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集 回目錄 下一集

第八季 第四集:時間軸的分裂和牽制戰術
(TIMELINE SPLITS AND DIVERSIONARY TACTICS)

內容提要:

科里.古德帶著他的經歷和秘密太空計畫更新而返回。隨著他的返回,就迅速變化的情況向我們介紹空軍與海軍之間的揭密和衝突

由於聯盟陰謀集團之間的談判陷入停滯,幾個北歐型族群正在脫離穆罕默德協定,並可能開始向人類伸出援手 。他們主要關心的是時間軸的狀態。顯然,事件沒有像以前那樣展開,需要進行時間軸修復

一直以來,空軍都盡其所能壓制海軍秘密太空計畫的敘述,轉而支持他們自己的版本,這導致了更慢的揭密。

這個北歐族群一直在與梵蒂岡進行緊密合作,並以一種不會讓人震驚的方式出現

安莎爾 人透露,他們的血統,實際上來自我們的未來 如果他們沒有成功地維持他們的時間軸,他們可能會從此消失

陽系內,目前所有這些巨型球體都是脈動的,而且幾乎變得完全透明,而很快這些球體就會消失,這些能量將首當其衝地衝擊人類。當它開始發生時,不要害怕,當我們開始看到大量地震,火山爆發,風暴變得更加強勁和危險。而這是一個能量轉變

我們會看到末日瘋狂之類的東西,消極的人會變得非常消極,積極的人變得更加幸福,情況會指數地增加,而且會變得更明顯

藍鳥人 想告訴我們的是,我們不應該害怕,因為害怕會養活那只野獸 我們應該心懷希望,因為這些跡象表明,將要發生的重大變化,將會給我們意識的重大重生。而在這種意識重生中,我們將開始明白如何處理時間和空間


以下是 Frank 網站分享的版本,但之後有可能受版權影響而無法正常撥放,敬請把握時機。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3WJ1HQMhtTzSnl6VXFrNGVLYXM/view


影片談話內容: (編輯自: 揭密 宇宙文字版電子書 121

大衛.威爾科克(以下簡稱「威」): 大家好,歡迎來到《宇宙揭密》。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在這一集中,我們與科里.古德在一起,為您帶來一些非常有趣的最新更新。所以不用多說,科里,歡迎來到這裡。

科里.古德(以下簡稱「科」): 謝謝。

威: 讓我們首先談談這個問題,因為有很多人有不同的想法,如果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就是非常密集而且令人難以置信的,對我的卑鄙惡毒的人身攻擊,而對你更是如此,甚至對這個網路的攻擊。
我只能說,有紀錄以來,這些攻擊的程度及數量是非常高的,可笑的是。我通常不會對這種東西做出回應,因為它實在是太過分了。
你現在的想法或感受是如何呢?這似乎只是普通人的典型投訴,但你覺得實情是怎樣呢?

科: 嗯,我已經和你說過,我也和其他在這個圈裡的人聊了很長時間,沒有人看到過比這次攻擊更嚴重的了。
這正是我在六個月之前所說的,當時我被告知,與揭密海軍秘密太空計畫 Navy Secret Space Program )相關的任何人士都必須被抹黑或毀滅,因為他們希望空軍太空計畫的版本被揭密出來

威: 令我驚訝的是,科里,這些人的攻擊似乎是無所不用其極地從各方面滲透進來。他們好像絲毫沒有擔心會被起訴誹謗。他們毫不在乎。
你有什麼想法?

科: 好吧,正如我所說,這是主要行動的一部分。這不僅僅是幾個人的問題。那些已被啟動的人們,他們必須要用盡辦法攔截、搗碎任何能夠證明海軍計畫的揭密。
他們只希望把空軍計畫推到前臺,就是現在,他們相當急切想揭密空軍計畫。

威: 如果你輸了,他們會攻擊你嗎?

