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回【宇宙文明的傳說】系列目錄 1-2 部分

爬蟲族檔案 第1-1部分

英文翻譯:克里斯蒂安‧普菲勒
簡體中譯:天云

克利斯蒂安·普菲勒 Christian Pfeiler 的評論
(本文的英文譯者及 UFO + PSI 研究雜誌 的編輯 )

幾周前,一個網友問我可否翻譯一份關於 UFO 真相、外星人和關於我們人類真實歷史的檔,他說從一個瑞典朋友 Ole K. (當然不是全名)那兒接到了這份吸引人的檔,其聲稱採訪了一個非人類的爬蟲族 Lacerta 存在體。他表明這份檔包含了關於 UFO 和外星人絕對真實的內容 (如果有人針對每條“ UFO 的絕對真相”,僅給我 100 馬克的話,我也會變成富翁的。)我知道自己在網上不僅是作為一個 UFO 的強烈相信者,而且也是一個對物理和觀察知道很多的有智慧的青年。所以當我頭一次讀到這份名叫“爬蟲族檔 1 ”怪異檔的時候非常吃驚,並且我問他自己是否真的相信這篇科學假想小說。

他非常確定並且說, Ole K. 是他的私人朋友,他絕不會說謊。關於證據,他告訴我他已經通讀了整篇文稿,並且看了 Ole K. 在介紹裡提到的畫和磁帶 。我猜每位“正常”的 UFO 研究者都會立刻刪掉這份檔,但是我卻“瘋狂地”要翻譯它。我告誡過他我的英語水準不怎麼樣,不過他確信我能做好,因此我就試著盡可能通俗易懂地翻譯它。這便意味著我並不對檔內容負責,也就並不相信它是真實的。只意味著我為朋友做了一件翻譯工作。為了便於閱讀,我用了些括弧,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用了恰當的辭彙,但我希望你們能夠看懂。

我的個人意見(翻譯完這篇離奇的文稿大約一周後)是,這篇文稿是一篇很好的科學幻想小說而不是事實或真相。問題和答案總是多於或少於邏輯,可是我認為通篇資訊都太難以相信是真實的了(特別是關於科學的部分),並且以我的觀點,這個“生物”太常於避免談論困難的問題,因為文章的作者不知道答案(譯註:這點本人就不贊同了,呵呵。如是虛假,回答不上來的問題本就不會提問了)。可我的工作是翻譯而不是評論其內容。有人問我能否將這份檔出版在雜誌下一期,但我想對於我們的雜誌來說,它太長而且太離奇了,不過由於別人要我盡可能傳播給更多的人,我決定用一般的 RTF 檔格式(大部分 WORD 軟體都相容)給你們。如果這東西對你來說太過異常的話,就請刪除了吧。這份檔中所提的事情絕對不是我的觀點或信仰。我為自己的錯誤用詞和語法表示抱歉。

得出你們自己的主張並且讓我知道你們是怎麽看的。

再會

Chris


爬蟲族檔案 I The Lacerta File I

前言

我保證以下內容絕對真實並非虛構。這些是我於 1999 12 月與一個非人類的爬蟲生物訪談的手稿之一部分。這個雌性生命體幾個月前已經聯繫了我的一個朋友(文章中以縮寫 E.F. 出現)。讓我聲明一下,我一生都對 UFO 、外星人和其他詭異事件抱持懷疑態度,而當 E.F. 向我講述他第一次和那個非人類的爬蟲族存在體接觸時,我想那只是個夢見或虛構的故事。我於去年 12 16 日在瑞典南部一個小鎮附近我朋友家偏僻房子的溫暖屋內面見這個生命體的時候,儘管我親眼見到了她不是個人類,我仍然是個懷疑論者。那次面見,她向我講述和展示了那麼多難以置信的事情,以至於我無法再拒絕她所陳述的事實和真相。這不是那種說是事實、實際上卻是編造的 UFO 檔,我確信這份手稿有的只是真相,因此你們大家該去讀它。

我和她談了超過 3 個小時,因此展示給你們的筆記是採訪的縮減部分,因為她在會談後告訴我不要出版任何她告訴我的事。下面的問題並不全是按照原先提問時的順序,所以你們在閱讀時可能會覺得有點亂。很難服從她要求我將筆記中所有重要部分都刪除這點,因此抱歉我有點打亂了順序。我是整篇採訪筆記以及幾盤完整採訪錄音磁帶的所有者(筆記有 49 頁內容,包含了我對她的身體和身上設備畫的幾幅畫),但是在得到她的許可前是不會揭露出去的。我會將這份濃縮的、吸引人的檔發給我四個可靠的朋友到芬蘭、挪威、德國和法國去,並且希望他們會翻譯成本國及他國語言,使很多人能夠讀到並理解這份手稿。如果你收到了,請通過電子郵件或列印、複印出來把它發給你的每個朋友吧。

