信任一切都是好的。我們將在未來這一系列的兩本書《活出一的法則二部曲:外在工作》與《活出一的法則三部曲:內在工作》探索那些理由。現在,我們只需要明白,放鬆、自信對我們才有幫助,如此一來,我們的能量管道就能保持暢通。

儘管我們的能量體與肉體連結在一起,兩者卻是不同的東西。為了得到畢業的必要訊息,身為大我玩家,我們一直專注在如何保持能量體淨化,讓愛 / 光的能量流過各個脈輪。我們在下一本書裡將會討論處理物質層面與情緒層面的各種催化劑所具備的技巧,下一本書《活出一的法則二部曲:外在工作》討論這些催化劑讓我們的脈輪消耗能量的部分。在《活出一的法則三部曲:內在工作》這本書裡,我們會討論如何運用較高意識的功能來幫助我們處理物質和情緒層 面的催化劑。現在,我們應該把焦點放在基本功上 —— 維持能量體的管道敞 開與流動。

首先,我們會完全地學習到針對能量體的需求,設定高度優先的尊重,尤其是去除阻礙與限制,保持它們暢通。我們不需要解決自己所有的問題才能畢業。我們只需要讓能量體保持足夠的暢通,這樣我們就可以得到必須的指引,當選擇來到我們的生活中,便能做出恰當的道德選擇。

本能地,我們恆常地受到誘惑,在狀況或對話發生時緊張起來。但身為一個大我玩家,我們曉得這份緊張對能量體來說不是很好的狀態。我們知道當我們越是保持能量體的開放,我們就更多地進入意識之中,意識會幫助我們了解自己。

我們愈是清楚地了解自己純粹的人格特質,愈能精準地衡量接踵而來的情況,以自己選擇的極性方式,做出健全的明智選擇。這份了解不需要我們做出像舊約聖經的審判去譴責我們自己。毋寧說,這份了解請求我們去愛、去接受自己本來的面貌。

當然,我們全都有興趣成為更好的人。我們希望進步與改善自己。然而,接下來了解自己的過程最好要持續地在光的層面清理我們的能量中心,我們說的光也叫做愛 / 光的能量,它能流過前三個能量中心,向上進入心輪。

因此,時時刻刻接受我們本來面目是能夠像大我遊戲玩家一樣思考的第一步。譴責我們自己在有意識的狀態犯下的過錯會束縛、阻礙我們的能量體。接受我們自己則會讓我們的能量體放鬆,這樣光得以流過前三個脈輪,並且進入心輪。我們不需要因為犯錯而自責,相反地,卻要看清我們的錯誤,在下一次決定更正我們的選擇。

我們應該如實地尊重自己的感覺。可是,我們面對催化劑的第一個反射動作往往會被傾向因素的經驗給扭曲了。這些早先的經驗已經逐漸塑造了我們習慣的反應,直到我們忘記這些反應不必然是我們現在偏好的反應,。

所以,當我們的感覺湧上心頭時,持續地檢閱它們是很好的主意。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希望改變自己從不自覺的負面情緒裡引發的直覺反應,轉化為更能服務我們能量體的正面選擇。

舉一個小例子,就是「惡房東」這種催化劑。幾年前我也有這種催化劑,或許你們有很多人也遇過惡房東。當我們租房子的時候都要跟房東打交道,我們還住在那裏時,經常需要找他處理一些事情,每次我們遇見他,他總是在欺騙我們或沒做到原本要維修的承諾。

表面上我們對他客氣,也許我們也暗自對他生氣,而且對他懷有不爽的想法。想著這些事情看似無傷大雅。不過我們的能量體對這些想法卻有所反應,這些想法會阻礙並且減弱流過脈輪能量管道的健康能量。

也許我們會跟朋友或是家人討論這件事情。然後分享我們不爽的想法,在我們談論這件事的時候,我們的能量體會更為收縮。

身為大我玩家,我們明白把心思放在這些不爽的想法上,就會限制一個或更多 個能量中心。在壞房東這個例子裡則會影響到兩個能量中心 —— 掌管人際關 係的橙色光芒與掌管法律合約關係的黃色光芒。