科: 絕對不會,當你把自己當成受害者,你就處於防守模式,你不在攻擊模式。這是他們的慣用手法:佔據上風,並用攻擊模式。現在,以他們所用的手段看來,他們已經到非常絕望的地步。

威: 你最近和邁克.莎拉博士( Dr. Michael Salla )聯合寫了一篇文章,並且在臉書帖子中提出了一些想法:可能涉及到北歐型外星人 Nordic ;又稱昴宿星人)的某種正式的揭密,我猜。有些是與向我們介紹他們的存在有關。

科: 是的,這可能跟最近與卡莉 Ka'Aree )的會議有關。我從來沒有看到她的身體語言和能量上表現得如此焦慮,這令我也焦慮不安。
她讓我知道,安莎爾 Anshar )人關心的是時間軸 timeline ;又譯為時間線),事情進展不太順利 。正因為如此,不僅是安莎爾人,還有三組非人類群體安莎爾人一起決定反對“穆罕默德協議”( Muhammad Accords ,這是一個重大的決定
他們無法使協定的各方簽署人一起批准或結束協定。
所以因為事情已經變得如此緊迫了,他們現在表示要開始接觸人類了
一開始,他們將通過夢想和異象開始與人類接觸,為提供與我們面對面接觸做準備
然後,他們將開始出現,很可能是先與個人和小群體接觸,而不是在國家或世界層面上在電視上公開露面的這種情況
這將是一個緩慢的適應過程

威: 我想弄清楚這一點,我想把這個重點記錄下來:什麼類型的人將會被選上,首先被接觸呢?如果你將要接受這類接觸,他們將會期待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回應?

科: 他們會選擇他們長期以來接觸過的人 通常情況下,很多這些人是花大量時間在冥想狀態 meditative state )中,而且頻率上配合能順利溝通的,都是積極的人,安靜的,一直專注內在歷程( inner journey ),並準備好接觸的人

威: 所以我們清楚的是,你所說的那些人,首先可能會有更多生動的夢境?

科: 是的,生動的夢境。

威: 這些夢境會是什麼樣的?

科: 聯繫的夢境,他們在夢中出現,為面對面接觸作準備。
當這種面對面的接觸確實發生時,人們很可能會獲得通行證乘坐母船

威: 好的,還有幾件我真的想在這里弄清楚。看來由小我驅動的靈性更像是你所描述的,然後有人會把自己描繪成為人類的救世主 savior )。

科: 嗯,可能是那些,會這樣做的人。在成千上萬的人當中,他不會上升到最頂端成為一位救世主
他們不會選擇這類型的人,無論如何,那些心懷救世主情結的人,他們不會被選擇

威: 你認為在這個世界上的條件是什麼,或者你被告知在什麼條件下,我們將能看到很多同時發生的個人接觸案例呢?

科: 嗯,很多人會報告這些夢境,接觸的夢境。這將是人們留意到的主要事情。
現在,這四個小組中最有可能先是北歐型的外星人,我聽到他們的通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岡薩雷斯 Gonzales ),西格蒙德 Sigmund )和卡莉都談到這個組織可能會站在最前面。
這個北歐外星人族群長期以來一直與世界各國領導人,宗教界人士進行溝通。
最近就有世界各國宗教領袖的會議,我相信是在 6 月份,他們基本都問,我們能否都走在一起?那是正確的選擇嗎?

威: 是的,是關於"讓我們成為朋友"( Let's be friends ),就是那個主題,是的。

科: 成為朋友,那麼,很多資訊正在通過空軍進入,這個北歐族群一直在與梵蒂岡 Vatican )進行緊密合作,並以一種不會讓人震驚的方式出現
現在他們完全期望每個人都會對這些“非地球人”提出很多疑問。
我們會發現,他們參與了我們過去的社會歷史,已經上千年了,他們已經以天使的角色出現過。他們引進了不同的信仰系統,來嘗試影響我們的意識,使我們更有意識地發展
所以非常期待,當我們發現所有這些資訊時,這個組織基本上會給予我們,一套他們的信仰系統。
它將基於“萬物合一”( Oneness )的理念 ,很多人會有深奧的想法。但預計絕大部分民眾將會很快地接受及適應下來

威: 所以我們可這樣說,科里,有理由相信,在梵蒂岡內形成聯盟,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這是如何反映在你所說的這個揭密計畫中的呢?

科: 嗯,聯盟可能是直接或間接的一個因素。梵蒂岡內的一些人可能會看到貼在牆上的佈告,他們將會有很多內心的改變。
也許有些人已經完全相信這個被介紹的外星人組織,他們希望向民眾公佈之前,先清理好內部。
因此,梵蒂岡表現出來的行為方式,可能會有很多因素。
但是,公開的討論將是個事實 而且我被告知,別人也聽到梵蒂岡出現類似的事情內部宣佈一個人性化的外星人集團存在,將為人類帶來很多突破性的新想法

威: 你剛才說有四個群體,正在計畫打破“穆罕默德協議”時,我相信,安莎爾人是其中之一。

科: 正確。

威: 那麼這四個群體中,是否有任何一個是負面組織嗎?

