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2018國家地理最佳照片:每一張圖都是一個生命的故事
Best photos of 2018 by National Geographic(節錄)

 原文資料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中文資料編輯自:醒字幕組
原創翻譯:紫光
發佈時間:2018-12-31 11:23

 

在加拿大北部海岸的巴芬島(Baffin Island)附近,六月的陽光把冰雪變成了清澈的藍綠色池塘,北極常年被冰層覆蓋,在夏季融化的季節裡的冰已經急劇減少。

薩拉.琳(SARAH LEEN)有一份世界上很多數人都會羡慕的工作。她以拍照為生,不僅僅為國家地理雜誌拍攝照片。作為攝影指導,愛琳估計她看過的圖片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多但她每年都會提交給國家地理照片,今年超過了200萬張,其中選出100張她最喜歡的。[編者註:本文再經篩選,只分享其中一部分。]

多數圖片下面有位址的表示都有完整故事,英文好的可以自己去看看。

每一張照片都是一個故事,感謝那些為此付出的攝影師!

 

在孟加拉達卡的布裡甘加河中,一片片塑膠垃圾被沖洗乾淨後,Noorjahan將它們攤開晾乾,並不斷的翻看它們——同時還要照顧她的兒子

攝影師:RANDY OLSON

 

在雲南昆明市以北的郊區住宅旁邊,這些溫室種植著高價值的農作物,比如水果和蔬菜。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2/feeding-china-growing-appetite-food-industry-agriculture/

攝影師:GEORGE STEINMETZ

 

尖塔詹森島是福克蘭群島中較為偏遠的島嶼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黑眉信天翁聚居地。這裡曾經放牧數百萬隻羊。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2/falkland-islands/

攝影師:PAUL NICKLEN

 

蟹海豹在浮冰上打盹兒、產仔或躲避虎鯨或海豹。(注意明顯的疤痕。)南極半島的海冰越來越少,像這樣的冰閃是從陸地上的冰川中崩解出來的,為動物提供了重要的休息場所。儘管它們的名字叫蟹,但它們主要以磷蝦之類的蝦為食。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1/antarctica-climate-change-western-peninsula-ice-melt-krill-penguin-leopard-seal/

攝影師:CRISTINA MITTERMEIER

 

在智利托裡斯德潘恩國家公園附近的薩米恩托湖上,冬季剛結束美洲獅和它11個月大的幼崽蜷縮在一起。這位母親養育了幾代幼崽,她大部分時間都在這片海濱打獵和午睡。

攝影師: INGO ARNDT

 

在紐約皇后區里士滿山的胡裡節慶祝活動上狂歡,這個社區很受圭亞那和千里達和多巴哥印第安人後裔的歡迎。在這個印度的節日裡,標著著春天的到來和對邪惡的勝利,參加慶典的人會用彩色的粉末和顏料塗抹在另一個人的臉上。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9/south-asian-american-stereotype-kondabolu-simpsons/

攝影師:ISMAIL FERDOUS

 

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也是美國最大的保護區之一,目前是地球上最荒涼的地方之一。背景是薩德爾羅奇特山脈。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6/arctic-national-wildlife-refuge-america-oil-risk/

攝影師:FLORIAN SCHULZ

 

帝企鵝在東福克蘭島的白色沙灘上漫步。19世紀60年代,島上的企鵝數量很少,但到了70年代數量開始穩步增長。50年前這裡成了私人保護區。成千上萬的企鵝在這裡繁殖。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2/falkland-islands/

攝影師:PAUL NICKLEN

 

本傑明.安德森(Benjamin Anderson)漂浮在猶他州的大鹽湖北岸。在高鹽度的海水中,他發現很難坐起來,這裡只有一英尺深,自19世紀中期以來,由於湖水容積下降了近50%,湖水的鹽度也有所增加。含鹽量是海洋的8倍。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3/drying-lakes-climate-change-global-warming-drought/

攝影師:CAROLYN DRAKE

 

殘奧短跑選手(Jarryd Wallac)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南衛理公會大學運動性能實驗室做生物分析。四項世界紀錄的保持者,他的右小腿因為肌肉障礙截肢,在實驗室分析他究竟可以跑多快。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7/building-a-better-athlete/

攝影師:ROBERT CLARK

 