此外我保證,她族類那些各式“超常”能力,比如心靈感應和遙動(包括不經觸碰,使我的鉛筆在桌面上移動和跳舞,以及令一個蘋果在她手掌上空 40 公分處漂浮),在談話 3 個小時零 6 分鐘期間展示了給我看,並且我絕對確定這些能力不是把戲。下面的內容對於沒有經歷過的人來說的確非常難於理解,但我確實和她的心智進行上了連接,而且我完全確信她在採訪期間所說的是關於我們世界的絕對事實。

不幸的是,如果是我本人讀了整篇文稿以及自己的這份極為濃縮的版本,我會懷有非常強烈的印象,即我所寫的每件事都太難以相信為真實了,每件事聽起來都像從電視或電影裡出來的、不怎麼樣的科學假想故事,我懷疑沒人會相信我的經歷。但它們卻是真實的,信不信由你。我不期盼你們相信我沒有證據的隻言片語,我無法給你們證據。請閱讀文稿並且想一想,也許你們就會在字裡行間看到真相。

2000 4 23 日我和她將會另外有一次會見(還是老地點),她向我許諾會帶給我一些或許能證明她存在的證據。到時候我會問她已經收集好了的問題。也許她會允許我揭露更多手稿中曾遺漏的部分,以及關於未來戰爭的。

信或不信,並沒有實際的區別。

Ole K.
2000 1 8


採訪筆記(縮減版本)

日期: 1999 12 16

問:首先,你是誰?你是什麼?你是一個外星種族或者你們的起源能在地球上找到麼?

答:如你所見,我不是像你一樣的人類,並且誠實地說我也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哺乳動物(儘管我有部分哺乳類的身體特徵,那是進化的結果)。我是一個雌性爬蟲生物,屬於一個非常古老的爬蟲種族。我們數百萬年以前就是這個星球的原住民。我們在你們的宗教文獻比如基督教聖經中被提及,而且許多遠古人類部落都知道我們的存在並尊崇我們為神,例如埃及人和印加人、以及其他很多古老部落。你們的基督教誤解了我們在你們創造過程中的角色,因此在你們的文獻中我們被當作“邪惡的大毒蛇”提及。這是錯的。你們的族類是被外星人基因工程設計的,而我們只多多少少是這個加速進化過程裡被動的訪客而已。你們必須知道(你們某些科學家已經提出了假設),你們的族類在僅僅 2-3 百萬年的時光裡、在一個顯然完全不可能的速度下進化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在自然的情況下,進化是個非常緩慢的過程,而你們尚不理解。你們的創造是人為的,借由基因工程完成,不過不是通過我們,而是通過另一個外星種族。如果你問我是不是個外星人,我必須回答不是。我們乃原住民。我們在太陽系有著幾個殖民地,不過我們起源於這個星球。實際上這是我們的星球而不是你 們的 —— 也從不曾是你們的。

問: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答:這很困難,因為你們人類的舌頭無法正確地去發這個音(而對我們名字的誤發音,對我們的某些種群來說是非常冒犯的)。我們的語言與你們的相當不同, 不過我的名字是,我會試著用你們人類的字母盡可能平緩地念出來 —— 近似 Sssshiaassshakkkasskkhhhshhh ”,對於“ sh ”和“ k ”都有非常長的發音。我們不像你們那樣有姓氏,只是單獨唯一的名字,被用說話的方式分開和表現; 而且並不是給孩子的(他們有自己的孩子名),只有在青春期 —— 宗教和科學 的“啟迪”或覺醒時間(你們要是願意這麼稱的話)的一個特殊程式上才被給予。要是不用你們人類的舌頭念我名字的話,我會很感激的。請叫我“勒斯塔( Lacerta ,意為蜥蜴屬)”好了,這是當我在人類當中走動並和他們談話的時候通常用的名字。

問:你多大了?

答:我們不像你們那樣用天文學紀年,以及用地球圍繞太陽旋轉計算,因為我們普遍居住在地表以下。我們時間的測量方法建基於地球磁場迴圈週期,並且通過這個(以及用你們的數字),我今天 的 —— 讓我算算 —— 年齡 57,653 迴圈周( cycles old )。我已達到了成人階段,且我的心智意識為 16,337 迴圈周( cycles ago )(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以你們人類的時間度量衡來說,我大約 28 歲。

問:你的任務是什麼?你有像我們一樣的“工作”麼?

