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集回目錄下一集

第六季 第十七集:觀眾問答-第5部分
(Viewer Questions Part 5)

內容提要:

在本集中,科里對網上讀者的問題繼續有問必答。

這次他回答有關軍事綁架(MILAB,MILitary and ABduction)的起源和他們如何選擇新兵的問題。科里也表示,他就是所謂的流浪者(wanderers)或稱為星際種子(starseeds),且藍鳥人Tear-Eir曾告訴他,他和他的家庭成員,都是他們靈魂團體的成員

他也回答有關外星灰人(Grey aliens)、大角星人(Arcturians)和昴宿星人(Pleiadians)的存在問題,以及外星灰人是否由爬蟲人(Reptilians)創造而為政府工作等等。

針對我們可以做什麼來幫助球形生命體(Sphere Beings)所希望在地球上看到的那種改變,科里表示,如果我們開始花時間去試圖變得更去為別人服務,努力提高我們的振動頻率,我們真正就能一次幫助一個地球上的人。而且如果我們不做內心的工作改變我們自己的話,我們所有在這之外所做的工作都沒有意義

● 針對有人提出史蒂文.格里爾(Steven Greer)博士對外星人的不同看法。科里表示,因為二元性(Duality,兩極性)是貫穿整個宇宙的,外星生命也同樣具有正面負面。要知道有些負面生命體,對意識是有破壞作用的。當有了這些正面生命體,他們會盡力用不會干擾我們的方式來介入,協助我們擴展我們的意識

另外,科里表示SSP具有多項先進技術,例如游離輻射(ionizing radiation)的技術,可讓我們環境中的某些輻射保持惰性他們還有清理海洋的方法也有零點能量(zero-point energy)技術,這個會停止星球的未來污染如果這些技術公佈出來,我們在幾年之內,就可以改變地球


以下是優酷網分享的版本,可能受限於網速且時有廣告,敬請參考。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YxMDY5NzAwNA==.html?from=s1.8-1-1.2

 


影片談話內容:(編輯自:宇宙揭密文字版電子書 第85 

大衛.威爾科克(以下簡稱「」)好的,歡迎回到,《宇宙揭密》,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我們請到的是科里。
這一集我們要做的是,我們會將您的問題交給科里,並得到他真實的回答。這樣您就成為我們這個,互動社區的一份子,作為我們的觀眾,您實際上可以影響結果,而不僅僅只是作為我們這個節目,被動的觀看者。
好的,科里歡迎來到這個節目。
 

科里.古德(以下簡稱「」):謝謝。 

威:我們就開門見山,從我們為你準備的問題開始,我這裡已經有了一份清單。
第一個問題是:
“你曾說,MILABMILitary Abduction;為特殊目的而作的軍事綁架集團的目標是流浪者(wanderers)和星際種子(starseeds),他們如何知道流浪者是流浪者呢,流浪者和星際種子是一樣的嗎?以下問題如果你願意才回答,你是一名流浪者嗎?為什麼他們的目標會是你?”
這問題是MILAB集團目標是否是流浪者和星際種子,他們怎麼知道流浪者就是流浪者?流浪者和星際種子是否一樣? 

科:他們如何看出這些是流浪者還是星際種子,以前他們的確是透過標準化的測試,他們有某些會彈出異常的測試。
如果某人彈出一面旗子,那麼他們就有可能是目標群體中的一員,負責這些項目的人就會讓一名在該區域工作的老師或顧問參與進來,並給這個人做眼睛對眼睛的測試。
這樣他們就能夠很容易地推斷出,他們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靈魂。
他們也出於不同的原因進行標準化測試,並不僅僅是為了發現星際種子流浪者,他們也在尋找一些年輕的反社會者,這樣他們可以將他們召喚進來也就是培養他們。
 

威:你是說這些流浪者是透過他們家的位置來聯繫的,那麼負面集團和那個太空計畫也有能力監視發生在地球上的這些接觸嗎? 

