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超越信仰》系列 第四集:解密外星人的行事計畫
(Unraveling Hidden Extraterrestrial Agendads)

內容提要

科里.古德闡述了秘密太空計畫的許多複雜的方面,多年來他是其中的組成分子之一。

他的揭密範圍涉及到:從精英統治的黑暗行事計畫與外星人共事,以及迫在眉睫的太陽閃焰威脅。

對付猖獗的負面秘密組織勢力,就是與球體聯盟正面力量的結盟,他們試圖幫助我們擴展意識並變得更加靈性,從而釋放隱藏的技術並改善我們星球上每個人的生活。


以下是"優酷網"版本,雖受限於網速且時有廣告,請參考比較。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2MDg5NDE3Mg==html


影片談話內容:(編輯自:超越信仰文字版電子書 第04

喬:歡迎來到《超越信仰》(Beyond belief)節目。沒有一個人比科里.古德對真相世界的揭密更震撼了。當然,科里蓋亞電視臺的大衛.威爾科克共同開創了《宇宙揭密》(Cosmic Disclosure)節目,並且談到了他六歲以後發生的事情。
科里,歡迎回來。

科:謝謝。

喬:你最近忙著些什麼事情?

科:我正在處理多個不同的專案。我在一間最近獲得全額資助的小公司,組建了一個團隊,這個團隊已經開展了很多專案,我們已經工作了好一段時間的專案內容。

喬:你調查過的這些專案 — 我們將在一會兒談論一個叫做"南極51區"的專案 — 他們是否來過找你,或者你如何找到它們?你從哪裡得到他們的資訊?有沒有告密者主動來找你,或者你如何得到這些資料?

科:是的,我有來自軍事情報部門的人員,以及曾經在軍事情報部門工作過的人,他們共用資訊,並提供更新情況。

喬:他們身份是否保密,還是你會知道他們的名字?我的意思是,就像你的脖子上掛著有名字的牌子一樣。

科:我認為他們寧願只有我的脖子上掛著名牌,而他們仍暗暗地躲在幕後。

喬:他們要冒險?如果他們站出來,他們會冒很多的風險?

科:絕對是。絕對的。

喬:你在過去幾年中發現了些什麼?或者是你一直在研究的,最引人注目的領域是什麼?

科:我認為 — 由於我知道很多來自國防部國防情報局國家安全局的消息,他們與外星人的互動,他們擁有數量龐大的 — 他們之間互動的報告 — 在他們家中,辦公室和工作場所中的高灰人。所以,那裡發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我一直聽到來自不同人的一些故事,內容都非常相似。

喬:這些事情現在還有嗎?

科:有的。

喬:請給我們一個例子。發生了什麼?

科:好的,在最近聽到的一次簡報中,一個正在這些軍事情報機構工作的人告訴我,他們住在朋友家,半夜醒來去洗手間,他們是睡在一個黑暗的地下室中,當回去時,他們開啟了手機的燈光,以便能夠照明房間,他們就看到在他們的妻子身邊,站著一個高高的灰人

喬:這很怪異。

科:是的。就在房間的對面。這不是一個夢。也不是綁架。他們那刻不知所措。

喬:如果他們沒有醒過來,可能就會 — 沒有發覺任何事情了。

科:對。可想而知,有多少次這樣同類的事情發生了,他們卻是沒有醒過來發現的。

喬:南極洲有一個叫做51區的地區,非常像內華達州那個。那裡發生了什麼?

科:嗯,南極洲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區域。從1939年到1941年,德國人在冰面下方和熱通風口上建造了一個區域。這個區域在很久之後才交給我們。但自60年代末期以來,有一個名為「冰蟲專案」(Project Ice Worm)的項目。

喬:冰蟲?

科:冰蟲專案。而這個專案就是為了建立基地,和洲際彈道導彈發射設施
他們在格陵蘭島設立了一個,並且是完全秘密地建立它的。他們準備用核裝置來武裝它,但發生了飛機墜毀事件,然後地方政府就發現了此事。
但同樣類型的設施也建在南極洲,他們一直在那些基地,進行了數十年的研究和開發。

喬:現在有很多國家正在那裡工作。是非常秘密的。有一些貴賓也拜訪了那地。那裡似乎正在發生一些重要事情?

科:絕對是。

喬:是的。它很大。

科:許多正在進行的研究和開發,違反了1958年的南極條約。我相信是1958年。

喬:那個區域有什麼重要的意義呢?