即使知道這件事,也無法讓我們自動停止憤怒與報復的情緒束縛。我們自己是唯一能夠中斷這個過程,以新的情緒取而代之的人。

在惡房東這個例子裡,新習慣即是單純地記住這個宇宙具有萬物合一的本質。我們都是一體的。對我們的房東生氣其實是對自己生氣衍伸出的一部分。所以,要是我們希望在惡房東這件事上有所改變,星際聯邦建議我們找出內在天性中的能量,並且在自己的內在裡工作該能量。

一開始這麼想的確是令人費解。我們自己裡頭怎麼會有惡房東呢?我們又沒騙人。我們也沒說話不算話。我們更沒有故意說謊。然而,星際聯邦說,在我們之內擁有所有各式各樣的特質,包括正面與負面兩種皆然,人類確有這樣的可能性。我們真的都是一體的。

我們和惡房東也是一體的,他內在有的,我們也有。我們只是選擇不在日常生活中運用宇宙天性裡的那個部份。然而,它就在那裡。恰當的條件配合在一起,也許會讓我們發揮出這樣的特質。所以,我們開始去平衡、接受我們內在的這種能量。

這種內化的靈性工作是對我們非常有幫助的鍛鍊,讓能量管道對光的能量流保持開放。工作我們內在的惡房東的精神訓練只是一個練習,我們並未批判,因為現在我們只是著眼於欺騙與撒謊的能量本質。我們不是責備誰,而是領會它的精髓。

至少曾有段時間,在我們過去的記憶某處,我們被誘惑過對他人欺騙或是說謊。現在,我們在自己心中找到這個地方,並且請求對這扭曲進行療癒。如今我們已經對惡房東這個催化劑做出回應,卻沒有為自己的能量體帶來限制或是讓自己停留在騷亂的情緒裡。

我們不會在一夕之間改變那習慣漫不經心的想法。儘管如此,這真誠但有缺陷的企圖在靈魂層面喚起我們與房東之間的一體感,讓我們的能量體放鬆,讓光 的能量開始穿透我們的能量管道或是脈輪體、向上穿過心輪 —— 我們的第一 個目標。

我們往往是習慣的動物,所以在我們能量體上的阻礙與限制可能重複發生。舉個例子,每次我們遇到惡房東,激憤的情緒會限制我們的能量體。這些習慣性的想法常常阻礙能量,可以被視為上癮。例如,我們無法在不生氣的情況下想到房東,於是我們已經對生氣與不爽的想法上癮了。

肯.凱斯( Ken Keyes )的《較高意識手冊》( Handbook to Higher Consciousness 2 提供我們工作這些感受的好方法,上面說我們往往會把慣常的反應從習慣與偏好加劇為上癮症。停止這種成癮習慣與意念的方法就是把癮頭降為偏好。在這個例子裡,我們會降低自己對憤怒與報復反應的癮頭,變成我們不沉溺的偏好反應,而且也不是專門針對房東的偏好反應。這個偏好不會創造復仇的怒火或是渴望。只是讓我們一笑置之。我們的能量管道還是會保持開放,我們也還是會往前走。

就算我們已經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我們將會發現自己經常又回到上癮行為模式。習慣不是一天養成的,改變習慣需要一些毅力。但我們都需要明白,為了好好地展開大我遊戲,在這一點上,我們需要注意所有能量體裡頭的障礙,才能清理它們,讓能量重新穿越能量管道。

一般來說,我們可以覺察自己做選擇的過程,藉此平衡過去經驗對自己判斷力的影響。我們會去研究每個脈輪中心該怎麼處理。當我們放鬆下來,放下對一個選擇的執著,我們便釋放了能量流,讓它能夠穿越我們運作的能量中心。我們可以運用審慎思考、沉思的技巧以極設定新的目標來平衡能量、清理障礙。