科:對,這個會發生。很多人都在被他們的靈魂團體(soul groups)“劫持”或接觸,這是他們尋找做進一步測試的人的方法,但他們還得做某種面試,做面試的人要具有某種直覺感應力(intuitive empath)。 

威:哦,那麼對於你是否是流浪者這個問題,以及你為什麼會被他們聯繫,這個可以作為答案嗎? 

科:我會說是的,這個我以前已經公開分享過。Tear-Eir曾告訴我,我和我的家庭成員,是他們靈魂團體的成員 

威:當他們說到流浪者時,他們說的是外星靈魂,當有人使用術語如星際種子水晶小孩(crystal child),或深藍小孩(Indigo child)這些詞時,這些只是不同的語義術語,在《一的法則》(The Law of One)中只用來指流浪者,但我認為這基本上是一個概括性術語,流浪者適用於所有東西。 

科:對,這樣更好理解,因為我的確區分不出這兩個。 

威:的確,好的,我們看下一個問題:
ISS國際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的太空人,是否知道秘密太空計畫(SSP)以及所有在月球上進行的活動,或他們也被蒙在鼓裡,ISS太空人難道不會觀察他們身邊進行的活動嗎?,” 

科:是的,他們絕對在觀察身邊發生的活動,大部分時間他們在觀察軍事方面的活動,也就是MICSSP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計畫),這是由NSADIA空軍等類似機構控制的
他們在那裡有好幾個太空站,每次太空站繞地球旋轉,他們就會看到,他們看到這些太空站,是在大約400到500英里以外的空間,然後他們看見了無法識別的飛船,在為這些太空站服務,所以他們是非常清楚的。
很多太空人也要經歷,某種記憶清空(blank-slating)的狀態
 

威:嗯,有些你沒有說到,但我認為和這個問題有關的是,是否還有一些來源資料被ISS攔截了? 

科:絕對是的。 

威:那麼那些異常會一直在(錄影的)影片上顯示。 

科:對就是我們會看到的那樣。 

威:就是很碰巧地將攝影機關閉了。 

科:對,那是我們會看到的,而他們會看到整個的顯示。 

威:對那麼你認為這些人是否,像我們看阿波羅號上的太空人那樣,他們都是共濟會(Freemasons)的嗎?
每個在月球上行走的人都是共濟會的,他們實際上也在月球表面上插上了,共濟會的旗幟,你認為這些ISS的人員是否,被引進了某種秘密社會,或宣誓以某種方式保守秘密,有不披露協議嗎?
 

科:嗯,對於大多數敏感項目,他們要將人們從秘密社會中拉出來,因為他們經歷過所有這些信條的洗腦。
他們已經經過測試,不會去透露某些秘密,所以他們認為他們會相信這些人,他們已經被徹底調查過了。
有很多太空人不是共濟會的,他們不會涉入相同的資訊。
 

威:對,好的那我們進入下一題:
外星灰人(Grey aliens)、大角星人(Arcturians)和昴宿星人(Pleiadians)真的存在嗎?我知道外星灰人為政府工作,並由爬蟲人(Reptilians)創造,但大角星人昴宿星人就很和平嗎?”
首先我要說他好像在自問自答,但外星灰人大角星人昴宿星人真的存在嗎?這是他的第一個問題。 

科:嗯,我可以很容易地這樣回答,有外星生命體在和我們接觸,他們聲稱來自這些地方所以答案是:是的 

威:好的。 

科:我們發現很久了,SSP發現大多數這些生命體,所說的來源地都不對,這是他們採取的某種操作性的安全措施,這樣我們就不知道他們從何而來
在那以後,他們開始將不同的外星生命體標誌成他們被發現的類似星座,他們就說是N-T-E,接著又有八位數字,而那些就變成了他們的名稱。
 

威:嗯,如果你在地底世界文明裡,看見他們擁有能穿越岩石牆面的飛船,對他們來說要飛去像昴宿星團(Pleiades)或大角星(Arcturus)這樣的地方,就不會太難,因為這些星球距離很近,你是想這麼說嗎? 