科: 這些都是積極正面的群體

威: 哦。

科: 他們都在這個聯盟裡一起工作。其中四個群體已決定不遵從“穆罕默德協議”,然後開始進行人類面對面接觸的計畫。

威: 你認為這行動會如何影響你過去與我們分享的局部揭密 partial disclosure )的整體計畫呢?

科: 嗯,它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到,因為局部揭密是從關於海洋和在南極冰下的古代地下結構的資訊開始
然後他們要發佈空軍和 DIA (美國防情報局)控制的秘密太空計畫
那時他們就會說,用這些遙測技術在海洋和冰下發現了很多結構。碰巧我們在火星上也發現了一些同樣的結構
這就是他們的計畫。
這個敘述的一部分是,外星人已經訪問過地球,但是在最近幾千年之內,沒有再到過這個地方,除了一兩個個別例子
如果一個北歐類人形的外星種族進行開放的接觸,並開始在梵蒂岡,站在教皇的旁邊對人說話,這個揭密將會大大地加速

威: 你認為,或者被告知,這可能會像我們的錄影一樣,在世界上突然被公佈嗎?還是可能在某種催化事件 catalytic events )之後出現呢?

科: 有許多事件預計與這些揭密一起發生。
正如我所談論的,軍工複合體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想要從海洋和冰下的古代文明開始
那麼他們可以隨時公佈。
如果有任何類似法庭或逮捕事件開始發生,他們將要利用這些公佈,作為一種轉移視線的策略 這將會是他們主要轉移視線的手段

威: 我會假設,這將會是非常令人震撼。

科: 絕對是。

威: 你如何描述一些,比現在看到的小報報導更令人震撼?

科: 看到實際的影片和實際的遙測 telemetry )結果,而不是猜測 。你會看到,例如在古巴海岸,用聲納看到一些古代海底建築之後,大家驚歎不已的叫聲。

威: 是啊。

科: 這些將是不可否認的報告,它將是被認可的報告,為你提供他們從調查中獲得的所有資訊。這將包括一些水下和冰下遺址的發現

威: 他們的揭密遊戲,是否根據計算民眾的反應設計的呢?

科: 是的。

威: 他們期待會發生什麼?

科: 嗯,他們期望它是一個很好的轉移視線策略。他們原本也計畫發佈這些資訊,最終發佈的資訊是:被發現在冰下創造文明的不是人類。而人類精英們是這些生物血統的一部分。因此,他們是特別的。這是要推動的陳述之一。他們基本上要用自己的信仰推動他們的宗教,使用這些發現來支持他們的宗教。

威: 那麼你記得,科里,就在你開始接觸我之前,我從內幕人士得到了美國政府的一個授權揭密,是在整個宇宙歷史中,火星及迪亞馬特星( Tiamat ),或者瑪爾戴克星 Maldek )在 50 萬年前摧毀了自己文明,逃難至月球,最終墜毀在地球上,成為這些前亞當人 Pre-Adamites )。

科: 正確。

威: 那麼你認為,那個前亞當人的故事情節,是精英們想要描繪自己成為神明之想法的一部分?

科: 是的

威: 那怎麼可行?

科: 他們能夠將他們的血統追溯到這個非人類的群體,前亞當人 。所以,這就像是國王的神聖權力。他們會說, 看看這個浩大的文明,他們能做什麼。為什麼不控制我們?我們原是同一血脈。我們擁有他們所有的資訊。我們可以像他們一樣,建立先進科技和一個大同的社會。

威: 你認為北歐外星族群的目標是什麼?破壞這個局部揭密時間表的最終目的是什麼?他們想要什麼?

科: 他們希望防止他們看到的,由負面種族統治的時間軸出現 由負面外星人統治。
他們已經看到這個可能性,由爬蟲人統治的時間軸 他們看著時間軸,在各種不同局勢發展的可能性,以及事情如何發展
所以他們指出,他們已經決定他們必須取回主動權,開始採取更主動的做法,而不是像以往一樣,採用間接手法

威: 所以你說,這些仁慈的外星人可能會看到,即使現在我們正在大量覺醒,我們仍然可能會是爬蟲人主導的行星?