答:用你們的話說吧:我是個好奇的學生,類比于你們種群的社會行為學。這就是我為什麼來這兒和你談話,為什麼向 E.F. 以及現在對你揭露了真實身份,為什麼給了你們所有的秘密資訊、並且將會誠實地回答你們列出的所有無數問題之原因。我會看你如何反應,你們種群的其他人如何反應。在這個行星上的你們種群中有如此多的瘋子和說謊者,聲稱知道關於我們、 UFO 、外星人等等的真相,而你們相信他們的謊話。我感興趣知道如果你們將真相(我正告訴你們的)公之於眾的話,你們種群將會作何反應。我非常確信你們每個人會拒絕相信我的話,但我希望自己是錯的,因為如果你們想要在未來幾年存活下去的話,你們就得需要理解。

問:我讀了你所有關於這個的陳述(你給過 E.F. 的)。不過現在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快答: UFO 是不是真實的、被外星人駕駛的飛行器?它們屬不屬於你們族類?

答:一些你們觀察到的 UFO —— 如你們稱呼的 —— 是 屬於我們,但大多數不是 大多數“神秘的”飛行物不是科技裝置,而主要是對你們科學家不明白的自然現象的誤解(像在高空中自發的等離子閃光)。不過,一些 UFO 是真實的飛行器,屬於要麼是你們自己族類的(特別是軍方),要麼是其他外星種族,或最後是我們(但只有少數看得見的是真正屬於我們的,因為我們通常非常小心於在大氣中移動,並且我們有特殊的方法隱避我們的飛船。)如果你們讀到一篇報導,說看到金屬亮灰色雪茄形狀的圓柱形物體,長度 是 —— 有多種不同類型的 —— 以 你們的尺度,讓我說是從 20 公尺至 260 公尺不等 ,並且有非常深沉的嗡鳴,在雪茄的金屬表面有 5 盞紅色亮燈 (一個在頂,一個在中間,兩個在底部)的話,那很可能就是看見了我們的飛船。並且那意味著若不是部分故障,就是我們中的某人不夠小心。我們還有一小隊碟形飛船,但是這樣的 UFO 通常屬於別的外星族。三角形的 UFO 通常屬於你們自己的軍方,但他們使用外來的科技建造的它們 。如果你們真的想看看我們的飛船,你們就應該看看南、北極以及亞洲內部(特別是那裡的山脈)的天空。

問:有沒有特別的標誌或之類的好讓我們能夠辨別出你們?

答:我們有代表族類的兩個主要標誌象徵一個(更為古老的一個)是一條藍色的大蛇,在一面黑色的背景上有四隻白色的翅膀(其顏色對我們有宗教意義)。 這個標誌取自我們社會的某些特定部分,但今天很少用了 —— 你們人類在古 老著述裡頻繁地借用它。另一個標誌是你們稱為“龍”的神秘存在體,在一個圓圈裡,中間有七顆白星。這個象徵今天更加普遍。如果你在我先前描述的圓柱形飛行器上或是地下設施中看到這兩個標誌之一,這個東西或地點絕對是屬於我們的(並且我建議你盡可能遠離那裡)。

問:你提到第二個標誌中的七顆星 —— 你是指昂宿星(團)(又稱七姐妹星)嗎?

答:昂宿星?非也。實際上七顆星是指行星們和月亮們,並且是指我們在太陽系中以前建立的殖民地。在藍色背景前的星星以及龍之圈代表地球的形狀,七 顆白星代表月球、火星、金星以及木星和土星的四顆衛星 —— 我們過去的殖 民地。兩個目前已經拋棄不用,因此五顆星應該更為恰當。

問:既然你不讓我拍照,那還有什麼能證明你是真實存在的,並且這個故事是真實的呢?你能仔細描繪一下你自己嗎?

註:裡面的插圖並非 勒斯塔” Lacerta

答:我知道如果拍些照片的話,會非常有助於證明真實性。人們都是多疑的(那對我們和真實的外星族類在這個行星上行使秘密來說是好的),所以即便你有了照片,你的許多同類也會說是欺騙,說我是戴著面具的人類女人或像那之類的(這對我來說是十分冒犯的)。

你必須知道,我不能允許你拍攝我或我的裝備。這其中有很多原因我不想和你深談,不過告訴你其中一個是,我們想保持我們的秘密存在;另一個更多是宗教上的。不過,你可以把我和裝備的樣子畫下來。稍後我會給你看。我也可以描述我自己,然而我懷疑你的其他同類會只從那幾個詞中想像我的真實樣貌,因為自動否定爬蟲族的存在,以及否定和你們不同類的智慧族類的普遍存在,是你們心智程式的一部分。嗯,我會試試看的。