我們不需要為了畢業去解決所有造成能量體受限的困境。我們只須保持能量體充分暢通,使得光的能量能夠流入心輪,允許這股力量打開心輪,正如華特.惠特曼( Walt Whitman )所言:「邀請我們的靈魂。」 3

紅色光芒與性慾

在大地與肉體載具之間振動的純粹能量多到令人咋舌。然而,除非一個運作較 高位置脈輪的人有耐性、謙遜和決心去和大地作連結 —— 那是自我的根基, 否則他不會知道這件事,也無法好好善用這股能量。因為性別角色充滿力量,跟一個靈性個體或靈魂中獨一無二的部分一樣,如同其他透過肉身表現的能量。這就是創造健康心智或健康身體的能量,這股能量送給生命最初的「肯定」( Yes )。

更進一步地說,如同所有的能量、性能量是神聖的能量,性行為如同紅色光芒的聖體( Eucharist ),也是身體的神聖溝通。這種結合扼要地重複了天地之間、男女之間以及主動和被動之間的一體性。 4

能量體的光芒或能量中心是活生生的存在,持續地變換透明度、顏色的強度以及振動的速率。在外觀上,所有的光芒都被描述成像花朵一樣有花瓣,或是像水晶般擁有整齊的切面。在這些例子裡,脈輪兼具兩種特質。這些光芒都一樣重要,不會因為處於能量體較高的位置就比別的光芒「更好」。我們需要所有脈輪都是敞開與流動的。

拉( Ra )群體把紅色的能量中心描述為基礎光芒。它是能量體的第一道光芒,它從地球身上接收流進來的光能。造物主放射這種光能到我們太陽的理則,然後散發個別的光能到地球上,之後再把這光能傳給我們。來自造物主、理則、太陽與地球的能量從紅色光芒的位置進入能量體。

紅色光芒中心位在脊椎底部跟大腿連結的地方。不論我們在靈性上變得有多成熟,就算在今日,它的外觀和運作方式也不會變得愈來愈複雜。第一個脈輪和 最後一個脈輪 —— 紅色脈輪與紫色脈輪都顯示我們的狀態。紅色光芒顯示我 們的生命與物質層面能量的起始狀態。紫色光芒則顯示我們整組光芒、從紅色到紫色光芒排列的輸出狀態。

橙色到靛藍色是「內部的脈輪」,在求道者變得成熟時,就能進一步開發。內部的光芒在複雜度、淨化程度、顏色精準度與能量強度上有很多成長的空間。我們可以為自己內在光芒的花朵加上「花瓣」,按照日漸複雜的穩定模式成長茁壯。當我們的能量在每天進行大我遊戲時變得更為靈巧,我們可以在自己光芒的結晶架構內,更有技巧地導引能量,以創造更為精細的切面。

造成我們能量流改變的原因在於我們面對當下催化劑的反應。我們潛在抱持的想法可以改變能量體的顏色與暢通狀態。

我們每個人的能量中心顏色多多少少都有差異。例如,所有的紅色光芒能量中心都是紅色的。但是,顏色的強度、清晰度和接近「真實色彩」的程度卻可能不同,真實色彩是在我們從「原廠」出生時帶有的精確紅色光芒振動。由於光芒的強度、透度和我們思想的準確度、還有消耗能量的其他用法,例如行為和語言,所以這些色彩的品質不一。

真實色彩也是地球行星與其能量的紅色光芒振動。我們愈是讓自己更接近第一密度的紅色光芒振動,愈能在造物主的能量從紅色光芒進入時接收能量。

對大我遊戲玩家來說,真實色彩可以幫助他們在人類能量體與行星能量體之間形成連結,讓我們降臨的地球與「大地」的物理性一致。有個快速的方法讓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加強對自己的尊重,那就是像地球行星上部落裡的人類,允許我們自己感覺人體與地球的身體之間的能量連結。