科: 那是關注到的一個可能,是的。

威: 那麼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防止這個時間軸的發生?有什麼我們還沒有做,以致這個可能性仍然存在呢?

科: 嗯,我相信他們現在看到,負面團體有太多的干擾。宇宙法則限制你不能直接與發展中的文明互動你必須在背後做事情,像是操縱傀儡、秘密社團之類的那樣

威: 正面和負面的都有,對吧?

科: 對。那麼,正面的找到了繞過這些宇宙法則的方法。同時負面的也會繞過這些法則,甚至直接違反這些法則。

威: 但是,在這兩種情況下,我們可以說,每一方都要接觸那些願意遵循規章程序的人,不管是仁慈還是邪惡的章程,然後通過這些代理人,而不是直接出現。

科: 是的,但是,負面的群體長期以來,都掌握更多的實踐手段,造成了一場不對稱的戰鬥。很多嚴守宇宙法則的正面積極力量,也開始得到更多的實踐途徑。

威: 好的,那麼正在看這個節目的人會問,如果仁慈的群體這麼擔心,為什麼他們不立刻就現身呢?為什麼他們如此擔心露面和違反條約或所有這些東西?有什麼懼怕呢?

科: 因為,他們還是要以正確的方式做事情。他們不能只出現在天空中。他們必須經歷一個像我討論的過程他們將通過人們的夢境,讓大家開始適應他們,一對一地看著他們。這是正確介紹自己的方式,而不是突然出現在天空中

威: 科里,顯然,卡莉和其他一些安莎爾人告訴你,在這場關於我們會否走到這個負面時間軸的戰鬥中,他們的賭注非常高,非常高。
那麼你能解釋一下,為什麼這些賭注對他們來說是如此之高?

科: 正如我所說,安莎爾人透露,他們的血統,實際上來自我們的未來這是一個要很小心處理的事情 像把你的麵條扭曲一點點就會造成影響
他們現在有一些狀況,這是我們的未來,這跟曼德拉效應 Mandela Effect )相似,這使他們開始回顧時間軸
找到原因。然後派了一個小組,以維持原來的時間軸。他們把這個小組送回大約 1700 萬年前。
所以他們一直在這裡,並且獨立發展。它從一個小組,轉變成一個生活在地球地底下,相當優秀的分離文明
如果他們沒有成功地維持他們的時間軸,他們可能會從此消失

威: 所以他們會變得過去不存在,將來也不存在?

科: 他們將來不存在,所以他們過去也不會存在,因為他們再沒有機會回到過去,試圖維持這條時間軸

威: 很奇怪

科: 很奇怪

威: 請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有關西格蒙德 Sigmund )的失蹤,你有什麼可以更新的?由於他是我們最近談論到的一個重要人物。

科: 是的,我相信是在 4 月份,他失蹤了。奇怪的是,在這段時間內,其他一些研究人員的空軍軍方線人也失蹤了。這非常古怪。
從那時以後,我和一些空軍士兵舉行了幾次會議,我叫他們,特威德爾.迪( Tweedledee )和特威德爾.達姆( Tweedledum )兄弟,其中有些是有爭拗的。
一開始,他們非常有興趣知道,我是否聽說過西格蒙德,對於他,問我知道些什麼。我感覺到有點不對勁。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最近,在一次會議上,這些空軍士兵把這份報告給我看,他們說是西格蒙德寫的。
但在報告中,與西格蒙德的很多談話是互相矛盾的。報告中說,他們沒有發現任何海軍秘密太空計畫的跡象,儘管他本人已經詢問了這些人。
所以,我馬上就注意到。
然後,報告順著下去,表示並不存在巨型球體進入我們的太陽系,所有這一切都是北歐外星人的謊言,基本上這都是他們試圖告訴我的。

威: 報告怎樣說藍鳥人 Blue Avians )?

科: 他們認為,藍鳥人北歐外星人的虛構人物。他們認為北歐外星人也創造了 一的法則 The Law of One )這一切都在報告中談及。

威: 有趣

科: 所以他們給我這個報告,我在看,我的感覺是荒謬的。都是不對的,他們一直密切觀察著我。
而且,最後一次看到他們,他們開始悄悄地說出了許多西格蒙德在南極給我的內幕消息,有關一些宇宙事件的某些日期,我想,他們在誤導著我。
他們試圖儘快地將誤導的訊息告訴我。我感到他們帶給我很多欺騙。他們在觀察我,研究我,看看我會如何處理這些消息。
在同一次對話中,當他們在言談之間,我意識到西格蒙德沒有真正失蹤。我感覺到他實際上正在滲透秘密太空計畫聯盟 SSP Alliance )。

威: 海軍的那個?