Laura Sermeño和她的孩子在慶祝隔離40天結束,這一傳統在整個拉丁美洲都很普遍,要求媽媽分娩後在親戚的照顧下休息大約40天。結束時以母嬰草藥浴和按摩結束。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7/latinos-hispanic-power-america-immigration-future/

攝影師:KARLA GACHET

 

在巴西亞馬遜地區的土著村落Posto Awa,村民們正在享受清晨的沐浴。他們飼養的陸龜很可能最終會被吃掉。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0/isolated-brazil-peru-amazon-tribes-remote-protected/

攝影師:CHARLIE HAMILTONJAMES

 

 

在猶他州的熊耳紀念碑上的一個寶藏,在23英尺的山脊岩石上刻著古老的圖形和文字,至少有1000年歷史,描繪了大約190個人彙聚在一起的儀式。在猶他州南部的平頂山和峽谷裡,這裡的史前文化最少有12000年的歷史。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1/battle-for-the-american-west-bears-ears-national-monument/

攝影師: AARON HUEY

 

以色列文物局的一名文物保護人員正在準備一塊死海古卷的碎片以供展示,碎片被縫合起來然後被固定住,這裡看到的是倒過來的碎片。"The Bible Hunters" 201812

攝影師:PAOLO VERZONE

 

 

一隻四歲的美洲獅,追逐一隻雌獅的求愛過程,據攝影師英戈.阿恩特介紹,在一個多小時內,它們在一個相對暴露的地方交配了五次。後來它們沒有去安全的地方,而是漫步在托雷斯.德.潘恩國家公園附近的私人牧場上。

攝影師:INGO ARNDT

 

在福克蘭群島上一頭雄性南海獅,長約9英尺,重約800磅,出現在一隻雌性海獅和兩隻幼崽身邊,在20世紀中期,這種動物遭到獵殺,在海洋溫度較高的時期很難找到食物。現在它們是南美洲南部數量最多的海洋哺乳動物,在福克蘭群島大約有7500只。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2/falkland-islands/

攝影師:PAUL NICKLEN

 

一隻雌性的獵隼在巢穴裡守衛著她的孩子,它可以俯瞰蒙古平原。據說成吉思汗養了幾百隻鳥來打獵。由於棲息地的減少和非法的野生動物貿易,現在獵隼被視為瀕危動物。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0/protecting-falcons-worlds-fastest-animal/

攝影師:BRENT STIRTON

 

被海水侵蝕的石頭形成了一條路,通向擱淺和破碎的海冰。這些冰是在800英里長的南極半島生命中占最重要的一環,它在向南美洲的方向發展,但溫暖的空氣和海水讓冰融化在海洋中。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1/antarctica-climate-change-western-peninsula-ice-melt-krill-penguin-leopard-seal/

攝影師:KEITH LADZINSKI

 

一顆太陽海星依附在南大西洋寒冷的海岸上,這片海岸位於鳥島海岸附近,看上去就像是水下的雨林。福克蘭群島的山脊從深海中汲取養分,創造了豐富的海洋世界吸引各種各樣的魚類,哺乳動物和鳥類。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2/falkland-islands/

攝影師: PAUL NICKLEN

 

在南極的馬里昂島上一個被剝掉頭皮的白頭信天翁,這是來自入侵物種的海鳥的威脅,200年人類將老鼠帶到島上餵食鳥類,對於新的物種,一隻坐在地上的鳥,沒有感覺到任何危險,被老鼠啃食肉,直到它屈服。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7/seabird-crisis-conservation-birds-oceans/

攝影師:THOMAS PESCHAK

 

為了捕捉這個鏡頭,INGO ARNDT在灌木叢後門躲藏了一個多小時,然後距離獵物100多米尾隨了半個多小時,美洲獅用鋒利的前抓撲向了獵物。

攝影師:INGO ARNDT

 

2015年,肯亞著名的瑪莎獅群(Marsh pride)三名成員中的一隻年輕的雄獅在吃了一頭牛的屍體後死了,這頭牛可能吃了含有呋喃威殺蟲劑的草,獅子殺死了好幾隻牛。殺蟲劑對野生的毒害越來越大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8/poisoning-africa-kenya-maasai-pesticides-lions-poachers-conservationists/