科:嗯,那裡是一個,法律不適用的國際區域。還有很多古老的技術,是在冰層下一個文明遺址中發現的。

喬:大衛.哈徹.奇爾德雷斯(David Hatcher Childress),出現在蓋亞電視節目《深度空間》(Deep Space)節目中,他也談論到了這事。
>>大衛.哈徹(視頻):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德國人利用他們龐大的U型潛艇艦隊,逃到格陵蘭島南美洲地區加那利群島。也去了印尼日本,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也去了南極洲,那裡的德國人,已經開始在地下建立一些基地。海底U型潛艇的基地,位於他們稱之為新士瓦本(Neu-Schwabenland)的地區,我們今天稱之為毛德皇后地(Queen Maud Land)。這是在南極洲大陸,對著南非的一片土地。

喬:科里,你認為德國人想要做什麼呢?

科:德國人,他們所做的是,他們已經在該大陸的大部分周邊地區進行挖掘他們發現地熱活動創造了巨大的冰洞。他們能夠在這些冰洞之下建立基地。他們建造了使用地熱作為能源的基地。基地的地點非常廣泛,它主要是由奴隸建成

喬:他們原來的計畫是否,當他們接管世界時,同時能讓他們也控制這個地區?

科: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些秘密社會組織,因為戰略原因而建立了這個基地。

喬:當然。

科:你知道,他們完全有可能贏得第二次世界大戰。但是如果今次他們不能成功,他們就會把所有東西放在阿根廷巴西南極洲,以維持他們東山再起的能力,來接管世界。

喬:我們聽說過有關希特勒在二戰後,逃往阿根廷的報導。他沒有自殺。我開始有越來越多的證據支持這一論點。我感覺南極洲也是該計畫的一部分。

科:絕對是。據我所知,希特勒原來計畫是這樣 — 他去了南極洲,在那裡,他發現他不能再統領"新第四帝國。然後他從阿根廷巴西來來回回,度過餘生,直到60年代去世

喬:是的。那是1966。大概那段時間。他們說,他曾在一家航運公司工作。我質疑這個說法。但以我見過的一切資料,他確實逃脫了。南極那個地區,今天發生著什麼事?

科:嗯,今天他們一直在做的是,他們在那裡發現了一個古老的文明,但不是我們認為的屬於人類的文明

喬:那文明還存在?

科:不是。這個文明已經被冰封了,像在某些重大事件中,突然被凍結的。他們找到一些非人類屍體,是以奇怪的姿勢被冰封的,令人聯想起龐貝(Pompeii)古城。他們也稱它為"冰上的龐貝"。

喬:好。所以他們是突然喪命的。

科:是的。

喬:很快。你已經公開身份好幾年了。你有沒有受到過威脅?

科:是的。很多次了。我遇到了各樣的威嚇 — 我的意思是,曾有直升機在我的房子上空,在我家的游泳池上面盤旋。那一刻我用攝錄機把它錄下來了。有一次我和兒子在後院,在我胸前出現了綠色的鐳射點(步槍瞄準光點)。

喬:哦,可怕啊。

科:我趕快帶著兒子回到屋子裡。最近當我去西班牙的時候,我被告知,有機會我會是被射殺的目標。

喬:對你?

科:是的。所以,當我在西班牙時,為我聘請了非常昂貴的保鏢。

喬:這會令你困擾嗎?我的意思是,你害怕嗎?

科:[嘆息]你知道,我時常… 我肯定會擔心,但更多的顧慮,是身邊的人。我已經決定,我一直在這種情況下,所以…

喬:例如,那些跟你太接近的人,可能會因此受到連累受傷。天啊,不要讓這種事情發生。

科:通常這些特情小組的工作方式,他們會尋找你身邊最薄弱的一環,來加以利用。

喬:你為什麼要做你現在所做的事?你為什麼還繼續公開這些資訊?

科:本來我不想公開,但我是被迫的。在那個時候,越來越多的內幕人仕向我提供資訊。所以我覺得我有這種義務,在此刻繼續說出事實真相

喬:最近你一直在調查,壓制著的資訊。抑制有關能源的專利資訊,那些真正可以改變我們生活方式的發明。我們今天去到那裡?我們能否獲得更多,能向公眾發佈更多的資訊嗎?

科:呃,我不認為如果我們只坐下來等待,我們會得到它。我認為現在是行動的時候了。我們已經在公眾面前揭密了它。如果人們都關注 — 我們都擁有不同的UFO信念系統,和不同的意識形態,這些系統把我們分開了,但如果我們都同意,想要被抑制的技術得到公開,並堅持下去,那麼可以將外星人的事,先置於其外不談,專注於此,我們將能夠讓主流媒體參與,並進入到他們的意識中,他們就會要求公開它。

喬:科里,我認為其中一個問題是,他們還沒有找到對策,如果他們將這些(自由能源)技術釋放出來,他們還怎能在這方面繼續賺錢呢?因為如果它是免費的能源,他們如何讓我們付錢給他們?他們無法找到對策,對嗎?