科: 海軍。我停下來說,哦。我說,西格蒙德正試圖滲透聯盟
他們當時有點失去鎮定了。他們說,如果我公開說出這個秘密,我的家人會受到傷害。

威: 他們在威脅你?

科: 是的

威: 真的嗎?

科: 那是在我上一次來蓋亞電視臺( Gaia )做報告之前,我把這個從報告中刪除了。

威: 請定義一下“失去鎮定”他們開始大喊大叫嗎?

科: 是的

威: 憤怒,暴力的表情?

科: 明顯生氣了

威: 真的嗎?

科: 他們還告訴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討論在南極的研發設施。
我已經聽取了有關這方面的通報,進一步介紹了情況。情報是多方面的,這是巨大的設施。
而且,在那裡的太空港口,他們不希望我們談及。
他們希望我們全力以赴,討論古代文明的東西,因為這是他們想公開的。
這是非常有問題的,有關這些各種承包商在南極洲所做事情的資訊。
一些違法行為或不道德的事情,都是在那些的設施裡做的。

威: 為什麼你認為,他們很關心你會說些什麼?或者說,如果世界上大多數人都不相信這些話呢?

科: 他們不想在研發基地中流傳,因為它違反了 1959 年的條約 。儘管我聽到該條約的其他簽署國,在那裡也做類似的事情,可能會有很多負面後果。
所以南極洲是一個主要的黑暗專案行動區域

威: 呵嗯。你認為這兩名空軍士兵這樣威嚇你,已經是最後結局了嗎?顯然,你沒有被他們嚇到,因為你把消息公開出來。
他們為什麼會如此強烈地威脅你?他們擔心什麼?他們的弱點是什麼?

科: 他們想讓我只報導空軍所編好的故事,他們正在做的一切,都是試圖引導我朝這個方向發展。
如果我不能引導到這個方向,那麼他們下一步,就是完全抺黑我或任何報導海軍 SSP 內情的人。

威: 我想在此刻轉一下話題,但我認為這個話題是值得探究的。有關"爬蟲人控制行星"的時間軸和"局部揭密"的時間軸,兩者之間是否有關係?
如果他們試圖引導我們,走向局部揭密時間軸,那麼是否會以某種方式,提供了機會,讓這些負面族群接管地球?

科: 時間軸分裂時,必須從他們分裂的地方出發。而且,根據它是負面的時間軸,正面的時間軸,或中間的任何可能,它將在不同的點分岔出來。
所以他們將試圖通過控制我們的群眾意識,來控制分岔何時發生。我們共同創造的群眾意識 co-creative mass consciousness ),對這些時間軸有很大的影響
所以這是我們一直受到這種心理控制的主要原因之一

威: 自從我們上次把更新內容上線之後,你有沒有進一步與岡薩雷斯互動?如果有,有什麼事發生了嗎?

科: 我每隔一至兩週會見到岡薩雷斯。他正在協助管理癡呆症流血問題,以及正在發生的另外兩個"二十年回退"( 20-and-back )出血問題。
自從他開始用"魔術 8 號球 "( Magic 8 Ball )療愈我之後,我開始從其他"二十年回退計畫"中產生夢境和回播。
最近,我突然間有一種情況,我感到有點冒汗和噁心,感覺出體了。
然後接下來我意識到,我穿著某種形式 NBC 型套裝或某種防護服。我們正走過這個看起來像一個洞穴的地方,這個洞穴裡有一個古老的設施。
我們正走過去。我可以聽到水滴聲。突然間 只是一瞬間。突然之間,我開始靠在牆上,我感到頭暈目眩。
有一個女人在那裡抓住我的頭盔,正面看著我,並試圖與我溝通,又看著別人,並開始說,這再次發生,這再次發生了。
然後我回來,自己,目前的時間軸,試圖理解剛剛發生的事情。

威: 嗯。所以你相信你剛剛敘述的那些經歷來自於你的二十年回退計畫

科: 是的

威: 這是否意味著,您的健康或精神狀況的下降,是因為他們向你做了些什麼?