在腦海中想像能量從地球流出來,往上流過腳底板、大腿,穿越紅色光芒中心,一路往上穿過能量體。然後刻意想像送出一個回應、感激的能量經過我們的大腿連回地球行星,創造像植物一樣的能量根。當我們習慣觀想「深植」我們的能量體,我們會改善健康感與「歸屬感」。我們真的屬於地球母親。我們的肉體是由她的物質組成的,而身為有生命的泰拉( Terra )、地球母親或蓋亞( Gaia ),她無條件地愛我們,就像她的孩子那樣。當我們根植於大地,觀想自己與地球的紅色光芒連結,我們可以感覺到她的愛與力量。

紅色光芒密度是元素與「力量」的密度,美國原住民稱呼它們:化學元素與四 種魔法元素或力量 —— 風、水、火和土。這些也和東、西、南、北四個方向 聯想在一起。

整個地球密度的紅色光芒與我們個別的能量體連結,這是大我遊戲玩家充滿力量的天然資源源頭。我們的身體融合了物質與能量,是進行更多內在工作的關鍵連結,我們可以藉由感受我們生活的地球和我們的一體性,並且請求她的神聖元素與力量讓我們變得更堅強。

覺察自己和元素、力量的連結也能開啟之後我們在大我遊戲裡的道路,這條路通往我們想要從事的魔法工作。我們將在這系列的第三本書《活出一的法則三部曲:內在工作》討論得更多。要知道我們都是偉大生命舞蹈的一部分,我們可以在跳舞時更恰如其分地帶著創造風格與優雅感覺沉浸其中。

紅色光芒脈輪基本上是個傳達結果的位置,這卻不意味著紅色光芒可以輕易保持開放。沒錯,我們有很多人在紅色光芒階段被障礙卡住,不是因為對性慾的感覺就是由於我們對於生活在地球行星的感受而卡住。性慾跟生存是紅色光芒中心處理的能量。我們最初的本能就住在這個脈輪裡。

我們本能上渴望運用紅色光芒的性行為生兒育女。

我們本能上渴望活下去。

在紅色光芒能量的兩種類型中,我選擇先討論性慾,因為在實驗室的測試裡頭,動物會重複選擇刺激自己的性慾或服用古柯鹼而捨棄正常飲食,最後當然就是健康惡化或死亡。在 1990 年古柯鹼作用研究中,加拿大籍的作者表示:

「在一項實驗裡,三隻關在籠裡的猴子只能推兩個操縱桿的其中一個 —— 每十五分鐘,一個會輸入古柯鹼、另一個會生出食物球。在為期八天的實驗中,三隻猴子幾乎專挑古柯鹼。牠們即使在過程中沒選擇古柯鹼,也不會推食物控制桿。這些動物體重下降,並且表現出千篇一律的古怪行為。在其他實驗中,猴子與老鼠在數次好幾天的實驗裡都會自己選擇古柯鹼,一直到抽搐而死為止。 5

在對實驗室動物進行的性刺激研究裡提供食物選項,結果都是類似的,動物會生病和瀕死皆擁有同樣的理由:牠們以會上癮的東西代替食物。我們可以變得對性上癮,如同我們可以對其他有影響力的東西上癮,這些東西改變了我們的大腦化學物質。

身為大我遊戲玩家,我們會尋求避免上癮的方法。我們想讓性的感覺與能量在性行為發生時自然而然地發展,而不是讓我們對這種強大的能量上癮。看起來我們要是有愈多的性行為,就會加強我們的紅色光芒,不過擁有許多性關係實際上卻製造了紅色光芒的堵塞,這是因為他們帶著刻意重覆製造的慾望去過度刺激、活化它。

這在我們那直接呈現性挑逗的媒體環境裡簡直稀鬆平常。在媒體的人為刺激下,把我們性慾的經驗從自然生起的慾念移動到永不滿足的性飢渴很容易,我們會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如果我們的性能量「離開」一會兒,大我遊戲玩家就會讓它們「離開」。他會讓自己的慾望自然流動。此時,讓紅熱光芒保持靜默、不要表達出性慾,就可以讓這股能量流過紅色光芒中心。如果單身的求道者能確保他或她的性慾處於平靜狀態,我們不必為了開啟紅色光芒脈輪而滿足性慾。我們只需接受紅色光芒帶給我們的渴望或缺乏渴望,不管怎樣都保持一份對的感覺。甚至全然的禁慾都不會阻礙一個人擁有敞開的紅色光芒脈輪,只要這個禁慾的尋道者能夠與她或他的性別角色和平相處。