科:對,是的。這也是他們發現,很多人並不是從他們所說的地方來的原因,因為他們會做秘密的調查去核實。 

威:哦,真的嗎? 

科:是的。 

威:嗯,但是難道這些人不能,在昴宿星團大角星定居或有前哨戰嗎? 

科:絕對有,在昴宿星團上有。昴宿星團是一個很大的星系,瑪雅人集團在那裡有前哨站
昴宿星團上有很多不同的集團定居在那裡
所以如果有生命體說我是昴宿星人,或者說我來自昴宿星團,這就像我們說,我來自美國一樣,你知道在美國哪裡,對嗎?
我希望這個能夠解答那個問題。
 

威:嗯,根據有些集團確實說過他們是昴宿星人大角星人,你能否更具體地描述一下,他們長什麼樣,以及他們有什麼特點。 

科:他們是來找我們的不同生命體,想和我們做交易,與軍隊以及邪惡集團的秘密社會等會面。
他們有些來的時候是帶著我們認為的善意,來幫助我們解決問題,但有些是來利用我們
這就是為什麼… 如果你看到這樣一群來自同樣星系的生命體,裡面有三到四個聲稱他們是昴宿星人或其它任何星系的名字,那麼對於秘密太空計畫來說都會困惑,這些全球秘密集團都要去查清楚。
他們必須負責去做調查。
 

威:所以我簡化一下你所說的答案就是,目前還沒有非常證實的昴宿星人集團,或大角星人集團。 

科:就我在這些計畫中的經驗,是有幾個集團,這樣聲稱過,但後來我們,發現那不是事實 

威:好的,現在我認為這個問題的另一部分,值得你好好談談。因為這個人提出一個說法,就是外星灰人爬蟲人的產物,好像這是一個預料中的結論,但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科:有一些生物機器人(biological androids),是由不同的集團創建的,他們幾乎都集中在同一類別。
我們有灰人(Greys),這是我們聽說過的那種程式化的生命形式(programmed life forms)那麼,他們還有不同類型的程式化生命形式灰人很像
 

科:所以,是的,我會說有些生物 — 我是說“生物” — 就是我們描述的灰人,是由一些負面集團創建的。 

威:這個問題裡面沒有涉及到,但我認為你已經說到是,還有一些智慧文明,沒有被系統化或程式設計到灰人的生理上。 

科:是的,他們有相似的特點,以及人的心智,我們已經聽說是大頭、大眼睛且小身體的灰人
另一種生命體看上去很像,那是我們所作的區分。
 

威:好的,這真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我相信你會感覺挺有趣的:
“我們可以做什麼來幫助球形生命體(Sphere Beings)所作的改變,成我們希望在地球上看到的那種改變呢?” 

科:很簡單,我們擁有的這個小小聚光燈,我們將它照射到太空和整個地球,去尋找答案,尋找影響改變的方法,拿起聚光燈[科里用手指向外朝向自己,嗖的一聲]轉向我們自己。
變化是從我們每個人自身開始的,這個資訊很清楚如果我們開始花時間去試圖變得更去為別人服務,努力提高我們的振動頻率,我們真正就能一次幫助一個地球上的人
在我們進行這些改變之後,或在我們進行這些變化的過程中,是有人在觀察我們的
他們會好奇我們是如何達到這種變化的,因此,當他們看到我們身上發生的變化時,我們可以分享我們的模式,或引起其他生命體的好奇。
Tear-Eir敦促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所有的事情都要發生在這裡[就是我們自己的內心如果我們不做內心的工作改變我們自己的話,我們所有在這之外所做的工作都沒有意義
 

威:在論壇裡有好幾個問題,我們在提出這些問題之前,還列出了另外一些問題。人們在議論你的性格有了多少改變。
這幾乎就像經典故事《
獻給阿爾吉農的花束》(Flowers for Algernon)更溫和的版本對嗎?比如你過去講話的方式非常緩慢,你的體重更重了,你已經經歷了很大的轉變,明顯包括你的智商,人們在說這是科里嗎?還是他被別人替換了? 