想像一個普通人類女人的身體,你就會對我的身體有一個初步較好的概念。和你們一樣,我們也有一顆頭,兩隻胳膊,兩隻手,兩條腿,兩隻腳,身材比例也和你們相似。由於是女性,我也有一對乳房(儘管我們起源是爬蟲,但在進化過程中也是給嬰兒餵奶 的 —— 這 發生在大約 3000 萬年前,因為這是讓小孩存活最好的方法。你們族類已經在恐龍時代就進化通過這點,而稍後不久我們也跟上了。可並不意味著我們現在是哺乳動物)。然而我們的乳房不像人類那般大,並且我們族類女性乳房的大小都基本相同。外生殖器兩性都有,比人類要小,卻是可見並有和你們一樣的功能(這是給我們族類的另一份進化禮物)。

我的皮膚大體上是一種綠褐色,更多的是灰綠,並且有一些褐色的不規則點(每個點大小為 1-2 公分左右)在皮膚和臉上(其樣式兩性是不同的,不過女性多些,特別是在下半身和臉上),你可以從我這裡看到眉宇之上,像兩道線一般橫跨額頭、布於面頰和下巴。我的眼睛比人類大些(因此緣故,我們在黑暗中能看得更清),大而黑的瞳孔佔據主要眼球,周圍是小而亮綠色的虹膜(男性虹膜是暗綠色)。瞳孔是狹縫,並且可以從一條小黑縫到完全張開至卵圓形之間改變大小。由於我們的視網膜十分敏感,所以瞳孔必須配合。我們有外耳廓,不過沒你們的大而彎曲,卻擁有更好的聽力,因為我們耳朵對聲波更加敏感(我們能聽到更大範圍的音頻)。耳朵上有肌肉或稱為“蓋子”的,可以將其完全覆蓋住(比如水下用)。我們的鼻子更加突出,且在兩鼻孔之間有一個 V 字形彎曲,可以令我們的祖先“看到”溫度。我們已經失去了其大部分功能,不過我們借此“器官”仍能更好地感知溫度。我們嘴唇的形狀和你們一樣(女性比男性要大些),不過是灰褐色的;牙齒非常白而堅硬,與你們溫和的哺乳動物相比長而尖銳。我們不像你們有不同的頭髮顏色(不過有個傳統,在不同的年齡階段,染不同的髮色),而原始的髮色,比如我,是綠褐色的。我們的頭髮比你們的濃密和堅韌,生長非常緩慢。此外,頭部是唯一長毛髮的地方。

我們的身體,胳膊和腿與你們的形狀、大小均相仿,然而顏色不同(像臉一樣是綠褐色),在大腿和上臂有鱗片狀的結構(於膝蓋和肘關節上)。我們的五指比人類稍細長,手掌上的皮膚很平,因此我們沒有像你們那樣的紋理,而又是鱗片狀的皮膚結構及褐色的點(兩性手掌上都有),且沒有指紋。如果你觸碰我的皮膚,你會覺得比起你們多毛的肌膚來說要更光滑。雙手中指上端有小而尖利的角質物,指甲是灰色,通常比你們略長。你看我的指甲頂端不太長圓,因為我是女性。男性的要更尖利,一般是 5-6 公分。以下特徵非常不同於你們族類,並且與我們祖先也有部分相異:如果你觸摸我上半身的後脊,會透過衣服感覺到一道堅硬的嶙峋線條。這不是脊骨,而是皮膚和組織的一種非常難為的外板形結構,從頭到尾恰好附從脊骨。這個結構和板狀中有數量極多的神經和大血管(大約 2-3 公分長,且非常敏 感 —— 這就 是為什麼我們坐在這種有椅背的椅子時總感覺困難的原因)。這些小板狀的主要功能(充當了我們性欲的角色)只是體溫的調節,並且如果我們坐在日光或人造光下,這些小板塊就會充血,血管擴張,陽光便會加熱我們爬蟲血液(通過這些小板塊在體內迴圈)好幾度,那樣會令我們感覺極度愉悅。

還有什麼與你們不同的?我們沒有肚臍,因為我們同你們哺乳動物的出生方式不同。還有一個外在的區別不重要,況且我想也不必全說出來,因為如果我們穿著衣服的話大半是看不見的。我想關於我身體的描述夠詳細了。我建議你可以畫幾張圖。

問:你們通常穿什麼樣的衣服?我猜這件不是你平時所穿的。

答:是的,我只在人類中間時才穿這種日常服裝。老實講,穿這麼緊的衣服實在令我不太舒服,總有一種非常不一樣的感覺。如果是在自己家裡(指地下的家),或是在巨大的人造太陽區,並且如果與我們名字相近的其他人在一起,我們通常是裸體的。這使你震驚麼?當我們和許多同類一起在公眾領域的時候,我們穿非常寬大和柔軟的、用輕薄材料做成的衣服。我剛告訴過你,我們身體的許多部位對觸覺非常敏感,大部分在於背部的小板塊。因此我們穿緊身的衣服會感到不適,那會傷到我們。男人和女人通常穿同一種衣服,不過性別不同,顏色不同。

問:你剛才說“與你們自己名字相近的其他人”,是指你們的家人嗎?