我們每個人骨子裡都有性本能。當我們感覺來了、性慾高漲,我們便期待地感覺到詹姆士.喬伊斯筆中的摩莉.布盧姆( Molly Bloom )那個永恆的「贊同」( Yes ),《尤里西斯》這本小說真實呈現了我們內在的意念與情緒。拉群體說:

啟動綠色光芒產生一股潛能,直接簡單地類比就是你們所謂的喜樂,它存在於智能能量中的靈性或形而上本質之中。這對於理解存在性更真實的面貌有很大的幫助。 6

對星際聯邦來說,造物主經驗祂自己永遠是真實的存在本質。開啟紅色光芒脈論、讓能量灌注其中是為了確認性慾具有神聖的價值。我們需要肯定自己肉體的性慾。讀者們,收縮你的括約肌。女人們,我們只是在做「凱格爾運動」,擠壓陰道的外壁。男人們,你們不過是把男子氣概從體內擠出來。各位先生女士們,這不是美妙感覺的開端嗎?這股能量不是今生龐大的資產嗎?魚水之歡的感覺難道不是很有力量的東西嗎?

我們需要了解運作性能量時,我們是在處理非常強大的力量。我們徹徹底底是有性慾的生物。性驅力是我們人類的基本天性。不管我們是否因此感到高興,在生活中,性驅力會用一再運用顏色與火焰填滿我們的思想和情緒。

在某個層次裡,我們很容易把這股基本的能量稱為「淫慾」。然而,當我們用淫慾這個字眼,經常是帶著批判的眼光去看它。而在這次對紅色光芒性慾的討論中,我們並非特別要挑起任何批判。在這個基本的層次上,我們也不是著眼在慾望帶來的感覺背後的情緒觀點。我們僅僅是在這股能量油然而生時研究它。聖經告訴我們,當慾望自然生起時,造物主檢查這個系統,發現它是好的。

的確,它是最好的一種。它是神聖的。既然萬物一體,一切都是神聖的。

性能量 —— 就它自身而言是 —— 是神聖的。身為人類,我們經常忽略它的 神聖面向,或至少經常試著繞過這個面向,但我們就是沒辦法去掉它的神聖本質。我們的肉體和其性能量都是神聖的。

在一個由無條件的愛構成的宇宙中,那股神聖性具有愛的本質。做為把那股能量帶進肉體的人類,我們有能力憶起這股能量的神聖、並且榮耀它。性的潛能在我們實際的經驗中變得神聖,我們在這經驗裡再度想起、並且榮耀我們自己內在的神性。

在最基本的層面上,性是愉悅和療癒的源頭,自然而然地在我們的肉體運作時被建立出來,並且進入我們世俗的經驗中。造物主提供這麼多垂手可得、令人愉快的內建資源,多麼地慷慨!性遊戲帶來親密關係和免費交換的能量,的確是個天賜的禮物。套用一首老歌,在這個星球上,人生中最棒、最好玩的事物都是免費的。

乍看之下,我們似乎有足夠的理由來榮耀、尊重性慾。可是,這並非一般情況。我們常常對自己的性慾常常感到緊張、不舒服。然而,正如 Q'uo 群體所言,我們的性慾是「自我的土壤和大地」。性慾是我們的根本與生命開端。我們都是造物主賦予生命的結果,祂讓我們的父親播種在母親的子宮裡。我們的生存仰賴紅色光芒中心的天生本能。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我們需要在性慾中找到平靜。當大我遊戲玩家嚴格地運用紅色光芒脈輪,我們處理自我性慾的目標就是,釋放我們所有的擔憂—關於我們的外表或是任何阻礙能量自然流過紅色脈輪的事情。相反地,我們需要專注在享受性慾帶給我們的禮物。保持簡單、喜悅的熱情、熱情活潑地玩耍,誠實享受我們的性行為,就是我們身為大我遊戲玩家維持紅色光芒中心敞開流動的方式。