科:對。是的,他們試圖告訴我們,他們保密了那些能令我們富足的技術,是出於對我們的謹慎和愛。理由是,我們無法處理它。但事實是,這片土地上,最深的秘密,並不是“他們是外星人”,而是“他們如何能來到這裡”以及“他們所使用的技術”。如果現在我們擁有這些技術,這將會令所有制藥公司,能源公司,一夜之間喪失所有盈利能力。

喬:他們不希望那樣。

科:是的。

喬:他們不希望那樣。當然,如果他們很久以前,就聽到偉大的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的話,他們會意識到,這裡有大量的自由能源。讓我們看看尼古拉.特斯拉。
>>旁白(視頻):塞爾維亞出生的工程師:尼古拉.特斯拉,是一位科技天才和激進的發明家。他在研究交流電系統,螢光燈泡,遙遠控制和許多其他日常應用上的發明,都對20世紀產生了革命性的影響。但是,特斯拉最大的研究項目 — 就是他夢想著為全世界提供免費能源,但他的金主突然撤回對他的所有支援時,他的夢想就破滅了。有人認為,特斯拉的免費能源發明,實際上是被美國最有勢力的人之一所壓制。尼古拉.特斯拉是否確實發明了免費能源呢?

喬:真是天才。絕對的天才。現在我們可以看到,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試圖做幾乎相同的事情,對嗎?

科:是的。但他也正在參與實際的太空計畫,這將對他造成很多限制。關於特斯拉的有趣之處在於,他去世後,現任總統的叔叔,就是那個去清理特斯拉保險箱遺物的人。

喬:他們拿走了他所有檔案、圖表、文字和一切。

科:對。

喬:現在你最關心的,是這個自由能源的領域,以及我們現在還沒有得到這個技術的現實。

科:你知道,除了這個自由能源技術。還有一些他們已經開發出的技術,每一種生物,都有一個特定的頻率。癌症也有。所有疾病都會有他們有技術可以進入並開動開關,利用聲音,光線信號,關閉癌細胞或其他疾病中的基因。將那疾病治癒。他們有能力做到這一點。而我最近看著我的阿姨從癌症中死去,因為知道這…

喬:很抱歉,聽到這個消息。

科:知道這些技術的存在。所以關鍵是讓主流媒體知道。如果他們知道技術的存在… 每個人都有一些故事,就像我剛剛告訴你的,一個阿姨或某個因病去世的親人。這些疾病本來是可以治癒的。這跟人們知道自由能源存在,一樣重要。

喬:當然,你認為他們會想治好每個人嗎?

科:不。

喬:我的意思是,看看人口會變成怎樣?

科:人口控制,對。

喬:如果他們讓你活得更長或更健康….

科:精英們對人口進行的操控,到達了一個地步,人們會發現這不僅僅是一個陰謀論,而是會讓每個人都感到非常不安。

喬:你踩著了一些人的腳趾了,朋友,對嗎?

科:是的。但我身後有一些人協助我。這裡有一個聯盟這是一群曾經參與過軍事工業複合體(MIC)的人,已經成了分離文明的工程師,希望說出真相來他們在整個職業生涯中都會問,這些技術什麼時候可以公開出來,讓公眾受益呢?他們都被告知,20年20年,這就是他們被告知的事情,事實上它永遠不會被公開

喬:科里,最初,你是通過揭密“秘密太空計畫”開始這項任務的。它現在改變了。它擴大了。聽起來你像不再有所保留了。

科:沒有時間保留了。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在新聞中看到,很多人的表現都發生了什麼變化 — 這就像是未日瘋狂一樣

喬:人們瘋了。

科:人們瘋了。

喬:北韓。這完全符合你的預期嗎?你看到那裡發生了什麼?

科:最近我得到了一個簡報,有人告訴我說,軍工複合體的人想要展示他們的太空計畫,這是由空軍和DIA控制的。當我在很久以前聽說過,它主要包括兩個衛星,及比國際太空站(ISS)先進50年的兩個太空站,這些太空站距離軌道約500英里

喬:有人在站內嗎?

科:有的。它由空軍負責的。它由我們熟悉的三角形飛船提供補給。他們也有一些載人衛星。那裡還有很多武器他們正在討論有關對北韓使用太空武器"神棒技術"(Rods from God technology)。他們認為可以利用北韓的情況,藉此展露他們在這個太空計畫中所擁有的雄厚實力。

喬:你說的是,他們會使用這些技術,來對付北韓?