答:不完全是。你可以稱為“家人”,但用這個詞你只意味著像父母、孩子這樣的遺傳所屬。如我剛才說的,我們有一個非常難念和獨特的名字。這名字有一部分是絕對獨特的、而再沒有另一個人那樣叫,可還有一部分(中間部分)是用一種發音告訴其他人你屬於哪個“家庭”(我必須用這個詞,因為你們的辭彙中沒合適的用以描述)。這並不意味著該團體中每一個都和你有遺傳關係,因為這個團體很大,有 40-70 個人。其中是有遺傳關係的 人 —— 除非有人決定離開這個團體 —— 並且通 常你和父母的聯繫是最堅固的。對我來說,現在向你解釋我們非常古老的社會系統實在是太困難了,因為它非常複雜,僅是最基本的我就要和你說上幾個小時。也許我們下次見面時,可以給你所有這些的細節描述。

問:你們像一般爬蟲那樣有尾巴麼?

答:你看到了嗎?不,我們沒有可見的尾巴。如果你看到我們的骨架,骨盆後的脊骨末端只有一個小圓骨。這是我們祖先沒有長成的、沒用的尾巴,現在從外表看不到。哦,我們的胚胎在成長前幾個月有尾巴,但出生前就消失了。尾巴只對試圖用兩條腿走路的原始族類有用,他們必須用尾巴保持平衡,但我們的骨骼在進化中改變了,變得和你們極度相似,因此我們不須用尾巴保持站立。

問:你說你們的出生方式和我們不同。你們產卵麼?

答:是的,不過不像你們的鳥類或原始爬蟲那樣。實際上,胚胎在母親子宮的蛋白質液裡,還有一個卵形卻非常薄的白堊殼包著它,充滿著整個子宮。殼內的胚胎完全受於母體,取自己一切生長所需,在殼內發展。有一條帶子同你們的臍帶一樣,連接在一個隱藏在後背板塊的點上。當嬰兒要出生的時候,整個蛋體附有一層蛋白質粘液物質,被擠壓出陰道。幾分鐘後,嬰兒破薄殼而出。我們中指尖上的這兩片角質本能地用來刺破蛋殼,進行出生後的第一次呼吸。出生的嬰兒沒有人類個頭大,約有 30-35 公分高,蛋體大約 40 公分高(因為陰道比人類的要小)。但是我們普遍長成到 160-180 公分。

問:你們的體溫是多少?你說過你們享受待在日光下。這對機體有什麼作用嗎?

答:我們不是哺乳動物。由於是爬蟲,我們的體溫取決於周圍環境。你摸我手的話,會覺得比你們的要涼些,因為我們體溫大約在攝氏 30-33 度。如果坐在日光下(特別是裸露背板朝向陽光),體溫就會在幾分鐘內上升 8-9 度。這個溫升會令身體產生很多酶和激素,我們的心臟、大腦及每個器官都變得更加活躍,我們就會感覺非常非常棒。你們人類只是享受日光而已,而對我們對來說,享受的是你們所能想像的極度快樂(也許像你們的性興奮)。我們同樣享受在非常溫暖的水或液體中游泳以增加體溫。如果我們在陰暗處待幾個小時,體溫就會降回 30-33 度。雖對我們無害,但我們在陽光下感覺更好。我們在地下有人造的日光室,不過我們還是喜歡真正的陽光。

問:你們吃什麼呢?

答:通常像你們一樣種類繁多:肉、水果、蔬菜、專門的蘑菇(地下農場種的)以及其他東西。我們還能吃並消化一些對你們來說有毒的物質。你我之間主要的區別是,我們必須吃肉,因為我們的身體需要蛋白質。我們不能像你們那樣完全素食,那樣的話消化系統就會停止工作。沒有了肉,幾周或也許幾個月後我們就會死掉。我們許多人吃生肉或其他你們可以消化的東西。對我自己來說,我寧可吃烹調過的肉和地面上的水果,比如蘋果和橘子。

問:你能告訴我關於你們族類的一些真實歷史和進化過程嗎?有多古老?你們是不是從原始爬蟲類進化過來的,像我們人類從猿進化來的那樣?