這是很有挑戰性的事,當我們討論到橙色光芒脈輪運作之後,就會更清楚理由為何。現在,容我們簡單地說,做為大我遊戲玩家、有性生殖的生物,我們要進入一個真正放鬆、肯定的平靜狀態。身為大我遊戲玩家,我們要感受自己的性行為美好之處。我們的目標是維持珍貴的能量流流動。當這些性能量受到威脅,便失去了我們的「贊同」。如果我們對自己是有性生殖的生物覺得很糟,我們對於性刺激的反應很容易變成關閉穿過能量體的生命能量流。不去那麼做是個優先議題。

紅色光芒與生存

當一個生命被精神上的絕望占據,並未從那股動力中轉移到具有生產性的思維、分析、感覺與行動模式,這種絕望就會併入該身體複合體之中。疾病因之而來,最後導致死亡。所以,持續絕望下去的代價便是肉體的死亡。 7

活在地球行星上頭,你感覺如何?

當我們說到生存本能,通常會聯想到「打或跑」機制已經成為腎上腺素的反應。在緊急情況下,當我們的肉體生存遭到威脅,我們都會感到巨大、全面的生理反應,口乾舌燥、胃部沉重,我們遇到這個導致緊急反應的刺激時,馬上會在 此刻出乎意料地保持警覺。在這個反應的當下,我們可以戰鬥 —— 我們能防禦跟殺戮。我們也可以選擇逃跑 —— 聞風而逃。

只有在真正危及性命的緊急情況才會誘發腎上腺素反應,我們的紅色光芒生存本能平常在休息狀態,紅色光芒是保持敞開的。不過,身為第一世界( First World )文化的一份子,壓力日益增加,變成泰半由壓力長期刺激腎上腺素的反應,所以我們的日常生活基本上就是處於接近打或跑的反應狀態中。這會消耗我們的能量體、往往漸漸地阻礙紅色光芒。它耗費我們的心神,並且引發長期習慣性的輕度憂鬱,不知不覺剝奪了我們的快樂。當我們不想留在地球上,就會被自己的不滿牽制。這種制約會在紅色光芒層擠壓能量管道,有時甚至會完全堵塞。

法國人有句話很適合用來描述完全旺盛的生命之愛:生命的躍動( elan vital )或生命能量。當我們享受、愛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生命能量會增強。造物主的愛 / 光自由流過享受生活的人。

即使我們沒經驗過上述的長期沮喪,可能也不會覺得活在地球行星上是福氣。在許多人的經驗裡發生的事情會暫時地讓他們對人生的愛變質。我們都走過這種沮喪的時候。失去所愛的人、工作或是無家可歸幾乎是保證讓我們靈魂感到受挫的事件。要是我們陷入負面的紅色光芒情緒,像是失去信心、悲傷與絕望,我們就覺得糟透了。我們只有一點能量或是根本沒有能量可以移動到能量體的心輪。甚至很難回想起比較好的日子或者巴望著未來有好日子可過。事實上,這需要一些大我遊戲玩家的訓練。

我們已經提過憶起一個更大的觀點 —— 大我遊戲玩家的觀點。絕望的主因就 是缺乏遠瞻性。當我們遇到挫折,我們的世界縮小到只能留住淹沒我們的絕望感與失落。大我遊戲玩家在這個狀況會有意識地選擇運用信心與希望來修復他的心智,當作一種訓練。這個信心的態度能清理紅色光芒能量中心。打或跑的機制就會停擺,而能量再度自由地流動。當能量再次自由地流動,我們便能使用心輪的能量,讓自己導向正途。我們會再一次找到自己的喜樂,並且運用意志選擇信心。