科:複製人(clone)。 

威:你如何將發生在你身上的變化,與你所說的聯繫起來。 

科:我終於開始練習,所教給我的說教方法並開始用於內心的工作這個過程一直都是很困難的,一點都不容易
你知道很明顯是的,我身上有很多改變,你知道有些改變是必須做的,在那時我還經歷了手術,還要吃藥,都與這些改變有關。
但最重要的是,我開始進行內心的變化,並跟隨著所給予的指導去做這些指導我也告訴了其他的人照著去做
 

威:你如何看待高振動飲食,對你意識產生的影響,我的意思是這個的確發生了,僅根據一項粗略計算,自從你這麼做以來,你的智商提高了15點。 

科:嗯,這是與飲食有關,但你知道這也和內心的工作有關,如果你沒有處理所有這些創傷,他們是有份量的。
他們有實際的份量,這些能量在你的身體裡,當你對這些進行工作時,你是在釋放這些量,你這裡[科里指指他的頭]釋放了大量的資源,這些資源被重新定向,去處理那些你沒有用意識去處理的問題。
 

威:嗯,這說得非常好,這也反映在心理學上,我在大學修過心理學學位… 

科:我也是心理學專業的。 

威:是的那麼我們這裡的主流,想法是如果有人壓抑過帶有創傷的記憶,那他確實需要大量的精神能量,來保留這些來自潛意識中有意識的記憶。 

科:是的需要大量的能量。 

威:那麼一旦這些記憶釋放了,所有已經轉化為潛意識的能量,現在就能進入有意識的狀態中。
那麼你是否會說如果有人有創傷、被埋藏的記憶,就會有特定數量的精神能量,一直在壓抑那種記憶。
 

科:絕對是,你知道有10%~20%的精神和心理資源,被用來應付這樣的情況。 

威:好的,現在我們有另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稍微輕鬆一點。你是否知道,或你是否有關於外星人文明的資訊,比如他們自己的音樂或其它文化藝術?” 

科:是的一部分資訊來自比較負面的奴隸交易,他們不僅交易人類,還有一些在地球上創作而非常珍貴的藝術作品,也掛在其他星球的牆上,正是透過這些交易而得到的。
最近人們記得我說過的,米卡(Micca)和他的人民,他是離我們最近的一個星球的大使;在我們的本星系群(local star cluster;正確應是Local Group)中。
他說過他的人民非常迷戀我們的藝術和音樂,他們喜歡我們各種形式的娛樂,而且他們在自己的星球上也有娛樂音樂和藝術。
 

威:嗯,你會認為如果人類 — 至少在我們整個銀河系和其他星系裡 — 是一件很普遍的設計,其實幾乎每個星球都會發明鼓,你知道就是那種一塊木頭外面包上一層皮。
他們將會發明絃樂器如吉他,他們還將創造吹奏樂器如喇叭。
 

科:我剛剛得到一張有趣的心理圖片,一個外星人圍著火坐著彈豎琴,哈哈,但我知道你現在要做什麼。 

威:哦,對,好酷。我們來看看另一個問題:
“你對吠陀文學(Vedic literature)有什麼瞭解?這是來自印度的文學,梵文(Sanskrit)是宇宙語言嗎?
全宇宙都會說梵語嗎?”
 