科:是的。

喬:他們將必須公開這些技術。

科:別無選擇。是在襲擊或入侵北韓的同時,又能避免首爾有數百萬人命傷亡的辦法。

喬:那麼,這將是一種防止這種情況發生的方法嗎?

科:對。

喬:將是可怕的時刻。

科:是的。是啊。

喬:你不會退縮吧?

科:[歎氣]我的意思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崩潰點,我也會有。

喬:你還未到。

科:我還沒有。

喬:你的家人是否告訴過你退下來?

科:不,我的妻子有時會非常緊張,但她從不想讓我退縮。

喬:你現在所做的,會否影響你的個人生活嗎?

科:會的。這是… 自從我第一次公開身份以來,我經歷了不少變化,並且進步了… 我希望能以一種好的方式。但是,是的。我被迫在過往一些搞砸了的關係中,注意到業力(karma)和不同的事情,現在我被迫要把它們一一處理,這令我很不舒服。

喬:說到變化,你也一直在關注地球的變化。告訴我你所知道的變化是怎樣。

科:是的。我被告知並展示了,我們附近的宇宙中,發生著什麼。我們的太陽系正通過一個高能量雲區域。

科:實際上,包含52顆恒星系統的本地恒星群(local star cluster)正在通過它,正如我們正在經過一樣,我們的太陽,就像一個正經歷這種能量雲的發電機,巨大的能量波浪會通過太陽的南北兩極進入,然後累積的能量通過太陽風暴,脈衝式地爆發,影響整個太陽系。

喬:我們可以承受這樣的打擊,對吧?

科:我們可以的。地球也在做同樣的事情。現在來自太陽的這種能量,地球就像一個電動機,正在加速累積能量。這些能量會造成更加強力的風暴。也將導致更頻繁和更強大的地震,以及我們將開始看到更多火山爆發。

喬:這是否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經歷這些巨大的,,, 看似巨大的天災的原因呢?

科:是的。

喬:我的意思是,他們不再是小颶風或是小地震。天啊!我們剛剛看到發生在墨西哥的7.3級地震。這些都是大事件。這是部分原因嗎?

科:是的。這是一個直接的原因。

喬:來自《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氣候記者,對這些自然災害的發生,進行了很多討論。
>>記者(視頻):這是一個非常活躍的幾個月。當時有四個主要的颶風。而西部又出現了一個非常非常嚴峻的山火事件。
>>汽車中的女人(視頻):我現在正駕車經過一個火災現場。
>>記者(視頻):最重要的是,我們在墨西哥發生了幾非常強烈的地震。其中一些是正常的,但其中一些,也可能是未來地震的先兆。科學可以解釋所有這些事情。地震,地震的發生頻率,每年都非常一致。發生7級的地震之後,在兩周內再發生8.0級地震,也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他們都發生在墨西哥就有點不尋常了,但墨西哥發生了很多地震。關於地震的事情是,實際上,世界上大部分的大地震,都發生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所以它們並沒有真正被注意到。關於地震,這很棘手。一些的發生與氣候變化有關,一些則不是。

喬:很好的說明,科里,關於這個星球上發生了什麼。天災越來越大。但你認為這是因為本地星群進了這個高能區嗎?

科:是的。深度軍事和這些計畫中的人們都知道這個原因。

喬:日冕大量拋射(CME),太陽耀斑(Solar flare),可能會破壞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做了大量的研究,據報導,如果我們遇上了一個巨大的太陽X射線爆發 — 在19世紀也曾出現過。它被稱為“卡林頓事件”(Carrington Event)。

科:最近有一次突然爆發了,但是…

喬:但我們很幸運。

科:射到遠離地球的方向,是的。

喬:沒錯。它射向了另一邊。如果它擊中我們的電網,電網關閉一年,他們說,僅在美國就會有90%的人會死

科:會的。

喬:這太可怕了。

科:是的。

喬:我們對此無能為力。為什麼呢?

科:嗯,可悲的事實是,我們不能做很多事情。

喬:保護電網。絕緣它。

科:你可以隔離電網的某些部分,但只要在某個地方,有一個薄弱的連結。而當有電磁脈衝(EMP)到來時,如果有一個薄弱的環節,這個脈衝將會激發到整體電網… 我的意思是,使整個電網與EMP完全隔離是非常困難的

喬:你是說,這是無可避免嗎?知道會發生事情,但我們卻無能為力嗎?