攝影師:CHARLIE HAMILTON JAMES

 

在安博塞利國家公園附近,一名馬賽女孩在一頭52歲的母象屍體上蹦蹦跳跳。護林員懷疑這頭大象是被毒死的,因為它襲擊了糧倉並拔掉了象牙。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8/poisoning-africa-kenya-maasai-pesticides-lions-poachers-conservationists/

攝影師:CHARLIE HAMILTON JAMES

 

在阿富汗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的東端,道路越來越窄只剩下人行道。在那裡一個女孩擰著家裡那頭母牛的尾巴,趕著它奔向他們在尼什克霍爾村(Nishtkhowr)的家。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9/across-the-roof-of-the-world-as-a-historic-journey-proceeds/

攝影師:MATTHIEU PALEY

 

來自波斯托阿瓦(Posto Awa)的五個阿瓦家庭,他們在森林裡度過了一夜。波斯托阿瓦是巴西政府土著事務局(indigenous affairs agency)創建的一個前哨基地。阿瓦人喜歡住在固定的社區,那裡的老人正在嘗試重新連接他們的傳統的生活方式。直到1987年,巴西才開始對孤立的土著群體實行保護措施。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0/isolated-brazil-peru-amazon-tribes-remote-protected/

攝影師:CHARLIE HAMILTON JAMES

 

遺傳密碼的四個字母——ACGT——被投射到烏干達人里安林格米勒(RyanLingarmillar)身上。DNA揭示了膚色所掩蓋的事實:我們的祖先都是非洲人。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4/race-genetics-science-africa/

攝影師: ROBIN HAMMOND

 

2015年,義大利太空人薩曼莎.克里斯多夫雷蒂(Samantha Cristoforetti)在國際空間站完成了199天的連續太空飛行任務,成為世界上連續飛行時間第二長的女性太空人。[NASA的佩吉.惠特森(Peggy Whitson)在2017年以將近100天的時間打破了這一紀錄。]Cristoforetti說,她在空間站上待的時間越長,她對人類對地球演化的時間感覺就越多。當巨大的地質力量塑造成一顆行星的時候,我們能看到埃及大金字塔和摩天大樓的時代幾乎是無法區分的。從她的角度看,我們所有建造的紀念碑都是在一夜之間形成的。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3/astronauts-space-earth-perspective/

攝影師:MARTIN SCHOELLER

 

在凱蒂.斯塔布林菲爾德(KatieStubblefield)接受面部移植之前,她為這張照片專門擺了個姿勢。這張照片展示了她嚴重受傷的臉,但攝影師瑪姬.斯特伯(Maggie Steber)也想捕捉她內在的美和她的驕傲和決心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9/story-of-a-face/.

攝影師:MAGGIE STEBER

 

俄亥俄州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Clinic)的移植手術進行了16個小時,外科醫生完成了一項複雜的任務:從一名器官捐贈者身上摘除這張臉。當醫務人員記錄下他們兩個生命之間的那張臉時,團隊突然陷入了沉默。外科醫生會花15個多小時的時間把這張臉移在凱蒂.斯塔布菲爾德(KatieStubblefield)上。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9/story-of-a-face/

攝影師: LYNNJOHNSON

 

在凱蒂做了面部移植手術後,羅柏(Robb)和阿莉西亞(Alesia)決心幫助女兒過正常而有意義的生活,他們把自己的生活擱置了四年多。他們頂著疲憊,依靠對上帝的信仰,陪著自己的女兒去無止盡的約會和心理治療。他們已經在想辦法改善凱蒂的視力,包括眼睛移植的可能性。他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留在克利夫蘭診所附近和凱蒂的醫生旁邊。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9/face-transplant-katie-stubblefield-story-identity-surgery-science/

攝影師: MAGGIESTEBER

 

去年,大約2萬名回教徒(Muslims)參加了在加利福尼亞州阿納海姆天使體育場舉行的開齋節祈禱,回教徒通常在節日時穿最好的衣服,祈禱標誌著三天的慶祝和飲食的開始。在美國這個節日通常不會得到雇主或學校的認可,所以大多數回教徒必須抽出時間來慶祝。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5/being-muslim-in-america/

攝影師: LYNSEYADDARIO

 