科:就我的理解某些前阿卡德(pre-Akkadian)方言,古代的前阿卡德方言,是他們所稱的語言的根源,不僅用於我們這個星球,也用於宇宙的某些生命體。 

威:好的,很有趣的是,當我們擁有古老的吠陀經文時,好像出現了雅利安(Aryan)遷移,梵語的根源出現在一些語言中比如烏克蘭語(Ukrainian),甚至也有英語,許多歐洲語言實際上,深深紮根于原始梵文 

科:是的,它是一種語言的根源。 

威:那麼這些語言的根源,是否具有某種心靈感應,例如如果你使用這種語言,你是否將資訊輸入了某種資料庫,這種資料庫是其他所有生命體都能心靈感應到的。 

科:嗯,語言是我以前說過,從很多方面來看,語言是負面的東西,許多外星人至少是正面的那種,看著我們使用語言來交流,就像現在你和我坐在這裡交談,努力想讓彼此互相接受對方的觀點。
他們大多數使用的溝通方式是非常純粹的‘交流’,就是我們所稱的“心靈感應”(telepathically)
但他們的確有從這些語言根源衍生出來的語言,不同的生命體會在不同的場合使用,尤其是當他們和其它文化如我們的星球打交道的時候。
如果他們遇到一個比自己星球發展更早的星球,那個星球的語言開發得不好,他們會將自己的根來源語言給他們,然後在那裡發展起來。
有些知識份子或科學家表示,因為在其它星球上有那麼多相似的根源語言(root languages),因此要學習其它的語言並很快進行交流,其實並不是特別難。
 

威:嗯,如果我們來看史丹.田南(Stan Tenen)的研究,他已經在研究希伯來(Hebrew)字母表,並描述這些所謂的火焰字母是如何用四面體塑造出來的,裡面有一個螺旋 — 一個三轉螺旋(three-twisted spiral)。如果你將光反射到它表面上,每個四面體不同的對稱旋轉,都會對應希伯來字母表的一個字母。 

科:是的,語言被看作是一種墊腳石,當你是未開化的物種時,你是用咕嚕聲或叫聲,來互相溝通這個無法,讓你擴展意識並得以進化。
一旦你開始掌握語言,你就能夠擁有超維度(hyper-dimensional)的概念,如果有意義的話,可以將資訊和人聯繫起來。
 

威:是的,這很有趣,那麼我們也來看看亞洲的文化,比如埃及人他們好像有‘象形文字’,你可以看到很多複雜的字母尤其是中文日文
你是否認為有一群不同的外星人,用他們不同的方式,將這些分佈在那些地區了呢?
 

科:是的有很多,不同的外星人,與地球上人類不同的種族進行聯繫。 

威:那麼為什麼某些,特定的群體想要創造複雜象形文字,比如漢字(Kanji)? 

科:嗯,用一個這樣的字元,你可以向另一個人傳遞很廣泛的概念。如果你從我們的字母表中拿一個詞或字母,然後展示給別人看,這能表達什麼呢? 

威:你的意思是否是說也許,如果你看夢的語言,一個特定符號可以表示很多意思,而且所有的理解都是正確的,這些更帶有冥想的文化,是否語言中的字母含有更多意思呢,這是特定概念集群(concept cluster)的冥想嗎? 

科:是的這大概,可以解釋某些現象。 

威:所以象形文字實際上可以,成為冥想者的工具幫助他們,理解事物之間的相關性。 

科:對,要知道象形文字象形圖之類的,當你看它們的時候你的意識,就會從超越維度多維度的角度去提取,你會從一個字母中提取更多資訊。 

威:的確如此那麼我們再看一個問題:
“你能解釋一下卡莉(Ka 'Aree)群體中的種姓制度(caste system)嗎?他們的政府如何運作?他們是由精英還是女祭司,來處理所有政治事務?” 

科:非常有趣,女祭司不處理所有政治,他們也有長輩至於談到政府… 他們是第四密度生命體。所有決定都發生在心靈感應層面
所有人都進入到一個結構物(The Construct)中,這個我跟你描述過,就是卡莉和我溝通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可以進去,這種環境下會有一種蜂群思維(hive mind)或群體意識
他們就是這麼做的。
 

威:所以那裡有種姓制度嗎? 