科: 是的,而且,最後的那個"二十年回退計畫"是在 1997 年左右完成。我們現在是哪年?剛好 20 年了。

威: 對。

科: 就像我已經說過的那樣,很多人,通常在他們被釋放後 20 年左右,都開始意識到或懷疑他們曾經參與過二十年回退計畫

威: 這些分叉的時間軸開始又彙聚在一起嗎?

科: 20 年的時間軸之後,由於某種原因,很多人開始回憶起他們這段服役的日子。

威: 有趣,你現在可以用更好的,知曉更多的方式,談談你經歷過的三次二十年計畫的粗略分類嗎?你能說,好的,這一個,我實際上是太陽 護衛隊 Solar Warden )計畫中服役。而另一個,我負責攔截和盤問。已經具體知道了嗎?

科: 不,不,我只是回想起片段時刻。顯然,集中在後面兩個二十年,我參與了一些很黑暗的行動。

威: 好的。就像銀河奴隸貿易 slave trade-type )之類的東西?

科: 我確定可能是這些。

威: 你能說,一般來說,太空計畫的設計,是為了讓人們進入邪惡或不道德的情況,以致沒有舉報人能夠來到幕前嗎?

科: 那是主要的原因之一,我看到很多其他的舉報人走到這條界線時,沒有跨過它。他們不想自我入罪。這些都牽涉很多黑暗的事情,有很多人可以說出來,給出大量的資訊,但是他們害怕自責。

威: 你能詳細說明,你如何見到岡薩雷斯嗎?是否類似見卡莉的途徑?是否像瑪雅分離文明 Mayan breakaway )所用的方式?

科: 是的,像瑪雅分離文明。他們基本上傳送我到他們在軌道上的一艘船。

威: 嗯。那麼你看到岡薩雷斯的時候,是在一艘瑪雅船上的會議中。

科: 是的

威: 除了他外,你也和其他人在一起嗎?

科: 不,只是他,瑪雅人會看著我,溫暖地向我微笑,但是至今,仍然沒有機會與一個瑪雅人互動過。

威: 這些會議通常發生在同一個房間或同一地點嗎?

科: 是的,我之前描述過的同一個房間裡面有浮石面板 floating stone panel ),閃爍著瑪雅式的符號

威: 那麼岡薩雷斯呢?還有什麼進一步你覺得重要的訊息,現在和我們分享呢?

科: 是的,其實他在後臺,靜靜地與秘密太空計畫聯盟的成員接觸。在西格蒙德的小組出現之後,他們一直沉默著。
現在他已經開始給我簡報了,這是 SSP 聯盟 要求他給我的簡報。
現在,這裡包括了有關當前在地球上發生的事件的資訊。
在不久前的“《宇宙揭密》”中,我已經描述了,在選舉之前,在美國各地分散了不同的軍事小隊,以監測這些深層類型的組織和資產。
我最近發現這些是特種部隊小隊 我不能說屬於哪個部隊,這些士兵是那些被派往科索沃 Kosovo )地方,像這樣的地方,收集危害人類罪行證據的人
他們在自己國家做調查並不真正合法,但他們在進行中。他們已經確定了所有的負面團體。他們一直在調查貪腐。他們一直在尋找這些人與黑暗秘密社團和相關活動的關係,我們不會詳細談及。他們已經確定了所有這些人。
這個軍事派別正在等待著要逮捕這些人。除非有軍事政變,否則逮捕不會發生 。因為根據我收到的資料,這個地方水很深,他們即將進行一些行動,以消除聯盟已經安插在美國的一些領導層
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被告知已經計畫發動政變的軍事集團將會發動政變,特種部隊士兵在發生政變事件之後,向法庭提供資料

威: 嗯,考慮到這些計畫已經在桌上很長一段時間了,為什麼你認為這麼長時間才能實現呢?

科: 正如我之前所說,陰謀集團 Cabal )正在使用可能預測未來的技術,即人工智慧演算法 AI algorithms )來檢測可能的未來 。這是他們能夠脫離任何類型被逮捕的手段。很多以前傳言會被捕的人士一直都只是流於傳言炒作,因為實際上沒有一個可以逮捕他們的地方,因為律政司受到司法部的控制,國會也是如此
整個政府基本都在受到控制。所以從來沒有機會,令任何人能夠被逮捕 。只是不會發生,可以命令逮捕,但沒有人能把他們逮捕到。

威: 對。你現在覺得如何,情況改變了嗎?