科:我們無能為力。在這些事件中,不能太陽釋放的能量會非常巨大,真的沒有辦法遮罩它。試圖在地底深處,隱藏設備的人,也是在浪費他們的時間,因為EMP會穿透很深地底。

喬:科里,我看到發生了什麼事,若電力消失一天。人們會瘋了。波多黎各還沒有恢復太多電力,因為那裡經歷了颶風。我的意思是,我的天哪,會發生什麼?到處是恐慌、混亂。

科:將會有混亂。對。是啊。我們會看到人們驚惶失措。這會是可怕的。但仍會有很多人有著不同的信念。他們不都是認為是厄運和憂鬱的。
有些人會認為,這些太陽閃焰事件,將會為地球帶來巨大正面的變化。而且我也被告知,由於AI的影響,人工智慧的影響,在一次重大的太陽閃焰事件之後,確實會淘汰了大部分技術,這將成為他們將要進入,並帶來很多新技術的一個轉淚點。無論如何,這將會是後話了。

喬:你談論過很多關於藍鳥人(Blue Avians)的事。再解釋一下他們是什麼?

科:藍鳥人是自從人類出現以來,一直與人類共事的第六密度生物群體。不是他們基因程式設計我們的。他們大多不會試圖給我們任何宗教信仰。他們會試圖協助引導我們的意識擴張。因為…

喬:他們有物質身體的嗎?

科:沒有。

喬:他們沒有。

科:沒有,他們能變成有身體,但他們的密度更高。他們最初是在20億年前,在從這個本地恒星群中誕生的。而且他們創造了技術,來保護本地星團,後來與我們有更多關係的人開始亂搞,引發了很多問題,現在他們與我們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除非我們達到一定的意識水準,否則他們難以進一步地進化。

喬:他們要求我們做些什麼?更多冥想嗎?他們想要什麼?

科:回到1950年代,當時星際兄弟們來接觸我們中間一些認為是合法的ET連絡人時,他們總是提出兩件希望人類去做的事,就是擴展我們的意識,變得更加靈性化,並要求被抑制的技術公開。這正是藍鳥人所想要的。而且他們也希望我們在靈性上成長到一個程度,我們可以不再跪下仰望上天出現一個人來拯救我們,而是要開始專注內心,停止我們意識中,冤冤相報的業力迴圈並要人類自己承擔起改善世界的責任

喬:什麼是最佳時間現實(best optimal temporal reality)?

科:最佳時間現實,是藍鳥人曾經稱呼的和安莎爾(Anchara)現在稱呼我們的未來:人類經歷了揚升(ascension)。就是經歷了意識擴張,我們很多人稱它為"揚升",這將給我們一個關於宇宙的完全不同的理解。當我們有了不同的視角時,我們就能夠更好地理解我們的共同意識創造能力,並且我們能夠顯化事物,控制物質,創造現實。

喬:科里,當然,你已經成為真相揭密領域中,一個眾所周知的人物。你現在與比爾.湯普金斯(Bill Tompkins)一起工作。你和他以及其他一些人都非常親密,還有邁克爾.薩拉(Michael Salla)。你們正在做些什麼?

科:是的。我們最近收到了資助,完成了我們與薩拉博士和鮑勃.伍德(Bob Wood)博士合作的書,當然還有最近離世的威廉.湯普金斯(William Tompkins)。這應該可以在年初發佈。我們對此非常興奮。

喬:好吧,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湯普金斯是這個領域的巨人。

科:他確是。而且… 他喜歡以“秘密太空計畫的一個案例”作為標題。他非常喜歡這標題。他為封面貢獻了他的一些飛船設計。所以,是的,我們將會… 所有人都會從這本書中惦記著他。

喬:秘密太空計畫裡,他們現在還在繼續發送人上太空嗎?因為我們現在必須依靠蘇聯,俄羅斯人,才能進入太空。是否在其他地區還有載人上太空的專案嗎?

科:是的。我們有幾個基地。我們在猶他州有一個,然後是在南極洲,交給我們的那個。這是一個納粹太空港(spaceport)。我們正在使用這些技術來啟動並構建很多設施…

喬:沒有人知道這些事?

科:是的,沒有人知道。

喬:你無法追蹤它嗎?

科:現在,這是太空計畫的更高級別。在軍工複合體層面上,空軍和DIA仍在使用化學火箭技術,發射他們的一些設備,但是大部分技術都是通過這些三角形飛行器運載,並將衛星送入軌道。就像我說的,他們有兩個太空站,兩個比國際太空站先進50多年的太空站。

喬:嘩,這很戲劇化啊!