科:就我所看到的,他們有一個種姓(caste;或是階層制度,就是他們確實有祭司階層,但當我呆在那裡的城市時,我被告知人們是輪流擔任祭司並做不同的事情,比如說有時候他們在花園工作,幫忙種植食物,有時候他們照顧孩子,或有時候他們做一些… 要知道,他們做很多事情,他們並不是固定的。 

威:所以這絕對不是種姓制度,不是那種毫無希望的,永遠不可能達到地位或身份的種姓制度,除非你天生就擁有。 

科:對,沒有女王雄蜂工蜂兵蜂這類的東西。 

威:好的,現在有另一問題,它涉及到一些我們一直在盡力避免的話題,但我們現在要正面回答了,我們承認在鏡頭外我們會談到這個,因為這帶有一些人身攻擊,來自史蒂芬.格瑞爾博士(Dr. Steven Greer),他盡力敗壞你的信譽和我的信譽… 

科:…還有湯普金斯(Tompkins)。 

威:…還有威廉.湯普金斯的信譽。在我提出這個問題之前我要指出的是,我對格瑞爾博士的工作一直保持最大的敬意。
2001年5月在一次揭密計畫活動中,我親眼在現場見到了39位證人中的大多數。我目睹了許多人,不願意和格瑞爾博士交談,他們都不願意上前,他們只信任我,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這就是我經歷的情形。
他們告訴我很多事情,你來了後來湯普金斯也來了,我聽到的都是同樣的內容,那些從來都沒在網上公開。
當你和我首次開始交談時,我們有很多很多這樣那樣的例子。
所以對格瑞爾來說有些尷尬因為像他那樣的人,會以為他們掌握了所有資訊,可是許多人出席活動的人,並不去和他交談,就我的判斷而言我會說這個科里.古德的確有料,這是雙關語。
好的,我們就把這個當作免責聲明吧,現在來看問題:

“負責揭密計畫和外星人主動聯繫專案(ET Contact Initiative)的格瑞爾,說外星人(ET)和超維度(EDs;extradimensionals)必須具有非常高層次的意識,才能排除他們的負面性和敵意,而且有敵意的外星人只不過是宣傳的手段罷了,你對此怎麼看?” 

科:嗯,我們有過經驗的人都知道,絕對有負面的外星人存在那種認為我們所有的人都骯髒的猿人,是宇宙中唯一邪惡的生命體的想法是有侮辱性的
二元性(Duality)不會在我們的大氣層結束的地方就不存在了。他所說的很多都是我們在給人們加諸想法 — 說有負面的外星人存在 — 讓他們建立某種外星人虛假入侵的想法。
嗯,據我所被告知的,運用技術在我們的上空設計一場(外星人)入侵的戲碼,真的已經行不通了
他們的計畫是揭露低層的秘密太空計畫 — 他正和許多人談過 — 並將我們介紹給一位像人類的外星人,同時會說他們已經在這裡幫助我們很長時間了。
然後那個長得像人類一樣的外星人,會給我們介紹一種屬於他們的深奧新宗教。
如果我們有了所有的外星人都是正面的印象,當他們到達這裡時,我們就會放棄我們的既有立場,跪下來向他們致敬,且毫無疑問的接受那種新宗教。
而我相信我們所有人都有我們自己的信仰系統 — 對不明飛行物的宗教 — 如果你願意這麼說的話,沒問題。但就像硬幣有兩面一樣,一旦有人說有負面外星人的說法是危險的,那麼我剛才說的那種,認為只有正面外星人的人,就會在人性中建立更強大的奴性。
 

威:嗯,我還想在這裡指出的是,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兩個公開陣營的人都聲稱自己有內幕人士可以證實某個觀點,然後用這種觀點去判斷這個觀點是正確的,而淩駕於另一各觀點之上。
我想說那些在歷史頻道看過90集《遠古外星人》(Ancient Aliens)的人知道,我們對於那麼多的古代文化,進行了大量學術研究,很顯然古代就有外星人在聯繫。
這些大量的古代文化,都有報告說負面生命體正面生命體,在天空中在地上進行著戰爭,力圖控制地面上的人
因此這是一個學術上的爭論,在所有這些古代文明的學術文學中,並沒有證據說我們只有好的外星人來聯繫的記錄。
在這些文化傳統中,似乎一直都有好的外星人和壞的外星人爭鬥的記錄。
為什麼你會這麼想呢?
 