注意,我們選擇擁有的信念並非對任何事物的信心。就只是一個單純的信心:一切安好、發生在我們生命中的事情都對我們有幫助,即使一開始看起來並非如此。

暫時的沮喪可能是受到三個較低的脈輪所發生的事情影響。我們也許會發自內心地找不到焦點而想要自殺,這是紅色光芒的挫折感。

我們會因為一段關係結束或工作終結而想自殺。不管問題是出在哪種光芒,這種絕望登錄在能量體中為一個紅色光芒的堵塞。

有一件事非常重要,關係到清理紅色光芒的絕望,就是領略到這些絕望跟「殺了我吧」這類的情緒與想法其實會在紅色光芒層面侷限能量體。當然他們也會侷限能量體較高的位置,第二或第三脈輪也會被影響到。但是清理這種障礙需要從基本的紅色光芒開始下手。 .

當我們意識到自己在能量體的紅色光芒層面制約了能量,之後我們便需要在面對婚姻與種種關係前,先調整自己的基本態度。我們需要思考我們的心智出了什麼事。因為我們接受了自己絕望和無助的情緒所述說的故事,心智就綁住了我們的能量流。

我在與絕望較量時發現,假裝成自己正在拍攝人生中的小小肥皂劇很有效。藉著成為這部片的導演,我創造了一種對自己客觀判斷的感覺。我請攝影師將鏡頭拉遠,放棄對自艾自憐的近距離拍攝需求。我要求更寬廣的視角。

身為導演,我小心翼翼地注視我的「佈景」。不再看我關注的部分,將視線轉移到此刻的整體情境,我開始意識到這一天的美好。我欣賞在這個場景添加的小細節帶來的魅力,我們在祭壇放了裝滿起絨草的花瓶、北美大啄木鳥咚咚地在窗外敲著、還有充滿陽光的悸動。我以計劃如何給「當下的自己」定格自娛。

如果我保持更寬廣的視野,便開始體驗到自己釋放了能量上的束縛。我看見自然環境之美溫暖我悲傷的心房,看見雖然這個情境雖然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它卻不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我重新開始注意到人生中許多還是很美好的事物。

我已經打破了沮喪的魔咒。

當我們自艾自憐,我們就是被一個邪惡的巫師下咒 —— 那個巫師就是我們自 己。沮喪的重要特質是,它是一個封閉的小型重複循環系統。我們在世間的所有意念、絕望、憤怒與怨忿的感覺,導致我們選擇陷在一座由思維構築的破敗旋轉木馬上,不僅哪裡也去不成,而且對我們毫無助益。

猶如我們曾在孩提時代的嘉年華會裡做的,我們最終騎上旋轉木馬。在我們的心智裡可沒有外人幫忙,或有守門人體貼地關掉機器讓每個人下馬。我們只曉得如何騎上去 ! 有些事情會觸動我們的舊傷,讓我們繼續痛苦的旋轉遊戲。除非我們自己成了守門人、幫助自己走下來,否則我們仍會停留在憂傷中,並使我們的能量體受到侷限與阻塞。

身為大我遊戲玩家,我們需要在自己感到憂鬱時,自我檢視這個循環重複的念頭。一般來說,我們需要恢復對生命的全觀看法。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脫離旋轉木馬。

對我來說,當下時刻既不會比整個人生更糟糕或是更美好。我們之所以無法脫離絕望感,乃是由於現代生活讓我們覺得自己「感覺只是一個數字」,成為沒有人性的機器裡的一個齒輪。當然,我們的生活充斥著「我們不重要」的暗示。不過,在文字記載的歷史上,我們在哪一個時點重要了?我們滿足了自己的需求嗎?如果我們過著更簡單的生活,我們的問題會消失嗎?完全不會。

我不相信現在有什麼不同,就情緒上而言,與歷史上的其他時間也是一樣。由於我們長久擺弄自己的情緒與感受,我們的人生真的是個變換著短暫場景的故事,而外在的事件則構成這個故事的背景。當我們好好地平衡,生命會是自由而穩定的,並且有一種穩定發展的感覺。當我們失去平衡,我們會偏離正軌,坐上悲傷與苦難的旋轉木馬。