科:對。這是我們首先聽到的內容。

喬:你聽說過搖滾樂隊Blink 182的湯姆.迪朗格(Tom DeLonge)。多年來,湯姆一直對外星人和隱藏的技術很著迷。多年。而他所做的,當然,他組成了一個小組來調查這些問題,而他是以一種非常大的方式進行研究。

科:是的。

>>湯姆(視頻):首先,我的兩位聯合創辦人。傑米.塞彌萬(Jim Semivan)是一名職業間諜,曾是中央情報局行動部門的高級情報人員,能夠幫助星空學院(To The Stars Academy)的戰略家,駕馭所有涉及政府或其他可能需要得到我們所擁有的敏感資料的人。
哈爾.派特霍夫(Hal Puthoff)博士是眾多CIA和國防部機密計畫的理論物理學家和專案總監。派特霍夫博士也是中央情報局首創革命性心靈間諜計畫的創始人,計畫至今仍在運作。他關於時空工程的突破性科學研究,對於理解所觀察到的潛在技術,至關重要。領導我們的航空航天部門。
史蒂夫.賈斯蒂斯(Steve Justice)。上個月,就在上個月,史蒂夫離開了他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臭鼬工廠(Lockheed Martin Skunk Works)擔任的高級系統部門主管工作,他的職業生涯已經完成。到今天為止,臭鼬工廠是美國政府的頂級航空航太組織,用於開發符合我們緊急國家安全需求的先進飛機。他會向你解釋這項技術如何徹底改變世界。
羅.愛立松多(Lou Elizondo)幾天前才離開任職國防部高級情報官員,他在國防部長辦公室任職,現在他和我們一起登上臺上。他曾擔任國家計畫特別管理人員的主任 — 請原諒我,這些名稱非常長。他與一些非常敏感的地方建立合作關係,以幫助保護我們,幫助保護我們將要建造的技術,所以我們可以一起實現非凡(的願望)。
星空學院的國家安全政策和科學顧問委員會主席:克裡斯.梅隆(Chris Mellon),在國防部長期擔任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少數派人員情報副主任及助理國防部長。克裡斯實際上參與了我們的職業生涯中,對我們國家最敏感的許多活動評估。

喬:所以,科里,在這裡,我們有一個新的組織。它會起作用嗎?

科:你知道,我們會看到的。我知道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接受簡報,說這個軍事工業複合體秘密太空計畫,這個計畫一直是… 他們一直在討論,可以如何透露他們的計畫。我認為這是受控揭密版本的一部分。在我看來,它是受控制揭密的一部分…

喬:我的意思是,湯姆在這裡,他在這裡已經很長時間了。他一直試圖說出這件事。你知道他剛剛介紹的這些人物嗎?

科:是的,我聽說過其中幾個人名。

喬:他們是重量級揭密者嗎?

科:是的。我的意思是,在飛碟學社群的人,應該認識他們的名字,至少是其中一部分。

喬:科里,你認為公眾會有什麼影響?如果有充分資訊披露的話,如果像你和史蒂芬.格里爾(Steven Greer)等人的工作,真的變得廣為人知,你認為公眾會做什麼?他們可以處理這些資訊嗎?

科:好吧,這將是非常困難的。在飛碟學社群裡,每個人都認為,這將是一個歡天喜地的時刻,每個人都會牽著手說,哈利路亞,我們知道真相了,但不是這樣。

喬: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嗎?

科:首先 — 不會。每個人都會非常生氣。很多信仰系統將受到挑戰。人們會不想起床。他們會很沮喪。我們正試圖準備,讓精神衛生專業人員,為這樣的事情做好準備計畫。這將是一個非常…

喬:可能會有恐慌。

科:是的,它會很有壓力。但是所有的進化,都是通過壓力發生的。

喬:多年來一直擔任飛碟學家的大衛.雅各斯(David Jacobs)博士聲稱,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是好事。他聲稱,外星人有一個非常邪惡的目的。他的論點跟其他人不同,因為其他人對接觸和類似事情很期盼。他卻說這很危險。你對些個怎麼想呢?

科:他是對的。一些負面外星人,有一些非常黑暗的行事計畫。但同時也有正面積極的外星人在我們這邊,試圖幫助我們。所以,我不會一面倒的想得太負面,因為我們有正面積極的人,在這裡幫助我們。他們不是那種下來,並把自己介紹給世界的人。他們是這個宇宙法則的一部分,我們必須自己來完成(進化)。我們必須擺脫過往那些負面外星人的影響。它一直在我們身上。

喬:如果他們幫助我們,他們為什麼不公開做,而是秘密進行呢

科:這是因為宇宙法則是因為在業力上,如果他們直接介入我們事務太多,他們將會變得與我們非常糾纏。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很多這些天使探訪和宗教觀點的出現。他們試圖擴大我們的意識,並以某種方式間接引導我們,而不直接來到這裡,並假裝成為神來管治我們。

喬:你現在是否仍與這些生物有互動?

