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回目錄

來自馬克艾羅伊夫人郵遞的稿件

編輯註釋:下列訊息單獨地裝在一個信封中,封面上寫著「最後再閱讀它」的字樣,它連同原始的信件、會談記錄以及其它解釋的筆記內容,都裝在了我所收到來自馬克艾羅伊夫人的信封中。下面就是信件內容:


回溯至 1947 年所發生的事情,這個信封中其餘的資料就是該故事的最終結局。然而,就在政府將我安排在最後重新安置的目地的幾個月後,我仍然繼續與艾羅定期地進行交流

自從羅斯威爾墜毀事件發生起,這種情形已經整整持續 40 年了,而且自那時起,我之所以能夠透過心靈感應的方式與艾羅交流的一個原因是:我是曾經軍隊中失蹤的 3000 名成員之一透過同領域阿努納奇任務Annunaki Mission)以及他們使用的「生命之樹」探測儀,作為這些努力的結果,現如今,所有失蹤軍隊的成員們都已在地球上被確定了方位

透過我與艾羅的交流,我已經恢復了一些我在地球度過的 8000 年裡的記憶,對比長長的過往經歷,其中大部分記憶並不是特別重要的,但是,它已經變成了使我作為一個『生命體』自我意識與能力恢復的一個必要的墊腳石。

我還可以記起一些在同領域遠征軍中生活過的模糊的回憶碎片。我在那裡也是一位護士,在大多數情況下,我一直都一次又一次地以護士的形象出現在不同的時代中。我之所以一直堅持做護士的原因,是因為這一行對我來說很熟悉。我很喜歡去醫治人的工作,工作對像同樣還有那些同領域中生物種族的成員們,與哺乳動物比較而言,他們的身體看上去更像是昆蟲,尤其是他們的手。即使那些替身有時候也會需要進行一些修補。

由於我回憶起了關於我更多的過去,因此我認識到我的生命將在未來中存在,來世不僅存在於過去,它也存在於未來,所以從這一點意義上講,我仍然無法徹底返回同領域。正如所有其他的『生命體』們一樣,我被判入這個叫做地球的活生生的地獄中接受永久的監禁,直到我們能夠使「舊帝國」的強制濾網失效為止

由於我將不會把我的生物軀體保留很久,我強烈地意識到,過不了多久,我就會經由「舊帝國」的失憶處理過程被重新回收,然後附著在另一個嬰兒的身體中從頭再來不攜帶任何從前的記憶

正如你所瞭解的,同領域遠征軍已經花了數千年的時間去解決這個問題艾羅說過,儘管同領域已將所有失蹤的軍隊將領和隊員全部定位,可是,若想成功地釋放他們,還是要依靠這些已經留在地球上的『生命體』們。由於這並不是同領域遠征軍在這個星系的首要任務,因此同領域中心指揮部在當前不能授權任何職員或資源去實施「救援任務」。

所以,如果地球上的『生命體』們想逃離這座監獄,那麼,可以這麼說,這將是一種「內線的工作」(inside job。囚犯們將不得不找出使他們自己逃脫的辦法,在地球過去的 1年中,已經發展了各式各樣的方法使『生命體』們恢復記憶和才能,可是,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個被認為是持續有效的解決辦法

艾羅提到,最重大的突破是在 2,500 年前由喬達摩.悉達多Gautama Siddhartha)做出的然而,由佛陀最初傳授的教導與技能,都在千年之後被塗改或遺失了他的哲學中所包含的實用技能被不正當地用到了機械式的宗教儀式中,從而被神職人員們當作一種控制或奴役的自我服務的工具使用

然而,另一個重大的進展在最近發生了,有一位熟知的同領域遠征軍太空站指揮官,曾經在「舊帝國」艦隊中擔任了重要的工程師和軍官的職位。大約在 1年前,由於他領導了一場反抗「舊帝國」政權的兵變活動,因此變成了一名「賤民」被判決來到地球。這位工程師曾在數千年前,接受了高級科學即興創作理論的培訓。這個人已經將他的專長用於幫助同領域解決當前明顯無法解決的失蹤軍隊成員的救援任務中,同樣也針對了在地球上的『生命體』們。

他與協助他的妻子對『生命體』們的記憶構成方法,經過仔細觀察和實驗分析之後,發現『生命體』們不但能夠從失憶症中復原,而且還能重新獲得已喪失的能力。二人一同發現並開發了他們曾經使記憶恢復的有效方法。他們最終將這些方法編輯成了法典,這樣其他人就能夠安全地進行練習,並應用到他們自己和其他人身上,這個過程不會被「舊帝國」的思想控制運作者們察覺。

他們的研究過程還顯示出,『生命體』們能夠同時佔據並操控一個以上的軀體在那以前,一直都認為這樣的情況僅限於同領域的官員們

有一個實例反映了這樣一位工程師,他的某個前世是蘇萊曼一世Suleiman他的助手是一位從奴隸身份提升的後宮婢女,後來成了他的妻子,他們二人統治著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同時,她也寄居在另一個身體中,並以伊麗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的身份統治著自己的帝國,作為英格蘭女王,她從未結婚,因為她已經嫁給了鄂圖曼帝國的最高統治者素檀Sultan)。