我們創造的受苦模式就像是吃了豆類導致胃脹氣一樣自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的受苦是情緒上的消化不良。胃脹氣的處方是小蘇打,它會爆炸產生氣泡,緩解身體系統。對應受苦情緒的處方就是更寬廣的視野所帶來的使命感,我們在這模式中清楚地看見我們真正的情況可以爆破堵塞住能量體的麻煩氣泡,並解開能量中心的束縛。

小我紙上遊戲充滿這些重複循環的意念與感受,這重複的「旋轉木馬遊戲」挾著我們一貫的思維模式,把所有的喜悅逼出生命之外。當我們在這樣的旅程發現自己,我們需要時間審視、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身為大我遊戲玩家的我們需要鍛鍊自己的技巧來離開這個旋轉木馬。那個簡單的決定將會回到紅色光芒層面開啟能量體。擺脫憂鬱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這件事需要時間跟勇氣。像是絕望、無助跟喪失信心這類負面情緒是很困難的經驗,更難以掌握,所以我們觀察自己的心理與情緒狀態,也總比陷入這些情緒來得好。

我使用過一個技巧來處理這類情緒,就是要求感覺流過自己。如果我想要哭泣,我會找一個私人的場所,讓眼淚流下來。要是我生氣或有其他情緒,我會找一個完全私密的空間,讓我能和自己大聲對話,不是一整天都在想像這些事。當我們適度地尊重自己的感覺、當我們仔細傾聽自己的不滿,通常我們會開始脫離這些痛苦的情緒,因為我們終於去聽自己的心聲。

清理能量體不是像瓦肯人( Vulcan ,編註: Vulcan 是星艦迷航記影集中一支高度理性的外星種族)那樣壓抑所有的情緒,並要求用邏輯去統合一個人的思維模式。毋寧是承認我們所有的感覺與想法,從容不迫地體驗它、讓它都過去,然後要求頭腦釋放我們在乎的這些感覺與想法。

再次提醒你們,優先清理能量體的阻塞至關重要,上述問題引發的障礙似乎會導致受苦。在我們的情緒生活中,煩心的真正源頭往往是從孩提時代開始就存在我們心中的憂傷與失衡的模式。

就外在事件而言,我們生命中的一些心結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解開,這並不令人訝異。我們可能會在各個能量中心跟頑固的心結相處多年。我們無法梳開這個心結僅僅因為我們希望有這個結果。無論如何,只要喚起信念還有更寬廣的視野,要求我們成為自己的觀察者,然後療癒、平衡受阻礙的能量流,我們幾乎可以立刻清理紅色能量中心的堵塞,因此,我們便能再次地流動著好的能量。

***

1.Q'uo 群體於 2006 8 25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在一場集會傳遞的通靈訊息。

2. 肯.凱斯的書《較高意識手冊》於 1973 年在加州柏克萊的活出愛中心( Living Love Center )出版,至今仍可在網路書店或實體書鋪買到。

3. 本句引用自華特.惠特曼不朽長詩《草葉集》( Leaes of Grass )第一節。原文是「我遊蕩著,並邀請我的靈魂;我自在地協倚、遊蕩,觀察一葉夏草。」

4.Q'uo 群體於 1995 4 9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在一場集會傳遞的通靈訊息。

5. 出自 1990 年由多倫多大學布魯斯.亞歷山大( Bruce Alexander )的作品《和平措施:加拿大的毒品戰爭之路》( Canada's Way of the War on Drugs )第五章,並引用以下網址的文章: www.hoboes.com/pub/Prohibition/Drug%20Information/Cocaine/Cocaine%20and%20Addiction

6. Q'uo 群體於 1981 2 25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7. L/Leema 1985 9 22 日透過愛與光研究中心傳遞的通靈訊息。

 


(第四章 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NESS 的頭像
ONENESS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