科:因為二元性是貫穿整個宇宙。要知道這些負面生命體,對意識是有破壞作用的。當有了這些正面生命體,我猜想他們會盡力用不會干擾我們的方式來介入,協助我們擴展我們的意識 

威:對這有一個觀點你怎麼看?“如果你去開發太空穿梭以及反重力,和傳送門穿梭(portal travel)你就必須是某種聖人。” 

科:嗯,我見過許多我們秘密太空計畫的人員,他們都有這種能力,但他們都不是聖人。 

威:對,好的。我們還有另一個問題,我們現在還有時間:
“在其它星系是否還有其它文明,也面臨類似的揭密的問題,就如同我們人類文明面臨的一樣,還是在保存的資訊裡,這些資訊是關於技術、歷史,以及除了他們本土人口外還存在的其他生命體?” 

科:這是絕對的,大使米卡(Micca)的人民,就面臨和我們一樣的情況爬蟲人(Reptilians)控制了他們的星球,和我們地球非常相像
所以他們克服了這種控制體系,經歷了我們即將經歷的過程,有揭密後的歡欣鼓舞,然後是意識的重生(consciousness renaissance)
所以這是我們需要保存的,沒錯,我們星系的其他星球,已經經歷過同樣的過程,而我們現在正在經歷。
 

威:嗯,你是否也想再討論一下,根據《一的法則》(The Law of One)很好的相關性,基本指導似乎非常一致,對嗎?
所以指定的星球將被保持在它小小的培養皿(petri dish)裡,這樣他們可以形成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風俗習慣、自己的語言到某個程度,只有在那個時刻之後,他們才會進入這個更大的銀河社區(galactic community),是嗎?
 

科:絕對是的。我們要贏得我們在更大的銀河系的一席之地,僅有揭秘是不會實現的。
要知道有許多生命體很自然地會害怕我們,因為我們的數量龐大。
許多生命體想來幫助我們,在揭密後(post-Disclosure)的過程中來幫助我們,探索進入更大的意識興旺(consciousness boom)就像他們有的一樣
 

威:對好的我們來看另一個問題:
“世界外的來源溝通的管道…”,其中之一當然就是《一的法則》 — 我們已經討論過 — “表明SSP具有環境復原技術,來修正我們目前的問題,你能透露一點這些方面的資訊嗎?這些資訊是否分得太細,以致於無法透過《資訊自由法案》(FOIA;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申請得到?” 

科:嗯,為了讓你提出FOIA請求,這個請求必須是受到認可的計畫,如果不被認可,它就不存在,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要提出FOIA請求,他們會說“沒有這個計畫”。 

威:對。 

科:對,是的,我熟悉很多他們擁有的技術 — 我不記得他們如何這些技術發生作用 — 游離(ionizing)我們環境中的某些輻射,並讓它們保持惰性(inert)
他們有清理海洋的方法
當然我們有
零點能量(zero-point energy)技術,這個會停止星球的未來污染
是啊,如果這些技術公佈出來,我們在幾年之內,就可以改變星球
 

威:那麼你很熟悉那些,生命體減少輻射的技術嗎? 

科:是的,他們可以很輕鬆地讓放射物質呈現惰性 

威:嗯,這是我們本期節目最後,非常正面的資訊。
我們將在下次的《宇宙揭密》中再見,能聽到這個真是太好了,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這是科里,感謝你們收看我們在蓋亞的節目。
 

(本集結束) 


上一集 回目錄 ▲ 下一集

資料來源:
http://3d-5d.blogspot.tw/2017/01/85-5.html


https://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transcript-cosmic-disclosure-viewer-questions-part-5.html

中文文字編輯自:http://www.jsufo.com/thread-1510-1-1.html

 

 

 

 

 

    全站熱搜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