在後來的某次生命輪迴中,他(素檀)化身為塞西爾.羅德斯Cecil Rhodes)。就在他作為塞西爾.羅德斯生活的時候,她(伊麗莎白女王)又一次成為了一位女王Princess Catherine Radziwill),這一次是在波蘭。同樣,她對晚年的羅德斯進行的追求並未成功。不管怎樣,在接下來的一世裡,他們再次重逢,並結婚成家,在他們的生命中又一次順利地工作在一起

在這種現象中發現了其它幾個值得注意的例子比如,精煉鋼鐵的方法是由同一個『生命體』所寄居的兩個身體同時發明的。其中一個人生活在肯塔基州,名叫 Kelly,另一個是住在英國男子,名叫 Bessemer,他們都在同一時間想到了同一種處理方法

另一個例子是電話的發明人,亞歷山大.格拉漢姆.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而且,電話在同一時期也被其他幾個人發明了,其中包括埃利薩.格雷Elisha Gray。對該電話的構想是在世界各地的幾個地點同時產生的。這樣巨大的能量和才幹,在進行複雜研究工作的同時,可以在幾個所處地點不同的身體上進行運作,這些都是由某一個單獨的『生命體』所完成的!

感謝這些意外的發現,同領域已經能夠使失蹤軍隊中的某些『生命體』,在一種有限制的、兼職的原則下,返回到尚未廢棄的工作職責中。比如,目前在地球上佔用著生物體的兩位年輕女子,同一時刻還在任職同領域遠征軍在小行星帶太空站的通訊交換機操作員,這些操作員負責在同領域遠征軍與同領域總部之間傳達通訊的訊息。

最近,同時繼續生活在地球上的我,已經能夠恢復我在同領域遠征軍的一些自己的工作職責了然而,這並不是一個輕而易舉的任務,而且只能在我的生物軀體處於睡眠狀態的時候才可以進行

得知我們可能不必永遠地停留在地球上,這讓我非常非常地高興逃脫的希望是存在的,這不僅僅針對那些失蹤的軍隊成員,而且還有許多地球上其他的『生命體』們

不管怎樣,所有的『生命體』們都可以透過這個信封中所透露的資訊,更進一步地認識到在地球上的真實境遇,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把這些信件與訪談記錄寄發給你的原因,我想讓你將這些文件公開發表,我想讓地球上的『生命體』們可以有機會瞭解,究竟地球上實際在發生著什麼樣的事情

我敢肯定,大多數人並不會相信這些,因為這似乎太不可思議了,沒有任何一個「通情達理的」人會相信其中任何一個字。不管怎樣,生活在這個監獄星球電子操控的幻覺中,它僅僅對某一個記憶被清除並以虛假資訊代替的『生命體』來說,感覺好像是「難以置信」的事情我們一定不要讓表面上無法相信我們所處境遇的想法,阻礙了我們去勇敢面對它的真實性

坦白地說,「動機」與事實本身並沒有任何的關係,根本不需要什麼動機,因為事物就是它們本來的樣子。如果我們不去面對我們所遭遇的現實狀況,我們就會永遠停留在「舊帝國」的控制之下!「舊帝國」現在遺留下來的最強悍的武器,是我們關於他們對所有地球『生命體』們所作所為的愚昧無知懷疑與保密,是他們擁有的最有效的武器

將信封中的記錄內容作為「頂級機密」進行分類的政府情報機構,只不過是由那些透過「舊帝國」監獄運作者隱蔽的催眠指令進行管理的『生命體』們所組成的,他們並不比無意識的機器人們強多少。他們是看不見奴隸主的無知的奴隸以及所有更多甘願成為奴役他人的奴隸的人。

地球上大部分的『生命體』們都是好的,正直的,有才能的生命:藝術家們,管理者們,天才們,自由的思想家們,以及沒有傷害任何人的革命家們,真的。除了對那些關押他們的人犯罪者們,他們不對任何人構成威脅。

他們一定要認識到「舊帝國」失憶處理與催眠指令的運作活動,他們應該去回憶起他們的前世實現這些的唯一辦法是去傳遞資訊,互相配合以及進行抵抗我們最好去告訴其他人,而他們最好去公開地進行相互討論傳遞資訊是對抗保密行為與壓制活動的唯一有效的武器

這就是為何我請求你去講述這個故事的原因,請將這些訪談記錄的內容盡力分享給更多的人,如果地球上的人們被告知當前真實的處境,那麼他們可能會開始回憶,他們是誰,以及他們曾來自何方。

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自我釋放了,用言辭去實施援助。我們又可以自由了,我們可以再次成為我們自己了。也許,在我們永恆的未來中,我會以某一個身體或不需要身體的狀態,親眼見到你。

祝所有人都好運,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

馬克艾羅伊夫人提供的資料結束 —

(全文結束)


上一章回目錄

原文資料來源:
http://www.mediafire.com/file/epc8x11anprvtzh/Roswell.pdf

原書官方網頁:
http://alieninterview.org/

中文編輯自: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eTt1JX1gW4M6Xc9GouE9PjYa9cd_7Pv4u6WiF35Pba4/edit#

 

 

 

 

    全站熱搜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