在南極馬里恩島,一群剛脫毛的企鵝吃力地爬上一個古老火山口的山脊。在它們後門是一個稱階梯型的巢穴場地,生態學家奧托.懷特黑德(Otto Whitehead)說:“這些企鵝從這個多層半圓火山口發出的回聲令人印象深刻。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7/seabird-crisis-conservation-birds-oceans/

攝影師:THOMAS PESCHAK

 

在繁殖季節,15萬隻塘鵝湧向蘇格蘭巴斯洛克島的福斯灣。冬天這些鳥往南遷徙到西非。為了拍攝這張照片,攝影師斯蒂芬.威爾克斯(Stephen Wilkes)和一名助手拖著他的裝備,爬了122階山路,在離鳥巢6英尺遠的一座教堂廢墟附近搭起了帳篷,站在岩石地上28個小時沒有合眼,他拍下了1176張照片。他說:就像進入冥想狀態,對一切都很警覺,我什麼都看到了。他最後從大概150張照片選出了這張照片。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3/bird-migration-albatross-climate-change/

攝影師:STEPHEN WILKES   感謝達爾林普爾家族和蘇格蘭海鳥中心

 

一隻北極熊和她的幼崽們在一塊波弗特海的陸地上探險,等待冰足夠結實時,它們才可以去捕獵海豹,也是它們的主要食物,氣候的變暖導致冰融化,迫使北極熊到處尋找殘羹剩羹。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6/arctic-national-wildlife-refuge-america-oil-risk/

攝影師:FLORIAN SCHULZ

 

猶他州的博內維爾鹽灘,面積約46平方英里,由堅硬的白色地殼構成。這些平原和湖泊是更新世-博內維爾湖的遺跡。(從2588,000年前到11,700年前)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3/drying-lakes-climate-change-global-warming-drought/

攝影師:CAROLYN DRAKE

 

玻利維亞乾燥的salt - crusted湖泊,船隻被困;魚和水鳥都不見了。依賴這片湖泊的漁民正在遷往別處。這是一個因乾旱而移民的國家。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3/drying-lakes-climate-change-global-warming-drought/

攝影師:MAURICIO LIMA

 

來自格陵蘭島西北部卡阿納克的因紐特人,奈曼.基托克.克利斯蒂安森(Naimanngitsoq Kristiansen)是一名經驗豐富的獵人。隨著海冰每年變薄,他乘坐狗拉雪橇的出行變得越來越危險。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1/arctic-wildlife-sea-ice/

攝影師:PAUL NICKLEN

 

在巴西的Pacaraima大約500名瓦勞部落成員住在一個混凝土帳篷裡,裡面有吊床和帳篷。擁擠和不衛生導致了很多人疾病。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1/dispatches-venezuela-migrants-brazil-warao-pacaraima/

攝影師:FEDERICO RIOS

 

在伯利恒(巴勒斯坦中部城市)附近的300號檢查站,來自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正在爬牆衝破防線,等待進入以色列。在以色列,每天成千上萬的工人忍受著折磨,以換取更好的報酬。經濟收入的差距往往加劇了基於宗教、種族或競爭對手部門的分歧。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4/things-that-divide-us/

攝影師: JOHN STANMEYER

 

在庫澤斯坦省,14歲的馬蘇梅.艾哈邁迪(Masoumeh Ahmadi)拿著母親的獵槍。在當地女人結婚後,得到丈夫或父親的許可,可以得到自己的武器。很多女人在生完第一個兒子後就會從丈夫那裡得到一份禮物。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10/iran-nomad-tribes-fading-away/

攝影師: NEWSHA TAVAKOLIAN

 

Felyssa Ricco站在賓夕法尼亞州黑茲爾頓的房子外面,她和母親、繼父KellyJesse Portanova住在一起,除了懸掛古老的榮耀和其他旗幟,比如不要踐踏我,波塔諾瓦人有時還會懸掛邦聯旗幟,這是一種對抗那些認為不應該展示邦聯旗幟或想無視美國歷史的人的方式。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4/race-rising-anxiety-white-america/

攝影師: GILLIAN LAUB

(資料結束)


回目錄

資料編輯自:http://www.awaker.cn/news/detail_124702.html

 

 

 

 

全站熱搜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