科: 現在改變了,因為聯盟 Alliance )在過去幾年特別加強了他們的行動。所有的跡像都指向深層次位置,或者說,陰謀集團現正處於防守位置,而不是進攻陣地
所以很多鬆散編織的聯盟團體都看到這種弱點,這使得他們施加更強壓力逼使陰謀集團投降。

威: 那麼,如果要進行某種大規模的政變,那麼你覺得我們這些普通市民會遇上什麼呢?

科: 嗯,一開始會有一個媒體真空期,直至對抗行動停止。然後,軍方將接管無線電波,並對發生的事情進行全面的解釋。這就是我所說的。

威: 你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嗎?

科: 我認為聯盟覺得,這是一件好事。現在掌控的人,他們所做的事情,是邪惡的化身。

威: 對。

科: 我甚至不必叫人運用想像力。因為在網上都可以看到實況。

威: 你有沒有進一步與藍鳥人互動?如果有,那內容是什麼呢?

科: 是的,大約在五個星期前,我終於遇到了 Tier-Eir 。一個藍色球體 Blue Sphere )將我從客廳中接走,帶我到另一個巨大的藍色球體中,我和 Tier-Eir 交談
他向我展示了太陽系,和所有這些巨型球體都是脈動的,而且幾乎變得完全透明

科: 他告訴我,很快這些球體就會消失,這些能量將首當其衝地衝擊人類
當它開始發生時,不要害怕,當我們開始看到大量地震,火山爆發,風暴變得更加強勁和危險 當我們看到這些能量的全面影響時,這些事情將會成為必然

威: 這就是太陽閃焰 solar flash )嗎?或者這只是一個前期的能量轉變?

科: 這是一個能量轉變

威: 好的

科: 我也被告知,我們會看到末日瘋狂之類的東西,消極的人會變得非常消極,積極的人變得更加幸福 我們看到精神病患者會迷失自己,很多精神病患者會迷失,情況會指數地增加,而且會變得更糟

威: 嗯。

科: 所以因為這個終結時期的瘋狂,我們可以預計,會看到更多的劍拔弩張,談論戰爭,類似這種事情,這可以是非常可怕的
但是, Tier-Eir 想告訴我的是 我們不應該害怕,因為害怕會養活那只野獸我們應該心懷希望,因為這些跡象表明,將要發生的重大變化,將會給我們意識的巨大復興

威: 如果以《一的法則》的方式理解,如果我們把 一的法則 當作是真實的,並且這些人當中,我們認為藍鳥人安莎爾人更先進兩個維度級別。
他們相對安莎爾人,對我們的未來有同樣的迫切感嗎?還是他們比較冷靜?

科: 他們比較冷靜,對的。

威: 好的。

科: 是的,對於藍鳥人,我沒有感覺到任何類型的 你根本感覺不到任何類型的自我。他們更像是代表著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 social memory complex 每個藍鳥人的自我不會將自己識別為一個名字
這是與他們不同的一種溝通方式,不像安莎爾

威: 他們是否提出了關於地球可能的負面時間軸的任何警告?

科: 有的

威: 他們有?

科: 是的,他們確實說,我們需要更加努力,做大量的冥想 meditations ),盡我們所能,共同創造這個積極的正面時間軸 我們的意識現在被操縱的方式,是引導我們朝向,不一定要到最負面的地步,而是消極地處於中間的某個地方
如果我們陷入中間的某個地方,下一個( 2 5000 年)週期將會發生什麼?誰知道?這將會對人類意味著什麼?

威: 你有什麼進一步的資訊,可以與我們分享嗎?我們在過去曾在南極找到,並且多年以來挖掘過的那些大型母艦?

科: 是的,其實我基本上收到了,關於研發設施的一個相當具體的通報,他們真的不想讓我談論,更多的資訊,特別在冰下的地面上發現的三艘飛船
有三艘橢圓形飛船,一個非常大,兩個較小 他們開玩笑地稱之為‘妮娜’( Nina )、‘平塔’( Pinta ),和‘聖瑪麗亞’( Santa Maria )的橢圓形飛船
他們在同一時間到達,並將自己定位在三角形位置上。
然後那些在飛船中的生物就開始拆開飛船,在那裡建立他們的城市。

威: 這個,我相信,你曾經說過是在 50 萬年前,原來的那個?