科:是的。

喬:還有?

科:有的。

喬:有些人會指責你隱瞞資訊。有些人認為你是政府的工具。

科:當然,我知道。

喬:我不想這樣問你,這是真的嗎?

科:我絕對不是政府的工具。如果有人試圖操縱我,他們會挑錯人,因為我堅持不作任何政府的喉舌,這是肯定的。

喬:這是他們詆毀你的方式嗎?

科:哦,是的。是啊。我的意思是,一年前我被告知,並且我警告過很多人。有人告訴我,有一場巨大的運動,正要抹黑任何與海軍秘密太空計畫有關的事情。他們希望只能是DIA(國防情報局)空軍的揭密版本。他們不希望其他任何東西被公開出來,此刻仍是這樣。

喬:好吧,我們已經看到,如果他們想要詆毀某人,他們可以做些什麼。他們在這方面已經臭名昭著。

科:哦,是的。是啊。我的意思是,大家看到最近在對我的襲擊,發生了什麼事。但就扣起部份資訊而言,我絕對會因為行動安全原因,而扣起某些資訊。

喬:告訴我多一點。這是什麼意思?

科:好的,如果有些資訊,我經常會得到簡報。我會得到很多關於發生了什麼事的情報…

喬:透過誰?

科:我之前提到的那些人。

喬:好的。

科:他們在其他一些簡報會上,聽到秘密大陪審團正在進行的一切事情,現在正在與政府進行的一切,及與深層政府的戰鬥。所以我被告知很多情報,我必須保密,因為如果我要在持續的行動中繼續得到更新,我必須妥協

喬:那些和你說話的人的上司,知道他們在跟你說話嗎?

科:在某些情況下,知道的,在某些情況下,不是。

喬:因為你會認為他們與你交談,正在危及自己的職業生涯。

科:對。但這些人是聯盟的一部分。他們付出了很多。他們正把自己的事業和性命都放下不顧了,其中一些已經人間蒸發了。

喬:科里,你認為未來五年,這場揭密運動將會如何發展?

科:在接下來的五年裡,我希望從這個DIA空軍計畫中,獲得少量的資訊。如果存在任何類型的軍事衝突,我希望他們利用這個機會,來試圖披露這些技術。我也希望能聽到更多關於他們在南極洲發現的事情的點滴,並且……

喬:海洋下的遺址,或類似的東西?

科:城市。他們會開始向你透露更多:我們發現了叢林,在冰下的古老叢林,他們會慢慢建立起有趣的東西。我也希望他們會告訴我們,他們在海洋下發現的東西。

喬:他們將如何告訴我們?以什麼形式?

科:現在… 他們現在的做法。一小則的新聞文章。

喬:點點滴滴地。

科:對。最後,我被告知,他們已經有一些備受尊敬的教授和研究人員來到南極洲,研究這些廢墟一段時間了,並且他們一直記錄它,而且已經準備好了向公眾發佈。

喬:沒有什麼會如此激動人心了,如果他們透露了,它會改變人們面對及瞭解這個星球的複雜性?

科:我認為他們期望得到的結果是,他們將給人們提供有關南極洲冰下的文明資訊它是如何地先進,以及它們是如何來到這裡三艘巨大的飛船墜毀在那裡,然後他們利用這些飛船和裡面的技術,以建立他們的文明

喬:我們找到這些殘餘的嗎?

科:一切都在冰下。我們現在正在挖掘。我們有人… 這導致了很多問題。它會導致更多的冰架開裂和融化。

喬:它們會裂開,很大的?

科:對。因為我們在冰下放置巨大軟管,用蒸汽,加壓蒸汽進行挖掘。我們將大量的水放入我們正在鑽的孔中,然後用微波加熱它,使它炸開冰塊並流入海。

喬:冰川被我們炸開裂開?

科:對。部分。此外,地熱也在升溫。它變得越來越活躍。

喬:他們說,如果冰川全部融化,全球海岸的海平面將會急劇上升。

科:是的。

喬:這不是一件好事。

科:不好。

喬:這不太好… 你是一位父親。你有孩子。當你看到這個星球上將會發生這些事時,你是否擔心他們的未來?