答:哦,這是個非常長而複雜的故事,對你們來說簡直是無法相信的,但卻是事實。我試著簡單講。 6500 萬年前從恐龍時代,我們許多未進化的祖先死于全 球的大災難 這不是一場自然的浩劫 —— 像你們科學家所相信的小行星的撞 擊,而是由兩支敵對外星種族的戰爭導致,主要發生在地球軌道和高空中

以我們有限的知識來看,這場早期的戰爭是這個星球最早的外星戰役了,但絕不是最後的(未來的戰爭就快到來,“冷戰”,如你們所稱,在最近 73 年內,於各外星團體之間正在上演著)。

6500 萬年前這場古老戰役的雙方是兩支先進的族類,名字同樣無法用你們的舌頭念出來。我可以用他們最初的叫法念出來,但會傷到你們的耳朵。一支是像你們一樣類人的族類(然而更古老),從這個宇宙你們今天稱為南河三(小犬)星座 Procyon 的太陽系而來;另一支我們知道得不多,是爬蟲族,但和我們族類無關, 因為我們是從本地的蜥蜴種進化而來,未受外來的影響(除了被我們成功操縱自己的基因。容我後面說)。

這支先進的 爬蟲不是從這個宇宙,而是從 —— 唉,我該如何向你們解釋啊。你們的科學 家不知道宇宙的真實性質,你們不開竅的頭腦看不到最簡單的事物,而依賴於錯誤的數學和數位。這是對你們族類的部分基因編程導致的,容我後稟。依我說,你們比起自己 500 年前對宇宙的理解來,要退步得多了。

用個術語你們也許會明白:這另一支族類不是從這個宇宙,而是從另一個全相宇宙泡沫中的“氣泡”而來的。你們或許會稱其為另一次元,但卻不是正確描述的辭彙(順便說一句,“次元”這個詞,通常你們理解它的方式是錯的)。你 們應該記住的事實是,這支先進的族類能夠利用 —— 你們會稱之為量子科技 的,“行走”於氣泡之間,並且有時通過特殊方法,僅僅用心智即可達成(我們族類相較你們有更進步的精神能力,但是我們不依靠科技無法進行事件弦 / 氣泡的轉變,而在地球上活動的其他族類可以做到,這在你們看來像是魔術一般的事情,你們祖先是可以做到的)。

回到我們的歷史吧:那支類人的族類早於爬蟲族 150 年前到達地球,在原始大陸上建立起了一些聚居地。在你們今天稱為“南極洲”的大陸上有其中一個大聚居地,另一個在稱為“亞洲”的土地上。這些人和動物型的蜥蜴生活在一起沒什麼問題。

當先進的爬蟲族抵達這個系統的時候,南河三的類人族試著和平地溝通,卻不成功。全球大戰數月內即展開。你們要理解兩支族類都對這顆年輕的星球感興趣,不是出於生態和未發展的生物,而只為一個原因:原生礦物,特別是銅。要理解這個原因,你們必須知道銅對某些先進的族類來說是一種非 常重要的物質(即便是現在),因為它 —— 和某些不穩定的物質一起 —— 如 果配合一個高核輻射場、在一個正確的角度感應一個高電磁場,在其上方製造出一個交叉脈動場域的話,能夠產生出一種新的穩定元素。銅元素和其他元素在這樣一種磁 / 輻射內場的熔合,能夠產生出一種特殊性質的力場,非常有益於各種各樣的科技任務(但其基礎是非常複雜的公式而你們無法發現,因為你們簡單心智的限制)。

兩支族類都想得到地球的銅,於是他們在太空和地球軌道展開了一場持續期並不算長的戰爭。類人族開始階段似乎成功了,但在最後一場 戰役中,爬蟲族 決定 用一種強大的實驗武器 —— 一種特殊的、能夠摧毀行星 生命形式而無害于原生礦質和銅的熱核彈。核彈於太空點火並在你們今天稱為“中美洲”的一個地點引爆。

由於引爆在大海中,遂產生出和氫元素未可預知的熔合,造成比爬蟲族所料想更嚴重的後果。一種致命的輻射、合成氧的過剩、不同元素的輻射塵以及幾乎 200 年的“核子冬天”就是其結果。大部分人類死亡,而爬蟲族一些年以後出於(即使對我們來說)未知的原因,失去了對行星 的興趣 —— 也許是因為輻射吧。

地球又是獨零零的,而地表的動物都滅亡了。 還有,核爆的其中一個結果是產生出了不同元素的輻射塵埃和物質,其中一種是“銥”。今天你們科學家看到銥在土地中的濃度作為小行星撞擊地球導致恐龍滅亡的證據。那不是真的,不過你們如何得知呢?