科: 不,這發生在大約 6 萬年前。

威: 哦,好的,這是最近的一個。

科: 當時他們來到這裡,墜落在這裡。但,在迪亞馬特星 Tiamat )還在的時候,他們也曾經來過這裡,他們已經有一個飛船基地。

威: 好的。當你說"地面"時,你的意思是

科: 在冰下

威: 那是在冰上嗎?

科: 不,在污泥上。他們降落在,所有這些樹木,植物上。

威: 好的

科: 他們創造了一個社會,一個相當高的文明。我討論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他們對基因工程很重視。他們將自己的遺傳基因與人的基因和不同的動物基因結合。當我們第一次談到這件事時,
我提到的一件事是,在一個遺傳實驗室裡,他們發現一個非常奇怪的爬行動物正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他們從小而大。

科: 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最近在秘魯納斯卡 Nazca )發現的三指木乃伊,如果它可以是這些前亞當人的實驗之一。

科: 我也想知道 如果–我們聽說天龍人 Draco )抱怨說,地球上有三次爬蟲物種的滅絕,是類人形外星人指使人類摧毀的。

科: 所以他們責怪這些類人形外星人和人類從地球上剷除了他們的遺傳實驗
而且我想知道,蓋亞電視臺報導的這兩種不同類型的生物,是否可能是三種消失爬蟲物種中的其中兩種。
所以我有一個問號,正在等待回應。

威: 作個紀錄,你個人對秘魯納斯卡顯示出來的三指木乃伊有何感覺?

科: 這是令人興奮的。我覺得很多人都有一個震撼的反應,或者很多地威脅到他們的信仰系統,他們不想承認的說, 這是一個騙局!這是一個騙局!
但是當你看著 X 光片時,你可以看到那些解剖細節。

科: 那些骨頭一起生長。

科: 我看不出這可能是一個騙局。如果是這樣,為什麼會有人需要面對所有的麻煩,製造這樣的一個騙局?它需要太多的時間和金錢。他們的目標是什麼?
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查看了基因報告,看看是否包含爬蟲動物,人類和未知的 DNA 在內。或者如果它是爬蟲動物,可能有一些鳥類 DNA 在內。

威: 你有沒有在自己的經驗中,看過任何三指的外星生物

科: 是的,金三角頭人 Golden Triangle-Headed )是三指的。還有其他的 這很罕見。三指生物不常見。三個手指很容易移動,他們能夠以各種奇怪的方式彎曲。但是大多數已經報導的外星生物有三隻手指(或一隻拇指),也有五根手指或六根手指的。我們的星球產生一定的諧波場 harmonic field )。該領域與 DNA 相互作用,並創建出一個樣板 template )。而我們星球的樣板,就是大多數生物有五根手指

威: 那麼你認為,如果根據地球上,那些自然的震動來生活,在這裡足夠長的時間,那麼會對地外生物的 DNA 進行能量上的修改嗎?

科: 是的,是的。有人稱這些舒曼共振 Schumann Resonance )或其他。但是,地球做出的頻率會對任何在這裡足夠長時間的 DNA 產生影響。它將改變 DNA

威: 與地球自然狀態相比,你認為太陽閃焰事件如何影響 DNA

科: 嗯,這絕對是一個 只有暴露在陽光下,就能改變你的 DNA 。所以這種來自太陽的激烈爆炸,將對我們的 DNA 產生非常巨大的影響。
就像我說的,這取決於你認為太陽閃焰是什麼。很多人認為我們將會受到所有這些粒子的打擊,而且我們都會患上癌症,否則我們將很快會因為暴露於這些不同的輻射下死亡。
有些人認為會有某種揚升發生。我認為事實在兩個極端之間。 Tier-Eir 所告訴我的是 意識水準將會更多的變化,這將意味著我們進入意識的重生 consciousness renaissance ),像 Mika 的人們那樣
在這種意識重生中,我們開始明白如何處理時間和空間

 

威: 很好,好的,這就是我們在這一集《宇宙揭密》中所談論的一切。我是你的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與科里.古德一起。我要感謝你的收看。

(本集結束)


上一集 回目錄 下一集

資料來源:
http://3d-5d.blogspot.tw/2017/09/121.html


http://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transcript-cosmic-disclosure-timeline-splits-and-diversionary-tactics.html

中文文字編輯自: http://www.jsufo.com/thread-1772-1-1.html

 

 

 

 

創作者介紹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