科:是的,在很多不同的層面上。很多時候,甚至在昨天,我和我的妻子坐在一起。看著一些好萊塢即將推出的東西,我一直在看 — 我有一個14歲的女兒,我想知道 — 她會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長大呢? 我們想到很多這些問題,更別說我們在這裡討論的所有這些更大的問題了。

喬:當我回顧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發生的事,然後是越戰,那場韓戰以及其他所有事情時,這是一個可怕的星球,科里。自開始以來,我們並沒有停止過戰鬥和殺戮。外星人甚麼時候會來,說:足夠了。我們要麼是消滅這個星球上的所有東西,從頭開始,這是一種理論,或者他們只是讓我們自生自滅。你認為會這樣發生什麼?

科:我想…

喬:遊戲結局會是怎樣?

科:他們讓我們進入這個宇宙週期這是一個計畫。每個人都應該按照這個計畫發展他們被允許進來,在基因上修補我們,在靈性上為我們修補但我從沒有看到,他們會進來帶著錘子說:好的,你們,夠了。我們要麼摧毀自己,要麼我們要弄清楚如何解決問題

喬:但他們不會來阻止我們,是嗎?

科:不會,他們會阻止我們破壞這地球,但不會阻止我們彼此殺戮

喬:科里.古德已經從一個六歲小孩,參與秘密太空計畫,發展到現在的你。你能看到你在未來幾年的發展嗎?

科:你知道,我只看到自己正在更正面積極地影響大眾意識的專案上工作。那些知道我們的共同創造意識,有能力創造事物的人,這就是他們的黑魔法和他們力量的根源他們利用通過媒體,偽旗行動,以及你一直在節目中談及的,所有這些不同的事物,來操控大眾意識,來顯化出他們想要的未來。所以,當我們開始把這工具由敵人那裡移開,並以積極正面的方式影響大眾意識告訴人們要為他人提供更多服務讓人們知道這些技術確實存在並開始利用"百猴效應"來影響大眾意識它就能改變世界

喬:不要停止你正在做的事,科里。

科:我不打算停止。

喬:如果人們想要追隨你或跟蹤你所做專案的最新消息,他們可以怎樣找到你呢?

科:可以到 Spherebeingalliance.com。我也有一個YouTube頻道:Sphere Being Alliance。如果你在Facebook:Sphere Being Alliance和YouTube上關注我,你可以得到幾乎是最新的消息。

喬:你會向我們所有人寄語,最語重深長的話是什麼呢?如果你現在有機會向全世界說話,你會告訴我們什麼呢?

科:我現在要說的是,我們需要決定什麼是更重要的我們的小現實泡沫,我們認為真相是什麼,或者說真相(在哪裡)我們需要開始拋開所有那些讓我們分散的小我意識形態。把它們都從桌子上拿下來,並且在桌面上,只有一個我們都能分享的目標,就是"揭露真相"這一個目標

喬:我們能做到嗎?

科:我認為我們可以。

喬:我們能夠面對事實真相嗎?

科:對。但是這取決於每個人。

喬:但你說大眾會憤怒是正確的。因為很多人會說,為什麼你之前沒有告訴我們?你知道這些事情,但你卻什麼也不說。

科:好的,你知道,有很多人知道這些內幕資訊。我曾坐在幕後好幾年,看著告密者走出來,揭密所有那些我現在分享的資訊,然後他們開始越過界線,其後就不再見他們露面了。所以,我已經看了好幾年,想知道是什麼讓他們閉嘴。一些東西嚇怕了他們。所以,揭密這類型的秘密資訊,是非常可怕的希望我站出來揭密這些資訊,能擊倒這個大壩,讓更多人能勇敢站出來

喬:我們的大多數總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為什麼不告訴他們呢?

科:嗯,這是一個深層政府我們看到一些職業官階,是中層管理人員,每四~八年就會有一批人來運作這個政府。但他們不運作政府。這些人是受管控的。他們不會給那些愛用Twitter(推特)的,或是他們無法長期完全控制的官員們,得知他們在地上的最高機密。

喬:科里,感謝你來到《超越信仰》節目。我真的非常感激。

科:謝謝。

喬:這是一個男子,自從他還是一個小孩,他站出來談論這個地球上和地球以外所發生的一些最神奇的事情:全面揭密。我們能否成功到達這個終點呢?我們是否會發現,我們確實被來自其他行星的外星人訪問呢?喜歡科里.古德的人,請繼續關注。我們將會得到答案。我是喬治.諾裡,感謝您收看《超越信仰》

(資料結束)


回目錄

資料來源:http://wwwjsufocom/thread-1917-1-1htm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NESS 的頭像
ONENESS

浩瀚萬象(ONENESS)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