嗯,大部分恐龍死亡(不都是在爆炸中,而是戰後引起的惡劣環境,特別是在核子冬天和輻射塵中)。基本上所有恐龍和爬蟲都在 20 年間死去,其中 一些 —— 特別是 海洋中的,得以在未來 200-300 年裡存活下來。可是這些族類也死去了,因為氣候發生了改變。

核子冬天於 200 年以後結束,而地球比之前要寒冷。災難過後仍有物種倖存:魚類(如鯊魚),鳥類,小型爬行哺乳動物(你們的祖先),多種爬蟲諸如鱷魚…還有一種特殊的小型高級恐龍,同最後一批大型爬行動物如你們稱之為暴龍的族類,一起發展了下去。

這種新爬蟲用兩條腿行走,看上去有點像你們重新塑型的禽龍(禽龍起源於這個家族),而卻更小(大約 1.5 公尺),有類人的特徵:一副改變了的骨骼結構,更大的頭骨和腦容量,有拇指能抓握東西,一套不同的器官和消化系統,更先進的眼睛長在頭部中央,像你們的眼睛一樣。並且更重要的是…更新、更好的大腦結構。這是我們的直系祖先。

有理論說大爆炸令器官變異導致這個新物種,不過沒經證實。然而這種小型類人的恐龍在之後的 3000 萬年間,由一隻動物向一種多多少少有思想的生命形態進化了(如我早先所說,一個物種比你們想像的需要更長的時間進化,如果不是像你們那樣被人為促成的話)。

這些生物足夠聰明,不會在接下來的幾百萬年滅亡,因為它們學到了改變自己的行為。它們住在洞穴中取代呆在嚴寒的自然環境中,學會了用石頭和樹枝作為最初的工具, 以及用火取暖 —— 特別是溫暖它們的血液 —— 這對我們族類的存活十分重 要。

在其後的 2000 萬年裡,這支族類自然分裂成 27 個子種族(不幸的是,早先的爬蟲族在進化過程中傾向於以多少有些不合邏輯的方式自我分裂進入各子族類中。你們可以在早期大量多餘的動物 - 恐龍族類中清晰看到這點),在這些子族類當中為了統治權還有很多(只要是原始的)爭鬥戰上演。

呃,大自然對我們不太友善,據我們目前所知, 27 個子族類中有 24 個在原始戰爭和進化過程中滅亡了,因為它們器官和心智的發展不夠存活所需,並且(主要原因是)如果氣候變遷,他們無法以適當的方式改變自己的體溫。核子大戰 5000 萬年過後以及恐龍滅絕以後,只有三支(現在也是科技)先進的爬蟲族和所有其他低等動物在地球上一起存活了下來。通過自然和人工交叉繁衍,這三支種族聯合為一支爬蟲族,並且由於創造出基因操縱方法,我們得以“終結”自身基因結構中有分裂傾向的基因。

以我們的歷史和信仰來說,那時是我們最 終的爬蟲族 —— 像你今天看到的 —— 通過基因工程被創造的時期。這發生 在約 1000 萬年前,我們的進化就止於那個點(實際上之後的歲月裡,我們在朝更像人類和哺乳動物的面容上有一些小變化,不過我們沒有再度分裂為子種族)。你看,比起人類,我們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物種,那時你們還像小猿類的動物一般在樹間跳躍,而我們已發明科技,在太陽系其他行星殖民,在地球建立大型城市(隨著時間流逝,並沒有留下痕跡),並且設計我們自己的基因。可與此同時你們仍只是動物的基因。

1000 萬年前小猿類開始成長,他們從樹枝下到地面(同樣又是因為氣候變遷,特別是稱作非洲大陸的),但是作為哺乳動物來說,進化非常緩慢,而如果沒有特別事情發生在你們身上時,我們今天就不會坐在這裡交談了,因為我會坐在自家舒適的現代化房子裡,而你們住在山洞,身著毛皮,試圖發現火的秘密,或者也許會蹲在我們其中一個動物園裡。但是事情截然不同地進展了,你們相信你們是“創造的王冠”,能夠坐在現代化的房子裡,我們卻必須隱藏居於地底和偏遠地區。

在大約 150 萬年前,另一支外星種族來到地球(令人詫異的是,他們乃 6000 多萬年前第一次來的那一支。你們要是知道現今在地球上有多少支 外星族類的話,會更吃驚的),這支類人的外星族 —— 你們今天稱他們為“伊 洛因( Ilojiim )” (譯註:綜觀全文,此外星族類與雷爾《外星人的資訊》一書中描述的創造人類的耶洛因[ Elohim )種族雖名稱近似,但外表形象有異。本文後面提到 Ilojiim 是高大白皙的,而雷爾遭遇的耶洛因是矮小綠皮膚,是否為同一類,其中緣由尚不知曉。但耶洛因的確在地球上創造過不同的人類種族,包括高大的巨人。請讀者自行品讀斟酌。為防止混淆,本文中一律翻譯為“伊 洛因”。) —— 他們的興趣不在於原生礦質和銅,令我們吃驚的是,在於未 發展的類人猿。他們無視我們的存在,決定“幫助”猿類進化快些,想在將來的戰爭中把它們當作某種奴隸族類服役。

你們族類的命運對我們來說不重要,但是我們不喜歡“伊洛因”在我們行星上,而他們也不喜歡我們在這個新“銀河動物園”行星之存在。因此你們的第六、七次文明是我們之間戰爭的誘因。你可以在你們稱為“聖經”的書中看到部分關於那些戰爭的怪異描述。真正的事實是相當長而曲折的故事。我可以繼續嗎?

問:不,現在不必。我已經記下了你們的一些歷史,現在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答:請問吧。

問:首先,你們跨越了巨大的時間尺度。你聲稱你們的原始祖先和恐龍生活在一起,倖免於你稱作的人為災難,並在那之後 4000 萬年進化,最後進化於 1000 萬年前完成。這讓我很難相信。關於這點,你能說些什麼嗎?

答:我理解這對你們來說是絕對不可信的,因為你們是年輕的基因設計族類。你們的歷史範疇終止於僅僅數千年的尺度,而你們認為正確。卻不是的。這是不可能的。你們被設計的心智顯然無法應對如此浩瀚的時間廣度。我們的進化時間對你們來說也許看上去不可思議地長,但實際上卻是自然原始的方式。

記住,你們早期哺乳類祖先和恐龍一起發展,和我們一樣在大災難中存活了下來。它們在之後的千百萬年間緩慢進化,並且分裂成各種各樣的族類和形態,有些(體型)大,有些小。這是身體的進化。可大腦和智慧呢?它們只是簡單的動物。哺乳動物自 從 —— 容我們說 —— 1.5 億年前就開始進化,但只在最近的 2-3 百萬年才變得有智慧和思考。並且只在這個小時間段,像你們這樣的生命才被創造。從大自然中麼? 1.48 億年時間由動物型的哺乳類進化, 200 百萬年(多多少少)像你們那樣的智慧生命發展出現?問問自己吧:你們真的認為這個進化加速是天然的嗎?要是那樣的話,你們族類比我想像的就更加無知了。進化出岔子的不是我們,而是你們。

問:我懂了。可我還有一個問題。你提到很多關於兩支外星人在 6500 萬年前那場戰爭的事實。可這發生在你們族類變得真正智慧以前很久的時間。你如何能知道關於“第一戰爭”那麼多的事情以及關於你們族類進化的事呢?

答:這是個好問題(比剛才那個好多了),我還沒向你適當解釋呢。我們對第一戰爭的知識完全來自於一個古代人工製品,是 1 6 千年前被我們考古學家在你們今日稱為北美的大陸上發現的。他們找到一張直徑 47 公分左右的圓盤。圓盤由我們也尚不知曉的磁性物質製成,圓盤之內有另一張小水晶盤,內含大量資訊被編碼進了水晶的分子結構中。這張“存儲盤”是大爆炸後被小犬星座人類種族的倖存者們製作的,已經有 6500 萬年了,當我們發現的時候卻依然完好無損。

我們的科學家能夠對資訊和資料解碼,由此我們才頭一次知道在遠古時代導致恐龍滅絕的事件。碟片包含了對兩族的細節描述(但更多是關於人族的),以及關於事件和武器,包括熱核彈的資訊。同樣包括地球上動物和蜥蜴類的描述,其中涵蓋了我們前智慧祖先之族類。我們對於進化的其他知識則來自於骨骼和回溯,以及編 / 解碼我們的 DNA 。你看,我們在前 1 6 千年就知道了自己根源的真相。而在那之前,我們對於自己的被創造,是更為宗教化的觀點。

問:這兩支外星族類後來怎麼樣了?

答:我們不十分清楚。地球上倖存的類人族顯然在大爆炸過後的年歲中死掉了,其他族人和爬蟲族未再返回地球(就我們所知)。對爬蟲族來說有一種可能性,即他們身體上不可能返回了,因為“氣泡”之間的物質在不時快速運動。目前的理論是,這兩支族類在千百萬年間停止了存在。

(未完待續)


回【宇宙文明的傳說】系列目錄 1-2 部分

轉載編輯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000bf20100fi6p.html

英文版 The Lacerta File I http://www.hiddenmysteries.org/themagazine/vol13/articles/lacerta1.shtml

英文修訂版 The Lacerta Files (I & II)
http://www.luisprada.com/Protected/the_lacerta_files.htm
-
修正文法錯誤及錯字,裡面的插圖並非「勒斯塔」( Lacerta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ONENE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